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二十一章 护国公府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逸萱在梳妆台前梳妆时,不小心撞掉了一个东西,她好奇的捡起来,看着上面请帖两个字。

    “这是什么,怎么在这里?”

    “啊!小姐,小姐对不起,这是护国公府的嫡小姐送来的请帖,只是小姐昨天一直在忙,所以我忘了!”水儿看着这个请帖才想起来,越后面水儿的声音越小。

    “赏花!就是今天啊!”逸萱打开请帖看了一下,上面写的日期……这就是今天啊!

    “墨儿,去把我前天画的那幅画拿出来。”

    等墨儿把画那出来后,逸萱看着那幅画,在那幅画的上面有加了一些画上去。

    “墨儿,等画干了后,就把它卷起来,用个锦盒装着,我先去娘亲那里了!”

    来到樱雪院,正好看见桂嬷嬷把所有的菜布好。

    一般都只有安氏一个人吃饭,因为古浩云平常都要上早朝,偶尔有时间沐休,都是去了军营操练兵。

    “看来来娘亲这儿是不会错的,时间也刚刚好,正赶上娘亲用早膳呢!”

    今儿的逸萱,穿着一身浅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随意的戴上浅紫挽带,腰间松松的绑着浅绿色宫涤,斜斜插着一支简单却不俗的步摇,眉心照旧是一点朱砂,绰约的身姿娉婷。

    “你这丫头,说得好似凌烟阁克扣了你吃似的,桂嬷嬷,去给小姐准备一些她爱吃的,再给她准备一碗莲子粥!今天穿这么漂亮,是要准备去哪里啊!”女儿大了,也懂事了,什么都不用她操心,她如今怀了孕身子重,逸萱也开始帮她管着家,她一下子就清闲了不少。

    “嗯!昨天护国公府送来了请帖,我来也是给娘亲你说下,我待会儿要出去!”

    “去吧!你这么多年也没个交心的朋友,多个朋友也是好的。”

    “娘亲最近怎么样?睡得可还好?弟弟可闹腾?”逸萱摸着安氏的肚子询问道。

    “都还好,就是孕吐严重了些,其他的倒是没什么!”这孕吐也是让她很苦恼的,本来打算让相公去其他房间休息的,因为她孕吐真的太重了,有时半夜都在吐,但是相公不同意啊,她也没什么办法。

    “那就让桂嬷嬷晚间多准备些酸果放在娘亲的床头,只要娘亲想吐了,就吃一颗就好了。”

    “好!我会的,来,先用膳吧!”

    吃完早膳,逸萱小坐了会儿后,安氏就催促她该出门了。

    出了大门,一个身着淡粉色衣裙的丫鬟手捧着一个锦盒守在马车前,正是她让收画的墨儿。

    马车经过闹市的时候,逸萱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她数了一下,一条街有六家药铺,除了灵仁堂,其他的药铺皆生意兴隆。

    这几天她一直在想,怎么把自己铺子的名声给传出去,不想到办法处理,她就会一直一直想,就像钻进死胡同似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马车在护国公府前停了下来。

    前世,她也是来过护国公府的,和记忆中一样,护国公府前立了两座石头铸造的石狮,怒目圆睁,极具震慑力。

    下了马车,护国公府的丫鬟就迎了上来,一脸笑容的道,“顾小姐,您可算是来了,我们家小姐都问了好几遍了。”

    逸萱微微一笑:“让李小姐久等了。”

    “这边请!”

    逸萱迈进了护国公府,水儿和墨儿紧随其后。那丫鬟直接领着她进了内院,直奔着花园而去。来到一个月形的拱门,还未迈步进去,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刚迈进花园,护国公府的小姐就看见了逸萱,直接就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烂漫璀璨,“你可来了,就差你了!”

    逸萱看了里面一眼,“我竟来得这么晚?”花园里,除了护国公府的几位小姐,还有十几位,个个身份都不俗。除了侯府,国公府,就是郡主,还有一位公主,还有就是那个林文希和江菲,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柳初夏就不在了,因为品级太低,不会请她。

    “哟!这不是那个草包小姐吗?怎么,两手空空来的吗?”说着,林希文也走了过来,哼!上次就是她害她损失那么多银两,也不会挨骂!

