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十一章 秦孝公的夙愿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二人落驾,见秦孝公上前迎接,赶忙行礼。

    “阎童参见大王。”

    “柳慕青参见大王。”

    “二位大师快快免礼。”秦王赶忙搀起二人,那样子甚是恭敬。

    “二位落座吧。赐坐!”秦王回去自己的上座,安排童和柳慕青二人坐与自己左右。

    “还不快快见过二位仙师!”秦王让臣子与自己的儿子们给童与柳慕青行礼,同时也责怪他们礼数不周。

    “我等见过二位仙师!”众人一齐行礼。

    “大王折煞我二人了,我二人也只是凡夫俗子,身份没有多么高贵。”童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的身份何等的尊贵,但这里毕竟不是地府。

    “阎大师那里的话,二位都是有大能之人,我等理应如此,可不能怠慢。”秦王说道。

    童不再说什么,柳慕青当然也是看童的眼色没有再说什么。见秦王如此这番,心中的猜测也算是得到证实。

    “樗里疾见过恩师!”疾上前一步给童请安。

    “疾,无需多礼,坐吧。”童让疾落座。

    “恩师?如今疾儿是阎大师的弟子?”秦王问道。

    “疾殿下与我有缘。便入了我门下。没向大王请示,大王赎罪。”童解释道。

    “不敢当不敢当。疾儿有此机缘乃是我秦室的福泽。今后便有劳两位仙师了。疾儿,定不可辜负师父啊。”秦王转而看向疾。

    “是!父王!”疾恭敬道。“定不辜负师父的教导,不辜负父王的厚望。”

    “好好好,那便共同举杯,今日真是我秦国的大喜。”秦王心情大悦,连叫三声好。

    “敬大王/父王!敬二位仙师/师父!”众人共同举杯庆祝。

    酒过三巡,载歌载舞,欢歌笑语。

    晚宴结束,王子臣子们退去。

    “大王,此时只有我们三人。您可以说了。”童单刀直入。

    “逃不过仙师的慧眼。那寡人便直接说了。”秦王无奈道。“寡人年事已高,身体日渐孱弱,但是现在朝局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王子们看得出来我这老人家已经没多少时日,个个狼子野心暴露无遗。寡人操劳一生换得秦国此时平和安泰,但是还有个心愿未了,需要时间。”

    “大王,您想我帮您借寿三年?”童说。

    “仙师,拜托了。看在疾儿的面子上,您就帮帮老朽。”秦王说着便想跪下,童赶忙将其按住。

    “大王,这可使不得!就算不看在疾殿下的面子上。你我也可谓是道友,自当帮你。只可是”童为难道。

    “寡人也只此事是逆天而为,但是仙师的大能超出老朽想象,如若老朽猜的不错,仙师定已洞悉天命,不然怎知老朽也钻研此道。”秦王说道。

    “唉,既已如此,那便帮你就是。”童无奈道。

    “夫君”柳慕青担心道。

    “没事的,青儿。大王说的不错,我有借命之法。”

    “那便有劳仙师了。老朽还有个不情之请。老朽百年后还请仙师帮忙相一处宝地当老朽的葬身之处,以求我秦国继续昌隆,还望仙师答应老朽保我秦国昌隆繁盛。”秦王请求到。

    “大王,我答应你。”童应下了此事。

    “甚好甚好。寡人的一切资源权利今后便随仙师利用。仙师定不会用此做奸做恶。”秦王承诺道。

    “秦王不必如此。唉,好吧。这也方便了许多。”见秦王态度坚决,童便在没说什么。

    夜深了,便与柳慕青回到落榻之处。

    “夫君,当真有借命之法?那为何你”柳慕青问道这里,被童轻轻的用吻阻止了。

    唇分。

    “傻青儿,你是想问我和那一世我不用吗?此法本就是逆天之法,能帮别人借命,却不能帮自己啊。”

    “夫君,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柳慕青担心到。

    “没事的。我有把握。”轻轻抚过柳慕青的俏脸,安慰道。

    “夫君,那我们早点歇息吧,明日还有好多事要忙。”柳慕青说着便帮童更衣。

    二人相拥而眠。

    清晨。

    “叩叩叩”敲门声将二人吵醒。

    “二位仙师起了吗?大王有事请仙师前去。”小德子在门外说道。

    “这便洗漱,稍等片刻。”童说着便起身。

    柳慕青也赶忙帮童梳洗更衣。

    片刻后。

    “小德子久等啊。我一人去便可。”童说着让小德子引路前往。

    童让柳慕青休息,这些日子的奔波操劳让她有些疲乏。

    朝堂之上。

    “仙师你来了。”秦王见童进殿,示意童来自己身边。“来人,赐坐!”然后命人在自己王座旁有摆上一把椅子,像极了太师椅。

    就这样,童坐与秦王旁。

    “今日寡人立惠王嬴驷为太子!并实施新法令!”秦王语出惊人。

    “惠王一度触犯了禁条,臣以为不妥。况且我秦国此时的状况,法令行不通。”

    秦国此时正值有人反对新法,法令行不通之时。

    “法令行不通在于宫室贵族的干扰。国君果真要实行法治,就要先从太子开始。太子不能受墨刑,就用墨刑处罚他的师傅。”

    “这仙师意下如何。”秦王看向童,寻求建议。

    “可行。”童思索片刻后说道。

    “那便如此。”秦王准了。

    秦王不得不准,毕竟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

    朝会散后,秦王邀请童和柳慕青一起用膳。

    午饭时,童有些心不在焉,‘今日堂上之人当真是胆大包天,他说的法子好是好,如此一来法令便畅行无阻,秦国越治越好,但却得罪了太子,这人真是为秦国赤胆忠心呐。’

    “仙师在想什么?”秦王问。

    “对呀,夫君,你在想什么?”

    “大王,今日堂上出言大胆之人为何人?”

    “那人便是商鞅,今日之后,他的好日子也要过完了。唉”秦王惋惜。

    “哦~那人便是商鞅啊,真是赤胆忠心。如此帮大王变法,不论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忠臣呐!”童感叹道。

    “是啊,可惜了。”秦王也叹道。

    午饭后。庶长府的人将童与柳慕青二人接到府邸。

    “师父,今日我可以学习察形所需要何种条件吗?”疾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也是时候了。”童应道。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