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一百五十六 清浅来了

作者:张若聆 类别:玄幻小说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话是没错,儿子是要继承爵位的,自然管教就会严格得多,以后遇到的危险也会多的多。可不生个儿子行吗?

    她一下就想到哪怕是在现代,还是有些重男轻女的家庭,哪怕家里已经有五六个女儿了,可还是要继续生,不生个儿子誓不罢休。

    在现代那还是没有皇位要继承的,可萧禹文最起码有爵位要继承,哪能不生个儿子?

    “萧禹文,要是我生不出儿子,你是不是就要纳妾?”林绾烟一本正经地问道。

    萧禹文笑了笑,“你不是让我休了你?休了你我就纳妾!”

    “卧了个槽!你果然有这个想法!”林绾烟抬腿就踢了萧禹文一脚。

    萧禹文面不改色地笑着,“所以往后别再同我说这样的话!”??

    “少威胁我!我又不怕!想当年我也是东陵一枝花,不过让你这混蛋给采了去!我可告诉你,想休我没门,你得提前告诉我,要休也是我休了你,不然多丢人!”林绾烟伸手在萧禹文腰间掐了一把。

    萧禹文夸张地叫了一声,然后一把搂过林绾烟,“想都别想!你这枝花化成春泥都是我的??!”

    林绾烟被萧禹文猝不及防的浪漫羞得脸红心跳的,这厮真的是妖孽,还是随机百变的那种??。

    负责这次运送东西来给林绾烟的是一名叫清浅的女侍,不过二十二的年龄,却有一身本事,原来东陵公主的轻功和剑术就是她教授的。

    虽然清浅是女扮男装,但萧禹文一眼就识别出来了,心里很诧异如此长途跋涉,东陵皇上居然就让一个女子负责押运,想来这名女子也不简单。

    “奴婢清浅见过瑾王、瑾王妃!”清浅笑意盈盈地欠身行了个礼。

    “无需多礼!请坐下说话!”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林绾烟也笑着看了看眼前这个叫清浅的女子,眉目清秀,可浑身散发出的气质,第一眼就让林绾烟感觉很亲近。

    她使劲儿想了想自己跟清浅的关系,原生的记忆里,自己该唤清浅一声姑姑,因着她是东陵皇上乳母的女儿。

    清浅十二岁就进宫在东陵皇后身边当丫鬟,那时的东陵公主才六岁,知道她会舞刀弄枪,便缠着要学,清浅也就认认真真地教她。

    后来东陵公主每次出宫玩耍,肯定会带的一个丫鬟就是清浅,因为她知道宫外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

    东陵公主来大神越时,身边也带了几个丫鬟,本来皇后想让清浅当陪嫁丫鬟一起去,可碍于她年纪比较大,当时又得了一种怪病,就没来。

    林绾烟想着若当时清浅一起来了,那原来的东陵公主是不是就不会死?起码清浅的武艺高强,而且肯定不会弃自己的主子而不顾。

    不过也不好说,当时那种情况谁能预料得到呢,反正一起来的几个丫鬟是都丧命了的,不然现在林绾烟身边也不会连一个可以亲近的丫鬟都没有。

    “清浅姑姑,你的病可好了?”林绾烟关切地问道,总不能一下就被识破吧。

    “劳瑾王妃挂念,已经无碍。”清浅虽然坐着,却只敢偷偷地看林绾烟几眼,瑾王赐她座,已经是莫大荣幸,她又怎么敢明目张胆地打量他们两人呢。

    “清浅姑姑,你能来真好!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父王和母后!马上就是新年了,清浅姑姑不要那么快回去好不好?”林绾烟一脸恳求的表情。哎,她突然发现自己也可以演一手好戏,天生戏精难自弃啊!

    “皇上和皇后就是担心瑾王妃会忧思,所以特地让清浅来陪着。”清浅笑着说完,微微抬头看了萧禹文一眼。“瑾王,奴婢其实是奉皇后娘娘的命前来侍奉瑾王妃的,还望瑾王收留!”

    萧禹文笑了笑,说道:“绾绾既唤你一声姑姑,便是自己人,何来收留一说?往后瑾王府便是姑姑的家,万不可见外了。”

    “多谢瑾王恩准!”清浅起身行了个礼。

    林绾烟和清浅闲话了一会儿就走了,想来他们一行人奔波了那么久,是该好好歇息着。

    萧禹文对清浅要留下来并不太意外,东陵皇后会千里迢迢差一个丫鬟过来,肯定也是怕林绾烟在这里吃什么亏受什么苦没人知道。

    再说,林绾烟身边没有可信的贴身丫鬟,萧禹文一直都知道。他也明白,往后林绾烟会经常和宫里的那些嫔妃娘娘们、各个府里的夫人们打交道,身边若有个信得过的人帮她出主意、办事,会省心很多。

    “既然你清浅姑姑来了,便让她在这些丫鬟里挑几个好好*,往后跟在你身边伺候着。”萧禹文搂着林绾烟的腰慢慢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过完年,他会更忙碌,有清浅陪着林绾烟,她起码有个熟识的人说话。

    “我不喜欢那么多丫鬟跟着,有清浅姑姑一个就够了,以后出门也不用灵狐他们跟着了,清浅姑姑会保护我的。”林绾烟忙不迭地拒绝。

    萧禹文一愣,难道说这个清浅姑姑武艺比二十四灵异还高强?

