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十一章 安排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自然是看到了,两个人都是不服气,不甘心的,拼命的在挣扎。”这也是所有努力中,这两人受伤最为严重的原因。

    “古言,你是我爹信任的人,爹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你也是我的义兄了,私下无人时,你可以和哥哥一样,叫我萱儿。我娘中毒了,虽然毒已经解了,但是下毒的人没找到,这是有人要对付我们古家啊,我必须要在他们对古家动手前,有自保的能力,今天我做的所有事,你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一个字,包括爹娘!”

    “好,我答应你,绝不让任何人知道!那买下那两人……”

    “的确,他们一直都在挣扎,说明他们自尊心非常强,不甘心,不服气,不肯接受命运,这样的人,正是我所需要的人!”

    “这样的人意志坚定,一旦为我所用,定会拼尽全力,而且也会将事情做得一丝不苟,我对他们有恩,如果我不亏待他们,相信他们对我也会衷心!”倔强的人往往把自尊心看得比命还重要,所以逸萱才会选择他们,就是为了将来能有两个忠心不二的下属。

    “可是,刚刚你也看到了,不管人贩如何鞭打他们,他们也不曾屈服,想来也不甘心为奴为婢!”

    “我没说要让他们为奴为婢啊!”

    “萱儿,你这是?”从早上出来,逸萱先是买了这个院子,到现在买这两个奴隶,让顾言对逸萱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不在是那个冲动任性,随心所欲的小丫头了。总觉得这个十三岁的孩子,实在懂得太多了!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看着逸萱自信的样的,古言不在说什么,只是等水儿将两人收拾好啦带过来。

    过了片刻,两人都梳洗好了,也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虽然手上还是带着铁链,可是比起刚那个的样子,好的太多了。

    刚才那样的情况,他们只是觉得这女子长得还行,可是如今这一看,却是极妩媚的,媚而不妖,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不难想象,如果被买去青楼,后果可想而知。

    那男子虽然受了伤,依然不漏声色,但惨白的脸色出卖了他。即使如此,他也不吭一声,可见他是一个不会轻易屈服的人。

    那男子五官倒是清秀,但清秀中还带有一丝刚毅,眼神有些凌厉,一直警惕的看着逸萱他们。

    逸萱也不主动开口,她给自己和古言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静静地看着他们,由最初的挣扎反抗,到后来的不安,再到刚刚的怀疑,最后他们俩对视了一眼,由男的主动开口,“你们买下我们,有什么目的。”

    他刚刚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他看得出,眼前这两人都不简单,那个身着侍卫服的人,一身肃杀之气。那长相俊俏的公子,就那么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喝着茶,浑身的气势也让人忍不住臣服,这人绝对不普通。

    只是梳洗完毕,衣服也换了以后,身上的铁链依然没有取下,他着实有点担心了。

    “买下你们,自然是要你们为我所用!”

    “要我们为你做什么事?”那一直未开口女子,警惕的看着逸萱,这人画那么多的银两将自己买下,目的绝不单纯。

    “自然是做需要做的事,你们放心,买下你们并不是要你们为奴为婢,相反,我会给你们足够的权利,让你们放心大胆去做事,也可以让你们做你们想做的事。但前提是,你们两必须完全忠于我,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逸萱注意到,这两人在她说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时候,眼神一亮。她就知道,这两人都是有过去的人,所以,她要利用这个让他们臣服。

    “你说的可当真?”那女子有些心动,不要为奴为婢,还能做自己的事,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可是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他真的会帮他们吗?

    “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就得看你们以后的表现了。你们如若不信,也可以拒绝,我会放你们走!”逸萱此话一出,不光那两人,就连古言和水儿都诧异的看着她。不过他们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相信,小姐(萱儿)如此做自有她的道理。

    “你真的愿意放我们走?”

    “当然,不过我为了买你们,花掉的银两你们得还我!”逸萱平静的说道,但是那两人却脸色大变,“你……”他们一脸愤怒,这人一定是故意的,明知他们没银两,却如此说。

    “我与你们素昧平生,不可能平白无故帮你们吧,我买下你们,已经算是帮你们度过一个最大的难关了,不然,你们以为你们刚刚被别人买了会有好运吗?你们不信我可以立刻离开,不过这银子肯定是要还的,只要你们还可银子,我们就两不相欠了,你们怎样都与我无关!”

    “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银子啊!”这不是逗他们玩吗?

    “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赚钱的机会,只要你们赚够了银子还我,可以随时离开,这样,你们又觉得,如何?”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他们看着逸萱这样,有些拿不定主意。

    “那你们觉得,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如若你们不同意,我就将你们卖到春香阁,春香阁可是京城最大的烟花之地,男女不忌,说不定到时候我不但不会亏,还能大赚一笔呢!我这人,从不做亏本买卖!”说到最后,逸萱声音里已经带有一丝寒意了,那两人看着这样的逸萱,心底一颤,但还是不怕的直视着逸萱,“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

    “具体做什么,你们现在不用知道,这几日我会让你教你们一些东西,看你们到底能不能做到,如若做不到,我还是会将你们卖去春香阁,我身边,从不留无用之人。”

