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370解脱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可是在自己的婚礼上,闹出了这么一个笑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简兮无助的看着藜麦,见藜麦的眼神非常的复杂,并不是痛恨湘仪的样子,反而是怜悯和同情,简兮都怀疑自己看错了,她觉得藜麦和这个湘仪一定有什么故事发生过,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简兮后悔自己没有在结婚前早一点了解清楚,她只知道自己身世清白,觉得藜麦是一个成熟的男子,一定也能够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的,只是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藜麦要怎么定夺呢?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是不是要我把你的事情说出来,当着今天这么多人的面,有你的亲朋好友和同事上司,不知道他们知道后会怎么想你……”湘仪竟然威胁起藜麦来。

    “你不要说,你要是说了,我保证你会后悔的。”藜麦脸上的笑容彻底不见了,像是突然换了一个脸一样,说话的声音也充满了冷漠和绝望。

    有那么一瞬间,简兮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藜麦,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对方,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大家都在看着剧情的发展出乎了意料,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都知道这场婚礼恐怕是要变成一个笑话了,安好好也为简兮感到非常的难过,今天在场的人当中有很多是他们的同事,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简兮以后要如何在公司里面对那些人的指指点点呢?

    安好好是婚礼的受害者,她的婚礼也曾经被人给破坏了,之后便深深的受着流言蜚语的困扰,她深知这其中的痛苦,并且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在自己好友的身上,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简兮却也要遭遇此一劫难。

    简兮见湘仪的眼神非常的冷漠和决绝,仿佛带着赴死的心情来破坏这场婚礼的,她也看到了藜麦眼中的柔情和痛苦以及犹豫。

    “藜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简兮第一次感到那么的无助,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一无所有的年代,因为自己能力不够,连自己想要的东西都没有办法守护住,对生活无能为力的自己。

    她之后一直在非常努力的生活,连一丝一毫都不敢松懈,终于一点一点的爬到了现在的位置,拥有了比平常更多的东西,原本她也打算一直这么努力下去的,可是这一切在遇到藜麦之后都改变了。

    藜麦犹豫了很久,他不断的看着简兮和湘仪的眼睛,最后对简兮说道:“简兮,对不起。”

    “藜麦,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走,你要是走了的话,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简兮哭着对藜麦说道,在听到藜麦的道歉之后,简兮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藜麦肯定要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简兮第一感觉就是藜麦要走,那么自己将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简兮不想这样,她看着台下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舞台上看,更有人在拍照,一副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的样子。

    安好好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也跑上舞台上面去,站在了简兮的身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希望能够给她一点力量,虽然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藜麦的决定,但是至少可以让简兮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就算之后风浪再大,她还有好朋友陪在自己的身边。

    安好好想到这儿,便想起了阿正,想起了那个为了自己在婚礼上揍席城的阿正,时光一去不回头,但是安好好的内心还是充满了感激。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安好好对阿正就好像是亲人一样,她很清楚,在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身边有一个人支持他是多么的重要,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被爱的人。

    “简兮,对不起,今天的婚礼不能举行了。”藜麦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摘掉了新郎的礼花,简兮听到了藜麦的话,手中的捧花不自觉的掉到了地上,她一个踉跄,差点摔落在了地上。

    还好安好好在她的身边扶着她,才让她重新镇定了起来。

    “藜麦,你可是想清楚了?”简兮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什么骄傲和体面了,尽管这么多人看着,换做是以前的话,简兮一定会毫不犹豫便答应,走了就走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男人多得是。

    可是现在简兮面对的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她再也做不到那么洒脱,原来之前劝安好好的话都是假的,道理都明白的,但是当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之后,简兮也开始变得软弱起来。

    她非常不体面的想要去挽留一个决定离开自己的人,并且是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面,这一点让安好好和席城以及认识简兮的人都非常的意外,以她这么决绝对自己狠的人来说,要做出挽留的决定真的很不容易。

    “哈哈,你留不住他的,因为他是我的。”湘仪突然一把将藜麦拉了过来,像是在这么多人宣誓自己的主权,仿佛藜麦只是一件物品,一件让人争抢的玩具一样。

    简兮见藜麦竟然不反驳,心渐渐的寒了起来,两行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但是简兮很快便用手擦拭干净了,她的手洁白无瑕,手上还戴着长长的白手套,那双纤细的手指原本是用来戴戒指的,现在却用来擦眼泪了。

    “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了,我就当作从来都没有认识你。”简兮调整好了情绪,恢复了她的冷漠和清高,像是一株逆生的植物一样,果敢而又坚强。

    “简兮。”安好好下意识的拉了拉简兮的手,希望她能够冷静一点,事情还没有到这个地步,不要一开始就把话说得死了,毕竟将来也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因为藜麦和湘仪的之间的事情大家都不清楚,也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呢?