    “清浅姑姑毕竟是女子,有个顾不过来灵狐好照应着。”萧禹文并没见识过清浅的武功,还是十分不放心的。灵狐毕竟是他的得力干将,还知根知底,对南栎城的大街小巷都很熟悉,而且随时都能召唤得动附近的灵异卫。

    “你这不就是看不起人吗?我一身的本事都是清浅姑姑从小教的,只不过我爱偷懒而已。你若不信,明日我让清浅姑姑跟灵狐比试比试,看我有没有信口开河!”林绾烟只是凭记忆知道清浅很厉害,但是没亲眼看过,也想瞧一瞧。

    萧禹文笑了笑,也来了兴致。他见过的女子里,武艺够他看的,杨承阅的七色花里,赤焱算一个,百花宫的一级侍卫宫雪算一个,江湖上人称蛇蝎美人的南音也算一个。

    这三者都不过二十一二的年纪,还都长相甜美,一般人还真瞧不出是高手。最正派的当属赤焱,轻功和灵狐不相上下,最擅长用剑。

    宫雪出自百花宫,手段不甚磊落,最擅用各种暗器。要想暗器使得好,功夫底子自然也不能太差,宫雪就一个特点:快、准、狠。

    南音亦邪亦正,闻名江湖的是她那条自制的毒鞭。她的毒鞭厉害就厉害在紧要关头才会溢出让人沾之即亡的毒液。

    一年前,萧禹文一行在桐城的树林里驻扎,偶遇路过的南音。当时发现南音的是灵沐,灵沐好言相劝她离开,她却将灵沐好一番调戏,结果两人大打出手。

    萧禹文听闻后赶了过去,一看灵沐明显占了下风,便自己上去同她交手。过了三十几招后,萧禹文还游刃有余,南音却有些招架不住,便主动喊停。

    两人自报家门后,南音随即就收起鞭子,恭恭敬敬地给萧禹文行了个礼,然后死缠烂打要和大名鼎鼎的夜魅一醉方休。

    酒自然是没喝成的,灵异卫哪里会随身带酒,倒是分了些吃食给南音,还腾了一顶帐篷供她歇息了一晚。

    本来萧禹文想将南音收入灵夜宫,奈何她素喜行走江湖,便没答应。不过萧禹文向来惜才,分别时还给了南音一块灵夜宫的令牌当纪念。

    此三个女子,都是让萧禹文印象深刻的,清浅到底身手如何,他倒也想见识一番。

    翌日,清浅便换了女装早早来到林绾烟的院子,等着伺候她梳洗。林绾烟自然没让她动手,身边有专门伺候她的丫鬟。不过,用早膳的时候,清浅还是规规矩矩地候在一边。

    清浅一身素净的袄裙,配上她那清秀白皙的脸蛋,灵动的双眸,和其他几个丫鬟站在一起,宛然鹤立鸡群,光气质上就胜出好几分。

    不过,大概是在皇后身边侍候惯了,多少给人一种目中无人的感觉,起码玥王府来的那几个丫鬟是这种感觉。

    连灵狐都觉得清浅过分高傲了,不主动搭话不说,不管对灵异卫还是二十四灵异都只是淡淡一瞥,丝毫不放在眼里。

    他们倒觉得这个叫清浅的姑娘比自己的夫人还更像公主,因为自己的夫人一向对他们这些下属都很随和,哪里会用这种眼神看人。

    用完早膳,林绾烟便亲热地拉着清浅的手要同她一起散步。清浅是习惯了自己原来的主子粘人的模样,如今又许久未见,也就不拒绝了。

    “清浅姑姑,平日里我要出府,瑾王都要让一堆人跟着保护我,昨夜我同他说,往后只要清浅姑姑陪着就好,可他不相信。清浅姑姑你说,我们要不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不过,瑾王府的那几个侍卫身手确实了得,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才走出院子,林绾烟就小声地给清浅煽风点火。

    清浅笑了笑,“公主如今已嫁作人妇,怎还如此调皮好斗?”

    林绾烟吐了吐舌头,“清浅姑姑没发现我已经变了很多了吗?在这大神越,出了瑾王府我就没地方可去了,我哪里敢嚣张?况且,父王和母后也不能像原来一般护着我,我可是收敛了很多了!”

    “我是发现公主比原来有规矩多了,这样也好,王妃就该有王妃的样子,说不定以后还要做皇后的呢!”清浅笑着说道。
欢迎您阅读张若聆所写的小说青丝绾君执手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