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十二章 拜访外祖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起床用完早膳,梳洗好后,逸萱就去星学院找安氏

    樱雪院内,安氏正在修剪花枝,桂嬷嬷在一旁侯着

    逸萱快步向前,扶着安氏,有些嗔怪道,“娘亲身子可还好?娘亲怀着身孕,这些事就不要在做了,要多注意休息。”

    安氏看着她有些宠溺的笑道:“我哪有那么脆弱,就是因为怀孕,才要适当的运动,倒是你,把翠柔和翠竹都给了我,你那里怎么办?”

    “娘,你不用担心,你身体重要,现在你又有了身孕,就应该更加小心了,翠柔医术极好,能帮你调养身子。你虽然也会武功,但是怀孕期间,能不动武就不动,对她们两个我都是信任的,她们在您身旁,我才放心。”

    如果不是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她真希望时时刻刻跟着娘亲,哪里都不去。

    “娘,我待会儿想去一趟丞相府,你有没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外祖父和舅舅的?我许久没见外祖父和舅舅了,想他们了。”

    安氏听得一愣,但也由着她,她没有需要带的话,逸萱就带着水儿去了寿松院。

    逸萱上前,给老夫人请了安。

    老夫人朝逸萱招了招手,逸萱就坐在老夫人身旁去了。

    逸萱笑着挨了过去,给老夫人捏着腿。

    “听说你要去丞相府,怎么到我这里来了”老夫人笑着说到

    “我一会再去丞相府,不急这一时半刻,就是想过来陪陪祖母,莫不是祖母嫌我烦了。”逸萱一边帮老夫人捏着退,一边俏皮的问道

    “哈哈,怎么会嫌弃呢!你能来陪我这老婆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老夫人一脸慈爱的看着逸萱,是个好丫头。

    逸萱一直和老夫人说说笑笑,等老夫人有些疲惫时,她才福身退下。

    出了府,坐上马车,过来半个时辰,就到丞相府了。

    丞相府门前,屹立着两尊威武庞大的石狮子,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丞相府门口小厮看到是逸萱的马车,马上就笑脸迎上,“表小姐来了?”

    逸萱莞尔一笑,看得小厮一愣,“外祖和舅舅可都在府里?”

    小厮回过神,点头如蒜“在呢,都在呢!大少爷也在府里,他们都在书房里。”

    逸萱听后,提着裙摆,就走进了丞相府,直奔书房而去。

    守在门口的小厮,远远的就看见了逸萱,便敲门禀报道:“相爷,表小姐来了!”

    小厮直接把门推开,逸萱眨了眨眼就迈步走了进去

    “外公,舅舅,表哥,萱儿好想你们啊,好想好想好想……”说着,她直接跑过去,一头扎进安相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搞得安相祖孙三人手足无措。

    “萱儿乖,可是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我的宝贝孙女,你跟我说,外公帮你出气!”

    “是啊!是啊!萱儿,你跟表哥说,表哥带人去揍他去,萱儿可是我们的宝贝,谁敢欺负我们家的宝贝,我们决不答应!”

    这下倒是逸萱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本来是想还能再见到前世已经被问斩外公跟舅舅,还有因为她而失踪,生死不明的表哥,一时激动地难以自控,哪曾想把大家都弄得紧张了起来。

    “我这是许久未见到外公,舅舅跟表哥,太想你们两,我这是喜极而泣,没事儿的!”

    “好,你这丫头呀!对了,你娘怎么样了,”安相想着怀有身孕的女儿,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年纪不小了。

    “外公放心,娘没事儿,翠柔那丫头随身照顾着,不会有事的,我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们说。”说完,她在他们不解的眼神中,起身关上了书房的门。

    “舅舅,萱儿听说你最近升官了,当上了禁卫军统领了,是不是啊?”逸萱天真一笑,抬头看着一旁的安云,开口问道。

    这是她今天来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前世安家被灭门的重要因素。

    前世安家之所以会被灭门,是因为手握兵权太多,又不肯站队,被新帝记恨。安家全是位极朝中高位朝臣,外公是当朝丞相,舅舅是禁卫军统领,后来表哥也是边关将军,还有爹爹大将军的职位,和哥哥暗军统领的位置。几乎所有的军权都在古安两家的手里,新帝要收回军权,就直接拿古安两家开刀,然后安插自己的心腹上去-

    “公文昨天才下的,还没几个人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安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满脸都是震惊。

    逸萱愣了愣,天真的眨了眨眼,“我昨天无意间偷听到爹爹的谈话,你们不可以告诉爹爹哦!”

