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六章 入狱。赦免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王宫内,大殿中。

    姬昌跪于朝堂之中。身后的文武百官各自怀揣心事的看着这一切。

    “姬昌,你可之罪!私下里笼络人心,招兵买马,你的心思未免太过明显。寡人判你的谋逆之罪你可有话说?”

    “姬昌无话可说!”姬昌也不为自己辩解任何,心中却有十足把握自己可以平安无事。

    “嗯,鉴于你认错态度良好,寡人甚为满意,将你打入牢中,听候发落。”

    话毕,纣王便命人将姬昌押了下去。

    纣王此举无疑给有异心的人杀鸡儆猴,纣王此招可谓是歪打正着。

    周国。姬府。

    周国的各位追随姬昌的能人异士齐聚一堂于姬府。

    “夫君那日临行前交代我,如若他入狱便将各位唤来姬府,然后将这信中内容告知大家。”太姒环视众人说道。

    “姬某早知必有次劫,望大家祝我一臂之力。

    纣王已对我心存怀疑,但诸位不必担心

    姬某心中生出一计:重价购得驺虞、鸡斯之乘、骊戎文马、有熊九驷及有莘氏美女给纣王,便可保我周全。

    姬某先谢过各位。

    最后,夫人不必担心姬昌,姬昌定会为了你保护好自己。”

    “姬大人洞悉天命,乃是有大智慧之人,纣王真是有眼无珠!”

    “纣王此举定会民心大失!”

    “是啊,纣王太过分了!”

    众人愤愤的给姬昌叫屈,太姒沉默不语。

    姬昌入狱,姬府以及周国的所有重担都落在太姒身上。她曾许诺姬昌,只相夫教子,不予朝政。

    周国人人怒火中烧,尤其那几个誓死追随姬昌之人,纷纷请命讨伐救主,大姒一夜之间,也苍老了许多。

    虽也曾许诺不参与朝政,但她是姬昌的妻子,周国之女主人,言之九鼎,朝野拭目以待。她明白,稍有不慎,不但救不了丈夫,还会使纣王痛下杀手。她把爱与忧全埋在心底,换之以非凡的大度和大智若愚的不凡气质。

    对家族中,也是严加管束,言传身教,姬母对于太姒的此等作为与气度,大为满意,心里暗自赞叹;对老臣贤能,安慰崇敬,委以大任;对狱中的丈夫,传信鼓励,设法与能人营救。

    太姒委任散宜生重价购得驺虞、鸡斯之乘、骊戎文马、有熊九驷及有莘氏美女,这当然也是姬昌的计策。

    王宫大狱中。

    姬昌以将营救之法传信秘密告知与太姒,对于太姒他是坚定不移的相信着。

    一切都尽在姬昌的掌控之中,于是他便抓紧时间的积极筹划未来大业,并同时继续研究着古书之中的神秘智慧。

    姬昌发现,伏羲氏创造先天易(先天八卦),神农氏创造连山易(连山八卦),轩辕氏创造归藏易(归藏八卦),这三种八卦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以简单的图像和数字,以阴和阳的对立变化,来阐述纷纭繁复的社会现象,显示成千上万直至无穷的数字,具有以少示多,以简示繁,充满变化。

    于是姬昌便用了七年的时间,将这些庞大的数据作总结,并得出了一个足以撼动天地的结论。

    姬昌的悉心钻研,将其规范化、条理化,演绎成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有了卦辞、爻辞,称为《周易》。

    这七年间,散宜生不辱使命,购齐了驺虞、鸡斯之乘、骊戎文马、有熊九驷以及莘氏美女。

    这七年间,姬昌的孩子问世,名为姬考。

    那天,散宜生将营救姬昌的时机已到之事告知与太姒。

    “儿子,明天我们就可以就你父亲出来了。”太姒含泪激动道。

    “母亲,孩儿马上就可以见到父亲了。孩儿与父亲素未谋面,不知父亲是否会喜欢孩儿。这些年,孩儿从众人口中得知,父亲内圣外王,人人都敬他。孩儿自然也喜欢父亲。”姬考天真道,心里生怕姬昌不喜欢他。

    “娘的乖考儿,你父亲是这天底下最好的人,他最疼爱的便是我,你是我与他爱情的成果,他自当对你千万般的疼爱。”太姒轻轻抚着姬考稚嫩的小脸,安慰道。

    笠日,周国上下共同送散宜生出城门。

    几日后,王宫之中。

    散宜生将驺虞、鸡斯之乘、骊戎文马、有熊九驷以及莘氏美女献给纣王,以求纣王赦免姬昌。

    纣王见那莘氏美女样貌娇好,身姿婀娜,顿时双目放光。

    “仅此一物(指美女)就足够了,何况宝物如此之多!”纣王心情大悦。随即将姬昌赦免,并唤人将姬昌请来。还要求将姬昌梳洗得体后才能带其入殿。

    姬昌早就算得今日便是被赦免之日,守卫将姬昌恭敬地请出王宫大狱,并将他引至制衣殿,帮其梳理打扮。

    片刻后,姬昌入殿。

    “罪臣姬昌,见过大王!”姬昌恢复往日的光彩。

    “西伯侯请起,寡人让你受不白之冤如此之久,还望不要介怀。”

    “大王多心了,如若不是大王听信谗言,怎么会待臣如此。说到底都怪那人陷大王与不仁不义之地,大王有何过错。姬昌从未介怀。”

    “对!都是那愚鲁之人的过错!”纣王赶忙甩锅给那日进言之人。“这些年委屈你了。寡人决定,赐给弓矢(shi)斧钺(yuè)与你!”

    “臣,谢过大王!”姬昌跪谢。

    散朝之后,姬昌与散宜生二人便启程回周国。一路上散宜生关切的问着姬昌这些年的处境,姬昌一一的耐心回答。散宜生也向姬昌报告着这些年周国的情况,以及太姒是何等的优秀,当然还有姬考是多么的伶俐乖巧。

    确定姬昌二人已在回周国的路上,纣王唤来崇侯虎,将其一顿臭骂,并罚他今日自己的损失让其十倍的还俸。

    几日的路途,姬昌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见到自己相思已久的家人。尤其是太姒。

    姬府门口,一七岁小童立于门口,焦急等待着谁。

    “大人,我们到了。”散宜生见已到姬府,将马车停下,将姬昌搀下马车。

    姬昌与姬考四目相对,伫立良久。

    “考儿?”姬昌声音颤抖的问道。

    姬考闻声,扑进姬昌的怀里。那可是他期待、想念了七年之久的父亲啊。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