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六章 变故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清晨。

    盘庚眼角残有泪痕。看着怀中熟睡的人,她眉头紧蹙,盘庚指尖的温柔在她眉间游走,满心的柔情,满眼的喜欢。心里想着“这小东西,也做了不好的梦吗?梦中的人是不是我呢?我梦中的人又会是谁呢?”盘庚看着眼前的人,回想起自己昨晚的梦境,有些出神,并没有发觉方如梦此时已经醒来。

    醒来的方如梦见盘庚怔怔的看着自己有些出神,“今天没有朝会吗?在想什么。”,言语间将盘庚从想象中拉回。

    “嗯,朝会是要去的。今天想多陪陪你。”盘庚继续道,“我见你眉头紧蹙,猜你梦中定见到了让你难受的事。”

    “嗯,你呢,感觉你昨夜睡的并不安适。“方如梦轻抚着盘庚的脸庞说道。

    “我梦到一女子,身披青纱,还有一身穿红色软甲的男子。两人相爱却不能相守,那女子忘记了她所深爱之人,那男子一脸哀伤的表露这自己仍会爱她。”盘庚回忆着,心中某处一阵抽痛。

    “”方如梦不知如何作答,心中微颤。“也许,那女子便是你,男子便是我呢?”

    “上天指引我们又走到一起,我却忘记了最为重要之事吗”盘庚说着,轻轻的吻了方如梦的额头一下,“不早了,我该上朝了。”

    “嗯,愿一切顺利。”

    朝堂之上。

    “启禀大王,因迁都之事,朝廷内外动荡不安,平民奴隶游街反对,臣与朝中几位重臣努力宽抚民心,却也无任何效果。还望大王能体恤臣子百姓。”陈天守率先启奏。

    “混账!明明是你们煽动他们起来反抗!大王在宫中有所不知,但我方世龙对于你们做的那些背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有所耳闻。”方世龙上前一步,说道。

    “王兄!迁都之事我也听闻并不是民心所向,此举想必是王兄别有用心吧?”盘恒走进大殿,边走边说着。那气势仿佛他才是这王位上之人。

    “盘恒,即便你是孤王的王戚也不可如此出言不逊!”盘庚拍案而起,指着殿下狂妄之辈。“孤王让你在边境镇守,没得到孤王手谕你怎敢私自回朝?!你眼里当王法如儿戏吗!”

    “臣弟也是想为王兄分忧,迁都事关重大,我怕”盘恒噗通跪倒,赶忙认错,解释着。

    “你怕?你是巴不得我这王位坐不稳吧?”盘庚冷声问道。

    “大王,殿下也是”陈天守想为盘恒求情。

    “你们本就是一丘之貉,你也别替他求情,容易给自己惹祸上身。”盘庚冷眼看着陈天守,怒道。“孤王本就知道迁都之后国体会大盛,本想着承诺你们迁都后你们现在拥有的,孤王加倍封赏。你们如今都联合起来对抗本王,我这王是不是太好欺负了?!”

    盘庚的怒气充斥这整个大殿。众臣无一不跪在地上,而跪在最前面的盘庚与陈天守冷汗连连,浸湿了衣襟。

    “盘恒,你可之罪?”盘庚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见盘恒颤抖着身躯,也不敢作答,便继续说道,“念你我为王戚,孤王会以王室标准礼仪厚葬你!拖下去!秋后处决!”

    “王兄饶命啊!王兄!!!!盘庚!!!你这样不合规矩,老祖宗不会”盘恒的声音渐渐消散。恐惧留在了朝堂之上。

    “陈天守,你是我大商一品重臣,却与那狂妄之辈勾结。即刻起削去官职,不得在出现在我大商国境之内。”盘庚宣判了陈天守的命运。“我大商迁都之后国运将更加长隆,顺我者随我长隆,逆我者即是逆天!退朝!”

    盘庚拂袖离去。百官渐渐散去,留下面如死灰的陈天守。片刻后,守卫将陈天守扔出了王城。

    迁都之事就此没人反对,形势一片大好。盘庚哼着小曲来到如梦阁。

    如梦阁,是盘庚给方如梦分出的落榻之处。

    如梦阁中,方如梦坐靠树下,贪婪的享受着鸟语花香。盘庚见如此佳人美景,让奴才们不要做声,安静退下。

    “即便是我忘记了曾经,当再次遇见,我仍不可自拔的心系于你。”盘庚接着今日清晨未说完的话说道。

    方如梦闻言,身躯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你来了,看来迁都之事再无争议。”

    “都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盘庚靠坐到她身旁,揽其入怀中,脑袋微微倚着她的头顶。

    良久。

    “两日后便是你的立后大典,之后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王后,一国之母,这大商从此有一半便是你的。我们一起加油,有你在身边,我一定能做好一切。”盘庚柔声道。

    “我只想陪在你身边,有你,其他,都好。”方如梦往盘庚怀里挤了挤,想在靠近他一些。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童早已习惯他是方如梦。他也想通了,只要能与她相恋,其他又有多重要。

    夜已深。

    盘庚陪方如梦到她入睡,额头轻轻留下一吻,便离开了。因为他得去见见他那兄弟,盘恒。

    监牢中。

    “盘庚!我为你驻守边境,保大商太平,让你安稳的坐着这大商的王!如今却只因我怕迁都之事使国体受到影响,担心你这王位坐不稳,回来帮你分忧,你便要不念手足之情杀我!”盘恒沙哑着嗓子叫骂着不公。

    “你我如若真像你说的这般兄弟情谊,你又如何会为奸人所利用。”盘庚出现在盘恒面前,字里行间都是嘲讽与无奈。

    “盘庚,你当真要杀我?”盘恒还抱有一丝希望。

    “如今我是这大商的王,说出的话便只能做。要怪就只能怪你在这紧要关头出现。我本就打算要杀鸡儆猴,却没想到你却成了被宰割之物。”盘庚摇摇头继续道,“当初我让你去驻守边境,你我二人,你主外我主内,这样免去奸人当道挑拨你我二人。一方面,王弟你本就不适合朝政,让你远离朝政王兄才好保护你。”

    听到这里,盘恒心中惭愧,无奈,可恨,可悲,可怜众多复杂的心情汇成一句话,“王兄,我懂了,如若我的死能帮你,能救我大商,我便无怨无悔。最后,王兄,你我还是兄弟吗?”

    “你我永远是兄弟!”盘庚肯定道。

    害我兄弟之人,我必将百倍还之!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