    “好,你这丫头,我不告诉你爹,那你告诉我,你问这个做什么?”古云宠溺的看着逸萱问道。

    “舅舅,现在皇子们都越来越大了,而我们古安两家手握重权,却始终没有站队,从古至今,狡兔死,走狗烹。不管最后谁坐那个位子,我们两家都是最先开刀的一个。”逸萱一脸认真的说道,但她说出来的话却让祖孙三人震惊。

    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看出来的,就连他们也没有看出的问题,她却直接就点出来了,这可不是他们家那个宝贝傻丫头了。

    安相他们一脸审视的看着逸萱,那眼神让人捉摸不透。他们家的宝贝天真烂漫,突然之间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只有两个原因,要么,这人不是萱儿,而是有人假扮的,要么,就是肯定经历了什么让她悲痛欲绝的事,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如此痛彻心扉的领悟。

    逸萱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她们有些怀疑她,毕竟这和前段时间反差太大,之所以他们没有说什么,是因为他们还是相信后者比较多一些。

    “外公,娘亲中毒了,娘亲一个没有实权的人,都有人给她下毒,说明已经有人向古家动手了。虽然娘亲的毒已经解了,可是,我们也不能保证后面没有人给娘亲下毒啊,表面上,娘亲出事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娘亲只是个后宅妇人。但往深处想想,娘亲如果除了事,对我们古安两家的打击是最大的,谁都知道,外公,舅舅,爹爹,哥哥都很看中娘亲,在人情绪低迷的情况下,最容易让人钻空子。”

    “啊!雪儿(妹妹、姑姑)中毒了,怎么没有派人通知我们,她没事了吧!让她以后多注意休息,啊!还有身边的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听到安樱雪中毒了,安相他们就没有纠结逸萱的变化了,毕竟看着亲人差点出事,一点都不改变的,那就是傻子了。

    “嗯!外公,舅舅,表哥,你们放心,娘亲已经没事了,而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和娘亲觉得不告诉任何人,目前,就我和娘亲,还有您们知道,对外,娘亲还是在中毒中,所以拒绝见任何外人,也不出席任何的宴会。”

    “我这次来是想问外公,是要权还是不要权,不要权,我们就得开始放开兵权了,不过这样,以后别的高位之人想动我们易如反掌,到时候可能,我们一个都保不住;要权,我们就要开始重新计划一下,要做到无人敢撼动我们的位置,而且从现在开始,就要着手准备以后自保的事,不求毫发无损,但求全家平安。”

    这外孙女(外甥女,表妹)果然不一样了,现在处事不惊,看问题也是无比透彻,每个问题都在重点上,与之他们有过之而不及啊

    “只要我们放权,必定马上有人会对付我们,如今这朝堂,要么被人踩,要么踩别人,现在有人要对付我们,我们会伤亡惨重,而且自保也会有问题,所以我们不能放权,不过过几天我会向皇上提交辞呈,就说我年纪大了吧!”安相也明白了,不能两头都握着,这东西握得太紧,就是催命符啊。

    “外公,若这样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呢,有些人,心大着呢!每个皇帝都是踏着千万白骨和鲜血登上去的,那个位置,真有那么好吗?”安相看着这个稚嫩的小女孩,这孩子是吓着了吧,不管怎么改变,始终是个孩子。

    安相走过去,拍了拍逸萱的肩膀,“哎!高处不胜寒,我们做好自己便好,我倒希望,你能永远快快乐乐的,不接触这些肮脏的事,哎!”

    “外公,有时候,你越躲着,他越要往你身边凑,单纯,反而被人利用,与人为善,只针对什么人,也不是人人都能将心比心,人心不古。”逸萱叹息道

    “好了,傻丫头,以后有什么事不要自己撑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一直没有说话的安墨摸了摸逸萱的头,以前觉得这丫头傻傻的,老是被人利用,懂事了也好。

    虽然说他们能保护好她,但也不可能片刻不离的跟着她,有时候就是防不胜防的一击,却是伤的最重的一下,所以外人怎么保护,都不及她自己保护自己来得快,安全。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