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84阴谋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简兮在翻到她写在扉页的“女狂人日记”时,总免不了要嘲弄一番:这分明是女疯子日记。安好好当然也不甘示弱,两人然后开始乐此不疲的贫嘴,倒是也能舒缓一下内心的烦闷。

    有时候安好好会窝在简兮的床上看一整天电视,望望窗外又感慨这毫无意义的人生。

    日记本是什么时候买的安好好早已记不清,出现在里面最早的日期是很多年前了。刚开始只是用来计算日子,在最后那一页写上星期和日期,每过一天就在下面划勾,也会花心思挤几个词语在下面,比如天气,比如心情,比如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这让她莫名心安,如果有一天她找不到自己了,也许有一天她会想回头看看。她也给这个习惯取了个名字:有些日子依然可以听着过。

    现在想来,安好好却觉得很心酸,那个时候的自己,是要有多难过,才会每天细细的记载着。那时候的她,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近后门边,像长在路边草丛中的野花,不被人注意,却也自娱自乐的生长着。

    每个闷热的晚自习,别的同学都三五成群,而她始终是孤单一人,没有人和她说话,因为她只是一个哑巴,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她也能自娱自乐。找不到事来完成,她便着草稿涂鸦发呆,或者想想下一个剧本的情节怎么去设定。

    大多时候,受不了这气氛,内心的骚动怂恿她偷偷的从后门溜走。就这样,她一直都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边缘,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孤单的人。只是时过境迁的今天,想来那些都不算孤独,是她自己不放过自己。

    真是应了那句:上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好个秋。

    后来又在背后摘抄了一些名言警句,比起那些风花雪月、华而不实的爱情词句,她更愿意相信激励人上进的东西,虽然也明白那些只是别人的成功,就当打发时间也好。

    也由此可见原来早在以前,她就对爱情是如此失望,只是她比较健忘。再不然就把自己伪装成文艺女青年,写上几个词不搭调的句子,恶心自个。

    如今窗外雨水淅淅,安好好回忆着过去,随手翻看一番,通常她在什么时候写日记呢?一个人的时候最多,就算一个人无聊发困,她也不习惯主动找别人,于是日记本中便出现了很多她当时的零碎的小心情。

    当然还有一大段豪言壮语,要完成的目标有些实现了,大多石沉大海,随时光老去,无从回忆。

    如果突然情绪失控,或是谁惹她了,也会在日记里唠叨唠叨。日记不比博客,既然是完全**的,至少她没想过要把日记给任何人看,就无所谓自己写了什么,字里行间少了些迂回和隐瞒,是真实和自由。

    有时候她会大大咧咧的,丢三落四。有时候特别想忘记自己,故意空出一大段空白的时光。

    每一个独自流泪的夜晚她都在想,还要哭几个夜晚,才能将这人生参透,才能再也没有眼泪。她一直很信任时间,不去怨恨任何人,真的,今天的她变成这样,不怪任何人。不要怀疑,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个藏得深的人,可是她有很真诚的对待身边的人,只是不喜欢暴露自己而已。

    心情好的时候字会比较工整娟秀,而那些字迹潦草、笔画深刻的想必就是浮躁时写的,安好好翻看着那些记载着自己过去的成长和心情的日记,好像是重新回到了过去一般,成长都是不易的。

    她并不想回到过去,如果还要经历过那些痛苦才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么她宁愿就这样优雅的老去,毕竟谁也不可能永远年轻,可是永远有人年轻着。

    她深吸了一口气,觉得目前的状况或许也没有那么糟糕,过去的她,日记本中的她一定想不到几年之后的她,也就是现在的她会是这个样子,成为了一个单生母亲,有很多钱,至少不需要再也金钱奔波。

    性子仍旧变不成自己喜欢的模样,但是却也比过去的自己坚强勇敢了,还是爱哭,可是哭完之后更加理性的对待生活了。

    谁说年龄只会带来脸上的皱纹和眼中的沧桑,其实年龄也带来了阅历,也带来了智慧和坚强,岁月不饶人,我亦不绕过岁月。

    安好好突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似乎知道不管接下来的生活有多难,或者未来会遇到更多的艰难险阻,她都能够战胜,因为过去的她是这么一步一步走来的,她对自己有信心,将来也会一步一步走下去。

