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二十四章 前往丛林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他希望将来她能与他并肩傲视这天下,那他就不能阻止逸萱便强,只有她变强了,他们才能离开这片大陆,所以即使他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他也不会阻止逸萱。她是个很要强,很倔强的女子,她不会甘心永远站在别人身后,她不希望自己永远被保护,与其让她在危险中成长,不如让她在自己的视线中成长,这样,就算她有什么危险,他也能及时救下她。玄翊就这么站在黑夜里,看着她痛苦的表情,默默的为她担心着。

    ,过了一个多时辰左右,水儿先痛出了声音,,接着就是莫净白,然后是墨儿,听着他们痛苦的叫喊声,若尘回头看了一眼玄翊待的地方,他还以为这个男人会阻止逸萱服用洗髓丹呢,没想到他不但没阻止,还在一旁看着,真搞不懂这男人在想些什么,而且这男人莫名的让他有些害怕,总觉得他太深不可测了,这样的太危险了,他要远离他,所以他才呆在逸萱身边不走了。那天在马车里,他还以为这男人是来逮他的,没想到别人是来看美人儿的,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想起他的存在,美人儿把他拿出来还给他吧,那男人看了他两眼,就嫌弃的把他扔回了桌上。哎!男人的心,海底针啊!

    若尘走到桌前,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用自己的灵力给玄翊甩了过去,没错,就是甩过去的,他不喜欢这男人,很不喜欢,但是也不讨厌,所以才会倒茶给他喝的。他之所以倒茶给他,是因为逸萱。没错,就是因为美人儿看重他,他才会倒茶给他喝的,跟他自己没有干系。

    玄翊看着飘过来的茶杯,顺手一接,那茶竟一滴都未洒出来,玄翊把那茶喝了后,又把茶杯还给了若尘,还特意看了若尘一眼,似乎再说,嗯!表现不错,在倒一杯来。若尘看着那样的玄翊,好想冲过去打他一顿,但他还是又给玄翊倒了杯茶送过去。他发誓,他绝对不是因为怕他,绝对不是,只是因为他无聊,他一个人担心美人儿很无聊,多一个人陪他还是很不错的。若尘就这样自我安慰着,过了一会儿,就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叶亦凌也疼得叫出来声音了,但逸萱依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对于逸萱来说,这样的痛,根本没有前世她承受的那些要痛,为了不再经历前世那样的疼痛,这点痛她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她挺过去,她就不再惧怕任何想要伤害她,伤害她在乎的人的人了,她还要毁掉定王,她必须挺过去。逸萱就这样不断的鼓励着自己,她终于熬过来了。

    这四个时辰对于他们来说是很漫长的,他们也终于都熬过去了,等他们清醒过来时,就闻到一股很臭的味道,都忍不住捏住了鼻子,就在这时,传来了若尘的声音,“这洗髓丹,洗髓丹,就是要把身体里所有的杂质污垢排出来,所以你们就别一脸嫌弃的表情了,这都是你们自己身上的味道,我已经帮你们烧好水了,那各自的房间里,你们自己去清理吧,逸萱,水儿,墨儿,你们的衣服我也给你们放在房间里了,去换吧!清理干净就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回去呢!”衣服是他就在这房子里找的,毕竟逸萱开了家买衣服的,找件衣服还是很方便的,至于他们穿的大小嘛,目测不就知道了。不过逸萱的衣服不是他拿的,是那个男人拿的,那男人太小气了,不就帮逸萱拿件衣服嘛,他就不准了,小气。

    逸萱她们洗完澡,换好衣服就躺上床了。虽然洗髓的过程很痛苦,但是洗完之后,就感觉整个人轻松了很多。看来明天要找个理由出门了,既然要训练,就不能半途而废,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爹爹和娘亲同意她出门几个月呢?想着想着,逸萱就睡着了。

    她不知道,在她睡着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玄翊。玄翊看着睡着的逸萱,觉得这个女子真是让他欲罢不能,虽然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在第一次她救他时,他就想他一定要把这个女子找出来,那会儿只是想她的血能解他的痛,但是第二次见到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这女子是属于他的,他要把她牢牢拴在身边,现在他越来越爱不释手了。玄翊点了逸萱的睡穴,脱掉自己的长靴,抱着逸萱一同进入的梦乡。

    第二天,玄翊很早便醒来,他起身穿戴好之后,解开了逸萱的穴道便离开了。过了小片刻,逸萱便醒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昨晚睡得特别好,而且她感觉好像有人抱着她似的,那宽阔的胸膛让人感觉无比的温暖,安心。逸萱环视了一下四周,看来真的是她在做梦,可是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呢,难道他很缺爱?不至于吧!