    “你!”两人愤怒的看着逸萱,眼眸的不甘心,不服气显而易见,但是他们只有忍着,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他们没钱呢!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就在这里待着吧!别想逃跑哦!你们的卖身契还在我身上,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有办法将你们抓回来。”让水儿给他们解开了锁以后,她们就离开了,留下那两人对着逸萱的背影若有所思,他们对逸萱的所作所为十分不解。

    但春香阁那种地方,一旦他们真的进去了,这辈子就毁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先跟着这人,等赚够了钱,拿到了卖身契,就好了。

    想通之后,这两人倒是安心的住了下来,这两人本身就是说很聪明的,学习起来也非常快,这学习的速度倒是让逸萱非常满意。

    人买下来了,逸萱知道,这两人绝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果然,过了一个月,逸萱再去看他们时,他们已经变了很多,逸萱看着两人,嗯,不错,这样的人才是她最需要的人。

    两人身上的伤都已经好了,穿戴整齐精致,加上这段时间的学习,这两人浑身的气息都有所改变,如果不是肯定就是这两人,怕是连她都会觉得她认错人了,逸萱满意的点点头。虽然这两人都比逸萱高,比逸萱大,可是逸萱这浑身的气派就让两人有些自愧不如,“你们想清楚了吗?是跟着我还是其他什么……我给你们保证,跟着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你们当初那般任人宰割的羔羊模样,只是,我还是那个要求,你们必须忠于我,否则,你们知道的……”小小年纪,说出的话却不容置疑,这一个月两人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一同对着逸萱单膝跪下,“见过主子,”

    其实他们很幸运了,跟着主子,不用出卖身体和灵魂。

    “好了,既然你们认我为主,就要忠于我,背叛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买下你们是需要你们为我做事的,从今以后,你们将是我明面上所有事情的管理者,而且不准向任何人透露我任何信息,记住了吗?”

    “是,主子!”

    “好,如今你们要做的事很简单,就是屯粮,我要你们去各个乡镇,米铺去买米,能买多少买多少,而且只能多不能少,银子过两天我会让人送来,还有就是去找两家铺子,一间药铺,一间米铺,除了屯粮之外,还要多买一些要,药方待会儿我写给你们,这两件事很重要,而米和药有多少买多少,反正越多越好!”这两人是迫于无奈才妥协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诱惑,早晚有一天他们会离开的

    “我只需要你们的忠诚,这一点我早就说过,只要你们干得好,我可以去了你们的奴籍,还你们自由,当时候你们想做什么,我自然不会干涉,这点我说到做到!你们在我面前也无需自称奴才奴婢的,你们只是我的属下!”逸萱看得出,这两人很排斥奴才这个身份,这两人将来对她还大有作用,逸萱也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是,主子,属下明白,属下定不负所望!”两人同时送了一口气,他们都是心高气傲之人,让他们自称为奴,他们自是不愿意的。还好主子通情达理,也因此,他们对逸萱多了一份敬重。

    “好了,既然你们都是我的人了,说说你们的情况吧!”

    “属下莫净白,今年十五岁,因家中吐糟变故,被人卖了,所以才会有主子当日所看到的事!”

    “属下叶亦凌,今年十六岁,”叶亦凌的话非常简洁,逸萱自然知道他们都是有所隐瞒的,也未多说什么。这叶亦凌这段时间还养得不错,看上去还是个俊俏的男子

    “净白,亦凌,好!我姓古,你们先好好筹备吧,有时间我在来看你们。”交代完事情,逸萱给了他们一些银子,让人好生伺候着,便离开了。以后他们两人都是要独当一面的人,事情自然需要他们自己解决。

    回去的路上逸萱一直在想,这事情都有着落了,可银子怎么办啊,买院子和他们两个自己花光个她所有的钱,已经囊中羞涩啦!

    找爹娘要,给肯定是要给的,但得给出个理由啊,而且还不少,不是百千两能解决的,这至少得十万两啊!

    首饰都是有定律的,墨儿管着,有什么变化,肯定会马上被发现的,这事水儿知道是没办法,不能让更多人知道。每月有月利,加上爹爹娘亲额外给的,可也不够啊,不过九牛一毛。要瞒着家里人,就不能动首饰。

    逸萱正想着入神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逸萱突然皱了皱眉,“水儿,怎么啦?”

    “小姐,是柳小姐!”水儿掀开车帘就看到了柳初夏,回头看着逸萱,也不知道小姐见不见这个虚伪的女人。

    其实逸萱的四个丫头都不大喜欢柳初夏,觉得这个人就知道利用她家小姐,奈何以前的小姐喜欢,她们也没办法。但是,现在小姐对这柳小姐也不上心了,她就更不想看到对方了。

    “是她!”听说是柳初夏,逸萱先是一愣,要不是她今日主动来打招呼,她都快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柳姐姐,不知道是有什么是吗?”逸萱从马车探出头问到

    “呵呵,没什么事,就是看见古妹妹马车,过来打个招呼而已,不知道古妹妹最近在忙些什么,都不来找我玩了!”柳初夏一脸温柔的看着逸萱。

    “抱歉,柳姐姐,最近娘亲一直让我练习刺绣,娘亲盯得紧,没办法,连出府都定了时间的,所以你看,我都急匆匆的往回赶呢!”逸萱说得一脸无辜

    “那我就不耽误古妹妹的时间了,等你得空,我们在一起玩!”说完,柳初夏退至一旁

    逸萱也放下车帘,不再说话,直接就离开了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