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章 阎君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地府有一个只有阎君和牛头马面知道的地方。

    此地名为焚殿,驻守此地的是牛头马面与两名黑袍银甲冥兵。抽出魂魄的秘法也只有牛头马面知道。

    此刻。

    焚殿内,牛头马面在接到阎君的命令后,就让手下的两名冥兵退到殿外护法,他开始启动秘法。

    焚殿外,见到来者,冥兵拱手行礼:“少君!”童以手势让其二人免礼。

    冥兵恭敬地说道:“禀少君,秘法正在启动中,需稍等片刻。”童淡淡的应了一声后,便不再言语,神情中读的出此时他的心情难以言状。

    柳慕青走后,应他的请求,阎君解开了加锁着他七情六欲的封印,并全盘托出他被封印的原因。

    片刻后,殿内传出牛头马面的声音:“少君请进殿!”

    闻声,冥兵推开殿门,童收起思绪进到殿内。

    “牛头马面,可以开始了吗?”童单刀直入。牛头马面也没有多说什么,行礼之后便帮童褪去衣衫。

    焚殿内除了那凭空燃起的的诡异红色火焰,便只有一丝不挂的童,以及一脸谨慎的牛头马面。

    在红色火焰前,童用尽全身力气握紧双拳,鼓起勇气,全身不在因不安颤抖。踏进火焰,童的全身瞬间从毛发开始燃烧“啊!!!!!!唔!!!啊!!!!!!!!!!”灼痛,撕裂,每一寸皮肉中的血液都在逐渐沥干,每一寸筋脉都在一点一点的断裂。

    经历这般痛苦是他能去陪柳慕青的唯一途径!

    阎君殿中。

    一滴泪从阎君脸庞划过,看着手中儿子的渡魂软甲,思绪回到了他还是宇的时候。

    在黄帝时期,那时他是一位有名的风水大师,被黄帝赏识收入麾下,赐名青乌子。

    在黄帝的部落他结实了童的母亲。此女为黄帝的女儿,因青乌子才学渊博,便心生爱慕,请求黄帝赐婚。

    婚后的几年,青乌子著了《青乌经》后被嫉妒他才能的小人陷害。使青乌子身死,但魂魄却被那些奸人用邪术封死在肉身之中。成了不死不活的怪物。

    青乌子带着妻子来到一处穷乡僻壤之地。二人本该就此与世无争的一直生活下去,却不想,阴差在青乌子身死那年寻他到现在。

    阴差对青乌子说:“你肉身已死,虽说是被奸人陷害到这步田地,但你该明白你已不该继续留在世间,还让凡人为你产子。”

    青乌子请求阴差留他骨肉,其他一切任凭发落处置。

    阴差说:”你可知道,你妻子的腹中胎儿为何物?名为鬼胎,此物成长为人后,魂魄永生永世不会与**分离,会像你这般徘徊在冥界与人界之间。”

    见青乌子愣在原地不做任何反映,阴差继续道:“在你的妻子诞下鬼胎后便会顷刻毙命,**化为一滩血水,而随着那血水的臭气的蒸散,到最后什么都不剩。她将会是一个没有存在过的人。连生死簿都没有她的名字。”

    “还请大人帮帮我,毕竟我们是结发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不能就这样不能就这样”青乌子连忙跪倒在地,恳求着那阴差。

    “阎君大人念你著《青乌经》造福世人,遭遇坎坷,却毫无半点复仇害人之念,于是便让我告诉你一万全之法。”阴差的声音还无感情波动。

    “大人请说。”青乌子整理好状态,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拍拍身上的土,得到妻子同意后便让阴差说出那方法。

    “损耗我全身的修为,将鬼胎取出,我剩余的力量会直接将你和你的孩子送到阎君面前。但是你的妻子会直接用尽所有阳寿。”话毕,阴差看向青乌子的妻子。

    青乌子与妻子对视良久,相拥,落泪,这一系列动作汇成千万句的不舍,千万句的为了孩子怎么做都愿意都值得。

    “大人,您可以开始了。”青乌子的声音颤抖着。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妻,便转过身去。

    血红的光芒伴随着爱妻痛苦的声音。

    良久,阴差灰飞魄散,妻子静静的躺在地上,旁边便是自己与妻子的所有爱情。

    青乌子看着被血红色能量团包裹着的婴儿,刚想伸手抱起,一道黑光乍现,他与婴儿便到了阎君殿。

    殿上,阎君见来者,直径走到青乌子身边,捧起那被能量团所包裹的婴儿,嘴里飞快的念着旁人听不懂的咒语,随即手中的能量团便尽数涌入婴儿体内。

    青乌子大惊,不顾那人何种身份,赶忙夺下自己的孩子,婴儿像是在安抚自己父亲一搬甜甜的笑着,天籁般的稚嫩笑声传入所有人的耳朵。

    阎君笑了,青乌子安心了。

    回到殿上,阎君便恢复以往的庄严,“你可是青乌子?”

    “是!鄙人便是青乌子。”话音不卑不亢,无所畏惧,坦然潇洒。

    “哈哈哈,好!好!好!是个能人。”阎君心情似乎好得很。“你可知你的使命以完成?你接下来会接受何种工作?”

    青乌子不明所以:“不知。”

    阎君耐心解释道:“你本是我地府中人,是我这阎君之位的继承人,本名为宇,这是本君亲自赐名与你的。你之所以能是青乌子,也是本君交托给你的使命。如今你完成的很好。应当有的劫数也已经历,是你接管这地府的时候了。”

    阎君说着,便指向青乌子,指尖一道金光迸射而出,进入青乌子的神识。那道金光是正是青乌子轮回前阎君抽取的重要记忆。

    融合记忆后他便知他不再是青乌子,他是宇,是下一任阎君,但是他要焚毁这肉身,那是破除邪术的唯一方法。

    “宇,给你的孩子起一个名字吧。”阎君的声音打断了宇的思绪。

    “童。禀阎君,这孩子是我的所有爱情,是我的无上至宝,我希望他能永远都像个孩子,让我将他捧着呵护着。”

    从往事中醒来的阎君,目光依然停留在手中血红的软甲上,无奈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我的儿子啊,是我害你的,是我”

    “父亲,这是我愿意承受的,为了我的心爱之人。孩儿已经决定为此人献上一切,她值得。”成功抽出魂魄的童出现在阎君面前。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