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196垂涎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那么累,何必为难自己呢?索性闯开了肚皮赶紧吃起来。

    “你这是几辈子没有吃过饭啊?”席城终于忍不住,数落起安好好来。

    “能怪我吗?我可是从床上被你叫醒来的。”安好好白了一眼席城,继续吃起来。

    席城正欲再说什么,发现爷爷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难不成爷爷误会了?等等,刚才安好好说什么?从床上叫起来的,外人听来确实会误会啊。

    “哦,爷爷,我只是在安好好的楼下把她叫起来的。”席城连忙解释道。

    爷爷笑着点点头,一副我是过来人,我都懂的样子,席城懊恼起来,感觉自己越描越黑了。

    “你怎么也不解释一下?”席城用手推了推在一旁吃得正嗨的安好好,显然她还没有察觉到爷爷对两人的误会。

    “啊,解释什么?爷爷,芬姐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比外面五星级饭店的大厨做的都好吃,爷爷您千万别见笑我吃了这么多。”

    安好好沉迷在美味的诱惑中,根本就不理会席城。

    “好好,你喜欢吃的话,以后经常来便是了,我让芬姐提前准备好。”爷爷慈祥的对安好好说。

    安好好的眼睛竟然不知不觉湿润了起来,因为她想到了自己去世的爷爷,如果她还在的话,那该有多么的好啊。

    终于吃过了午饭,可是下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席城在沙发上和爷爷讨论了一些公司的事情,再怎么说,爷爷也曾是老董事长,在处理事情和经验上面,远远要超过席城的。

    席城能够从爷爷那里得到很多的经验,也能少走一些弯路,安好好刻意回避起来,公司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太方便偷听。

    于是肚子踱步到了花园里,她太喜欢这些鲜花了,在经过爷爷的同意之后,决定摘一些鲜花带回去插在瓶子里,她这段时间忙得心烦意乱,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给自己的小屋子增添一些亮丽的颜色了。

    席城和爷爷讨论了很长时间,眼看着傍晚的夕阳渐渐落下去了,时间过得可真快,虽然是冬天,可是残阳还是那么的美丽。

    他还得将安好好送回去,也不知道安好好一个人在别墅里捣鼓着些什么,他独自走到后花园去寻找安好好的身影。

    只见安好好正蹲在一株小树苗前,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她的身上,她安静美好的侧颜,像是天使下凡一般美丽。

    身上的白色大衣也被染上了夕阳的金边,安好好从头发上将绑头发的丝带给摘了下来,顿时瀑布般的长发倾泻下来,席城这才发现,安好好的头发已经长这么长了,非常的柔顺亮丽。

    只见安好好将丝带绑在了小树苗上面,原来是这株小树苗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折断了躯干,安好好不忍心好好的一株小树苗竟然就这么夭折,于是便把自己绑头发的丝带给绑在了小树苗上面。

    口中振振有词:“小树苗呀,快快长大哟,茁壮成长,这样才有能力保护好自己……”

    突然一阵清风吹过,小树苗的叶子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在对着安好好点点头,安好好也心满意足的笑了。

    席城看着这一切,想到了一个词语:岁月静好。在安好好的身上,总让他有一种希望岁月能够就此停留的愿望。

    腿已经蹲的有些麻了,安好好艰难的站了起来,抬头却迎上了席城热切的目光。

    她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

    “我已经站在这里好一会了?怎么样?可以回去了吗?”席城说道。

    “你等等我,我现在腿麻了,容我在椅子上休息一下。”安好好摸着自己的大腿,上面好像有成千上百只蚂蚁在啃噬她的骨髓一样。

    席城笑着摇摇头,将她扶着坐在了椅子上。

    爷爷见两人在外面有说有笑的样子,连忙吩咐管家。

    “去,你去把席城的车子破坏一下,让他今晚不能回去……”

    管家不解的疑惑道:“老爷,您这是?”

    “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爷爷心满意足的吩咐管家,内心里闪现一场盛大的阴谋。

    “对了,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看到,更不要说是我让你这么做的。”爷爷再三嘱咐!