    不知何时,窗外的雨已经停了,明天大概是一个晴天吧。

    小宝已经在家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了,每天都吵着闹着要去外面玩,小宝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了。

    第四百六十章:温文尔雅的男子

    席城在赵家碰壁之后,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非常的沮丧,但是他没有办法一直垂头丧气下去,毕竟公司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赵瑶瑶的父亲和母亲却因为席城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强势的母亲将公司的资金投资在了其他的方面,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对席城伸出援助的双手,而席城的父亲觉得这么做很不道义,他想要帮助席城却爱莫能助。

    赵瑶瑶的潜意识中觉得父母肯定会帮助席城的,毕竟再怎么说,现在他们也还是一家人,况且他的父母也不是什么落井下石的人,因此她对父母的那些心思全然不知。

    清晨的阳光铺在了大地上,安静的城市也开始苏醒了起来,大家忙着开始了一天的新生活,赵瑶瑶从床上起来,她伸了一个懒腰,感觉昨晚睡的还不错,终于没有再梦见花少了。

    花少刚离开的时候,她每晚都梦见花少流着眼泪质问她为什么这么狠心要抛弃她,花少说他一个人在那边非常的孤单,赵瑶瑶每次从梦中惊醒过来的时候,总是忘不了花少那双忧郁的眼睛。

    她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心情,不让负面的情绪影响到自己,毕竟这是不能再改变的事情,这次她积极的寻求治疗,开始看心理医生,在心理医生的辅导下,终于渐渐开始好转了。

    自从前天晚上赵瑶瑶梦见花少对她说,他觉得好难过,全身颤抖着,好像是毒瘾发作了,之后,瑶瑶从梦中醒来,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她按照医生告诉她的心理暗示,让自己的心很快平静下来。

    赵瑶瑶从楼上下来,管家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毕恭毕敬的在楼下请她吃早餐。

    “我爸妈呢?”瑶瑶问道。

    她很好奇,以往的时候,她的父母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餐桌上,而这次却一个人都没有,这么早能去哪里呢?

    “先生和太太已经出门了。”管家回答道。

    “这么一大早,去干啥什么呢?”瑶瑶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管家吞吞吐吐的说,他不能将赵瑶瑶父母吵架之后赌气离家出走的事情告诉赵瑶瑶,他不是多事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

    “你先下去吧,我自己会吃早餐。”赵瑶瑶坐在餐桌前,拿着面包蘸了牛奶喝,一边随手翻看餐桌上的报纸。

    报纸上除了一些无趣的财经新闻外,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和往常一样,这种经济财经报纸,每天说来说去都是那些东西,赵瑶瑶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不明白每天早上父母和母亲能够对着报纸研究半天,到底是在看些什么?

    小时候赵瑶瑶多么希望父母能够多些目光在自己身上,可是他们却一直忙于事业,等到后来终于事业有成的时候,他们又想发展壮大自己的公司和事业,就好像人的**永远无法满足一样。

    他们不断的在追求事业上的进步,不断的在攀登着一座又一座的高峰,唯独忽视了赵瑶瑶的成长,除了给很多的零花钱,赵瑶瑶的童年和成长是充满孤独的,像一个缺爱的孩子一般,总是渴求有更多的关心和爱。

    所以赵瑶瑶才会在遇到花少的时候,义无反顾的陷入了爱情之中,因为花少给了她关心和关爱。

    忽然报纸上的一个小版面吸引了赵瑶瑶的注意,上面的报道竟然和她有关。

    还是她和席城那点事情,想不到都过去好几天了,这件事情竟然还没有平息下来,那个版面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并不是特别引起人的注意,上面预测赵瑶瑶和席城未来的婚姻走向,好像大家从这场席城的出轨事件中得出了他即将失去一切的结论。

    对于这一点,赵瑶瑶并不苟同,她对那些观点嗤之以鼻,笔者将所有人都想的如此的丑陋和不堪,觉得商人都是无奸不商,人性泯灭,但是赵瑶瑶相信自己的父母不是那样的人。

    正在她沉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有车子的声音,赵瑶瑶以为是父母回来了,她从窗外望过去,发现车子并不是父母的。

    从车上下来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面容温和,让人看上去非常的舒服,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有一股成功人士的味道。

