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51苦心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花少忍住心中想要打人的冲动,对君哥说道。

    “呵呵,谁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就算瑶瑶那个笨女人傻没关系,可是大家都是男人,在男人面前,你也没有必要把自己装的如此的高尚,你敢说你和她在一起除了爱情没有其他的因素,你没有贪图她家的势力和钱吗?如果她只是一个在酒吧里卖身的女子,你还会和她之间有爱情吗?……什么玩意,在我面前装,你就骗骗人家纯情的小姑娘就行了,别在咱们这些老江湖面前装b了好吗?”

    君哥也因为花少的不仗义,心中颇为不爽,将自己内心的情绪全部都倾泻了出来,周围围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花少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更加下不来台面了,好像所有的人都在嘲笑他自己一样,好像都在嘲笑他竟然要靠着一个女人来维持体面的生活。

    他是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生活,更糟糕的是,瑶瑶看到这边这么热闹,也围了过来,刚才君哥的话她全部都听到了。

    她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君哥是酒吧的老顾客,也是常客,她也非常的敬重此人,因为他的确给酒吧带来了不少生意,也因此,就算是他极少买单的情况下,花少和瑶瑶一直还是把他当成神一样供着。

    虽然长期积累下来,君哥在酒吧的消费已经积累到了一个金额很大的数额了,但是这君哥毕竟还是得罪不起的人,怎么就和花少吵起来了呢?

    并且瑶瑶非常的意外,君哥竟然会提到自己,当她听到君哥说花少是因为自己家里的地位和钱才和花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突然就慌乱了起来,好像少了一根主心骨一样。

    “君哥,你说话要凭证据,你这样随便诬陷我,我实在没有办法忍受……”

    花少一副上去要打人的样子,让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这边涌了过来,大家都想知道,最终这场战役到底谁会赢,酒吧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

    瑶瑶虽然心中难过,但是她还是上前去,拦住了花少,小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你这是在干什么?砸自己的场子吗?”瑶瑶的话语中透漏着生气。

    “呵呵,瑶瑶,我劝你啊还是离开这个吃软饭的人吧,他就是一个孬种,自己没本事,就只能靠你上位了,我看你实在太单纯了,哥哥不忍心你再被他骗了,现在就告诉你,趁早离开他才是王道……”

    君哥的脸上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来,虽然在花少的酒吧里,但是在这里,可以这么说他是一呼百应,根本就不用怕花少的,就算是打起架来,他也不占下风。

    “君哥,谢谢你的关心,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就不老您费心了,今日让你不开心了,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大家以后还是朋友,有什么矛盾就坐下来说清楚。”

    瑶瑶这个时候也只能站出来说话,尽管她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场面,以前她只知道躲在别人的身后,让别人为她做一切事情。

    “瑶瑶,你别对他那么客气,这种人就是自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起,这个酒吧没有他一样能生存下去,我就不相信了,我花少会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花少拦住了瑶瑶,自己低声下气的去求君哥,已经让他够丢面子,难过和郁闷了,他实在不希望瑶瑶也这么做,这样他会更加的痛恨自己,连自己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当什么男人,那真的是如君哥所说的那样。

    孬种,没用,软弱无能,花少不能让自己变成这样一个人,不能一直对生活让步,他知道一旦让步了,将就了,今后便会被生活步步紧逼,就会一直处于被动,让步的地位了。

    “哈哈,好大的口气,好,今天是你自己说的,就当我以前瞎了眼,看错了你,从此之后,咱们之间的情谊一笔勾销。”

    君哥看了看四周,周围很多都是他叫过来的人,他对着周围的人说道:“你们今天都在场,话也都听到了,从此以后,我和花少绝交了,你们要站队的,最好看清楚了,我这个人眼中向来容不得沙子……”

    君哥的话再明显不过了,是个人都非常的清楚,这昔日的好朋友如今反目成仇了,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他们只能在花少和君哥之间选择一个人做朋友。

    周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为这种状况感到悲哀,酒吧里也不再热闹,但是只要是有点智商的人,都会选择君哥,毕竟以君哥现在的地位和身份,更加适合当朋友。