    直到管家心领会神的出去了,爷爷才松了一口气。

    他相信席城和安好好会感谢自己的,这两个人速度这么慢,再这么拖下去,自己的身体恐怕是等不到他们结婚生孩子的那一天了,所以爷爷决定要帮助两人一把,推两人一把。

    管家顺利的将席城的车子破坏了,然后回来复命。

    在椅子上,席城看到了安好好在花园里踩下来的花朵,很是惊讶。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迫害这么美丽的花朵?”

    安好好不解的看着席城,回答道:“反正这些花朵就算我不采摘,他们也会自己凋谢,还不如让我采摘回家去好好照料,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

    安好好不以为意。

    “你就不要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了,不是都这么说,真正爱花的人,是不会将鲜花采摘下来的,因为他们不忍心。”

    席城对于安好好将爷爷这么辛苦种的花朵摘得像是失去了生命一样,感到有些难过。

    “瞎说,没有听说过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句话的意思呢就是告诉人们要及时行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不退让。

    “算了,我不和你计较了,快回去吧,我明天还有事情要处理。”安好好想到了赵喜宝的事情,她来别墅一天了,也不知道赵喜宝有没有惹祸。

    待席城和安好好坐在车里的时候,席城才发现车子出了问题,好几次打火都打不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安好好和席城下车观望了许久,只能打电话给维修公司来处理,可是那边公司的人回复表示,因为时间已经太晚了,他们好多工人已经下班了,所以最快也得等到明天早上。

    席城颓败的坐在车里,只能这样子了。

    “你们家肯定不会只有这一辆车吧?”安好好弱弱的问,她之前来的时候,还发现别墅里停着好几辆她只听说过,却很少看到过的豪车。

    席城白了一眼安好好,这么明显的招数她都看不出来,他的车子很少无缘无故出故障的,现在却突然变成这样,很明显,一定是爷爷在搞鬼,他一定是误会了。

    所以就算席城向爷爷去借车,恐怕这个时候,爷爷早就让管家把车子藏起来了。

    “看来今晚我们只能在别墅里过夜了,等明天维修公司的人上门来了再说。”席城对安好好淡淡的说道。

    “不是吧,可是我……”安好好为难起来,在这里过夜真的好吗/

    “怎么?你不乐意了?”席城没好气的问。

    “倒也不是,只是……”安好好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在这里过夜确实是有些不太合适,可是眼前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别可是了,如果还有其他的办法,我也不想在这里,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就随遇而安吧。”席城满不在乎的说。

    安好好虽然心里惦记着如果被豹哥知道了,他肯定要非常的生气的,本来就对自己和席城之间的关系充满了介意……

    “想什么呢?不至于这么勉强吧,爷爷也是一番好意,将我们留下来,毕竟咱们也不经常回来,而且以后再来看他的时间会更少……”

    席城说到这里的时候内心涌现出一股莫名的内疚。

    安好好低下头,觉得席城的话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于是也决定留下来了,毕竟豹哥要是问起来的话,还能用爷爷当作挡箭牌,相信到时候他也会无话可说的。

    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安好好和席城在别墅中呆了下来,天气已经越来越黑了,看的出来爷爷的兴致很高,又让芬姐准备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好好招呼安好好和席城。

    “看来是老天爷都不让你们走啊……”爷爷望着窗外,不知什么时候起,天空中已经滴落起了豆大般的雨点,这场雨来得非常的突然。

    刚开始的时候,爷爷还担心席城和安好好会不乐意留下来,但是这场雨的来临,相信他们两人也找不到离开的理由了。

    “爷爷,放心吧,咱们两个今晚都不回去,就在别墅中陪您。”安好好为了让爷爷宽心,对爷爷保证道。

    爷爷和席城互相对望了一眼,眼中有笑容。

    陪爷爷下了很久的棋,安好好并不是爷爷的对手,如果不是席城在一旁指点,估计早就输得惨不忍睹了,爷爷倒好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每次输了都不服输,非得拉着安好好再下一盘棋。

    “爷爷,时间已经不早了,您也该休息了,要不今晚就到这里吧。”安好好小心的询问爷爷的意识,就怕打扰了爷爷的兴致。

    爷爷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壁钟,说道:“哎呀,还真是,时间过得可真快呀,怎么一下子就晚上十点了,我好久都没有觉得这么快乐了。”

