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十五章 偶遇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逸萱他们坐着马车慢慢的向前行着,突然,马车抖了一下。

    “小姐,你没事吧,马车车轮刚撞着一个石头,你等下,我将它搬开再走。”外面的车夫说道

    “没……没事,你先去搬吧!不着急。”逸萱回答道

    “哎!好勒!”

    过来一会儿,马车又继续往前慢悠悠的走着,你受伤了,你确定不先包扎一下?

    那人还未说话,马车又停了下来,逸萱给了水儿一个眼神,水儿立即会意,水儿深吸了两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变得平稳。

    “何叔,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水儿问道

    “水儿姑娘,你同小姐问问,有人要检查马车,怎么办?”

    水儿看了眼马车里还流着雪的男子,又看向逸萱,似乎再问怎么办?有人找来了。

    逸萱看了男子一眼,“水儿,看看是谁要搜马车,统领是谁。”

    水儿掀了车帘一角,瞄了一眼,连忙把车帘放下。

    “小姐,是……是定王殿下,现在怎么办,不能用权利压!”

    “是他!”她又看了男子一眼,不管这人因为什么被秦鸿飞追杀,就凭他是秦鸿飞的敌人,她就一定会救他,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现在,我要出去和他们说话,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也不会让他们搜马车,我一定会救你,但看你相不相信我了。”逸萱看着这个男子,平静的说道。

    那男子冷漠的看着逸萱,不知为何,她给了他一种莫名的信任,相信她一定会救他的。

    “好!我相信你!”

    逸萱等他回答后就带上面纱下了马车,“参见定王殿下,不知殿下有何贵干。”

    定王看着马车上下来的人,真是无巧不成书啊!真愁没机会接近他,现在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原来是古小姐,不知是古小姐的马车,抱歉!惊扰了!不知古小姐要去何处啊!”定王刷的一下打开自己的折扇,自以为风度翩翩和逸萱打着招呼,然后把头扭向一旁。

    逸萱满脸恨意的看着这个虚伪的男人,都是他害死了她全家,还用她威胁外公把表姐嫁进宫,都是他,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因为他,逸萱以为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见到他,还是忍不住。

    也许是因为逸萱的恨意太过浓烈,让定王察觉到了不对劲,他便回过头来,看着逸萱

    而在定王转过头的瞬间,逸萱已经快速的低下了头,收敛好情绪,“因为家母喜欢吃城南的梅花糕,所以特意过来买。”

    难道是他感觉错了,也是,他又没得罪过她,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恨自己呢,“古小姐倒是孝心可嘉啊!那本王就不耽误古小姐的时间了,告辞!”这印象得留好,不然怎么进行后面的计划。说完,定王就真的转身离开了。

    逸萱确认定王走了,才送了一口气,其实,她刚刚也不敢确定定王会不会搜查马车,她其实就在赌,她赌定王不会,因为后面他想让她倾心与他,全心全意的帮他,那么他现在就不可能得罪她。

    逸萱转身上马车,并吩咐道:“水儿,在外面待着!”说完,逸萱变钻进了马车。

    等逸萱进去做好后,马车又继续向前行走着。

    “你过来吧,我给你包扎,在不包扎,没死在敌人手里,倒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逸萱拿出马车里的医药包,静静地替男子包扎着,逸萱清理伤口时,看着血的颜色不对,“刀上有毒,你中毒了!”逸萱快速的抬起头看着男子。

    在逸萱帮他清洗伤口时,他看着逸萱认真的样子,一缕阳光透过马车窗照了进来,照在逸萱的身上,让他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逸萱突然抬起头,认他吓得一愣,向是做了亏心事般,把头看向一旁,“咳咳……对,不小心被滑了一下,便这样了!”为了化解刚刚的尴尬,男子快速的开口道。

    而逸萱看到这男子有些惊讶,“是你!怎么又是你啊!你怎么有中毒啦!两次看见你,你都中毒,哎!”这个男子就是她在相国寺竹林里救的那男子,想着以后不会再相见,她还拿了她玉佩呢!谁想到,才没过多久,又见到他了,看来,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啊。

