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三章故技重施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翠竹翠柔伺候着古逸萱更衣洗漱用早饭,一切就绪后,古逸萱推开了窗,顿时一阵的檀香随空气飘来,淡淡的檀香让她原本有些浮躁的心冷静下来

    “小姐,你要不要出去走走,你来这都两天了,都还没机会出去看看呢,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也好。”收拾妥当,翠柔不声不响的站在古逸萱身后,缓声说道。

    “好。”古逸萱望着铜镜里娉婷婀娜顾盼生辉的自己,古逸萱深邃的眼眸底波光点点。

    她要尽快处理完这里的事赶回府里,就是这一年,一个月后的一天,她的母亲突然一夜暴毙而亡,死的时候还有两个多月的身孕。

    父亲因为母亲的死伤心欲绝,从此终日精神恍惚,以至于被人下毒而不知,最终与哥哥死于战场,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而祖母也自责没有尽早发现母亲的不对劲,最后是母亲一尸两命之事,身体一瞬间垮了,终日卧病床榻,后在娘亲去世半年后郁郁而终。

    翠柔刚刚替古逸萱簪上一青玉簪,便听到外面一阵的清脆的环佩叮铃声,翠竹皱了皱眉,片刻便恢复平静道:“柳家小姐过来了。”

    “古妹妹,你今日可是好多了?我们出去走走吧,这相国寺的风景是极好的,你昏迷这两日都没机会欣赏,”柳初夏爱怜的握着古逸萱的手,极温柔的道。

    古逸萱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复杂情绪,这样温柔的柳初夏是她所熟悉的,要不是上一世她后来真真切切的认识到了柳初夏的绝情和狠毒,任谁告诉她柳初夏时这样一个歹毒无情的女人她都不会信。

    古逸萱快速掩去眼底的恨意,抬起头:“好啊,柳姐姐,我也正想出去走走呢,听说这相国寺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呢,走吧……走吧…快点…快点…。”古逸萱又恢复成了那个活泼跳动,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拉着柳初夏往前跑去。

    “哎!你慢点,别着急。”柳初夏颇有些无奈道。身后的丫鬟们也紧随其后。

    “哎!柳姐姐,你还别说,这相国寺真不愧为国寺啊,这真美啊!空气也好啊,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呢。”古逸萱张开双手,呼吸着周围新鲜的空气,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的,特别的舒服自在。就在这时,一阵悠扬动人的琴声传来。古逸萱表情一下就变了,哼!来了。就不能让她多清净一会儿吗?这么的急不可耐,接下来就是柳初夏的表演的。

    因为古逸萱站得比较靠前一点,背对着所有人,所以没人看到她现在的表情,但她还是快速的收敛好所有情绪。

    “这琴声真好听啊!也不知是怎样的人才能弹奏出如此动听的琴音来,古妹妹,我们去瞧瞧吧!如此情韵,绝不是一般人能弹奏出来的。”柳初夏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古逸萱看了她一眼,正对上她的眼睛,不出所料,她果然从她脸上看到了意味深长的笑。在外人眼里,那是温柔娴静,在她看来那是阴森寒冷,似乎在告诉她,她正精心准备了一场好戏等着她。

    古逸萱一如既往的装傻充愣,无害的回应着柳初夏的笑,收回视线,在柳初夏的提醒下,往琴声方向走去。好戏?这出好戏的女主角到底是谁,还不一定呢!只希望柳初夏能够在身处其中的时候,还能笑得如此的灿烂。

    一路上,古逸萱不在言语,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前世的画面,渐渐地,他们来到一处凉亭,凉亭四周都是树木,倒是个清幽宁静的到地方。

    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温雅气息的男孩,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了下来,刀削斧刻般的容颜上,眉飞入鬓,一双杏状的眼眸让人入迷,高挺的鼻梁下,有着一张薄情的双唇薄薄的泯着。

    不得不承认秦鸿飞确实一表人才,才貌双全的人,加上他性格随和,温文尔雅,是几乎所有女子的未来夫君人选,她当初不也沉迷与其中吗?不过就现在嘛,哼!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柳初夏,发现她面露疑惑还有痴迷之状,觉得不对,这不是他们安排好了的吗?为何她也沉迷其中。对于这种想不通的问题,古逸萱不在深究,后面总会知道的。

