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第1169章 杀了他,你们母女团聚(月票加更)

作者:芊霓裳 类别:玄幻小说
    玄影一僵,记忆里她很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

    凤菱雪吻着他冰冷的薄唇,两只小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她将小舌探入他的嘴里,勾着了他的舌尖…

    玄影被她的热情如火给融化了,两只大掌扣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身往后退,两个人双双跌落在了冷硬的木板床上。

    她身上很热,体温灼人。

    他感觉到了她的不正常,微微用力,他将她推开了一点,“你怎么了?”

    他低沉的嗓音都哑了。

    黑暗里,凤菱雪那双勾人的冷眸水媚又迷离的看着他,两只小手抵上他的胸膛,将他一把推开。

    玄影没有防备,高大沉重的身体被她推倒在了木板床上。

    他想动,这时凤菱雪爬了上来,直接坐在了他的身上。

    玄影是生杀予夺的掌权者,这样的男人无论在什么事情上都注定很强势,床上也不例外,但是现在他在下,她大胆的骑在他身上。

    他幽深的琉璃眸里淬满了猩红的火苗,两只大掌抚上她的腰肢,“你跟玄沐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他是不是睡过你,恩?”

    他还没有被她迷得晕头转向,还保持着冷静和克制。

    凤菱雪没说话,她的红唇缓缓往下,一口咬住了他凸起的喉结。

    玄影吃痛,身上结实的肌肉都绷紧了,猩红的眼眶几番滚动。

    仅剩的那么一点冷静和克制荡然无存,又想到她这么高的造诣不知道在多少男人身下练就的,说不定玄沐就是其中之一。

    他心里又痒又疼的,很难受,他急需一个发-泄口,薄唇来到她的耳畔,他哑声骂她,“贱货!”

    凤菱雪绝色的冷颜上没有什么表情,她伸出小手去解他的皮带。

    轻轻闭上眼,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悄然滑落…

    ……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人去看时间,外面的雨滴“噼里啪啦”,里面春意正浓。

    下等的佣人房里到处都丢的衣服,玄影名贵的制服都崩坏了几颗纽扣,廉价冷硬的木板床上睡着两道身影,他在外,她在里。

    两个人懒得去洗澡,明明身上都是汗,黏腻难受,他伸出健臂将她箍怀里,还垂眸吻着她。

    激烈过后的余韵,他没有抽身离开,而是抱着她亲吻。

    凤菱雪小脸红红的埋在他的怀里,抬着小脑袋轻轻的回应着他,十分乖软。

    他心情很好,将一样东西递给了她,“给你。”

    是一颗夜明珠。

    上等的夜明珠瞬间在房间里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照亮了一间屋子。

    这是他去剿匪的时候,从那个匪徒头目的百宝箱里搜出来的,据说价值连城。

    “喜欢么?”他问。

    怀里的凤菱雪没有抬头,小脸埋在他**健硕的胸膛里,拽着夜明珠,点了点头,“恩。”

    “这个房间不好,明天我让嬷嬷给你换一间。”

    她又点头,“恩。”

    “上次给你的卡,听说你一分钱没花,怎么现在不爱钱了?”他低笑。

    凤菱雪颤着小扇子般的羽捷,没说话。

    玄影搂着她,亲了亲她的发,“今天伺候很好,以后也要像这样伺候,伺候好了,我会待你好的。”

    男人在床上都很好说话,尤其是这个时候。

    “恩。”她轻声应着。

    他抱着她,有些心猿意马,高大的身躯覆下去,又将她给压住了。

    这时她两只小手抵上了他,轻轻的推了推,“主人,我的小石头呢?”

    小石头?

    又是小石头。

    他都送她夜明珠了,她心心念念的还是那块破石头。

    这个破石头不知道是哪个男人送给她的。

    他伸手,直接将一样东西拂到了地板上。

    这里的地板没有铺地毯,很硬,小石头摔上去,“啪”了一声。

    凤菱雪像受了什么刺激,纤瘦的身体弹了起来,想下去。

    但是他按住她莹润的小肩头,又将她给按了回去,“存心惹我不痛快?”

