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第1692章 君小姐,主君回来了!

作者:芊霓裳 类别:玄幻小说
    君夕卿在蹭亮的公交车窗上看到了一道颀长俊拔的身影,那么的熟悉,熟悉到深入骨髓。

    君夕卿一怔,目光落在那道身影上再也移开不了半分,陆夜冥…陆夜冥…

    她灵动的眼眶里迅速凝结出了一层晶莹的水雾,是开心的,她真的很开心,娇艳的红唇都缓缓的勾了起来,陆夜冥…陆夜冥回来了。

    他终于回来了!

    在她快要等下去的时候,他回来了!

    君夕卿抽了一下通红的小鼻翼,然后颤抖的伸出小手,去抚摸车窗上的那道身影。

    可是,她柔软的指腹刚抚摸上去,那道颀长俊拔的身躯突然消失了。

    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陆夜冥呢?

    君夕卿的小手触碰上了车窗,冰冷的车窗,没有一丝的温度,她猛然惊醒,刚才不过是她的幻觉。

    他没有回来。

    他还是没有回来。

    一下子,君夕卿眼里的泪珠全部涌了出来,莹弱的香肩颤动,泣不成声。

    这半年,所有人都接受了他不能回来的事实,似乎所有的哀恸和悲伤都在时光的流逝里开始沉淀,再沉淀,再也没有人提起他,不敢提,不能提。

    她心里有一处伤,疼的不能去触碰,碰一碰就是撕心裂肺的疼。

    她跟所有人一样,变得安静沉默,但是只有她心里的伤口再慢慢的溃烂,时光没有将她治愈,反而带给了她更深的痛。

    陆夜冥。

    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君夕卿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儿子,泪流满面。

    很快她哭累了,真的好累,也许未来会更加的累,黑暗在堆积,绝望在蔓延,她还需要接过他的手掌,勇敢的牵起儿子的手,他没有走完的路,她会替他一路前行。

    她会带着儿子守着他的家,守住他的国。

    “陆夜冥,我真的快等不下去了,你回来好不好…我想你,真的好想好想…快想疯了…”

    君夕卿闭上眼,进行了梦乡。

    ……

    她做梦了。

    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这辆回家的末班车一直疾驰在繁华的大街上,这时司机突然刹车了,车门打开,有人上来了。

    是两个黑衣人,接着两个黑衣人将一个轮椅抬了上来,轮椅上坐着一个人。

    君夕卿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他穿着一身的黑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似乎故意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脸。

    他的身体佝偻着,好瘦,好像受了很多的伤,整个骨架都已经严重的萎靡变形了,他以前应该是一个很英俊很年轻的男人,现在一夕间老了太多太多,都已经像一个晨昏入定的老者。

    黑衣人将轮椅推了过来,那个人离她近了,又近了一点,最后停在了她的身边。

    那个人起来了,他动作艰难而缓慢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像电影回放的慢动作,坐在了她身边的椅上。

    他过来了。

    君夕卿似乎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医院的味道,除了这股味道,她还嗅到了一股干净清冽的男人阳刚,这种男人气息让她太熟悉。

    他缓慢的倾过身,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掌,拨开了小皮皮身上的毛毯,看着小皮皮粉雕玉琢的小脸。

    小皮皮突然就醒了,睁开了一双惺忪的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男人。

    男人伸手,温柔而爱怜的摸着小皮皮的小脸。

    “爹地~”

    小皮皮奶奶的叫了一声。

    “爹地~哈,爹地~”

    小皮皮欢快的叫着,现在还不会说话,只会叫妈咪,爹地,姨姨~

    “呵。”

    身边的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嗓音格外的沙哑,像磨砂过后的。

    他是谁?

    君夕卿颤着纤长的羽捷,想要睁开眼,这是梦么,这是不是梦?

    她想要看一看他的脸,她想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他给她的感觉如此的熟悉?

    这时男人缓慢的将胳膊搭在了她后面的椅背上,大掌托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让她枕在了他的肩上。

    他的肩不再挺括,萎靡的向老人一样,但是他身上透着一股让人安心而从容的力量,让她想要依靠上去,永远的依靠着,不再离开。

    周边都是安静的,公交车向皇城开去,车上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身边的男人抱着她,然后垂眸看着她的小脸,他缓慢的贴了上来,用自己的鼻翼抵着她脸上的娇肌,轻轻而温柔的摩挲着,带着深深的眷恋和思念。

    很快,他的唇吻了上来,触到了她娇软的红唇。

    他柔柔的吻着她,一点点的描绘着她娇美的唇线,像对待着什么稀世奇珍。

    他没有用力,不敢用力。

    就这样吻了几秒,真的只有几秒,短暂的让人觉得是一场梦,他松开了她。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呼吸不畅。

    君夕卿听到了他急促的呼吸声,他好像呼吸困难,那清瘦的胸膛一上一下,吸气,呼气,也许下一秒就会断气了。

    那两个黑衣人迅速将一个氧气罩戴在了他的脸上,然后将他抬上了轮椅。

    他走了。

    他走了…

    君夕卿看着他虚弱不堪的背影,试图张开嘴叫他,但是她阖了阖红唇,痛苦的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很快他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不要走。

    不要走!

    求求你了,不要走!

    陆夜冥!

    君夕卿撕心裂肺的尖叫了一声,倏然睁开了眼。

    睁眼的瞬间,脸上好烫,像是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砸落下来,她还在这个公交车上,只不过已经泪水模糊,她的小脸上全是泪。

    君夕卿突然迷茫了,她怎么了,刚才是梦么?

    公交车还在平稳的行驶着,小皮皮躺在她的怀里,粉雕玉琢的小脸埋在毛毯里,睡的无比的香甜,还是她入睡之前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变。

    刚才是梦吧。

    她梦到了…陆夜冥。

    是因为她太想他了,所以出现了幻觉么?

    可是,刚才的梦好真实,就好像他就在她的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时公交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司机开口道,“最后一站到了,该下车了。”

    皇城到了。

    君夕卿伸出小手胡乱的抹了一把小脸的泪珠,然后抱着小皮皮下了车。

    外面,几辆总统豪车停在那里,恭候着她。

    “君小姐,主君回来了!”
欢迎您阅读芊霓裳所写的小说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