    “抱歉,两位小姐,我家主子不喜被扰,可否请两位小姐换地游玩。”一侍从堵住了她们的去路说道。

    “洛修,不得无礼。”秦鸿飞停下手中的琴,目光看向那两个小女孩,这两人她都认识,一个是礼部侍郎柳宇朗的嫡女柳初夏,一个是镇国大将军之女古逸萱。

    想到古逸萱的身份后,他觉得可以利用这个女子的身份助他登上王位。毕竟这女子背后是丞相府和镇国将军府两股大势力。

    想到这儿,他看向她的目光便带有些许的霸道,不过刹那间便收敛了起来,:“两位姑娘,相遇即是缘,不知可有幸请两位姑娘喝杯茶?”依然是温雅的语气,让人听着舒服。但古逸萱知道,这人其实阴邪无比,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前世的她,因为爹爹和哥哥都是军营中人,她见惯了血气方刚的将士,却从未见过如此温润如玉的男子,所以才招架不住他甜言蜜语的追求,不顾亲人的反对,非他不可。

    “公子说笑了,能得公子相邀,是我等的荣幸。”柳初夏迫不及待的应了,这人浑身上下一股贵气,腰间的玉佩也不是凡物,不是皇族也是世子之类的,与之相交不会错。就是不知道表哥去了哪里,明明说好的,却不见人影,回家得好好问问才行。

    在看见他那一刹那,古逸萱感觉她的所有血气全涌上了脑子,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戳破的手心也未感觉到,前世的她,以为这个男人是她幸福的未来,没想到他功成名就时,他与别的女子成亲,视她为工具,将她身上的价值全部都利用光之后,就无情的将她丢弃,甚至灭她全族。

    柳初夏已经率先走进了凉亭,而古逸萱此时也已经将心理的怨恨全部压下,抬起头已经又是一脸的天真模样,“姐姐,我头有点晕,想先回去了,再说我并未痊愈,再把病气过给你们,就是我的罪过了。”她真的怕她在待下去,会忍不住质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对她,她真怕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

    “啊!对不起啊妹妹,我差点忘了你身体还未痊愈,要不我陪你回去吧?”柳初夏一脸的担忧,恨不得生病的是她似的,但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不了姐姐,难得出来走走,你不用担心我,翠柔翠竹都在我身边,没事儿的。”古逸萱对他们点了点头,快速的往前走去,她不想陪这两人虚以为蛇,这多累啊。但她从刚刚柳初夏的表情看出,他们不是事先商量好的,对付她的应该另有其人,应该是后来的什么事让他们又凑到了一起,看来以后得更加小心才是。

    看着猎物走了,秦鸿飞并未说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他有的是办法让这小丫头对他死心塌地,现在不着急,太过急进反而会吓着佳人。

    走着走着,古逸萱她们来到一处竹林,,她左右看来看,这地方很是偏僻。

    好奇心的驱使下,古逸萱走了进去,看着眼前的景象,这里完全可以称之为竹海啊。这里有楠竹、人面竹、花竹、香妃竹、罗汉竹……等几十种。它们挺拔苍翠,坚忍不拔,形成一幅天然的美景。

    走进竹海深处,在翠竹林中呼吸带有竹叶清香的空气,好一个神清气爽,似如轻舟荡漾在翠竹林掩映的海中,风中飘荡着新鲜的竹绿气息,洗涤滚滚红尘的烦忧……

    “小姐,这真美啊!看得出这是天然形成的,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所有烦恼都抛之脑后了呢。”连这平日里只知道舞刀弄枪的翠竹都感受到了,这还真是个好地方啊。

    第四章中毒

    竹林的最里面有块空地,那里有间屋子,旁边还有桌子和椅子,静竹园,倒是个好名字。

    这里所有的物件都是由一根根的竹子组成的,幽雅的环境,清脆的鸟声,倒是个清宁幽静的好地方。

    翠竹胆子要更大一些,她直接走到竹桌便,用手帕擦了擦竹椅,“小姐,走了这么久,坐着休息会儿吧,我们在这都好一会儿了,都没看到有人过来,证明这里是没有人的,你休息会儿,我们就回去,在外面待的太久也不好。”翠竹把茶壶拿在手里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大算给古逸萱倒杯茶,无意眼睛一撇,瞧见远处躺着个人。

    她一时愣神,差点把茶壶摔了,他回头看着古逸萱,道:“小姐,那边有人晕倒了!”