    算了,算她倒霉,逸萱拿出银针,戳破手指,在茶杯中滴了几滴血,又到了些清水在茶杯中,然后端给那男子,“喝了吧,我给你包扎,”把水端给男子后,她接着给他包扎。

    帮他把伤包扎好后,“你跟他有什么仇啊,需要用毒杀你,不会是他的男宠吧。”逸萱调侃道,她当然知道他不是,毕竟喜欢了秦鸿飞那么多年,还是比较了解他的。

    “这玉佩还你,本来说救了你,拿了你的玉佩算两清了,谁知道又遇上了你,希望以后不要再遇上你了,麻烦。”逸萱拿出一块玉佩放在桌上,就是那块她在竹林的拿的那块暖玉。

    男子看着桌上那块玉佩,这是人人都想得到的暗阁玉牌,能调动暗阁一半的势力呢,这丫头居然这般嫌弃,她是不认识吧,不然也不会这般嫌弃。

    “你救了我两次,这玉佩你留着吧。”说完,他又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笛子,放在了桌上,她救了他两次,还当着他的面放血让他知道她的血解百毒,这般信任他,就当还她的情,以后再拿回来便是。

    “这墨笛姑娘守着吧,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吹这笛子便行,就算我不在,我的属下也会出现,这墨笛你大可放心吹奏,它是无声的,只有我和我的人才听得到。”男子知道她怕吹响墨笛招来别人,所以便出声提醒道。

    “姑娘保重,就此别过。”说完,车帘突然动了一下,便又恢复平静,而坐在逸萱对面的男子确消失了。

    逸萱看着桌上的两样东西,把它们都揣在怀里,这人武功真高啊,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说不定以后真需要他帮忙呢!

    收拾好一切,逸萱就在马车里休息了起来。

    “参见主子,属下无能,来迟了,请主子责罚。”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一群黑衣人对着男子跪着,主子中了埋伏被追,还中了毒,他们这才找到主子,说明他们能力还不足。

    “嗯!自己去刑堂吧,我已经没事了,回去吧!”说完,男子看了一眼逸萱马车消失了方向,就消失在了原地。

    “小姐,道梅阁了。”过来一会儿,传来水儿的声音,逸萱听见就下了马车。

    “何叔,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和水儿去买糕点。”逸萱对着车夫吩咐道。

    “哎!”

    逸萱带走水儿走进了梅阁,走到无人的地方,逸萱便换成了男装,逸萱小声的吩咐道,“水儿,把匣子给我,然后你去买梅花糕,在买点其他的糕点,买好之后再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逸萱顺着梅阁的后门走了。

    顺着那条小巷,没走多久,逸萱就到了静园,敲响门进去后,就看到了莫净白和叶亦凌。

    “主子,事情都办好了!”等逸萱坐下。莫净白就把这段时间他们所做的事禀报了出来,虽然不明白主子为何这么做,但做属下的,就不该多问什么。

    “嗯!处理好就好,这里是六万两银票,把看得店铺都装修好,看去买个繁华地段的铺子,净白,铺子弄好之后买服装首饰,你做那里的掌柜,首饰和衣服我会定时给你们送来设计图,一种首饰和一个款式的衣服最多做三套,我们要做出我们的特点,以后我可能不会经常过来,有什么事,水儿会过来给你们交接。”逸萱把匣子放在桌上打开,里面全是银票。

    “首饰铺的名字叫墨灵阁,以后我们每个铺子都由墨字开头便可,其他的你们自行安排,尽快完成,越早开张越好,时辰不早了,我走了!”交代好一切,逸萱就离开了,毕竟是借着买糕点来的,时间不宜太久。

    回到梅阁,逸萱换回女装,看到水儿已经在等着她了,“好了,走吧,回去吧!”逸萱带着水儿上了马车回府。

    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便到了将军府,回到凌烟阁,逸萱就吩咐水儿和墨儿把糕点给每个院子拿去。

    然后她拿出笔墨纸砚,一边研磨,一边想着前世后面几年流行的首饰和服饰,她要让墨灵阁成为京城所有女子最喜欢的铺子,不仅是大臣的妻妾女儿,也要让宫里的个个贵人都喜爱,还得想办法让净白学医,这样,她就能偶尔进宫打探消息了。

    画了几张图后,逸萱就让墨儿去把所有的医书都拿来,她要看,除了看医书,她还要找个医术好的人教教,光自学怎么能行。

    “小姐为何要看医术,小姐是想学医吗?这么多,小姐得看多久啊!”一向少言的墨儿很是疑惑,小姐怎么突然看起医书来了,她不是说这些都枯燥无味吗?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