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章 方如梦之死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隔天。市井之中出现几位道士。

    “请问,王城在哪个方向,贫道几人初来乍到不是很熟悉路线,”一为看起来年长一些的道士向路人询问着。

    “是道长啊,王城就在前面北边,走完这条街就看到了。”那路人甲说道。

    道了谢,几人便向王城走来。

    到了城下,那几位道士便找了一处开阔僻静之地,正对着城门,开坛做起了法。

    守城的卫军,看到,赶忙上去问他们:“哪里来的道长,在这里开坛做法是何意?!”

    “贫道几人夜观星象,王城之中出了妖孽!那妖孽蛊惑大王,做了王后。”那年长的道士停下手中的动作款款道来。

    “我看你才是妖道!我大商王后人人皆知,善良的紧,怎会如你所言是妖孽!快滚!别再这里招摇撞骗,不然,哼!”那守卫说着有拔刀相向之意。

    那几位道士说罢便慌忙逃走了。

    到了市井,几名道士见人就说王后是妖孽。闹得人心惶惶。

    朝堂之上。

    “大王!臣有事启奏!”李学府上前一步道。

    “准!”盘庚让其禀奏。

    “大王,市井如今传言,我大商王后是妖孽,百姓们”

    “混账!是何人如此胆大妄为!”盘庚勃然大怒。

    “并非是百姓们的妄语,而是几位修为极高的道长。于道观之中算到我大商王城之中有妖孽作祟!”李学府一边说着,一边不忘煽动着其他王公贵族,“大王您一向是体恤着我们这些臣子贵族,体恤百姓奴隶。我等能被大王所引领一直是上天福佑我大商。但是,立后大典本是我大商之大喜,却险些成为悲剧。这都是因为被立后之人并非大王所想,并非是旺我大商之人呐!大家想想,自从那方家小女入宫之后,引出多少祸事!”

    李学府此言一出,朝堂之上炸开了锅。百官贵族们都各有说辞,但都认为,李学府言之有理。

    “你们怎么如此糊涂!王命都出于孤王之口,与王后何干!”盘庚急切道。

    “那方家几位将军辞官之事,也是大王意料之中吗?定是那妖女有意为之!”李学府死死咬住方如梦是妖孽。

    “此事唤王后来对证便知!”盘庚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方如梦。

    “何事需找本宫对证?”说巧不巧,盘庚话音刚落,方如梦便缓缓走进朝堂,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妖孽就是妖孽。”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继而各种附和的声音也随之炸开。

    “你们是着了什么魔,竟都如此大胆!当孤王死了吗!”盘庚气急。

    朝堂瞬间安静。

    “你怎么来了?”盘庚随即开口询问。

    “我在不来你该如何是好啊。”方如梦担忧道。

    “李学府这厮说你父亲及你两位兄长都辞官都是你有意为之,但我知道,这事你并没有比我先知道。”盘庚怒气内敛,柔声道。他爱惨了眼前这女子,无需任何条件的相信着她。

    “不,我知道的。是我写信请求父亲辞官。”方如梦一脸歉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是答应你解决隐患吗?”盘庚心里一阵绞痛。

    “你是一朝天子,不该因为我有所偏袒,我不能让你做出不合乎情理之事。”

    “妖女!收起你的假仁假义,我大商如若不是因为你怎会引发这样多的事端,如若不是因为你,大王又如何会痛失这么多的得力重臣!”李学府不顾礼数的指着方如梦呵斥道。

    随即,就有人闻声说道:“大王,此等妖孽该就地正法,因为她一人朝廷内外乌烟瘴气,人心惶惶。”

    “大王不正法她不能平民愤!”

    此时盘庚与方如梦二人,四目相对,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

    片刻后,朝堂之中安静下来。

    “我的死如若能帮你稳固这超纲,上升你商王的权威,那死又何惧。”方如梦一边说着一边缓慢移步至盘庚身边,也不管周遭的叫骂声。

    顷刻间,便来到盘庚身边,俯视着众人,“若我的死能换来你们的忠心耿耿,誓死效忠,那这妖孽之名我背了又有什么所谓。”

    堂下众人面面相觑,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方如梦深情款款的看向盘庚,“如若我负了你,那便让我死后下那地狱最底层受那最为痛苦的刑罚。如若我没有辜负与你,那便让我的死助你国运昌隆,今后再无任何让你劳神之事。”

    盘庚心中的痛楚只能用摧心剖肝来诠释。他颤抖的双手,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抬起、握住方如梦的手。

    盘庚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他想说:‘是我负了你!是我负了你该死的是我,我从没想过会有不能护你周全的一天,一直以来都是你护我不受乱臣贼子干扰我王权,护我大商如今阶级矛盾得以缓和。可我却眼睁睁的看人将你说的如此不堪,竟不知该如何救你,不知该如何’

    看着满眼哀伤的盘庚,感觉到他此时的无力,方如梦回以这世间最温暖的微笑,玉指轻轻抚过盘庚微微张开,颤抖着的唇,“不用说出来的,我都懂。你说我没有负你。那我便满足了。我此举,是我之前应了你的,以后啊,一个人了,加油,照顾好自己……”话毕,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于盘庚手背滑落。

    她转身离去,他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抓住

    百官们在李学府的号召、指引下,像一群市井贱奴一般,将方如梦拿下。

    守卫将方如梦捆绑与木桩之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刑。

    行刑官为两名,分别立于方如梦面前,一左一右。他们将方如梦身上的衣衫撕扯至尽,然后有用准备好的刀具将方如梦的皮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每一刀都是鲜血淋漓。此刑名为凌迟。

    李学府心性之狠辣又如何会只让方如梦受此一种酷刑而死。

    在方如梦从头至脚的皮肉几乎快要被削完之时,在方如梦奄奄一息之时。“准备好柴火,围绕在这妖女周身!”李学府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头皮发麻,那声音不止听出了阴狠,还有兴奋!

    焚烧至灰烬,这是方如梦最中的结局。

    盘庚早已在方如梦第一声痛苦的呻吟响起时晕死过去了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