    他俯身吻她的红唇。

    但是身下的小身体渐渐的僵硬了,一点都没有刚才的柔软,灼热的体温退下去,只剩下冰凉。

    他蹙起了剑眉,有些扫兴,大掌来到她的小脸上用力的拍了拍,“给你几分好脸,就给我好好受着,别给脸不要脸,伺候我的时候,把刚才那股骚劲给拿出来!”

    他手重,几下一拍,她半边小脸上就红了一片。

    凤菱雪没有看他,目光只落在小石头上。

    房间里的气氛骤降。

    玄影觉得自己要发脾气了,在控制不住自己之前,他冷哼一声,抽身离开了。

    他进了沐浴间去冲澡。

    不想再多看她第二眼,怕又要伤她。

    刚才才缱绻过,他多给她几分尊严。

    ……

    他走了,凤菱雪迅速下床,她蹲下身,将那块小石头给捡在了手心里。

    小石头没有坏。

    幸好幸好。

    凤菱雪拖着麻木的身体爬上了床,将小石头放在唇边亲了亲,牟牟…

    牟牟,有没有想妈咪?

    妈咪想你了。

    很想很想。

    很快,沐浴间的门“嗒”一声开了,玄影简单冲了一个澡出来了。

    他首先看向床上的女人,她背对着他睡的,身上盖了一件单薄的毛毯。

    这么一看,她那晶莹剔透的腻白娇肌上全是伤,他抽她的鞭子,踹她的一脚,扇她的巴掌,刚才没轻没重只管发-泄,又弄出了好多道青青紫紫的痕迹,看着很刺眼。

    他那双墨色的琉璃眸滞了一下,他怎么将她伤成这样了?

    现在她一个人躺在那里,动也不动,像个毫无生机的木偶一样。

    刚才她在他的身上很热情,但是现在又冷了下去。

    他走上前,抿了一下薄唇,“自己去洗澡。”

    床上的凤菱雪动了动,爬了起来,她光着白玉的小脚丫缓缓的走进了沐浴间。

    玄影坐在床上,觉得心口闷闷的,喘不过气。

    刚才有多畅快淋漓,现在就有多空-虚。

    就觉得现在的她很不真实。

    他好像抓不到她。

    她随时都会走。

    几分钟后,沐浴间的门开了,洗过澡的凤菱雪走了出来,她上了床。

    她没有靠近他,而是睡在床边,离他远远的。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像隔了天涯海角。

    玄影在黑暗里睁开了眼,他伸出了自己的健臂,“过来。”

    凤菱雪动了动,爬到了他的怀里。

    玄影抱住了她。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玄影有些困了,这几日在外征战本来就很疲惫,又敷衍了一场虚伪的庆功宴,只有刚才缱绻时分他才觉得肆意痛快了些,如脱缰的野马,奋力驰骋。

    畅快淋漓的运动过后,他很容易进入睡眠。

    况且,怀里还抱着她的身体,满是芬芳。

    这时就听见怀里的女人开口了,她小着声,“主人,我没有喝避孕药。”

    “恩?”他懒懒散散的应了一声。

    “能不能让嬷嬷先给我准备一碗避孕药,我怕明天早晨喝的话会意外怀孕。”

    怀孕?

    听着这两个字,玄影缓缓勾唇,邪魅的嗓音里透着冷漠,“怀孕了就打掉,多大的事,先睡觉。”

    他闭上眼睡了。

    凤菱雪握紧了手里的小石头,她扯了一下唇角,是没有多大的事,怀孕了就流掉,她的身体就是用来糟践的。

    ……

    玄影睡着了,但是他睡眠浅,稍有动静就会醒,他突然睁开了眼。

    他还在她的房间里。

    刚才不觉得,现在他觉得可笑,他竟然留夜在了她的房间里。

    这里可是下等的佣人房。

    他收紧了健臂,想将她更紧的抱住。

    但是下一秒他整个人一僵。

    怀里的人不见了。

    身边空空的,凤菱雪不知所踪。

    玄影一瞬间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下床,他大声道,“凤菱雪!”

    房间里传来了他的回声,没有人回应。

    他推开了沐浴间的门,没人。

    墨色的琉璃眸里瞬间溢出了森然的寒气,垂在身侧的两只大掌攥紧了拳,“凤菱雪,我数三秒,快点给我滚出来,一,二…”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没人。

    没有人回应他。

    他僵硬的站在原地,像演了一场独角戏,很滑稽。

    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泛白的弧线,他出声道,“来人!”

