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第1768章 一颗颗的解开了睡裙的纽扣

作者:芊霓裳 类别:玄幻小说
    劳斯莱斯幻影的驾驶车门被拉开,一道英俊倨贵的身影跃入视线。

    封司南来了。

    现在苏小樱站在一个光线黑暗的地方,没有人看见,看着封司南熟悉入骨的身影,仿佛黑暗里多了一只大掌,直接将她给推入了深渊。

    是他。

    原来真的是他。

    “封总~”

    赵菲儿娇滴滴的叫了一声,扑进了封司南的怀里。

    苏小樱觉得眼睛一阵刺痛,她看着他和赵菲儿站在别墅的回廊下,赵菲儿垫着脚尖,两只小手抱着他的脖子,妩媚又开心的看着他。

    男人高大英挺的身躯和赵菲儿那浑圆翘挺的身段紧紧贴在一起,扑面而来的潮湿暧-昧感。

    “封总,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你将加州圣黎院那一个名额送给我,我真的好开心哦。”

    苏小樱往后退了一步,其实她已经猜到了,是他暗中动了手脚。

    封氏这座商业帝国横跨了几大洲,他跺一跺脚都能让整个商界震上一震,他找了加州圣黎院的院长,进行了威胁,加州圣黎院是艺术的圣洁殿堂,院长不愿意让他这位资本大僚腐蚀进去,为了保住所有的学生,所以院长放弃了她。

    她被彻底的放弃了。

    苏小樱眼眶一红,蝴蝶蝉翼般的羽捷颤的厉害,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她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他这样讨厌她,厌恶她?

    苏小樱看着回廊下的那两个人,封司南并没有推开赵菲儿,他的大掌往下滑,落在赵菲儿那故意俏起来的臀上用力的拍了一下,“先进去。”

    两个人进了别墅,大门关上了。

    苏小樱一个人僵在原地,夜晚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她的小脸上,好疼好疼。

    她麻木的走上前,来到了回廊下,缓缓伸出小手,想推开别墅的大门。

    她想冲进去。

    她凭什么不能进去?

    她才是封太太!

    一个是她的老公,一个是她的“好朋友”,她想进去看一看,亲眼看一看!

    但是,苏小樱没有勇气,她又退缩了。

    所有记忆都回到了很多年前,才2岁的她看着妈咪推开了爹地的办公室门。

    后来的很多年她总在想,如果她当时拉住妈咪就好了,如果她不让妈咪看到就好了。

    苏小樱不愿意去看,不想去看,或许相同的画面,一样的丑陋不堪,已经夺走了妈咪的生命…

    苏小樱转身,离开了这里。

    ……

    私家豪车疾驰在路上,苏小樱坐在后座上,她侧着一张苍白的小脸看着外面飞逝而过的风景。

    她一双猫儿般的明眸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变得苍白,空洞。

    她爱了封司南十年。

    他就是她一直追逐的梦想。

    现在,她的梦碎了——

    大哥哥。

    她的大哥哥。

    苏小樱八岁那一年离家出走了,2岁的孩子亲眼目睹了妈咪的死亡,她知道是爹地害死了妈咪,所以一天放学后,她离家出走了。

    很不幸的是,路上她被一批劫匪给绑架了。

    后来她被丢进了一个破旧又黑暗的小木屋里,那个小木屋里还有一个大哥哥,就是封司南。

    她至今也不知道当年的封司南是怎么落到那些劫匪手里的,是不是也被绑架了,那一段过往已经被封家全部抹干净了,当年那些劫匪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没有人知道封司南这位封家的长子嫡孙也曾经有过一段辛秘的过往。

    她进去的时候,封司南高烧不退,整个人都是半昏迷的状态。

    那七天里,都是她在照顾封司南。

    8岁的她将高烧不退的大哥哥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黑暗里,到处都潜伏着未知的寒冷和危险,他们相互取暖,依偎在一起。

    后来的后来,警方来了,和劫匪进行了激烈的火拼,她受伤了。

    在她疼晕的时候,有人将她背了起来,一路狂奔将她送到了医院里。

    她知道那是大哥哥。

    后来的很多年里,封司南就成了她伸手想去触碰的阳光。

    眼眶一热,大颗大颗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纷纷的砸落了下来。

    苏小樱伸出小手捂住自己颤抖的红唇,一下子泣不成声。

    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有忘记她的大哥哥。

    可是,原来,记住的只有她一个人。

    大哥哥早就忘记了。

    她的梦碎了。

    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来电话了。

    苏小樱拿出手机,是爹地打来的电话。

    苏小樱抽了一个通红的小鼻翼,然后按键接通,“喂,爹地。”

    苏老的声音很快就传递了过来,“小樱,今晚回家么?”

