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十四章 战事。实践。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魏将军莫要担心。就依他吧。”童看出了魏章的为难。

    “行,那就依殿下所望。”魏章一咬牙一跺脚应了下来。

    众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将晚膳吃完了。

    回到营帐后。

    “青儿,明日估计魏将军要带我们去攻城。”童猜测到。

    “夫君。你如何知道的?”柳慕青当然相信着童的直觉,只是好奇。

    “今日我与疾出营观气,发现一些异象,凭此猜测,明日定是敌军在此地的最后一日。”童看柳慕青更是好奇了,便继续道,“观气之法前世我也交过你。暴兵气,气如瓜蔓相结,来而不断。气焰从天而降,流入军营,必遭兵乱将死。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归巢,敌方恐惧,终必逃跑。气知白虹,或复现,或入营,或在黄昏出现,皆为败气。”

    “夫君,那今日你定是去了不得了的地方。不然你不可能观察到有暴兵气流入地方军营。”柳慕青一边说着,还一脸的责怪之意。

    “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我们隐藏的很隐秘。疾到现在都不知道今日观气之地正是敌军阵营附近的一个制高点,而且也是一死角。观气之时我并未发现。我们转身离开后,我突然觉得身后有一些异样的气息。之后走了一段路后,正好就可以看清一切。”童解释道。

    “夫君,以后一点不要冒险,答应我好吗?”柳慕青还是一脸的担忧,主要是心中后怕。

    “傻青儿,我答应你。”

    相拥,入眠。

    第二日。童与柳慕青、疾,被集合声吵醒,赶忙穿好衣服出来。

    疾一脸的激动,童交代柳慕青在军营中坐镇。

    “疾殿下,仙师。将士们已经集合完毕,蓄势待发。”魏章前来禀报。

    “好,那我们即刻出发。”疾激动的很。

    “还请殿下与仙师一定不要跑出莫将和将士们能保护到的范围。”魏章嘱咐道。“还有,虽然说那敌军已经气数将尽,但是对于地形他们比我们熟悉,对方营地的防御很强,而且占据的地理错综。莫将担心对方会使出什么诡计。”

    “不用怕,到时候便一切都知晓。”童胸有成竹道。

    之后一众人马气势汹涌的出兵了。

    军盛气:军营上方布帛似的云。前广后大,正在行军;气如索牛、斗鸡,士气不佳。云气在中天,似华盖,势不可挡。

    在营中坐镇的柳慕青看到出发的军队上方的气,脸色转忧为喜。

    行军于交战阵地的腹地,童回头望向我军阵营。阵营上空出现一团青色的气,这是只有研习《周易》之人才能看到的奇异景象。

    “师父你在看什么呢?笑的这么的自信肯定。”疾问道。

    “为师再教你一种气。第七种气,城胜气,气青为喜,尘黄为忧。白气如旌旗,城上隐现,或攻城。赤气向外,或中间有青色如星晕精,皆为内兵暴乱。现在你回头看看我方军营方向上空。”

    “师父,若有似无的青色气团!”疾激动的叫道。“我们一定会赢的!”

    旁人自然听不懂这师徒二人在说些什么青的红的白的黄的,所以也没人插话。

    “魏将军,前方可是我军讨伐之军队?”童问道。

    “回仙师,正是!敌军虽然是一小**队,但是物资什么的可比我们富饶的多。”魏章回道。

    “疾,你看,敌军阵营那边,你看到了什么?”童随即问道。

    “师父,是兵暴气的一种!”疾兴奋道。

    “不错,看来你这功课做的不错嘛。”童很满意疾的表现。

    暴兵气:气如瓜蔓相结,来而不断。气焰从天而降,流入军营,必遭兵乱将死。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归巢,敌方恐惧,终必逃跑。气知白虹,或复现,或入营,或在黄昏出现,皆为败气。

    片刻后,前列的士兵开始进攻敌军防御。

    这哪是军营,分明就是一个小城啊,坚固的城墙,偌大的城门。

    城墙上敌军的弓箭手不停地放着箭。

    我方防御也不差,盾牌兵布着防御阵,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仿佛龟壳一般的防御盾将疾与童还有魏章等人保护起来。

    就在盾牌兵快防护不住之时,城门攻破。

    敌军将领长枪在手,骑着马,带领所有的士兵气势磅礴的冲涌而来。

    魏章将疾与童护于身后,让一些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作为保护。命令剩下的士兵都去迎战。

    敌军将领于马上,显得突兀。魏章命身边的士兵那弓和箭来,随即,魏章开始瞄准那将领。

    哗!银色的箭头闪着白蓝色的光,箭失拖着它细长的影子疾飞而来。糟了,那将领想到,马上下意识地把身体一偏,啪的一声巨响,那将领的眼睛因一阵强烈的白蓝光而眯了起来,同时他只感到左肩一阵剧痛,整条左臂的知觉消失了,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骨头因为盔甲的保护还没碎。可当他睁开眼睛一看,左肩上本来用钢铁锻造的盔甲已经像玻璃一样被箭矢打成无数碎片了,一些碎片飞到那将领的脸上像刺一样深深地扎进他的肉里

    “主上!”敌军众将士一边厮杀着,一边想要移动到自己君主的身边来。

    童眯着眼睛观察着这一切,“疾,第八种气为屠城气,赤气在上,黄气相绕,城中告急。气散漫方,众人前来相依。四方无云,独有赤云如旌旗,下面必有大兵。水云加造杂,四望无云,独有黑云极天,大兵临城。云气如虎豹,三五相聚,国家必起战争。如果你仔细的观察了,那你必定都看在眼底。”

    “是的师父。徒儿看到了。”疾认真的说道。

    此时敌军那将领,也就是那小国的君主,已经被生擒,魏章在劝降。

    “放了我主上,我们必定归降!”敌军一军官说道。

    “魏将军,不要相信他,我有不好的预感。我们将这小国君主俘虏,赶快回营地!”童让魏章附耳过来,严肃的说道。

    “想要会你们的君主,那便拿相同价值的东西来换!时限为三日!”魏章说罢,便遵照童的建议返回营地。

    返回的路上,童面色凝重。

    “师父,您怎么了?我们不是打了胜仗吗?”

    “糊涂!你看我方军营上空!那团气为战阵气,青白如脂膏。空中独有亦云如狗,其下必有战事。天气晴朗,风云不动,没有战事。你定睛细看!”

    “魏将军!不好,军营出事了!”疾看清那气的形状后,马上说道。

    “全军将士听令!加快脚程!”魏章随心中疑惑,但看疾和童面色凝重,心中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放开她!不然我杀了你主子!”到军营后,童见柳慕青被擒住,一把将那小国君主从马上拽下,才在脚下,红着眼喊道。

    “魏将军好脑筋,你们怎知我军会出此策?”那人一边将柳慕青放开,一边以手势示意自己的是兵停下手中动作。

    魏章见状当然也如此。

    “夫君!”柳慕青一脸的惊慌失措,扑进童的怀抱。

    “没事了,没事了。”童心疼的紧。

    “图谋气,白气成群,必有阴谋。日月朦胧,士兵内乱。天气阴沉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星,如云似障,则群臣相谋:若黑气游历,中含五色,则内外勾结。”

    童说完这席话便抱起柳慕青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思索状的疾。

    “如果还想要回你们的君主,那便等价来换。三日为限!现在带上你的人,立刻滚!”魏章杀气蓬勃的低吼。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