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四章 噩耗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见来人如此猖狂,姬昌不由得眉头一蹙,让太姒先回房间。

    “我就是!”姬昌一边向那人走去,一边应到。

    “我是大王身边的管事。鉴于你父亲姬历立功。大王将设宴款待数日。明我前来告知,让其家人不要担心挂念。”那管事阴阳怪气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大人恕姬昌失礼。请于厅堂之上喝杯粗茶。”

    “不了不了,咱哪有那个时间啊,这便回了。”

    姬昌送那管事上了马车,便兴冲冲的回房中找太姒。

    “大王于宫中专门为父亲设宴庆祝,还留父亲在宫中住几日呢。”姬昌跟太姒兴奋的说着刚才那宫中管事传达的话。

    之后便又是一阵欢声笑语。

    几天后。王宫中。

    “姬历你可知罪?!”文丁声问道。

    “臣不知。”姬历斩钉截铁的说。

    此时姬历和文丁二人单独与上书殿中。

    “你励精图治,立下无数战功,孤王将你封为‘方伯’,号‘周西伯’,为西方诸侯之长。如今你功高盖主,你还不知罪?”文丁把话说开了。

    “但是臣一直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臣真心待大王啊!”姬历心中已经知道,今日是自己最后一日。

    “孤王怎可听你一面之词。你周国不断扩充势力,如今竟如此强盛,孤王怎么可再留你!”文丁说着,再也不听姬历的解释。“来人!将这逆臣拿下!”

    门外守卫闻言全部冲入殿中将姬历按倒在地。

    “姬历!你欺君罔上,本该将你杀头抄家,将你妻儿老小流放。但念你有功在先,便将你西伯候之位传与你儿子姬昌!”文丁不愧为商王,连演戏都这么的信手拈来,伴君如伴虎啊。

    “臣谢罪。”姬历知道,功高盖主为何意,他感恩文丁不杀他刚刚娶妻的儿子。

    于是姬历枉死。姬昌继位。

    几天后,姬历被杀的噩耗传进姬府。

    “姬昌何在!迎圣谕!”王宫里来了一队人马闯入姬府。领头的便是那日的管事。

    众人纷纷闻声赶来,姬昌与最前列,人齐,众人一同跪地听谕。

    “听谕!逆臣姬历,欺君罔上,辜负了孤王厚望,以处决。念,姬历一生战功累累,便罪不及其家中。孤王痛失爱臣,你等痛失家主。孤王决定,即刻起,姬历之子,姬昌便子承父位,是为西伯昌!接谕!”话毕,那管事也不管愣神在那的姬昌,将圣谕放至姬昌手中,众人便快速撤回了。

    太姒一脸担忧的来到姬昌身旁,努力将其搀扶起来,移至厅堂落座。

    姬府上下尽是哭嚎声。太姒立于姬昌身边。

    只见姬昌面无血色,双眼无神,周遭哭嚎声他仿佛一点都听不见。姬昌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心口结着一股气血。

    “噗!”心口那股气血喷涌而出,姬昌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夫君!”

    “啊!昌儿!!”这是姬昌母亲的声音。

    “少爷!”这是下人们的声音。

    见姬昌口中喷出一口血之后晕靠在太姒上,都慌了神。

    姬府先是没了老爷,而后少爷伤心过度倒下了。

    晚上,姬昌仍然昏睡着。

    “母亲,夜深了,您今日也乏了,这里有我,夫君一醒孩儿马上便请您来。”太姒宽抚着母亲。

    姬母当然不愿离去,自己的丈夫已经没了,儿子如今躺在床上不知何时醒来。

    在太姒的百般劝说下,姬母回了。

    “夫君,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不然这姬府该如何是好。我该怎么办。夫君,你才不是如此脆弱的人。夫君”太姒一人守在姬昌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依然哭成泪人。

    姬昌当然不是脆弱不堪。毕竟他可是阎君的托生。

    在噩耗传来之际,姬昌当然知道父亲不是会欺君罔上之人,他深知父亲对商王文丁是何等的衷心。于是,便动用了自己魂魄的力量。

    姬昌便是童此世的转生,但是因轮回的方式不同,所以明确来讲是托生。童想要知道真相当然轻而易举,但他如今是姬昌,就算知晓先天八卦,可以动用先天八卦的力量,可要想知道他不该知道的事,那边是窥探天机!

    姬昌知道自己这样做有违天理,但是没办法,他需要确认姬历的死是否有会影响他和太姒完成使命的成分。既然要保护她,那边不能有任何未知的东西存在,因为,未知便是隐患,便是隐藏的危险!

    童只觉得自己现在身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周围有哭嚎声,有啜泣声,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着“夫君夫君”,突然一道白光出现,童被其吸过去。

    “夫君!你醒了?你终于醒来了!我去叫母亲。你不要乱动,等我回来……”太姒见姬昌醒来,便立刻去叫姬母。

    姬昌一脸呆滞,忽然间头痛欲裂,脑海中一个声音出现:“我是童,是阎君。现在我是姬昌。”

    “!!!”姬昌大惊,但随即便回复了正常。

    “果然这样窥探天机风险巨大,险些忘了自己是谁,真可怕。”姬昌心中想到。

    “昌儿!你醒来了啊?!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姬母脸上写满了担忧,检查着姬昌的周身状况。

    “娘,我没事了。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父亲他怎么会”姬昌虚弱道,声音中还有些许的哽咽。

    太姒走过来坐在姬昌身边,握着他微凉的手,想安慰他,给他些力量。

    姬母将两个孩子一齐拥住,微微啜泣着,太姒也终于佯装不了坚强哭出了声,姬昌的眼泪也终于不争气的擅自滑落

    笠日。

    姬府上下充斥着悲伤。下人们都忙碌着,因为今天是姬历的丧礼。整个姬府现在都只有黑白色,气氛凝重、严肃、压抑、哀伤

    姬母今日一直在房中没有出来。她呆呆的坐在书案前,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嘴里还是不是的嘟囔几句上天的不公。

    姬昌在书房之中写着悼词,太姒立于身旁研墨。二人谁都不说话,静静的,静静的。片刻间,“吧嗒吧嗒”,泪滴落与纸上增添了哀伤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