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八章 身死。回归。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姬昌躺在王榻之上,太和他的九个儿子侍奉左右。

    “夫人,别哭,我们很快就又会见面的。”姬昌微弱的声音响起。

    “呜呜呜”太泣不成声,边摇头边紧紧握住姬昌的手,生怕他下一秒就离开。

    “孩子们,周国以后就靠你们了。考儿,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兄弟们。发儿,事事要小心,要保护自己,咳咳咳,要顾大局”姬昌说完,边脱力一般的双手垂下,脑袋再也没有力气抬起,眼皮也像是固定了一般,永远的闭上了。

    “啊!!!父王!”

    “不!不!父王!你不要走!”

    “呜呜呜,父王!”

    儿子们哭成一片。

    “孩子们,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太话音刚落,只见她手中出现一柄短小而精致的匕首,拿起,轻轻的抹向脖子

    “!!!!”

    “”

    儿子们愣在原地,嘴长得大大的,眼泪止不住的留着,心脏抽痛着,那疼痛伴随着眼泪,伴随着呼吸

    “母后!父王!你们怎么可以就这样同一时间都去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姬考哽咽道。其他的孩子都已哭到不能说话。

    那之后,姬发继位,召集自己的得力助手,讨伐纣王,为周国做出了很多巨大的贡献。

    地府。

    “阎君!欢迎阎君回归!”一众鬼差齐聚阎君殿,迎接他们的阎君回归。

    “大家请起,免礼!”童让众鬼差起身。

    “阎君,这段时日地府一切都很好。”判官报告道。

    “嗯,幸苦判官了。”童对于判官很是满意,他不在的这段时日,判官确实把地府的事宜打理的不错。“本君回来了,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工作,不要出差错了,散了吧,都回各自的岗位吧!”

    众鬼差散去。

    “判官,那生死簿来。”

    判官闻声将生死簿递交给童。

    童翻阅着生死簿,周文王姬昌享年九十七岁,太享年八十九岁。

    这时,渡魂者将一魂魄送入阎君殿,那渡魂者行礼退下。

    “殿下为何人?”童的目光停留在生死簿上。

    “我本是柳慕青。身死之时名为太。”那魂魄淡淡道。

    “!”童惊讶的看向殿下魂魄。

    转眼又看向生死簿,太享年七十九岁。

    “你!为何?你阳寿本是八十九才对!为何?”童不解,情绪有些激动。

    “只因我深爱之人已不在人世,我自己一人又有何苟且之意。”柳慕青还是以前那般云淡风轻。

    “你只记得此世之事吗?”童的心里有些难过。

    “我还得记得何事?”柳慕青疑惑道。

    “没事,判官,给她安排一下,我有另外的打算需要她在地府停留些时日。”童回答完柳慕青,跟判官说道。

    “可是,阎君殿下”

    “判官,就这样。”判官话音未落被童打断。

    判官像以前一样给柳慕青安排了派发情报的工作。

    童则是去找了西王母。

    “娘娘,阎君在殿外求见。”西王母门外守卫禀告。

    “哦?见。”西王母让守卫唤童进来。

    “参见西王母!”童行礼道。

    “你父亲将君位传给你可不是让你用来坏规矩的。”西王母责怪道。

    未得到天庭命令地府之人是不能擅自来面见天宫的人的,除非情势所迫。但是显然,童并非情势所迫。

    “西王母赎罪。童很珍惜这阎君之位。此次前来是想向西王母提一个建议,望西王母采纳。”童做卑躬屈膝状赔罪说道。

    “建议?关于九天玄女使命?”西王母心中已经想到并直接问童。

    “是的,我有一个可以快捷高效的完成使命的注意。”童继续道。“那便是柳慕青就用自己九天玄女的身份,再加上我的身份推波助澜。”

    “私心?还是?”西王母斜眼瞥着童问。

    “都有,但是我相信西王母的智慧可以想到此法确实快捷高效!”童的语气斩钉截铁。

    “好,那我便应了你。你的智慧也是很好的嘛。于公于私我都得同意吧?”西王母无奈。

    童含笑不语,行礼退下。

    “宇,你的儿子很优秀。青出于蓝啊!”童走后,西王母感叹。

    童回到地府,心情大好,心中的石头已然落到肚子里。

    童找到判官。

    “免礼。”童让判官免礼,继续道。“判官,她呢?”

    “回阎君,在工作。”

    “嗯,她回来后让她来阎君殿见我。”童说完便转身离去。

    童坐到阎君宝座上,回忆这前两世与柳慕青的种种过往。

    陪你的第一世,说实话,我是真的适应不来自己是个女儿身。但是好在你就算不记得我也是深爱着我,我便觉得,值了。身为方如梦为了你的使命而死时,我无憾,多么的痛苦都能忍受,唯一忍受不了的便是你悲痛的,绝望的,哀伤的神情。

    陪你的第二世,我们很美满,一见倾心,二见倾情。虽然路途坎坷,但是我们最终美满。身为姬昌时,身受牢狱之苦,心患相思之疾。最后还是见到了你,见到了我们的儿子,还成了周文王,受人敬仰,你也是一国之母,儿子们也杰出优秀。我本想着如果这一世能让它永远的停住该多好,即便是你不记得我,但是我们是那样的美好。

    童一脸神往的孤身坐于阎君宝座之上。被“吱呀”沉重的推门声从回忆中拉出。

    “你来了。”童见来人说道。

    “阎君大人。”柳慕青行礼。

    “快免礼。”童赶忙制止。

    “你还记得考儿第一次见我,我从牢狱之中回来与你团聚吗?那是我们第一次分离之后的团聚。这,是第二次。”童说着,已经走到柳慕青面前。

    柳慕青轻轻捂嘴,眼眶湿红。“是你!是你!”情绪激动,扑进眼前那人的怀抱。

    童紧紧的将她拥着,“我说的。很快就会再见面的,不要哭。”

    童轻轻拍抚着柳慕青微微颤抖的后背,安慰着她。

    “青儿,虽然你只记得我是姬昌,但是我们只见不只如此。还有好多好多开心的,不开心的,幸福的,不幸的时光。但是那些都不及此时我爱你,你爱我。不及此时我们可以相拥。”童轻轻捧起柳慕青满是泪水的脸颊。

    “夫君”柳慕青只记得他是姬昌,却不已不知他是童才对。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