    而逸萱并未搭理她,只是朝着李溪一笑,然后从墨儿手里接过一个锦盒,递给李溪道:“时间仓促,准备不周,还望李小姐不要介意。”

    李溪咯咯的笑着道:“叫我李小姐多见外啊,以后就叫我溪儿吧,是额太唐突了,本来说好去找你的,一直没去不说,还临时给你下帖子,你来了救好,怎么还带礼物,我都不好意思了!”

    说着,她接过锦盒,然后举了举手中的锦盒说道:“那我现在就打开看了?”

    逸萱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李溪迫不及待的把锦盒打开,看到里面没有装裱,只是卷起来的一幅画,她这才明白,逸萱刚刚说得准备不周是什么意思。

    “衣服没有装裱的画,你也好意思拿出来送人,将军府不至于这般穷吧!”林希文噗嗤一笑,声音提高了好几分。

    生怕逸萱送这寒颤的礼物的事没人知道似的,故意叫得那么大声,其他的小姐都听到了,脚步也都挪了过来。

    李溪却毫不在意的把画拿了出来,她身旁的丫鬟主动接过了李溪手中的锦盒,然后李溪慢慢的把画打开。

    等她看清楚那副画时,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幅画,眼底闪过一抹震惊与喜悦,“这画上画的是我?”

    “正是!”

    “这幅画上的衣裙都是可真漂亮!”李溪欢喜急了,这是她见过最美的头饰衣裳了,随又看向逸萱,“是你设计的?”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只是你送来帖子,我一直想不到送什么礼物好,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然后在梦里梦到了你,当时的你,就是这般穿着,飘然若仙,倾国倾城,我醒后就将其画了下来,只是那时已经凌晨了,找不到人装裱。”

    水儿却觉得她家小姐忽悠人的本事倒是好,明明是今早临时画的,却变成了昨天梦见,凌晨起来画的。

    不止李溪觉得画上的那些美,就一旁的小姐们和林希文,江菲都觉得非常精美,那位公主也凑过来惊叹着,“好美的衣裳,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衣裳的看,你哪天做梦也梦梦我呗!”

    而李溪是个急性子的人,迫不及待的吩咐道:“送去绣坊,让绣娘尽快做出来,让她们别把画弄脏了,回头给我装裱好挂起来,还有那套头饰!”

    很显然,李溪对她的这份礼物非常满意。

    护国公府二小姐李怡看着逸萱,歪着头笑道:“我和姐姐感情这般好,你梦到她,难道就没有梦到我?”

    其他的闺阁小姐也希冀的望着逸萱。

    一直以来,都是谁送的请帖就给谁准备礼物就行了,李怡现在这样说,大家又都这幅表情,显然是都喜欢那幅画,也都想要,逸萱微微摇了摇头,“我先前并未见过各位,现在见过了,以后梦到了,也一定将其画下来,送给各位!”

    其实,这里的人,逸萱都是见过的,不过那会儿他们都以嫁做人妇,是一身贵夫人打扮,现在画出来,不合适。李溪牵着逸萱的手,把她带到几位小姐面前,“这就是我之前和你们说过的,那个敢就带着两个丫鬟自己进鬼竹林古家小姐,她还平平安安的出来了,要换做我,指不定要在里面转几天呢,到时候能不能平安出来都很难说。”