    ……

    凌晨,整个寒山寺灯火通明,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的美妾女佣们瑟缩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她们不敢看向沙发里坐着的男人,他的脸色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了。

    心腹阿周很快就来了,“主子,已经调查过了,最后一个和凤小姐联系的人是唐小姐。”

    唐沫儿?

    玄影目光闪了一下,凤菱雪无端失踪难道和唐沫儿有关系?

    她竟然敢逃!

    玄影将大掌拽成了拳,等他将她抓回来,他一定会打断她的腿,然后将她锁起来。

    今天晚上她热情如火,其实就是放松他的警惕,趁机逃跑的。

    他最讨厌她骗他。

    她又一次的欺骗了他。

    玄影看着面前的监控画面,黑暗里,凤菱雪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身上披了一件黑色斗篷,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里。

    她逃走了。

    ……

    北行宫。

    佣人拉开了大门,凤菱雪摘下了头上的帽子,然后上楼进了书房。

    书房里,她的父亲北王爵已经在等着了。

    北王爵拥有一双浑浊而算计的双眼,他看见凤菱雪迅速露出了笑容,“菱雪,你回来了,庆功宴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听说你已经跟银面王在一起了,怎么样,银面王有没有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凤菱雪绝色的冷颜上没有什么表情,“这一次你假意让我去接近顾墨寒,其实你给我真正的目的是接近银面王,我现在已经住进寒山苑,成为银面王的女人了,也算完成了一半的任务,你告诉,我的牟牟到底在哪儿?”

    “菱雪,银面王在阿娇房与你朝夕相伴那么多年,他喜欢你,让你接近勾-引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要知道牟牟在哪里很简单,只要你听我的话,现在你才完成一半的任务,你还记得另一半的任务是什么?”

    另一半的任务?

    凤菱雪小脸白了白,“记得,你让我给他下毒,杀了他。”

    北王爵拿出了一包药粉,放在了凤菱雪的手心里,“菱雪,只要你杀了玄影,你就可以跟牟牟母女团聚了,牟牟才那么小,她每天都哭,哭着要妈咪,要妈咪…”

    凤菱雪白皙的眼眶一红,迅速闭上了眼,她不敢想,不能想,只要想到她的牟牟现在在受痛苦,受煎熬,她就觉得生不如死。

    “够了,别说了!”

    说着她抬眸,看向北王爵,“你为什么要杀了玄影?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菱雪,不该问的问题,你就不要问了,难道你心里还对玄影有情,舍不得杀他么?”

    北王爵握住了凤菱雪的手,压低声音缓缓说道,“你忘了三年前发生的事情了?”

    三年前发生的事情?

    凤菱雪一下子手脚冰凉。

    “三年前,你成人礼的前一晚,被别的男人给强爆了,牟牟就是那一晚有的。”

    “你已经变脏了,你以为玄影知道了真相会要你,你不但跟别的男人上了床,还生下了一个孽种。”

    “我看如果玄影知道牟牟的存在,肯定会对牟牟动杀念的吧…”

    “菱雪,杀了玄影,你们母女可以团聚,不杀他,他早晚会杀了你们母女。”

    凤菱雪整个人像是被推进了深渊里,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玄影,如果玄影知道牟牟的存在,他一定会杀了牟牟的。

    她已经脏了。

    真的脏透了。

    三年前,成人礼的前一晚,好黑,真的好黑,她被拖进了一个房间里,被粗鲁的撕开了衣服。

    明天,她就可以跟影哥哥一起离开了。

    但是,她失去了清白。

    她不配。

    她不配跟影哥哥在一起了。

    现在,让她如何抉择?

    不要逼她。

    为什么都来逼她?

    凤菱雪看着北王爵,摊开了自己的手心,“把ar的解药先给我。”

    ar的解药可以解唐沫儿身上的毒,顾墨寒和唐沫儿被卷进了a国这一场权利之争了,他们是无辜的。

    她看着顾墨寒和唐沫儿相爱,她真的好羡慕好羡慕。

    北王爵摇了摇头,“菱雪,你大概还不知道,ar不是毒药,所以它没有解药。”
欢迎您阅读芊霓裳所写的小说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