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第1570章 拿枪抵着她的额头

作者:芊霓裳 类别:玄幻小说
    陆夜冥僵在原地,他幽深的凤眸落在君夕卿那痛苦蜷缩的一小团身上,眼眶里早已经弥漫上一层血气。

    他的女人,他的儿子,清晨他起床的时候还吻过她的额头,吻过她的小肚皮,他们母子还好好的。

    可是他刚转身,就出事了。

    穆妍妍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一把拽住了陆夜冥的衣袖,“夜冥哥哥,你听我说,我没有推君夕卿,是她…”

    话还没有说完,陆夜冥伸手一甩,穆妍妍娇俏的身体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般用力的飞撞在了墙壁上。

    “砰”一声,穆妍妍撞落在地毯上,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

    “夜冥哥哥,你…你听我说…”

    穆妍妍艰难的在地上爬,爬到陆夜冥的腿边,伸手去拽他的西裤。

    不是她。

    是君夕卿自己。

    她自己从楼梯上摔下去的。

    穆妍妍去拽男人的西裤,就要拽到了,陆夜冥拔腿,走了。

    陆夜冥来到了君夕卿的身边,他单膝蹲地,伸出大掌将君夕卿纤柔的身体捞在了自己的怀里。

    “没事了,医生待会儿就到。”

    陆夜冥低沉的嗓音已经全哑,他收紧健臂,将她用力的箍在自己的怀里。

    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他敛着俊眉一遍遍的亲着。

    君夕卿手上全是血,她用力的攥着那个小手镯,在他的怀抱和亲吻里昏迷了过去。

    ……

    房间里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医生小心翼翼的看向陆夜冥,“陆总统,很遗憾,君小姐流产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

    陆夜冥颀长如玉的伫立在床边,整个人浸在一股寒戾的沉默里,他垂着英俊的眼睑,看着躺在床上的君夕卿。

    她在沉睡,巴掌大的小脸白的近乎透明。

    “陆总统,这女人坐小月子一定要注意,接下来一个月君小姐需要卧床休息,君小姐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医生道。

    陆夜冥没有说话,他只是抬手,抚上了君夕卿冰凉的小脸。

    医生走了出去。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里,这时梵门走了过来,低声道,“主君,回廊的监控已经调出来了。”

    陆夜冥缓缓收回了手,走了出去。

    ……

    书房里。

    陆夜冥坐在暗红色的沙发里,两条大长腿优雅的叠加在了一起,修长的指尖里夹了一根香烟,他幽幽的抽着。

    梵门将监控放了一遍,监控里,君夕卿和穆妍妍站在楼梯口说话,最后穆妍妍将君夕卿给推了下去。

    “主君,我已经问过女佣了,女佣亲眼看见穆小姐将君小姐给推了下去。”

    陆夜冥紧蹙着剑眉,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俊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幽幽的将一根烟给抽完了,他将烟蒂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起身。

    回到房间时,君夕卿已经醒了,她下了床,站在窗边。

    她穿了一件蓝白条的病号服,纤柔的身体显出几分病态的柔弱感,三千青丝柔顺的披在肩上,她背对着他,看着窗外,无比的安静。

    陆夜冥迅速走过去,伸出健臂从后面抱住了她,她身上都是冷的,他亲吻着她的小脸蛋,“怎么下床了?医生说你要卧床休息。”

    君夕卿看着镜面里的自己,“孩子没了,是么?”

    陆夜冥敛下俊眉,“你好好的养身体,孩子我们还会再有的。”

    “哦,”君夕卿淡淡的应了一声,“对于你而言,就是跟女人再上一次床的事。”

    陆夜冥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塞回了温暖的被窝里,然后纠正道,“是跟你再上一次床。”

    君夕卿坐在床上,背后垫了一个软枕,她淡淡的扯了一下红唇,这时门外就响起了穆妍妍的声音,“夜冥哥哥呢,我要见夜冥哥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夜冥哥哥说!”

    “穆小姐,请你立刻离开。”梵门语气生硬道。

    君夕卿抬眸,看着门外,“让她进来吧。”

    穆妍妍迅速跑了进来。

    穆妍妍的脸色也很苍白,陆夜冥那伸手一甩,将她撞出了内伤,她不甘心自己被设计,一定要来找陆夜冥将话说清楚。

    “夜冥哥哥,”穆妍妍跑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陆夜冥的腿边,“夜冥哥哥,你要相信我,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推君夕卿,是她,是她自己滚下楼梯的!”

    “她先是激怒我,让我对她动手,然后她自己滚了下去,最后的时候她还对我说,游戏开始了,你们一个都别想逃!”

    “夜冥哥哥,君夕卿已经恨上你了,她在害你,她会害死你的!”

    穆妍妍情绪激动的说道。

    陆夜冥没有看穆妍妍,一点眼风都没有,他幽深的凤眸只是落在君夕卿巴掌大的小脸上,静静的看着她,眸色讳莫如深。

    君夕卿扭头,迎上了陆夜冥的目光,“你信她,还是信我?”

    陆夜冥握着她冰凉的小手,掀了掀薄唇,“我信你。”

    我信你。

    这三个字在穆妍妍的耳畔炸开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夜冥,“夜冥哥哥,君夕卿究竟给你下了什么**汤,你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是她,真的是她自己滚下去了,她亲手杀了你们的孩子!”

    话音刚落下,陆夜冥抬腿,一脚踹上了一张木椅。

    “啪”一声,木椅碎了。

    没有人看见陆夜冥是怎么动作的,眨眼之间,陆夜冥已经起身,鬼魅般的抽出了梵门腰间的腰肢,他将黑色的洞口用力的抵在了穆妍妍的额头上。

    穆妍妍瘫在了地上,作为穆家二千金,她第一次被人用枪抵着。

    枪口是冰冷的。

    “夜…夜冥哥哥…”

    穆妍妍浑身颤抖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陆夜冥颀长如玉的伫立她面前,额头青筋跳起,浓墨色的眼眸里全是阴霾的红血丝,他狰狞的盯着她,恐怖的像是地狱来的阎罗。

    穆妍妍不知道她哪一句说错了,孩子没了,像陆夜冥这样深处高位,浸yin权利的男人就算再心痛,也不会在情绪上表露太多,他控制的很好。

    但是现在,他像发了魔一样。

    她刚才的话,哪一句刺激到他了?

    是那一句,是她说君夕卿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欢迎您阅读芊霓裳所写的小说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