    那天她原本放狠话,说她敢进去,可真到了竹林外,她就不敢前进了,还有那呼啸而来的风,更让她心里打颤。

    正在她害怕时,逸萱从里面走了出来,还顺带化解了她的尴尬,虽说她是无意间的,但对她李溪来说,却是该记得的。

    李溪亲密的拉着逸萱,其他小姐也是很给面子的,“我知道你了,之前有传言说你是草包,还说你喜欢我三哥,”一直未怎么说话的静宁公主好奇的看着逸萱说。

    “公主,传言不可信,对于定王殿下,我只有仰慕,没有爱慕,”逸萱波澜不惊的说道。

    “说的也是,我们来玩游戏吧!今日赏花,便以花为题作诗如何?”静宁公主看逸萱那样,也觉得那只是传言,即是传言,那她就一点都不好奇了。

    “好啊!我们去那边凉亭吧!坐成一个圈,按顺序来!”李溪听着静宁公主的提议,也觉得甚好。

    其他的小姐们也觉得不错,就一起去了旁边凉亭。

    “走走……萱儿,你和我一起坐吧!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静宁公主往凉亭边走的时候还拉着逸萱,她做事向来凭直觉,她直觉挺喜欢逸萱的,所以就自来熟的叫逸萱萱儿了。

    除了极其亲近之人,逸萱很不喜欢有人碰她,但对方是公主,也没恶意,逸萱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不介意!”

    “那好,你坐我旁边吧!”逸萱说不介意,静宁一下就高兴了。

    等所有人坐定后,李溪才说道:“就以梅花为题吧!我是主人,就从我开始吧!”

    “明朝望乡处,应见陇头梅。”

    “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

    没过多久,就转到逸萱这里来了,逸萱还未开口,那边林希文就嗤笑道:“我们就不为难她了吧,虽说传言不可信,但空穴不来风嘛!”

    “什么不会,你怎知她不会,她只是需要想想,我们也不差这点时间,大家说对不对?”在静宁的认知里,只要她认定一个人,别人说什么都不行。

    逸萱看着坐在右边的这个小公主,没想到她会出言帮她。

    想到前世她的下场,逸萱一阵惋惜,前世静宁公主被已是皇帝的秦鸿飞选为和亲公主,嫁与大漠王为后。

    但听闻那大漠王,生性残暴不仁,嗜血成性,静宁公主嫁过去半年,便受尽折磨而死。

    就不知,她今世的复活,能否改变她未来的命运。

    逸萱对着静宁公主笑着点了一下头,算是感谢她对她的维护。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好耶!萱儿,没想到你文采这么好,我们接着。”静宁公主没想到逸萱这么快就想出来了,还这般好。

    没过多久,护国公府的太太们走了过来,她们上前请了安。

    你们玩你们的,不要在意我们,我们就是来花园坐坐,我们去那个凉亭吧,就不打扰她们年轻人了。

    离他们凉亭不远处还有一个凉亭,那个凉亭的位子偏高一点,能把花园看得一清二楚,也就是说,她们做什么,也都看得清楚。

    过了一会儿,逸萱感觉有人在看这边,她知道,是那些太太们。

    感觉到她们的目光一一从自己身上扫过,逸萱知道了,因为当初有人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那是想看媳妇的眼神。

    这是变向的相亲会啊!

    她们这会儿又想起了新的玩法,说对对子和弹琴。

    逸萱有些哭笑不得,她还没想好要嫁人呢!虽然她是出了名的草包。

    可是别忘了,她有个手握重兵的爹爹,还有个丞相外祖,更有个禁卫军统领舅舅,这就不一样了。

    想到此处,逸萱便趁人不注意时,慢慢得往后缩,躲得过一时躲一时。

    其他大家闺秀也许也都明白过来了,她们表现得非常积极,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但凡拿得出手的,都不要钱似得往外倒。

    这样,就更没人注意逸萱的动作了。

    让逸萱没想到的是,她这样更招李溪的喜欢了,以为逸萱也和她一样,不喜欢读书,不喜欢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之类的,她高兴极了。

    她也学着她悄悄往后退,直到退到逸萱身旁,她拉着逸萱,小心翼翼的说道:“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今天我哥不在,我们去掏他的果酒喝两杯。”

    逸萱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她身旁的人,“就我们两个人走,不太合适吧!”

    李溪却满不在乎道,“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这里还有我二妹呢!她们玩她们的,我们玩我们的,走啦!”

    既然李溪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逸萱只能任由着李溪将她拉走。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