    赵瑶瑶并不奇怪,她家接触的大多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个面孔却有些似曾相识,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怎么会来我家呢?赵瑶瑶疑惑着。

    管家和这个年轻人说了几句话,然后他便皱着眉头离开了。

    赵瑶瑶放下早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跑出来问管家道:“他是谁?”管家看着赵瑶瑶,迟疑的说:“是幕家的公子幕初然。”

    赵瑶瑶恍然大悟,原来是他,难怪觉得有些面熟,和席城一样,被外界传得已经神话了的一个男人,外貌不凡,脑子里还有内容,并且还具备商业手段,在短短的事件内便将一个新公司领导成为了行业里的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有这等魄力的人,可见能力不是一般。

    但是赵瑶瑶从他的外表上看来,好像并不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果然有些人是隐藏得比较深的人,赵瑶瑶想不明白,他来家里找她的父母为了什么呢?

    虽然赵瑶瑶从来不喜欢管公司的那些事情,但是这些年在家里听父母讨论公司的事情也不少,就算她不想知道也难,据她所知,赵家和幕家一直都不怎么来往,甚至曾经还有些过节,怎么会突然就来往起来了呢?

    而且幕初然和席城一直是死对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们为了争行业里的领头羊,经常斗得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按道理幕家应该和赵家是对立的局面才对呀。

    赵瑶瑶有些看不懂目前的局面了,如果自己的父母和幕家联合在了一起,那么席城怎么办?该不会这背后是一场阴谋吧?赵瑶瑶心里感到不安起来。

    赵瑶瑶决定找自己的父母了解一下情况,她想起那天晚上席城来家里的情形,后来她便一直没有再见到席城,并且听说习氏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了,难道那天他们并没有答应帮助席城?

    赵瑶瑶想到这儿,顾不上吃早餐,开着车便朝着公司的方向驶去。

    公司的气氛很严肃,员工们都埋头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着,为了生活和生计,出卖着自己的时间,瑶瑶从来都没有经受过这样的生活,因为她衣食无忧,不曾体会到为了生计而将自己的事件出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对于她来说,失去这种自由大概是一件痛不欲生的事情吧。

    公司里认识这个千金的人并不多,因为平日里赵瑶瑶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打扮过后盛装出席的样子,今日她清汤挂面,随便穿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便出来了,因此大家也都没有觉得眼前这个看上去清纯可爱的人就是高高在上的小姐。

    “瑶瑶,你怎么来公司了?”还没有等瑶瑶找到她的父母,瑶瑶的母亲就看到了瑶瑶的身影,在整个公司里面瞎晃悠着,也就只有她可以这样了。

    “妈,我是来找你和爸爸的,有事情我要问你们。”瑶瑶抓住了她妈妈的手。

    瑶瑶的母亲似乎知道瑶瑶想要说什么,将她带到了办公室里面,对她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关于席城的对吧?”

    “没错,我就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不帮帮他,难道你们真的要和幕初然合作吗?”瑶瑶的话让她的母亲大吃一惊。

    在瑶瑶的面前,他们一直守口如瓶,不想透漏任何关于这件事情的风声,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这么说呢?瑶瑶,你要相信,无论我们做出什么决定,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瑶瑶的母亲不想瑶瑶过多的参与到公司的事情,特别是关于席城的,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会意气用事的。

    “妈妈,您就别骗我了,我不想知道你们的什么理由,我只想你们帮助席城而已,就当作是对我任性妄为的补偿吧,我不想因为我的任性而连累了他。”

    赵瑶瑶想着,如果不是因为她,席城现在也不会这个样子,安好好也不会被人说成是小三,原本他们才应该是幸福美好的一对啊,特别是现在,他们连小孩都有了,怎么能因为这件事情便失去那么多呢?

