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五章 迁都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盘庚将方如梦眼角的泪拭去,“柳慕青是你所识的一位故人吗?”

    “嗯,如今也终于能陪在她身边了。”仿佛眼前的盘庚就是柳慕青一般,方如梦看着盘庚,满眼的柔情中隐藏着盘庚读不懂的无奈与悲伤。

    “嗯?”盘庚一脸疑惑。

    “今天上朝时遇到了棘手的事吗?”方如梦扶手过去,轻轻的将盘庚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一边问道。

    “嗯,不过你的父亲出来帮我解围了,很好。”盘庚对于朝堂之上能够为他解围的方世龙很满意。方如梦的双手,不仅舒展了微皱的眉头,也温柔的解开了他心中的解。

    片刻的陪伴过后,盘庚与方如梦告别。

    上书殿中,盘庚反复地思量着迁都之事。

    自商汤灭夏以来,我朝一迁都四次,大臣们在这里已然稳固,这都城之中到处都有着自己的田地、房产、奴隶,自然会反对这第五次迁都。也就是说,反对迁都是因为不愿意放弃自己手中的财产吗?

    盘庚想到这里,豁然明朗,心中便有了解决方案。当即,叫来守卫,“来人,给孤王备马车及干粮,本王要出宫勘查地形地势。”

    守卫接令,赶忙去准备马车、干粮。

    此次,盘庚要去的地方叫做殷。

    到殷地后,盘庚做了诸多方面的勘察。殷地的土地比较肥沃,自然环境和现都城“奄“比起来,无论是建设都城还是发展农业生产,都会比眼下的情况要好。于是心中迁都之事彻底定下。

    抛开地方和环境的因素不讲,迁都还有别的原因。

    回到奄后,旅途劳顿的盘庚自然是去找方如梦。

    “大王!”婢女小叶子见来人,赶忙行礼。

    “你回来了啊?”方如梦不紧不慢的从里屋走出来迎接盘庚。说来也奇怪,盘庚是商王,方如梦是臣子之女,当然不会不懂礼数。但她却从未向盘庚行过礼。

    “嗯,你最近还好吗,王城中的生活还习惯吗?”盘庚也不计较那些礼数。

    “能跟你一起怎么都习惯的。”方如梦将盘庚迎进里屋,边说道。

    “本王总是觉得,你虽然面对孤王,但却像是在和另一个人说话,仿佛孤王在你眼中成了别的什么人。”盘庚对于这神秘的女子发出疑问。

    “在众人眼里,你是这商朝的君主帝王,在我眼里你就是我心爱之人,自然有不同的感觉。”方如梦这样回答真是聪明的紧。

    盘庚虽觉得这种说法没有完全的解答出他心中疑惑,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方如梦的神秘与智慧,使盘庚心中对她的喜爱又添了一分。

    一夜缠绵。

    清晨。朝堂之上。

    “孤王几日前去了殷地。殷地的土地肥沃,自然环境和现在的奄比起来,无论是建设都城还是发展农业生产,诸多情况都要好上几分。”盘庚的语气中显露着不可反抗的威严与藏不住的兴奋。

    “大王,可是”前几天不同意迁都的那个老臣仍然不同意此决定。

    “不用在可是了,本王知道你们不愿迁都的原因,无非是对一些财富地位权利的不舍罢了!”盘庚拍案怒喝到。“此事不容反驳,也不用在做商议。至于先前说的立后等事宜,本王已经准备妥善,三天后为立后大典。退朝!”

    那几次三番不同意迁都的老者是当朝一品,陈天守。以陈天守马首是瞻的几人分别是:贝言栩、苏沉央、楚穆炎、司庭轩。这几人都是朝中二品三品大员。

    只要是他们几人聚到一起,便商议的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陈府中。几人围坐在客厅之中。

    “哼!大王要迁都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殷地诸多情况比此时的奄更胜。”司庭轩愤愤道。

    “那是自然,小小年纪便继了者王位,虽说我大商本就经常迁徙流动,如今已然是国体稳固。但却仍然执意要迁都,一定别有用意!”苏沉央接着分析到。

    “难道说?”贝言栩听到这里心中有了答案,看向阴沉着脸的陈天守。

    “每每迁都之后,一切都得从头做起。而迁都之前,他便可以将有叛逆之心的人在这里解决掉。就算是解决不掉,他也可以借此避开那些叛乱势力的攻击。这样一来,都城就比较安全了,也少了外部的干扰。便可以稳固自己的统治!”陈天守娓娓道来。

    “!!!”其他四人大惊。

    “想不到小小年纪哈哈哈哈!青出于蓝呐!。”陈天守癫狂道。

    王城中。

    盘庚一脸愁容的来到方如梦身边,想得到方如梦的宽慰。同时觉得,方如梦或许可以帮到自己。

    “怎么了?又吃瘪了?”方如梦关切道。

    “没有。”盘庚将方如梦揽如怀中,继续道,“我本就懂得堪舆之道,深知此次迁都一定能使国力大盛,但臣子们仿佛只看重眼前的苟且。我心中急切,便不容商量的定了这事,我怕狗急跳墙”说到这里,搂着方如梦的双臂不自觉地紧了紧。

    “那便承诺迁都之后他们能得到更多,把你所知道的告知臣子,告知子民。”方如梦淡淡道。

    看似这般的淡然,却有力的引导了盘庚迷茫的心。

    “那如果我没处理好,王城内乱”盘庚转念又担心道。

    “上一世我没能守护在你身边,但这一世,上天派我来协助你完成使命,我便终于有机会陪在你身边。所以,与你一起,不论经历什么,我都无怨。”方如梦柔情道。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都让二人有所动容。方如梦仿佛自己现在还是童,而眼前的人便不在是盘庚,而是柳慕青。

    而盘庚心里,他虽不知方如梦口中的使命为何,但她口中的温柔与深情撼动着自己内心。

    夜深。盘庚与方如梦相拥而眠。

    “童童”盘庚在梦中唤着自己陌生的人,却又有无比熟悉的感觉。梦中的他是一女子,身披青纱,时有若无。她立于一颗血红色树下,仰头痴痴的望着无风却摇曳的树叶,喃喃着:“童,倘若我忘记你了,你还会记得我吗?还会守护我吗?”身后,身穿血红色软甲的男子将她拥入怀中,贴着她的耳朵,柔声道:“上天派我来协助你完成使命,我便终于有机会陪在你身边。即便你不记得我,我也始终守护着你,一定!”

    一滴泪从盘庚的眼角偷偷滑落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