    而花少,最多就是一个落败的富家子弟了,在这个社会安定的年代,想要重新爬起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且不说他现在手头什么都没有,更是没有资源和人脉,如果将来连瑶瑶都离开他了,恐怕他再也挤不进上流社会的名单了。

    一群人纷纷的低着头站在了君哥的后面,他们不敢正视花少的眼睛,虽然这样的局面的确非常的伤人,倒是也在情理当中。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千古不变的道理。

    最终君哥带着一大群人得意洋洋的从花少的身边经过了,在经过的时候还特意撞了一下他,好像在对着他示威一般。

    君哥这么一走,连带着他带过来的人,以及和他沾亲带故的人和他的朋友都离开了酒吧,酒吧瞬间变得更加的冷清了。

    再加上君哥和花少闹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他们这个圈子,那些势力的人都纷纷选择站在了君哥这一边,彻底的将花少给冷落了下来。

    花少看着惨淡的酒吧,心中很不是滋味,早就知道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现实,可是当真相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才发现是那么难以接受,心中是那么的难过。

    而瑶瑶的心中也非常的难过,虽然她一直陪在花少的身边,心中却总是不断的想起那日君哥在酒吧的话。

    “花少,如果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凡的姑娘,你还会爱我吗?”

    终于有一天,瑶瑶问出了自己心中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花少的神情非常的颓废,摸着瑶瑶的头说道:“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呢?不管你是谁,我都会爱你的,我现在唯一剩下的只有你了。”

    花少的话让瑶瑶心中莫名一动,瑶瑶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就好像是花少的那根救命稻草一般,花少只能抓住自己,也许这份爱情并不是那么的纯粹,但是瑶瑶告诉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花少。

    酒吧的生意惨淡,经营不下去了,另外一个合作者,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责怪花少,是他将酒吧弄成这个样子。

    原本花少在这个酒吧里就投入了不少心思和精力,而另外一个合作者只是投了一部分钱罢了,他便将酒吧全权交给花少打理了,有利润的时候便来分钱,如今因为经营状况不好了,倒是责怪起花少了。

    花少的内心非常的委屈,各种不好的事情接踵而来,祸不单行,好像随时都要将花少的最后一点希望给拿走一样。

    对方要花少把合伙开酒吧的钱退出来,他决定不再开酒吧下去了,但是花少却不愿意。

    两人坐在酒吧里争锋相对,各执己念,谁也没有说服谁。

    “为什么你就不能再坚持一下呢?再等等,我想酒吧一定会好起来的,现在酒吧经历了风雨,你不能一有困难,也不想办法,便决定把酒吧关闭吧。”

    花少对酒吧的执念,就好像是最自己的内心的执念一般,他像是接受不了再一次的失败,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无论做什么都做不好。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也不希望被君哥看扁了,他才夸下海口,就算是没有君哥,他也能将酒吧经营好,如果真的如君哥所期盼的那样,他一走,酒吧就倒闭了,那这样岂不是让别人笑话了。

    “你看看这么大个酒吧,才几个人来消费,这么安静,这还是酒吧吗?花少,我知道你好胜心强,也知道你有能力,这都是好事,但是人有时候也得认清楚现实吧,咱们得及时止损,总不能一直这么耗下去吧,这样只会损失更加惨重,要玩你自己玩,我可不和你玩下去了,我现在就一个要求,把属于我的那份钱给我,不是我的我也不多拿,咱们好聚好散,以后还是朋友。”

    合伙人说道。

    “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要把这个酒吧当成事业经营下去的,你现在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花少心有不甘,他还记得当时他心灰意冷,家里的情况压得他好像闯不过气来,是这个合伙人救了他一把。

    他那个时候经常泡在酒吧里买醉,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像他的父亲那样去逃避现实,只要一个后仰的姿势,然后离开这个人世间。

    他也无所谓到底喝醉之后会发生什么,反正他都不在乎,是因为这个酒吧,让他重新燃烧起来了希望,让他的生活有了寄托,这才让他一步一步撑到了今天。

    但是合伙人现在的态度,实在让他非常的难过。

    “花少,咱们别太天真了好吗?酒吧的状态已经这样了,再坚持下去也没有意义了,趁着现在还不算赔的太难看,咱们早点收手,也能让剩下的那点资金再拿去做点其他的……”

