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第1150章 女奴

作者:芊霓裳 类别:玄幻小说
    今日受到的痛楚,等到他日,他一定双倍奉还!

    玄影阖动着英俊的眼眸,垂眸冷冷的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凤菱雪,他无情的转身离开。

    ……

    凤菱雪颤了颤小扇子般的羽捷,然后虚弱的睁开了眼。

    她现在在哪里?

    她在一辆豪车的车厢里,躺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一件羊毛毯。

    她动了动,想起身。

    但是好痛。

    挨了四鞭子,一开始是痛到麻木,感觉不出来,现在她的感官复苏了,身体传来的撕裂痛楚一下子袭击而来,让她疼出了一头的冷汗。

    “凤小姐,不要动,医生已经给你包扎过了,你一动,伤口又要撕裂了。”这时嬷嬷出声道。

    凤菱雪垂眸看着自己,她的伤口的确被处理过了。

    “凤小姐,好好休养,少爷交代了,不能让你死了。”

    不能让她死了。

    凤菱雪拽了一下小拳,沙哑的出声,近乎呢喃,“我不会死的,我不会让自己死的,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惜命。

    她不会死的。

    这时豪车停了下来,凤菱雪侧眸看向蹭亮的窗外,现在已经回到了a国。

    a国,南行宫。

    几辆防弹款的x豪车停了下来,阿周恭敬的拉开了后车门,玄影出来了。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风衣,脚上踩着厚重的黑色军靴,露出的半张俊脸精致邪魅,让人移不开目光。

    凤菱雪在车里看着他,“嬷嬷,我们要下车么?”

    “不用,少爷有自己的府邸寒山苑,这南行宫里住着南王爵和夫人们,少爷只不过来拜见自己的母亲。”

    “南王爵是他的父亲,那他的母亲是南王妃么?”凤菱雪轻声问。

    嬷嬷摇头,“不是,少爷的亲生母亲不过是虞妾,少爷是庶子,不过自小时,南王爵就特种宠爱少爷。”

    “少爷在很小的年纪就有着过人的聪慧,冷静和克制,南王爵将少爷当成继承人来培养,不过这个虞妾胆大包天,竟然在少爷六岁的时候偷偷的将少爷送出了府,藏在了阿娇房里,南王爵大怒,所以废了虞妾的双眼,挑断了她的脚筋,让她变成了一个废人。”

    “这些年,南王爵一直在寻找少爷,三年前才在阿娇房里找到了少爷,将少爷接回了西行宫。”

    “少爷果然没有让任何人失望,帝王之才,才花了三年时间就与西王爵并驾齐驱,雄霸一方,所以南王爵很是宠爱少爷。”

    凤菱雪看着窗外那道高大健硕的身躯,他伫立在车身前,抬眸看着这栋南行宫。

    这时南行宫的大门被拉开,很多人出来的,都是为了迎接他的。

    最前面的就是南王爵,南王爵走上前,满意的拍了拍玄影的肩,“我儿回来了。”

    玄影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开口叫“父亲”。

    后面的是南王妃,南王妃迅速阴阳怪气的嘲笑道,“银面王的功勋越来越大,这架子也摆的越来越高,这都回来三年了,都不肯叫一声父亲,难道是在怪老爷废了你那个下贱的母亲不成?”

    玄影掀着墨色的眼睑,淡淡的看了南王妃一眼。

    那目光森然阴戾,让人胆寒。

    南王妃吓得浑身一哆嗦,但还是硬着他头皮上,“难道我说错了么…”

    “啪”一声,南王爵抬手就扇了南王妃一巴掌。

    啊!

    南王妃尖叫一声,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南王爵冷冷的盯着她,“再敢顶撞我影儿,休了你!”

    “老爷!呜呜呜…”南王妃大哭了起来。

    闹了这么一出戏,玄影面无表情,他抬头看着南行宫里。

    这时两个女佣将轮椅上坐着的虞妾推了出来,虞妾才四十岁,但是头发都白了。

    相比保养良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南王妃,这个虞妾眼睛瞎了,脚筋断了,漫长的十多年已经被折磨的毫无人形,像个老妪。

    看见自己的母亲,玄影迅速拔开长腿上前,他高大的身躯在轮椅前单膝蹲了下来,一向暗黑阴郁的琉璃眸里溢出了温暖与柔软,“母亲。”

    他抬着脑袋,虔诚的叫“母亲”。

    这么一刻,他不是战场杀敌,站在权势巅峰的银面王,他只是一个儿子,一个归子。

    虞妾看不见,她的声音冷冰冰的,“你不是我的儿子!”

    玄影一滞。

    “我没有这么不听话的儿子,十多年前,我将我儿子送离了这个血腥肮脏的屠戮场,让他做一个平凡人,我儿子已经走了,我不认识你这个已然一身血腥味的恶人!”

