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医 第六百九十三章 求大同,存小异

作者:寂寞的清泉 类别:玄幻小说
    姜展唯眉毛皱得更紧了,冷声说道,“真是妇人之见!不过一个童生,就纵得他乐成这样。他把自己箍紧是对的,只有一鼓作气,才能攀上别人达不到的高峰。”

    陆漫下了炕,站起身说道,“是,我是妇人,我就那么多见识。展魁是在我跟前养大的,我知道他有多么不容易,他一点一滴的进步我都看在眼里,他每一个进步我都为他高兴……每到阶段性的胜利,我们一起高兴高兴,庆祝庆祝,没有什么不对吧?难道一定让他像三爷一样,随时汲汲营营,把弦绷得紧紧的,连睡着了眉毛都舒展不开,还在想着心事。这样,三爷才高兴?”

    她说完,就沉着脸把俊哥儿和哥儿抱下炕,一手牵一个,又对老驸马和姜玖、姜悦说道,“他见不得咱们高兴,咱们就走。”

    然后,陆漫带着老的小的一长串出了屋,去了鹤鸣堂。今天逢十,所有的主子都会在鹤鸣堂吃晚饭。

    姜玖都走到偏厦了,又回头向那扇小窗望了望,最后还是跟着走了。

    瞬间屋里只剩下姜展唯一个人。他沉着脸,气道,“这个妇人,这个妇人……”

    一群人到了鹤鸣堂垂花门,陆漫还嘱咐老小孩子,她和姜展唯吵架的事不要说出去。

    侧屋里,大多主子都坐在那里陪长公主说笑。

    老驸马坐去罗汉床上,一本正经地对长公主说道,“唯唯媳妇没有跟唯唯吵架。”

    这个老头比俊哥儿和哥儿还要傻。

    陆漫红了脸,呵呵傻笑几声,也不知该说什么。

    长公主人老成精,呵呵笑道,“没吵架就好,他们小两口一直恩爱,我就等着再抱一个重孙子了。”

    众人也都装作没听出老驸马的话,又开始夸展魁能干。二老爷非常得意,哈哈声打得十分响亮。他没考上童生怎么着,他儿子十二岁就考上了。明天去衙门里还要显摆显摆,那些进士出身的又怎么样,哪个儿子比得上自己的儿子?

    他看了一眼姜展玉,这个儿子可惜了。他比展魁还要有读书天赋,可惜身子不好,十三岁才去考秀才,一考就中。若他身子好,有可能十一岁就考中秀才了……

    陆漫又感谢了二夫人,因为姜展魁的先生就是二夫人介绍的。

    三夫人和大奶奶也已经跟先生说好了,等姜展魁上了国子监,请他教姜展雁和宇哥儿、敏哥儿。

    二夫人笑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展魁小小年纪就取得好了成绩,不仅是先生好,更主要是他自己的努力和悟性。”

    晚饭前,姜展唯和姜展魁才来鹤鸣堂,两兄弟都没有多少喜色。众人恭喜了姜展魁的同时,也恭贺了姜展唯。

    姜展唯说道,“不过一个童生,离秀才还差两步。”

    三老爷哈哈笑道,“十二岁的童生,哦,还差一个月才满十二岁的小童生,今年的京城也就这么一个。非常了不起了!”

    姜展举笑道,“三弟本人太优秀,对八弟的要求自然要高一些。”

    吃了晚饭,长公主又留下几个高层开会,其他人都各回各院。

    路上,姜展魁轻声对陆漫说道,“嫂子不要因为我跟三哥置气,三哥教训得对,我的确不应该因为一点点成绩就忘乎所以。”

    陆漫看看这个“小老头”,眉头有些微皱,一脸的老成与稚嫩的长相极不相符。她心疼地说道,“你哪里忘乎所以了,就是笑声大了一点嘛。”又觉得不能在他面前说姜展唯的不是,又道,“其实,你三哥心里还是高兴的,他怕你骄傲,才那样说的。”

    姜展魁笑着点头,眉头也放松下来。

    姜展唯回来的时候,陆漫已经睡下了,她后背朝外,一头青丝散落枕间,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他上了床,丫头把罗帐放下,吹灭蜡烛后离开。帐子里立即一片黑暗,只有枕畔传来淡淡的馨香。他躺下侧过身,像原来一样从她的身后抱住她。

    陆漫向前挪了挪,他的胳膊一下箍紧了,低声说道,“这么久了,还在生气?”

    陆漫说道,“嗯,我是有些生气。展魁真的不容易……”

    姜展唯不赞成地说道,“想取得好成绩,谁都不容易……”又赶紧打住话题,自己一路都在想不要再跟漫漫吵架的。他放软声音说道,“好了,咱不说这些了,好不好?”

    陆漫听他改变态度了,又转过身来。虽然看不到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冲他说道,“三爷,生活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我们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追逐最终的结果。你这样,你自己辛苦,展魁也辛苦,你们天天劳心劳力,一时也不愿意放松,我看着很心疼。我真怕你以后也这样要求咱们的儿子……”

    姜展唯说道,“这点你放心。我这样要求自己和展魁,但不会这样要求儿子,因为儿子有我这个老子给他们撑起一片天。而展魁,他一成亲就会分家另过,他要护着他的妻子儿女,要给他们撑起一片天……”他松开抱陆漫的手,平躺着望向漆黑的床顶,说道,“我答应了我娘,要把弟弟妹妹养大,要让弟弟成材……他成材了,就会愉悦……”

    一提到周姨娘,姜展唯的声音就变得低沉下来。哪怕说到“愉悦”二字,也能听出非常的沉重。

    陆漫无言以对。想着,他眉心的皱纹一定又深了一些吧?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认知,让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和领悟截然不同。

    她在心里默念着,求大同,存小异……

    陆漫叹了一口气,说道,“总之,我希望三爷和展魁笑口常开。”

    姜展唯抓住陆漫的一只手拿在唇边吻了吻,说道,“会的。娶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多的笑声。因为有了你,我们三兄妹的快乐已经多了许多。”又道,“晚了,睡吧。”

    陆漫以为姜展唯今夜会向她求欢,因为今天正好是她月信结束后的第三天。听他这样说,也道,“好,睡吧。”说完,转过身去。
欢迎您阅读寂寞的清泉所写的小说金玉良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