    听着爷爷的话,安好好和席城的心中都有一股莫名的心酸,老人家的孤独和寂寞,大概是他们这种为生活和工作以及各种琐事忙碌的人所不能理解的吧。

    爷爷望着棋盘,意犹未尽,对安好好说:“今晚咱们就先到这里了,记得以后要多回来陪我下棋噢。”

    安好好点点头,笑着对爷爷道了一声晚安。

    总算是把爷爷这个老顽固给安抚去睡觉了,席城内心也舒了一口气,在爷爷这里,他们好像终于可以暂时不去理会外面的那些纷纷扰扰了。

    虽然安好好和爷爷都在极力的让爷爷开心,但是这种讨好和取悦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一个老人家开心和快乐,让他寂寞和孤独的内心得到一丝丝慰藉。

    “芬姐,你去准备一间客房,让安好好住。”席城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对芬姐说道。

    芬姐点头答应,安好好也轻松了起来,陪着爷爷的时光里,她差点都要忘记了有关赵喜宝的事情,还有豹哥,以及自己现在尴尬的身份。

    别墅里留有席城的房间,他也准备起身回房间睡觉了,一想到第二天还有那么多要忙的事情,心中便觉得压力山大了。

    “少爷,少爷……”芬姐站在席城的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样子。”席城不解的问。

    “是这样子的,客房也不知道怎么了,全部上锁了。”芬姐犹豫着回答道,一边用眼角的余晖望了一眼安好好。

    安好好听了这话感到非常的吃惊。

    “管家呢?钥匙不是都是管家保管的吗?”席城心里已经猜测到了,这大概是爷爷的把戏,可是安好好在这儿,这么做似乎真的不太好。

    “管家他家里有事,不久前冒着雨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芬姐为难的说道。

    席城叹了一口气,说道:“找爷爷要钥匙吧,说不定他那还留着备用的。”

    席城尴尬的看了安好好一眼,发现她的表情也非常的尴尬。

    “可是老爷不喜欢被人打扰他睡觉,好几次被吵醒之后就大发脾气,他不久前服下了安眠药已经睡着了,这个时候去吵醒他肯定要不高兴的。”

    芬姐说道。

    安好好在一旁,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的始末,心中也明白了,再傻的人都知道,这肯定是爷爷使用的伎俩,就是为了让席城和自己住在同一个房间里,最好生米煮成熟饭。

    安好好的脸上莫名的有了一片绯红,她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个夜晚,其实爷爷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章的去帮助席城,只是现在,他们真的有了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正在席城犹豫着要去叫醒爷爷的时候,安好好连忙拦住了他,说道:“算了,把爷爷吵醒了他会不高兴的,再说了你们家沙发那么宽敞,今晚我就睡沙发好了。”

    安好好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为了配合这宽广豪华的别墅,沙发也不是一般的大气,简直比安好好家中的床还要柔软舒服。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怎么能睡沙发。”席城第一个反对起来。

    芬姐也附和道:“就是啊,安小姐,要是被老爷明早起来知道了我们让您睡在沙发上,一定会大发雷霆的,您还是不要为难我们了。”

    芬姐的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来,又不能让安好好住在她们下人的房间里,虽然安好好来别墅的时间不多,但是芬姐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温柔漂亮的姑娘。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们什么意思了,得,今晚我睡席城的房间,总可以了吧。”

    事已至此,安好好虽然心中千般不愿万般无奈,也只能顺着他们挖的陷阱跳下去了,总不能一直耗着不去睡觉呀。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说我们勉强的你。”席城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让安好好看了想要打他一顿。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安好好回答道。

    芬姐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她终于没有辜负老爷的嘱托。

    安好好还是第一次进席城的房间,一下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这才像是大少爷应该住的地方啊。

    比起席城那个简单舒服的低调的公寓,这个别墅里的房间,才真的是豪华奢侈有内涵,让安好好打开眼界,首先是整体面积非常的大,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土地上,他一个小小的房间大概就比得上别人的一整套房子的面积了。

    最让安好好惊喜的是,他的房间有一整片大大的落地窗,落地窗的对面正是爷爷种的后花园,安好好甚至能想象,傍晚时分,夕阳照射进来的样子,还有拉开窗帘就能看到这么些多彩多姿的花朵,真是美不胜收。

