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二章 天作之合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姬昌此时年仅十八岁,在这个时代早就该成婚。他并不是因为不好说亲,毕竟是西伯侯之子。身为贵族的他,早有成群结队的姑娘等着嫁入这西伯侯府,只是他都以同样的说辞拒绝掉了,此女与他八字不相符。

    那天,姬昌于渭河河畔勘察水势地形。

    一边走一边跟随从的几个卫兵说着话,并没有留意前方,于是便与一女子撞了一个满怀。

    “你这人,走路都不好好看路,不知道在那里又指又说的是在干什么!”那女子的丫鬟没有好气的说的。

    “姑娘,在下姬昌,奉家父之命”姬昌倒也礼貌,毕竟是西伯侯之子,不能给父亲丢脸。

    但是话说至此,姬昌呆了,此女子的样貌,神态竟如此像他心心念念想要相遇的故人。

    “看什么看啊!瞧你也不像是市井之徒,竟如此不懂礼数,离我家主子远点!”那小丫鬟边说着边推搡着。

    “你这小丫头好生不讲道理。”离姬昌最近的一个卫兵说着便想将其拿下。

    “是我们失礼在先,怎能如此蛮横。”姬昌阻止道。

    随后道了歉,便马上回了西伯侯府。

    “父亲!父亲!”姬昌回到家中便激动的唤着父亲。

    “何事如此焦急的唤为父啊?”姬历闻声出现在姬昌身后。

    “父亲,您在这里啊,孩儿好找。”

    “为父命你去勘察渭河水势和周遭地形,结果如何?”

    “先不说这个,父亲,您不是一直为孩儿的婚事发愁吗?孩儿今天与那人不期而遇。”姬昌显得很是激动。

    “哦?那姑娘姓甚名谁?是谁家的千金呐?”

    “这孩儿一时太过于激动,便忘了询问”姬昌苦恼道。

    “你这孩子呀,何时才能沉得住气。”姬历叹道。“渭河水势地形如何啊?”

    “渭河是黄河的最大支流,总体来说水流趋势自南而北减小。中游比下游径流丰富。渭河中下游径流情况是,渭河南岸是秦岭山地,水流量丰富而变化小;北岸为黄土区,径流小而变化大。”姬昌汇报到。

    “嗯,不错,很详细。”姬历听完便陷入了思考。

    姬昌见父亲陷入沉思之中,也不作声,等待着父亲。

    “嗯,此时渭河的情况有利于我部落利用其修筑水利方面工程,发展农业。”姬历分析道。

    “嗯,不错,父亲言之有理。”姬昌附和道。

    “你可有其他想法?”姬历别有深意的问道。

    “父亲,孩儿以为,我们可借用渭河河水至水运,击退周围的游牧部落,缴获其财物,成为显赫的大家族,从而巩固和发展我部族在渭水中游的统治,同时也劝其他诸侯归顺与周。”姬昌道。

    “水运?”姬历疑惑道。

    “父亲,孩儿近几日翻阅古书得知,任何事物都有其风水运势,此物具有神奇力量,加以善用便可以有如天助。”姬昌解释道。

    姬历对姬昌能有此番见闻表示极为满意。

    隔天,姬昌刚至莘水河畔,就被风景所迷,又远远看见几个村姑手提菜篮,兴高采烈地寻找荇菜。姑娘们谈笑风生,话落歌起,一素妆少女在欢呼声中,载歌载舞。姬昌被歌声所引,翻身下马,驻足凝视片刻,不由自主移步向前。众姑娘见状,一哄而跑之,唯那女子只在轻盈的挪步,偶尔还回头抿嘴一笑,似走非走的样子,让姬昌魂驰神往。霎时,姬昌醉了,如痴如呆。心中出现一妙曼身资与其重合。

    为何姬昌会独自骑马来这莘水河畔?或许是上天的指引,冥冥之中天意如此。或许是因二人本就该今日再次相遇。

    就这短短的时日,那女子觉得遇到了知音,钟情油然而生。

    “姑娘可否告知姬昌你的姓名,家住哪里?”姬昌痴痴的问道。

    “姬公子可唤我太姒。我姓姒,自然是这莘氏部落姒家的人。”太姒说道。

    草草聊了几句,天色已晚,便告别各自回家。

    “父亲,我今日行至莘水河畔,又逢那日的女子。她让我唤她太姒,是莘氏部落姒家的。”姬昌激动到。

    “臭小子。想娶她?”姬历笑道。

    “是的,父亲!”姬昌肯定道。

    在得到父亲的准许后,姬昌便去准备明日上门提亲所需的一切。

    次日,姬历便差人提亲。

    到姒家后,姒家却死活不允。理由很简单,两家距离有些远,不易经常相见。

    面对父亲的阻挠,大姒处于极端痛苦之中,整天以泪洗面。

    在姬府的姬昌也同样无可奈何,茶不饮,饭不香,昼夜相思,睡不安。

    可谓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世间有一种爱叫作“难得”。反映在精神意志上是百折不回。姬昌的执着,太姒的坚决

    半年之后,姒家终于松口,接受了姬府送来的彩礼,同意择定吉日完婚。

    姬府。

    “为父问你,为何非她不娶。”姬历终于开口问出存在与心中多时的疑惑。

    “她的美貌,惊为天人,太姒仁爱而明理,生活俭朴,有着旁人没有的可贵品质。值得我这样!”姬昌解释道。

    “确实如此。臭小子,眼光不错嘛。不愧是为父的儿子。”姬历心情豁然开朗。

    “哈哈哈哈。”父子二人开心的笑着。

    姒家。

    “告诉为父那小子有什么好?”太姒的父亲无奈到。

    “女儿也说不上来,但是却与他一见如故。就像是很久之前就相识、相知、相爱一般。”太姒一脸的痴迷与向往。

    见状太姒的父亲无奈摇了摇头,道:“罢了罢了,女大不中留。”

    “父亲哪里的话,女儿会经常回来探望家里的。”太姒赶忙宽抚着父亲。

    “这成何体统,你既然已经嫁到姬府,便是姬家人,总往娘家跑不合乎规矩。”

    “那当初您又为何会说距离远不方便经常回家的话呀?”太姒不解。

    “傻孩子,为父一是,舍不得我这乖女儿,二是,怕姬府那小子是因你生的标致才想娶你,为父迟迟不肯同意这亲事,就是怕那小子不是真心待你。如今看来,这姬家娃娃年少有为啊!”太姒父亲感慨到。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