    赵瑶瑶的母亲则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仿佛在看一个智障:“瑶瑶,你是不是被席城给洗脑了?他对你说了什么?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在我们这里行不通就开始打起你的主意来了,还什么正人君子”

    “妈妈,当初看上席城的人可是你,是你们一心想要将我嫁给席城,他有什么错,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们两人怎么可能走到了一起,还莫名其妙的结婚了,现在你却这样说他,您这不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赵瑶瑶在心底里鄙视着自己的母亲,人真的是太善变了。

    “没错,当初我是挺看好他的,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是我看走眼了,但是你也别搞错了,凭什么我们赵家补偿他,他受到了什么伤害了吗?受伤害的是我们,是我们赵家,瑶瑶你搞清楚了吗?现在大家都在看我们的笑话,你才是那个被出轨的人啊,不是他,他早就已经有小孩了,却一直瞒着我们没有说,这不是欺骗吗?我们还没有去法院告他骗婚啊”

    赵瑶瑶的母亲越想越生气,怎么会有这样子的人啊,害的现在别人都用有色的眼镜看着他们,一向骄傲得不可一世的赵家,竟然被人如此的糊弄了,别说赵瑶瑶的父母了,就算是别人也会生气愤怒的。

    “你们不懂其中的缘由,我都跟你们说了,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我早就知道了他和安好好之间过去的事情,是我没有告诉你们,是我让他瞒着你们的。”

    瑶瑶希望能够说服自己的母亲,帮助席城一把,她知道,这是席城最后的机会了。

    “我不管那么多,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是一个商人,更看重的是结果,先不说你们之间的恩怨,既然现在席氏已经变成这样了,我有什么理由去帮助一家即将面临破产的公司呢?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在瑶瑶母亲的心目中,在商言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今天帮助席城能够让她获利,她也是愿意放下之前的那些芥蒂的,但是目前看来,她和幕家合作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她为什么要拒绝送上门的好处呢?

    赵瑶瑶的母亲没有她父亲的那些所谓的道德仁义和标准的束缚,她只知道自己是一个商人,一个想要将家族利益最大化的商人,她不希望将来自己会后悔错失的机会。

    赵瑶瑶长了张嘴,找不到想要反驳的话语,她非常的明白母亲的心情,不过是价值观和人生观不一样,但是她没有办法苟同母亲的做法。

    “妈妈,你这么做良心不会不安吗?毕竟我们现在和席家还是关系密切的一家人,这么做就不怕被外界的人笑话吗?”

    瑶瑶气急败坏的说,她知道自己不是母亲的对手,母亲是一个强势的事业型女性,她曾一心想将赵瑶瑶也培养成这样的女强人,可惜赵瑶瑶没有这样的事业心,也没有这样恨得下心的天赋。

    赵瑶瑶的母亲听了她说的话,哈哈大笑起来。

    “瑶瑶,你真是太天真了,我不怪你,是我们将你保护得太好了,所以你只是一个温室中长大的花朵,不知道外面的人间疾苦,良心不安?你问问席城,他将花少一家逼死的时候,他有没有良心不安?我们赵家因为席城已经变成了别人的笑话了,我不反击才是更大的笑话,我要让别人知道,赵家从来都不是软弱好欺的。”

    听到自己的母亲主动提起花少,瑶瑶楞了一下,花少已经死了,但是他永远是瑶瑶心目中的一个伤口,曾经她也一直认为花少后来的落魄全部是拜席城所赐。

    但是花少不这么想,他也觉得在这个适者生存的社会,正是因为他技不如人,才被席城打败了,才会让整个家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可是那个时候的瑶瑶像现在一样不能理解,明明就是被席城害的呀,不过讽刺的是,随着时间的变迁,现在的自己,竟然在试图说服自己的母亲救一个曾经她憎恨的人。

    “爸爸也是这么想的吗?”瑶瑶无力的问自己的母亲,她知道她是没有办法改变母亲的决定的,她做什么都是那么的有魄力,所以瑶瑶的做法和想法在她看来,一点都不重要。

    所以瑶瑶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是不一样的想法,会有不同的做法,至少在瑶瑶的心目中,父亲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还记得小的时候,家里还没有发家的时候,他们像其他寻常的普通人家一样生活着。

    那个时候父亲母亲的工资都不太多,瑶瑶见路边有一只流浪狗,便恳求父亲把它救回家,瑶瑶的父亲非常的为难,因为他手头紧紧握着这个月不够生活的生活费,瑶瑶并不知道,其实因为经济不好,她父亲所在的单位正在裁员。

    而他父亲正是被裁掉的那一批人当中的一员,父亲在失去工作之后,家里少了很多的收入,母亲的薪资只能够勉勉强强应付生活,所以实在养不起一只看上去非常名贵的流浪猫了。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