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十二章 借命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你父王昨天允了我许多权限,想要习得军事风水那我们便要去前线军营。”童说。

    “夫君,我可以去吗?”柳慕青一脸期待。

    “嗯,我怎么舍得把你一人留在王宫呢,傻青儿。”童宠溺的说道。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师父师娘我先去准备马车。”疾说罢飞快的跑走了。

    “哈哈哈哈,这个徒儿。”童摇头笑道。

    “夫君”柳慕青娇嗔一声,俏脸羞红的跑走了,“夫君我也去收拾衣物。”

    “哈哈。”童大笑,心中想着‘这样的日子能一直延续下去,不用考虑使命什么的多好。’

    整理好心绪,童坐于桌前思考着借命之事。

    “师父,马车粮草已经准备好了。”疾回来报告。

    “我们加上路上来回的路程差不多要半月。”童说。

    “嗯,够的师父。”

    “嗯,很好。”

    确定好路上所需的口粮和饮用水足够后,又交代疾准备最详细的军事地图后去宫中调度一名资历最老的太史令。

    “夫君,衣物准备好了。”柳慕青拖着一个大包袱,艰难的走进来。

    童赶忙上前接过包袱。

    忙碌了一个下午,现在已经是晚膳时间。

    小德子来转亲王口谕,召童与柳慕青回王宫。

    “疾殿下在王宫?”迟迟未见疾回来,童开口询问道。

    “是的,被大王留下在宫中一起用膳。”小德子回道。

    “那我们便赶快回宫吧,别让大王和殿下久等。”柳慕青拽着童就往马车走。

    路上。童心中猜测,‘大王定是对于借命之事急切。’

    片刻后。

    “阎仙师,柳仙师到!”小德子与殿外高声传道。

    “二位仙师来的正巧,晚膳正好刚上桌。”亲王见来人赶忙招呼道。

    “见过大王!”童和柳慕青行礼。

    “免礼。来人啊,赐坐。”亲王引童和柳慕青落座。

    “寡人刚刚还与疾儿聊起两位仙师。”秦王赶忙搭话。接着询问道,“听疾儿说二位仙师今日在教导疾儿军事风水?”

    “是的,大王。在下今日让疾殿下准备好了所需要的一切,明日打算实地教学。除去已经准备好的吃喝穿用,还需要最详细的军事地图和一名资历最老的太史令。”童解释道。

    “这些刚刚疾儿跟寡人提起过,说是仙师的需求,寡人便一口允了下来。不知仙师要这些何用?”

    “是这样的,大王,夫君是想能够让疾殿下通过在实地眼观加实践,然后再加上夫君在一旁及时而详细的理论,使得疾殿下更好的领悟其中奥秘。”柳慕青认真解释道。

    “是的大王,在下正是此意。”童肯定道。

    “二位仙师费心了。”知道童和柳慕青如此悉心的教导着疾,秦王甚是满意。

    “来,我们共同举杯。”秦王提议。

    众人举杯,豪饮。

    “疾儿,师父们如此悉心的传授你智慧,你定要好好的学习研究,寡人对你可是寄予厚望。”秦王跟疾说话时的表情比先前和蔼了一些。

    “是!父王!孩儿定会遵循师父师娘的谆谆教诲!”疾承诺道。

    饭后,秦王命人调度了一名资历最深的太史令,而后派人将疾与那太史令一并送回了庶长府。

    “柳仙师,天色已晚还请您先回住处将床铺暖好,随后我便派人送阎仙师送回。”秦王将柳慕青支走。

    “那小女子便先行告退了。”柳慕青闻言离开。

    “还请仙师不要介怀寡人的无礼之举。”秦王说道。

    “大王多心了。”

    “仙师海涵。那寡人开门见山的说了,借命之事仙师准备的如何了?”

    童掐指一算,此刻正是吉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借寿天罡符,“大王,此刻正合适。”

    秦王双目一亮,“那便有劳仙师了。”

    童将那神符贴于正西方墙壁。随后让秦王退去左右,说道:“还请大王跪于神符前。然后随我念咒。”

    秦王按照童的指引,跪于神符之前,童将咒语教与秦王。之后,二人轮流重复着跪拜、念咒。

    一个时辰之后。

    “大王,借寿成功,虽说您续的三年阳寿,实际情况却是这样,向天借一年,向地借一年,向在下借了一年。这三年阳寿并没有一丝一毫属于大王您自己。之所以会成功,都靠大王的慷慨大王。如若不是大王先前允诺我的许多,今日这寿便借之不得。”童神色凝重。

    “感谢仙师!”秦王面对着童,深深一拜。

    “大王珍重。天色已晚,在下告退。”说罢童便起身离开。

    回到住处。

    “夫君,你这是怎么了?!”柳慕青见回来的童面色苍白,身子疲乏,惊慌道。

    “无碍无碍,只是能量付出的多了些。明日便恢复如初了。”童解释道。

    柳慕青帮童褪去外衣,然后将其搀扶至榻上,又把被子帮童盖好,便躺倒童的身边。一夜未眠。

    第二日。庶长府的仆人已在门外等候。

    “二位仙师,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见童和柳慕青出来,仆人上前说道。

    “啊,久等了。”童说道。

    说罢,一行人便来到了庶长府。

    “青儿,青儿,醒醒,我们到了。”童轻轻唤醒柳慕青。

    “夫君,我们这是到哪里了?”柳慕青睡眼惺忪的环顾了周围。

    “青儿,今天的行程还没开始呢,你还可以吗?”童一脸的心疼。

    知道柳慕青昨夜担心自己的情况一夜没睡,担心路途遥远她会疲乏不堪。

    “没事的夫君,我可以。反正我们是坐马车,也不是走路。”柳慕青宽心道。

    “师父,我帮师娘在马车上铺好被褥,之后我们便启程。”疾赶忙将马车内安排的极为舒适。

    见疾如此细心体贴,童和柳慕青心中为之一暖。

    启程。

    这一路上,柳慕青呼呼大睡。童和疾怕吵醒她,所以就小声的交谈着。

    “疾,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带一名太史令在身边吗?”

    “师父是想我学会观星象还有天空的变幻。”疾一脸认真的答复。

    “嗯,不错。”童很满意疾看出了自己的用心。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