    安好好凭直觉觉得藜麦不是那种玩弄感情的人,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只是还没有弄清楚罢了,而且安好好以自己的经验中得知,爱情从来都是一件百转千回的事情,简兮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并且也愿意走上婚姻的道路。

    如果这一次她在藜麦的身上受伤了的话,估计这个伤口再也不会好起来了,也许简兮真的就只能是一个工作狂人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开心和快乐的时光了,只剩下一堆工作和钱。

    这不是安好好所希望看到的,她希望看到简兮脸上是幸福快乐的笑容。

    可是藜麦在听到简兮这么说之后却暗自松了一口气,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定一样,他知道下面有很多现在的同事和曾经的朋友在这里,在他们见证了这场闹剧之后,他再也不可能坦然的面对他们了。

    “你还在留恋什么,她都不要你了,让你走了,然道你还舍不得骂?”湘仪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藜麦带走,好像怕简兮会反悔一样,会卷土重来,会挽留藜麦,让他为难,会让她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简兮,对不起。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说完藜麦便拉着湘仪的手,在总目睽睽之下,决绝的离开了婚礼的现场,这个美得像是油画一样的地方,留下了他的背影。

    大家看的目瞪口呆的,本来是抱着祝福的心态,却不曾想看到了这么戏剧性的一幕,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好在大家也识趣,纷纷找了理由离开了。

    只有简兮公司的几个女同事在一旁幸灾乐祸,她们之前也是藜麦的爱慕者之一,后来见简兮和藜麦在一起了,心中颇有不甘,但是又没有办法,只能将心中的羡慕嫉妒恨放在心里。

    现在看到简兮落得如此的下场,心中可是非常的畅快,并且暗自庆幸还好和藜麦结婚的人不是自己,不然闹一个这么大的笑话,以后还怎么在公司里立足呢?

    简兮听到了她们的窃窃私语,但是这个时候,她想的不是这些,而是心中的痛楚,像是一把刀在一遍一遍的刻画着心里的某个位置,原本将自己全心全意的交给对方,换来的只是欺骗罢了。

    简兮心情非常的糟糕,她再也顾不上那些看热闹的人了,也不想理会什么骄傲和体面,眼泪不断的往下流着,就好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

    泪水将她的妆容给打湿了,脸上模模糊糊一片,但是简兮也不管不顾了,安好好一直在安慰着她,将她扶到房间当中,席城原本想着婚礼结束之后便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中,因为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眼下出了这种事情让他怎么能离开呢?他知道简兮是安好好最好的朋友了,如果自己这个时候选择离开的话,怎么说都显得不太道义的样子,况且因为简兮身边的男性朋友不对,总要有人留下来清理现场才行。

    席城只能狠狠心,将心中惦记的工作抛在了一边,留下来和安好好一起为简兮帮忙着,安好好负责安抚简兮的情绪,不要让她在这个时候再横生枝节了,而席城则负责与现场的那些工作人员酒店等沟通。

    婚礼举行到了一半发生了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席城也只能尽力挽回一些损失了颜面了。

    这么一忙下来,席城累得精疲力尽,天也渐渐的暗了起来,席城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温婉给他打了很多电话,可是他没有接到。

    他连忙回了一个电话过去,温婉那边的语气非常的着急。

    “席城,出事了,出事了,你可算接电话了,快点回来。”

    听到温婉的话,席城顾不得放下电话,平日里温婉是一个优雅的女人,说话和神情举止都是优雅得体,重来不会有如此焦急和无助的时候,一定是出了大事才会慌乱起来。

    “席城,你去哪里?”安好好见席城面露难色,脸色铁青,很不好看的样子,连忙问道。

    “公司出事了,我要去处理,你这边先自己应付一下吧。”席城回答道。

    安好好点点头,对席城说:“路上小心。”虽然安好好不知道席城的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看他的神情也能猜出来一定是大麻烦。

    一时之间安好好感到非常的无助和迷茫,这真是糟糕的一天,原本是非常值得庆祝的,可是总有些时候因为一些事情的发生会改变一些日子的定义。

    安好好带着小宝一起,将简兮带回了酒店之中,这个酒店定的总统套房原本是简兮和藜麦订的婚房,因为藜麦在国外有房产,所以他们便在酒店举办了这场婚礼。

    房间布置得非常喜庆,是结婚的欢快模样,天花板上飘散着气球,整个房间还用红色的彩带装饰着这种礼花和图案,非常的漂亮。

    安好好甚至能够想象得出,当简兮和藜麦举办完婚礼回到这里,看到这个温馨的场景,两人相拥在一起,这原本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一天啊。

    一切都不一样了,简兮像是被抽去了全部的力气一样瘫软在婚床上,上面还盖着非常喜庆的被子,小宝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从小就会察言观色,看到简兮不高兴悲伤难过的哭泣着。

    给简兮递了一包纸巾,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拍着简兮的肩膀,简兮在床上终于痛哭了起来,要将心中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安好好也宽慰了起来,至少哭出来的话,简兮的心里会好过一点,她一开始可是非常担心简兮将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上不愿意说出来,不想让自己的伤口好,而是紧紧的捂着,只会让伤口越来越溃烂。

    安好好甚至在想,如果谢安在这里的话,如果看到别人这么伤害自己爱了这么长时间的姑娘,一定会无比的生气的。

    只是谢安不在,别人也没有办法体会到简兮的这种心情,不太圆滑的人总是不懂得如何去取悦好别人,自然别人也不会对你伸出友谊的橄榄枝了。

    现在简兮收到的更多是嫉妒和嘲笑,笑她一开始太得意了,现在终于摔来了吧,现在终于从高处脸先着地了吧,看她以后还怎么故作高冷……

    安好好太明白这种感受了,因为她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当初她和席城在一起的时候,这些冷嘲热讽的声音什么时候少过,但是她都没有怕的,她坚持的挺过来了,软弱的她在那样的日子里,扣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把自己从悲伤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了。

    安好好可以,她相信简兮也可以,只是还需要时间罢了。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