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三章 过往与传承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父亲,她是九天玄女,当初是我带她回来,安置她的一切。”童回忆着当年,自顾自的说起来“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吸引我,同样也是她陪我适应着我所不能适应的新工作,她是个待转生的魂魄,我是一个新手渡魂者,她安抚着支持着身为阎君的你所带给我的不安与焦虑。是她让我成为这地府最优秀的渡魂者,所以我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深深的陷入她的温柔之中。带她去转生殿的路上,我决定不论她的使命是什么,我都要陪她一起,支持她保护她。”

    “你恨不恨为父。”阎君心里一阵抽痛。

    “不,父亲,我不恨您,因为您是为我好,您看出我是一时冲动没考虑任何,如果不是您,二十三年后的现在我就不能在于她相遇,因为就算你身为阎君也不能打破这轮回的规矩,毕竟我是三界之外的人。当时您不阻止祸患的发生,那如今我就是罪孽深重之人,害您也误了她。”

    阎君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的爱子,心中只有两个字:自豪。

    “嗯,你能有此见解不愧是我阎君之子,你只知道她是九天玄女,那为父便将此女的身世告知与你。”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阎君确定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决定告诉他想知道的一切。“此女本是西王母身边的九天秘笈使者,西王母仁慈,见世人苦不堪言,便派她下界传播堪舆之术造福世人。于是她便降生于世了。她把九天秘笈带到人间,教世人堪舆之术。西王母见效果甚好,便让她将此使命一直执行下去。”

    阎君继续道:“与你相恋便是她此生的第一大劫,西王母早有预感,跟我商量了一些关于你,或者可以说是关于你们的安排。”

    童已经按捺不住了,心中激动不已“父亲!你是说”

    “你猜的不错,西王母希望你我二人协助柳慕青完成使命。”阎君翻阅着西王母遣人送来的一些资料说道。

    童一个箭步来到阎君身边,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关于那任务的一切。

    “这个臭小子。”阎君宠溺的轻抚了下爱子的头,解释道“这是西王母拟定的她每一世的轮回表。”

    “那父亲,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任务啊?”

    “三天后,这三天还有一些事情交托与你。”阎王说完便让童退下了。

    童回到少君殿,泪如雨下。积攒了多年的各种情绪原地爆炸,这些年父亲为他做的太多了,就从那份转生名单上就可以看出,父亲为了他付出了多少心血。他又怎么能恨父亲这么多年。惭愧,自嘲,无奈,感谢父亲为自己付出的一切,种种都化作此时如泉涌出的泪水。

    隔天,童被唤至阎君殿。

    殿内的气氛不同往日,而是更为严肃,压抑,气氛更加的凝重,这些都让他觉得透不过气。

    “跪下!”

    “父!”童正要问,只感到一阵威压,噗通跪倒在地,霎时间呼吸困难,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童听命!即刻起,你便是这阎君殿,这地府的主人!”阎君说着,便将一生的修为一瞬间都传入童的魂体之内。

    而阎君随着那刺眼的白光消逝也不见了踪影。

    “父亲!!!!”童已经顾不上魂体发生的变化急切的寻找着父亲的身影,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地府众鬼差此时都在阎君殿内,单膝跪地,拱手倾身,“阎君!”

    “我不是阎君!”童冲到判官身前,将其一把揪起,“告诉我父亲在哪?!他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揪着衣领腾空提起的判官声音中显露着的满是悲痛,“大人他将自己的所有魂力注入殿**内,让殿下有能力继承这阎君之位。而大人他已不复存在,他都是为了殿下的将来。这地府只能有一个阎君,而要完成西王母派下的使命只有阎君够资格去完成。大人希望殿下能够”判官话音未落便被童狠狠摔倒地上。

    “阎君殿下”判官想要继续把话说完,但被童阻止。

    “判官,不用再说下去了,你们都退下吧。之后的事情等我传令。”

    童背对这众阴差,嘴角暗暗流出一丝鲜血。事发突然,这太难接受。那感觉像是弑父。

    坐于殿上,童抚摸着还留有父亲微弱气息的公案,他看到父亲留给他的信:

    为父走了,去寻你的母亲了,

    该去告诉她我们的儿子长大了,

    如今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好男儿,好孩子,

    他有担当,顾大局。

    童,

    为父的好孩子,

    我欠你母亲太多,

    不要恨为父就这样抛下你。

    “父亲你让孩儿该如何是好,孩儿觉得像是自己亲手夺了你的性命,夺了你的君位。父亲”童欲哭无泪,喃喃自语。

    君王的孩子不论经历什么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消沉。

    “守卫何在!”童在这大殿之上坐了一夜,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便唤来守卫。

    “阎君!”守卫闻声进殿。

    “去传判官。”

    守卫退出到殿外,寻判官前来。

    “阎君!”判官殿下行礼。

    “判官,昨天是本君失态,望你不要见怪。”童有些歉疚。

    “阎君多虑,判官心疼殿下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体恤殿下。”判官说道。

    “往后本君与这地府就多劳你费心了。”童别有深意的说。

    “这是判官职责所在,大人对我有恩,判官自当竭尽所能,倾尽所有的去回报大人,去辅佐殿下。”判官单膝跪地,像是做着承诺。

    交代好一切事宜后,童将柳慕青的转生名单以及相关资料化为一股能量打入自己的神识之中。而后就起身前往转生殿。

    转生殿旁,那转生树还是血红色,孟婆依旧在树下烹制着孟婆汤。

    走到树下,童坐到地上,背靠着血红的树干,抬头看着那无风却在摇曳着的树叶。

    “孟婆,喝下你这孟婆汤是不是便可以忘记一切痛苦和烦恼。”童的声音和那天一样轻柔,但却显的无比悲凉。

    “同样也能忘却任何你不想忘的。”孟婆的声音温和,却不带一丝感情。也许是因为她见过太多太多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