    花少也知道他说得一点都没错,可是他的内心仍旧是非常的不甘心。

    “你让我想想吧。”花少无奈的说道。

    合伙人摇着头,说道:“你必须在三天之内给我答复,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再去为这件事情耗着了,你知道我那边生意也很忙的。”

    合伙人怀抱着失望的心情走了,让花少一个人在那里不知所措。

    瑶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花少,她很清楚这个酒吧对花少意味着什么,但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她能够做的,只是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罢了。

    席城和慕初然最终还是在商场上鹬蚌相争了,两个人为了得到一个大企业的合作关系,纷纷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不过席城也并不担心,他有信心能够打败慕初然,倒是慕初然的变化,让他感到非常的惊讶,昔日这个温暖的大男孩,现在真的变得成熟了许多,也颇有成功人士身上的那种气质了。

    公司事情的忙碌让席城将全部的心思也精力都投入了进去,和瑶瑶的约会减少,他也不知道此时的瑶瑶和花少正在面临着酒吧即将倒闭的风险。

    这天瑶瑶按照往常一样,在酒吧和花少告别之后,便愉快的回家去,当她把车子停在自己家的停车场的时候,很意外的发现竟然还停着父母的车子。

    “他们今日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难道公司现在已经没那么忙了吗?”

    瑶瑶并没有多想,她也感觉自己有些日子没有见到父母了,甚至想念,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多和父母沟通交流一下,虽然瑶瑶甚至能够想到,他们二老一定会追问她和席城之间的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不过瑶瑶和席城早已经商量了对策,随便撒个小谎言就能蒙混过关了,这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瑶瑶推开家中别墅的大门,发现她的父母正在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家里的气氛莫名的有些奇怪。

    “爸妈,你们回来了。”心思单纯的瑶瑶没有多想,她迅速的坐在了爸爸妈妈的中间,享受着难得的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光。

    但是瑶瑶的父母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露出疼爱的眼神和目光,而是对瑶瑶说道:“瑶瑶,你从哪里回来?”

    瑶瑶愣了一下,发现父母的脸上表情始终非常的严肃,内心心虚起来,但是她很快就安慰自己,肯定是自己多想了。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突然这么问啊?”

    “瑶瑶,你老实回答,你刚才到底去哪里了?”一向非常疼爱她的父亲也对瑶瑶的去处穷追不舍的问了起来。

    “我就和席城一起出去约会了呀……”瑶瑶心虚的回答道。

    “瑶瑶,你还不说实话,我们刚刚打电话问过席城了,他一直在办公室加班,根本就没有和你在一起。”

    瑶瑶的母亲生气的质问道。

    “爸妈,你们怎么那么不信任我呢?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为什么要去打电话找他确认呢?”瑶瑶也不开心起来,她更是在心里纳闷,为什么席城不事先和她说一下,现在她也不会这么措手不及了。

    “瑶瑶,要不是因为你的手机关机了,咱们也不愿意去打扰席城,毕竟他每日要忙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倒是你,我听说你最近常常泡在酒吧里,到底怎么回事?”

    瑶瑶的父亲也生气的问道,对于他的这个宝贝女儿,他向来有些溺爱,但是在原则面前,他也不能容忍瑶瑶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误。

    “哎呀,爸爸妈妈,你们就别担心了,这不是因为席城太忙了吗?每次我去找他,他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忙着签文件,根本就没有时间陪我玩,我这才找了之前的朋友去酒吧喝两杯,你们就别多想了。”

    瑶瑶后怕起来,该不会是父母听到了什么风声,突然间对自己的行踪如此感兴趣了吧?

    “是和你之前的朋友?还是去酒吧和那个花少见面啊?”妈妈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像是刀子一样狠狠的向瑶瑶砸了过来。

    “妈,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瑶瑶内心开始慌乱起来,她并不擅长撒谎,现在却要面对父母的盘问,真担心自己会扛不住这份压力。

    “瑶瑶,你还想瞒着我们到什么时候,你和那个花少根本就没有分手,对不对?”

    瑶瑶的爸爸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他多么希望瑶瑶能够按照他的意愿过上一生,一辈子衣食无忧,并且能够得到别人的尊重,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就一定要和那个花少扯上关系,还撇不清呢?