    她去一旁的锦盒中拿出玉佩,“昨晚有人进入我房间吗?”那玉佩动了动,表示没有。看来真的是她想多了,再说,若尘在这里,谁敢进她的房间啊,要是有人进来,若尘肯定第一个就通知她了。逸萱想通之后,把玉佩挂在了腰间,便去找水儿和墨儿她们了,要尽快回府,不然娘亲他们该发现了。

    而现在的若尘却在玉佩的一角画着圈圈,想着昨晚那个男人的威胁,“你要是敢乱说话,你知道后果的!”逸萱啊,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不能,也不敢告诉你,你要怪,就怪那该死的臭男人,那个臭男人,我说不过,打不过,跑不过,就只能听她的话了。

    而逸萱带着水儿和墨儿回到府里,换了一身衣服,就去了樱雪院。到樱雪院时,逸萱看到安氏正在等她用早膳,“娘亲,对不起啊!今天起的有点晚了,害你等了那么久,其实娘亲可以不用等我的,可以先吃,现在娘亲是双身子,可不能饿着。”得想想待会儿怎么开口才好。

    “没事儿,娘亲还不饿,这府里你爹要上早朝,你哥哥又不在,只有你陪我用膳了,等等也没事儿,今天起的这么晚,是不是昨晚看书有看忘时辰了?”从相国寺回来之后,她这个女儿啊就喜欢上了看书,没事儿就看书,没事儿就看书,经常看得忘了时辰,看书是个好习惯,她又不能说让她别看,就只能多劝劝。

    “没有啦!娘亲,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菩萨,她说上次我在相国寺以两个月吃斋念佛为由,愿请各位菩萨保佑我全家安康!现在娘亲不但身体健康,还有了小宝宝,祖母的身体也有了好转,让我别忘了去吃斋念佛两个月还愿。”逸萱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借口了,只有这样,她才能消失两个月,而任何人不会问起。

    “啊!可是你上次去相国寺……”安氏并未说完,因为那是对菩萨的大不敬,可是逸萱知道她娘亲担心什么,毕竟上次去相国寺,还没到就出事了,中途一直在发烧,直至回府的那天才好的,娘亲担心也不奇怪了。

    “娘亲,你放心吧,上次是意外,上次如果不是为了救柳初夏我也不会有事,这次是我自己去,肯定没问题的,大不了,我在多带几个侍卫嘛!那土匪山贼也打不过我们家的侍卫啊,你看,你检查出中毒,还怀有身孕,要不是菩萨保佑发现的早,那后果……”逸萱没有在说下去,但安氏知道她要说什么,她这真是捡回来的一条命啊,现在还多了一个孩子,还别说,还真是上天保佑啊!想通之后,她便觉得也是该去相国寺谢恩了,便妥协了。

    “那好吧!但是你要多带些侍卫啊,不然我和你爹都不放心!”虽然同意逸萱去相国寺还愿,但是她的安全还是要保证的,不然她没法安心让她去。

    “知道了娘亲,好了!我们吃饭吧,吃完我陪你去院子逛逛在回去收拾东西。”看着安氏同意,逸萱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她还想了一大堆说服安氏的话呢,没想到娘亲这么快就同意了,看来娘亲还是比较放心她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松口了。

    用完早膳后,逸萱陪着安氏在院子里逛了一圈,安氏就说她犯困了,让逸萱会凌烟阁收拾东西去,路上小心,多带几个侍卫什么的。逸萱回到凌烟阁就只收拾了几件衣服,其他的东西都是若尘帮忙收拾好的,他们带了几件衣服,几个侍卫就出门了,马车缓缓的朝着城外走去,临走时逸萱去找过翠柔翠竹两人,跟她们说了她要去相国寺两个月,在她不在这段时间里,请她们帮忙照顾好她娘,整个将军府,她信任的就只有她们两个了。

    翠柔和翠竹她们表示,会拼尽性命保护好安氏,绝不会让安氏和肚子里的孩子受到半点伤害,让逸萱放心,逸萱这才安心的去丛林试炼,走时还带走了叶亦凌,莫净白,当然还有水儿和墨儿这两个贴身丫鬟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