    家里的布局看上去很随意,但是随意中又透漏着规矩,安好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

    席城的房间墙上还挂着许多他小时候的照片以及获得的奖状和奖杯。安好好一一看来。

    “哇,你小时候就已经长得这么精致了哦,真是难得,竟然长大后也没有长残。”安好好忍不住夸奖道。

    席城洋洋得意的回答道:“那是必须的。”

    他给自己拿了一条毛巾去了浴室,便告诉安好好自己随意就好。

    安好好看着席城从小就那么优秀,获得了那么多的成就,在她还在玩泥巴的年纪,他已经开始变成了国家下棋的种子手了,在她还在羡慕别的小朋友穿着漂亮裙子的时候,他的画已经获得了一等奖了……

    相比较起席城的开挂了一般的人生,安好好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黯淡无光,这么平凡的人,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席城的喜欢呢?安好好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一定过得非常的辛苦吧?”安好好在心中默念道,小孩子都是贪玩的,没有谁喜欢从小就被逼着去学那么多东西,放弃外面的花花世界,可是席城,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从小就这么刻苦和努力呢?

    安好好在一处隐蔽的角落里看到了席城和父母的合照,小小年纪的席城站在父母的中间,脸上是纯真幸福的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一点都不像现在的冷酷。

    安好好明白或许他的父母始终是他内心的一个伤口,一道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口。因为童年父母的缺席,导致后来他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想到这里,安好好又有些难过起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席城的父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还是希望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纠葛,安好好太清楚了,没有父母的童年,是那么的难过。

    “你在想什么呢?”席城的声音突然在安好好的身后响了起来,吓了安好好一大跳,她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不满的对席城说。

    “你什么时候洗完了也不说一下,悄无声息的是要吓死人吗?”

    当安好好的目光落在了席城的身上的时候,马上又羞红了脸,席城全身上下只围了一快浴巾遮挡最重要的部位,上半身的肌肉若隐若现。

    安好好虽然不是沉迷于美色的人,但是看到这么好的身材,嘴角还是不自觉的流下了口水,她连忙将口水吞咽了下去。

    可是她这个动作却出卖了她内心的慌乱。

    “是你自己在想什么,那么入神,我都出来了你也没有发现。”席城看着安好好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直摇头。

    安好好心虚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瞧你那样,安好好,我以前可真是高估你了呀,我还以为你和外面的妖艳货色不一样,原来你也是垂涎郑的美色啊……”

    席城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中不能自拔,安好好既生气又好笑,顺手将床上的一个抱枕给扔了过去,好打击一下席城的嚣张气焰。

    “你少在这里臭美了,谁垂涎你的美色了?真是的,一个大男人有美色有什么了不起的”

    安好好对席城翻了翻白眼。

    “是这样子的吗?那你今晚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了?你就不担心我趁着今晚夜色正浓把你就地正法了吗?”

    席城说着,便朝着安好好越来越靠近,安好好的心脏“噗呲噗呲”的跳了起来,心中既紧张又害怕。

    “你被乱来啊,我告诉你,我答应和你住在同一个房间是不希望爷爷失望,不代表我答应和你发生什么的?”

    安好好心虚的样子,让席城莫名的觉得好笑又心疼。

    “又不是没见过,那么紧张干嘛?”席城自然也没有忘记那个夜晚,那是他们相识了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坦诚相待,可是那之后,安好好却变成了豹哥的女朋友,这个事情还真是讽刺。

    空气中一度尴尬了起来,他们两人都想到了那个夜晚,同时也想到了豹哥。

    “时间已经不早了,快去洗澡休息吧,我睡地上,你睡床上。”席城非常绅士的决定让安好好睡在自己的大床上。

    此时的天气已经是入冬了,睡在地上寒气重不说,也不舒服,地上虽然铺了地毯,但是哪里有床舒服呢?席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就这么将就一个晚上的。

    安好好看着席城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床薄薄的棉被,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要不是她,席城这么一个大大的少爷,又怎么需要受这种辛苦呢?

    “怎么?还不去啊?是要我帮你脱衣服吗?我跟你说,你再不乖乖的洗澡睡床上的话,我可是随时都会反悔的哦。”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