    古逸萱一怔,迈步走了过去,这边有些杂草,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到。往前走了几十步,就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

    古逸萱上前一看。这人唇瓣发紫,显然是中毒了。这人怎么中的毒啊,是在这里中的毒,还是在外面中了毒,来到了这里啊,她有些不明白,前世也没听说这里有人中毒,或者死人的事啊。

    “小姐,这男子长得可真好看啊,”翠竹羡慕的说道,随又有些担忧,“她会不会死了?”

    深呼吸一口气,逸萱蹲了下来,探向他的鼻翼,发现还有气息,还没死。

    翠竹她们知道逸萱是想确定这人还有没有或者,但小姐千金之躯,哪能让她做这些呢,翠柔正要说话,却见逸萱将男子的头微微抬起,将她的嘴掰开,又把自己的手划破,把血滴到他的嘴里。

    翠柔知道,小姐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见差不多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的绣帕掏出,又从荷包里哪里药粉抹上,替她包扎好伤口。

    再看向地上男子时,觉得该男子发紫的嘴唇红润了不少,就说道:“小姐,虽然你的血能解毒,但你也不能什么人都给他用吧,就算小姐你心好,但也不是非要用你的血才行啊,我们身上都有带药的,要是不小心泄露出你的血能解百毒,那后果不堪设想啊,还有啊……”

    “好,我的好柔儿,这次是我疏忽了,我以后一定注意,行了吧!而且,我也不是什么人都救,这人说不定以后能帮我们呢。”逸萱看着翠柔准备开始她的长篇大论,赶紧阻止她接下来的话

    别看她的丫头没平时沉默寡语的,遇到她的事,那就有说不完的话了,不尽快阻止住的话,说上几天几夜也不会完的。

    说完,他把男子腰间的玉佩摘了下来,这玉触手升温,雕刻精致,玲珑剔透,看不到一点瑕疵。这可是块极好的暖玉啊!

    “我好歹救了你一命,以后我们肯定也不会再见了,这就当做报酬吧,这样我们就两清了,你们两把他抬进屋里吧。”逸萱把玉佩贴身藏好,看着两丫头把男子抬进屋安置妥当。“好了,我们走吧,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会遭怀疑的,明天一早回府,回去收拾收拾。”

    她们不知道,她们走了没多久,竹屋里便出现了几个黑衣人,而刚刚的男子也已经醒了过来

    “主子,你醒了,这次昏迷的时间比上次短,是否说明这次的药有效果。”一名黑衣人有些激动的说道,主子这毒已经十多年了,他们也一直在配置这解毒的药,可一直没成功。这次毒发,主子醒来的时间比上次早了很多,这是不是说明主子解毒有望啊。

    男子表情冷漠的看着他们,连说话的声音都带有一丝寒意:“不是,是有人闯了进来,而且是没有触动任何阵法情况下就闯了进来,还拿走了我的玉佩。”

    感受到嘴里还存有淡淡的血腥味,男子不在多言,虽然他人在昏迷,但还是听得到他们的对话,还有那股淡淡的体香。那种香味很特别,是不可能配置出来的,所以他一下就记住了

    “属下失职,属下会马上派人修改竹林阵法,后,去刑堂受罚。”一黑衣人立刻跪了下来,是啊,有阵法的情况下让人闯了进来,还让人拿走了主子的贴身玉佩。还好不是其他什么人,要是是主子的敌人,那他们死一万遍也不能赎罪啊!

    “受罚就不用了。她们是无意识闯进来的,下不为例。对了,去查查今天都有哪些府上的小姐住在相国寺。”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是,属下遵命,属下谢主子不发之恩。”黑衣男子起身,看着男子消失在自己视线里,难道闯进来的是哪家的小姐?这可得好好打听,她的药能压制主子的毒,找到她拿了药,说不定能研制出主子毒的解药。嗯,得好好查。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