    听着母亲的责备,玄影上下滚动了一下喉结,很快他轻柔的勾起了唇角,伸掌去摸母亲的手,“母亲…”

    虞妾抬起手,一个巴掌甩在了玄影的俊脸上。

    “滚,我永远都不想看见你!”

    虞妾自己推着轮椅,转身走了。

    玄影还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他被打偏了整张俊脸,轮廓紧绷到泛白。

    这时心腹阿周走上前,“主子。”

    玄影抬了一下手,阿周迅速退了下去。

    他缓缓站起了身,伸出右手,用手面摸了一下俊脸上的巴掌印,然后转身上车。

    他的俊脸上始终没有什么情绪波澜,连眉心都没有皱。

    没有人可以看穿他在想什么。

    “影儿。”南王爵想上前。

    玄影避了一下,没有让南王爵碰。

    南王爵一僵,很快咳嗽一声道,“影儿,最近京州一带很不太平,出了很多土匪,这两天你领军去将那些土匪都给剿灭了。”

    玄影掀了掀薄唇,“是,南王爵。”

    阿周拉开了后车门,玄影低下腰上了车,防弹款的x豪车疾驰而去。

    凤菱雪是坐在后面一辆车上的,她没有资格跟他坐在一起。

    但是她将刚才发生的一幕都尽收眼底。

    她的心突然狠狠的揪了起来,为他疼。

    他身上总透着一股阴寒狠戾的气息,但是为什么她觉得他很孤单?

    他的母亲受了十几年的苦楚和折磨才将他送离南行宫,他为什么要回来?

    这里充斥着阴谋的冰冷和嗜血的算计,他一辈子还要背负着母亲的恨。

    ……

    寒山苑。

    防弹款的x豪车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了玄影的府邸寒山苑,嬷嬷打开了后车门,凤菱雪走了下去。

    前面,玄影也下车了。

    凤菱雪侧眸看向他,但是他目不斜视,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到她。

    她只能看见他冰冷锋利的侧脸线条,那么的俊美精致。

    刚才他被打了一巴掌,疼不疼?

    她很想走上前,走到他的身边,轻轻的抚摸他被打过的地方。

    她心疼。

    真的好心疼好心疼。

    “少爷,你回来了?”

    这时几道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了,凤菱雪抬眸一看,七八个女人跑了出来。

    这些女人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莺莺燕燕,燕瘦环肥,她们像撒欢的小狐狸一样,扭着腰直接扑到了玄影的怀里。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好想你啊。”

    玄影打开双臂,一手搂了一个美女,“想我了?用哪里想了,上面,还是下面?”

    他挑着俊眉,扑面而来的惑人邪魅。

    “少爷,你好坏哦,锤你小胸胸哦。”有人捏着小粉拳轻轻的锤上玄影健硕的胸膛。

    看着这一幕,凤菱雪迅速低下了脑袋,她看着自己的脚尖,这就是他的后宫么?

    她很早就知道了,虽然他没有娶妃,但是他的后宫里有一大堆的美妾了。

    纵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她还是觉得心口酸酸的疼疼的。

    心里好难受。

    难受的她想伸出手,将自己的心给抓出来。

    这时一个美女侧眸,看到了凤菱雪,“少爷,这是谁啊?”

    无数道嫉妒敌意的目光落在了凤菱雪的身上。

    凤菱雪生的绝色,这些美女虽然也是年轻貌美,但是跟凤菱雪一比,真是黯然失色。

    有时候长得美,真的是实力。

    漂亮的女人最容易受到嫉妒和排挤,尤其是在这么多女人扎堆的后宫里。

    凤菱雪抬起勾人的冷眸,看向了玄影。

    玄影微微抬眸,墨色的琉璃眸落在了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她啊,是我新买回来的…奴。”

    他说她是奴。

    那些女人迅速捂嘴笑开了,“哦,原来是一个女奴啊,那让她住在奴才房里吧,少爷,你今天晚上可要到我们的房间里。”

    玄影搂着那些女人离开了,“你们这么多人,我今天晚上选哪个啊?”

    他走了。

    都走了。

    凤菱雪还可以听到他风流不羁的笑声,她缓缓拽起了拳,将指甲掐入自己的手心里。

    ……

    凤菱雪住在了下等房间里,和那些佣人住一起。

    翌日清晨,两个女佣推门而入,对着她指手画脚道,“将这套衣服穿上,快点去干活,从现在起你就是一个女佣了,别想着能爬上少爷的床!”

    凤菱雪看了一眼,她们丢来了一套女佣服。

    她没有说话,而是将这套女佣服给穿上了。

    穿好后,她下了楼,有人指挥她道,“喂,你,快点将碗筷拿到餐桌上,待会儿少爷和羽羽姑娘就要下来吃早餐了。”

    “昨天晚上少爷挑了羽羽姑娘侍寝,一晚上都没有出来!”
欢迎您阅读芊霓裳所写的小说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