    爹地问她今晚回家不回家。

    豆大的泪珠往下砸,苏小樱在自己的泪光里勾起唇角,哽咽的问,“爹地,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

    “封司南做事很干净,我也是刚知道的。”

    苏小樱将自己蜷缩在后座的小小角落里,缩成一团,双腿曲起来,用一只小手抱着,“爹地,我是不是…很傻?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妮妮,这两年我每天…都在等他…回家,原来他不是…工作忙,他只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我觉得我自己…又可怜又可笑,所有的人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他讨厌我,厌恶我,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我,可是…我还是…飞蛾扑火…”

    “爹地,我的心里好疼,真的好疼好疼…”

    那端的苏老静了很久,然后缓缓道,“小樱,对不起…”

    是他对不起这个女儿。

    当年在她最叛逆最孤单最难过的时间里,让她遇到了封司南,她紧紧的抓着封司南,像抓着自己的一根救命稻草,不肯松开。

    可是,她抓着的不是救命稻草,而是一个冷血无情的魔鬼。

    苏小樱泪流满面,她摇了摇小脑袋,“爹地,我知道…你爱我…”

    苏老听了很多次,小樱总是告诉他,她知道爹地爱她。

    但是,小樱从来没有说过,没关系,爹地我原谅你了。

    “小樱,回家吧,爹地一直在等你回家。”

    苏小樱被泪水模糊了双眼,她喃喃道,荒凉又自嘲,“是啊,我已经…流浪好久了…”

    那个洛水湾永远冷冰冰的,从来不是她的家。

    她18岁放弃了去加州圣黎院的机会搬进了洛水湾,后来一直在流浪。

    她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

    “可是,妮妮还在那里,是我害了妮妮,我为什么…要将妮妮生下来?”

    “我自己就生长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我多么…多么希望妮妮可以有…父爱…我一生遗憾的东西,也会…成为妮妮最大的…遗憾…”

    苏小樱痛彻心扉,她自己飞蛾扑火,还生下了妮妮,妮妮注定没有父爱了。

    “小樱,妮妮会理解的。”

    苏小樱抽泣着,莹弱的小香肩不停的颤动,很久之后,她才止住了哭意,“爹地,今天晚上我想回洛水湾。”

    苏老迅速点头,“好。”

    小樱比他想象的要坚强,回洛水湾,小樱是去面对,而不是逃避。

    “还有爹地,有一件事,我想要你帮我办。”

    “是不是赵菲儿的事情?这个赵菲儿抢了你的名额,爹地会帮你把这个名额拿回来的,明天就送你和妮妮去加州。”

    苏小樱一双猫儿般的明眸里还闪烁着晶莹的泪珠,她自嘲的笑了笑,“他说过不许我去加州,又何必牵连和为难院长,我知道,我去不了了。”

    “小樱…”

    “爹地,这是我和他的事,求你们不要因为我而受伤,他是封司南啊…”

    苏老一下子就明白了小樱的意思,这个女儿心里聪慧,她不想因为她而让封苏两家决裂火拼,封苏两家一旦开战,必有伤亡。

    苏老没有儿子,而封司南正当壮年。

    “小樱,你是我的女儿,爹地的一切都是你的,爹地可以让你自己去处理和封司南的感情,因为人总要成长,但是记住了,爹地永远在你身后。”

    苏小樱点头,“恩,我知道,我要爹地帮我办一件事,我去不了加州了,也不想让赵菲儿去,她不配,明天爹地替我…”

    苏小樱将话说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耳畔都安静了,苏小樱伸出两条纤臂抱住了自己的腿弯,然后将小脸埋在了膝盖里,她好冷。

    ……

    别墅里。

    封司南身高腿长的伫立在客厅里,他穿着一件白衬衫,脖间打着领带,下面两条长腿修长遒劲,光一个侧影就那般的强健迷人。

    客厅璀璨的灯光打在他那张英俊倨贵的面容上,覆着淡淡的光晕,高深,倨贵又神秘。

    赵菲儿痴痴的看着他,“封总,我明天就要去加州圣黎院了,今天晚上我想好好的感谢一下封总。”

    封司南那双深邃的狭眸落在了赵菲儿身上那件粉色睡裙上,这睡裙很眼熟,那天在书房里,苏小樱坐在他的大腿上也穿了这件。

    封司南漫不经心的勾了一下薄唇,慵懒而散漫,又透出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风情,“你想怎么感谢我,恩?”

    “当然是…”

    赵菲儿伸手,一颗颗的解开了睡裙的纽扣——

    还有一更。
欢迎您阅读芊霓裳所写的小说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