    “我没有……爸爸妈妈,你们听谁瞎说啊,没有的事。”瑶瑶态度坚决的否认了,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和心虚的语气却出卖了她。

    瑶瑶的母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瑶瑶,你现在也已经老大不小了,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应当做,你自己心中应该有数,更何况现在你已经和席城订婚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要是再和那个花少传出点什么,你让我们怎么和席家交代呀……”

    瑶瑶的母亲害怕瑶瑶的事情被席家的人知道了,他们会因此而生气,反悔,因此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瞒下来才好,她不清楚的是,席城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并且这也是他的主意。

    瑶瑶低着头一言不发,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对的,只能一副任由着父母处分的态度,她已经深深的明白,和父母作对的后果和下场。

    只是内心非常的郁闷,父母是怎么知道她和花少的事情的呢?按照道理,他们整日都忙于公司的事情,是没有心思去管瑶瑶的,更何况在过去的那么多时日里,他们一直以为瑶瑶和席城在一起约会。

    今日是怎么了?两人好像突然就抓住了她和花少私通的证据一样。

    瑶瑶的父亲看着她,无奈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再见花少了,这几天你就在家里禁足吧,席城那边我们会和他交代的……”

    瑶瑶惊呼了一声,难过的大呼道:“爸爸,你这是非法囚禁,我都多大的人了,你还来这一套,我不要!”

    瑶瑶大声的反抗着。

    “由不得你说了算,谁让你自己说话不算数的,你自己丢人就算了,我们的老脸可不想被你丢尽!”

    瑶瑶的父母铁了心的要让瑶瑶和花少分开,不管用什么手段,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看上花少这个人,认为他不仅仅穷,接近瑶瑶还另有所图,可惜女儿太单纯了,说什么都不明白。

    她不会理解一个男人为了出人头地可以牺牲掉什么,甚至牺牲掉一切,为了能够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瑶瑶的父母不希望自己变成别人手中的工具,他们极力的反对着瑶瑶和花少在一起。

    可偏偏像是魔咒一样,越是反对,瑶瑶就越是哭着闹着要和花少在一起,为此,瑶瑶的父母真的没少为这件事情难过和操心,原本以为瑶瑶和席城订婚之后会收敛一些,两人也会像别人一样开始正常人的生活。

    没有想到瑶瑶竟然还是这样,这真是让他们太失望了。

    瑶瑶默默的回到房间里,手机已经被没收了,她知道等待自己的,是在这里暗无天日的日子,她心里还惦记着花少,惦记着酒吧的事情。

    明日就是花少给答复的日子了,瑶瑶答应过花少会帮忙想办法筹钱的,花少不想把酒吧关闭掉,不想就此认输,所以他恳请瑶瑶帮帮他。

    既然合伙人决定要退伙了,那么花少也没有办法将别人强求下来,只能把属于他的那一份钱给他,可是他现在手头上哪里还有钱呢?本来生活的开资已经不少了,现在酒吧又赔进去不少钱,所以他也只能向身边唯一的瑶瑶求助了。

    瑶瑶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在她看来,不管花少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无理由的支持他的。

    瑶瑶自己平日的零花钱不少,虽然也大手大脚的花,但是还是有点剩余,她又将席城的母亲送给自己的礼物给卖掉了,那是一个价值不菲的镯子,也就是之前安好好还回来的,作为席家的一个传家之宝。

    瑶瑶将那个镯子拿到了市场上卖,很快便有识货的人买了这个价值不菲的镯子,而她也终于得到了一笔丰厚的钱财。

    有了这笔钱,她就可以让花少的酒吧继续撑一段时间,相信以花少的能力,一定能够让酒吧度过难关的。

    花少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就等着第二天瑶瑶把钱带过去了,可是现在,瑶瑶被父母囚禁在了家中,并且手机还被没收了,这样下去,她要怎么样才能帮助到花少呢?

    一夜无眠,瑶瑶一直在想着办法,她听到了隔壁房间中父母唉声叹气的声音,她不能理解父母的苦心,或者说根本就无心理会,心中只想着花少和酒吧的事情。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