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664章 神秘梦境

作者:李闲鱼 类别:玄幻小说
    囚车在村里的道路上行驶,不少村民站在路边看热闹。韩创业隔着窗户看着站在路边的人,眼神空洞,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他说有重要的话要跟宁涛说,宁涛路上问了两次,可他都闭着嘴巴,什么都不说。

    囚车在村子尽头停了下来,这里距离韩创业的家还有一段路,可能过车的路就修到这里,往前是一条小小的泥巴路,车子根本就过不去。

    “大过年的,同志你回去陪陪家人吧,我带他回去就行了。”宁涛对驾驶囚车的狱警说。

    “那行,有事给我们张所打电话。”狱警留了一句话开车走了。

    宁涛搀扶着韩创业顺着泥巴路往前走,那路的尽头又一座红砖房子,连墙面都没有抹。别家都是张灯结彩,那小院却连一幅对联都没有贴,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显得特别冷清。

    一大群村民站在水泥路的尽头看着宁涛和韩创业,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那不是韩疯子吗,怎么又给放出来了?”

    “对啊,这才抓进去没关几天怎么就放出来了?”

    “村部被他挖塌了,这事不会不明不白就算了吧?”

    “狗日的疯得可以,说他是韩信,我他妈还是刘邦呢。”

    “哈哈哈……”

    这些声音落在宁涛的耳朵里说不出的一种刺耳的感觉,韩创业就要死了,可这些人却还在嘲讽他,没有半点同情心。现在的日子好过了,可人心却越来越冷漠了。

    韩创业的步子走得很慢,那还全仗宁涛一路给他输灵力维持,不然早就倒在地上了 ,哪里还走得动。快到那座红砖房子的时候,他推开了宁涛搀扶他的手,将那件羽绒服紧紧地抱在了手中。

    宁涛关切地道:“你行吗?”

    韩创业点了点头,他看了宁涛一眼,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谢谢你带我回来……我……”

    宁涛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你可以相信我。你有什么心愿你也可以跟我说,我帮你实现。”

    “我知道我就要死了……我放心不下我娘……”韩创业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她连个低保都没有……我要是走了……谁照顾她呀……”

    一句话没说完,两颗眼泪就从他的眼眶之中滚落了下来。

    宁涛的心里顿时涌起一片伤感,这世上有人大鱼大肉,可有人却还在为吃饭犯愁。那些巧取豪夺的人,可有想过夺人口食会让人承受怎样的苦难?

    “你放心吧,你走之后我来照顾你娘,带会让你给我一个账号,我给你娘打一笔足够她养老的钱。”宁涛说。这样的苦善之人,他遇上了就不会不管。

    韩创业双腿一曲就要给宁涛下跪,宁涛慌忙将他托住。

    这时小院的门打开了,一个老太太探头看了一眼,慌忙走了出来,一把将韩创业抱住,一边哭一边笑:“创业回来了,你都瘦啊……回家好,回家好过年……妈给你做肉夹馍吃。”

    她就是韩创业的母亲,卢淑珍。资料上是1958年出生的人,今年才61岁,可她看上去却像是一个七十好几的人,比实际年龄大许多。

    “妈……你一直想要一件羽绒服……有个大姐给了我一件……我给你带回来,你试试合不合身。”韩创业把羽绒服递给了卢淑珍,眼巴巴地看着她。

    卢淑珍说道:“回家试,儿啊,这位是?”

    宁涛不等韩创业介绍,主动说道:“阿姨,我叫……江南,我是你儿子的老板,我要带你儿子去大城市打工,赚钱给你养老,还要娶媳妇给你抱孙子。”

    “哎哟,那感情好啊,你是我们家的贵人啊,请进请进。”老太太高兴得不得了,拉着宁涛的手就往门里走。

    韩创业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他知道宁涛是警察,也知道宁涛说的假话,可是他却不能说。他就要死了,给老母亲留下一个念想也好,不然的话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的母亲肯定承受不了。

    进了屋,宁涛跟卢淑珍闲聊了一会儿,卢淑珍便起身去做饭去了。她将挂在屋檐口的唯一一块腊肉取了下来,拿进了厨房。那块腊肉应该是这个贫困家庭拿得出来的最好的款待客人的东西了。

    “你……跟我来。”韩创业说,他往一个房间走去。

    宁涛搀扶着他进了那个房间。

    这个房间四面红砖墙也连墙灰都没有抹,墙壁上贴着几张明星海报,有黄家驹的,还有李小龙的,也不知道贴上去多少年了,颜色都有点泛黄了。房间里的家具就一张床,还有一个脏兮兮的衣柜,就连一只多余的凳子都没有。

    宁涛扶着韩创业躺在了床上,然后说道:“给我账号吧,要你母亲能取到的账号,最好是她自己的账号。”

    “你……真的要给我妈钱?”

    宁涛说道:“你看我这个样子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可是……”韩创业欲言又止。

    宁涛说道:“人都有志气,我知道,再穷的人也有自己的自尊心,不过我要你放下你的自尊心,你要为你的母亲考虑考虑。我给你母亲一笔足够养老的钱,然后在你死之前带你离开这里,我相信你也不想你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韩创业似乎这才打开心结,他给宁涛说了一个他母亲的账号。

    宁涛核对了一下,然后直接往卢淑珍的账户里转款五十万,然后将转款成功的界面给韩创业看。

    韩创业一看,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往外涌。

    宁涛说道:“待会儿我会给你母亲说这笔钱是我预付给你的五年的工资,你要五年后才能回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韩创业点了点头,哽咽地道:“我……下辈子一定报答你……”

    宁涛说道:“不用下辈子,张忠树说你有重要的话要告诉我,你只要把你想要跟我说的话告诉我,那就等于是报答我了。说吧,你要跟我说什么?”

    韩创业擦了擦眼泪,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韩信,我是大人物……可有时候我又很清醒,我知道我谁也不是,我是穷得叮当响的韩创业……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信,你接着说。”

    韩创业看着墙壁上的李小龙的海报,神色有些迷茫:“上次你和那个江警司来看我……你说你是刘邦派来的细作……我知道你是在试探我,想套我的话……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你……当时当着那些人的面我不敢说,现在终于可以说出来了……这段时间每天晚上晚上我都会做一个梦……”

    “什么梦?”

    “我梦见我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天上有龙在飞,还有骑着仙鹤和踩着剑的人,他们都往一座山去……我也跟着去了……那山好高好高,我仰着头也看不到山顶,可我能看到一座金灿灿的庙宇矗立在云端……”

    宁涛的心中一片惊讶好奇,难道他在梦里去了仙界?

    韩创业接着说了下去:“我爬呀爬呀,终于爬到了那座山顶上……那庙好大好大,金灿灿的……庙前有一块空地,站满了人……那些人穿着古人的衣服,一个个都很有气质,就像是电视里演的神仙一样……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了?”宁涛有些着急。

    “后来那庙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宁涛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接着说。”

    “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好漂亮,她说……她念了一首诗……众神寂灭天道卒,镇时塔下现建树……寻祖还需身先故,生死之间有秘路……”韩创业停了下来。

    宁涛的心中一片震惊,催促道:“她还说了什么?”

    韩创业摇了摇头:“没了,她说了这些奇怪的话,整个山头就摇晃了起来,天空出现了一个漩涡,那漩涡之中跑出来一头怪兽,它把山上的人,甚至是连那庙都吸到了它的嘴巴里……我也没躲过去,我被它吸到了肚子里,我看到它的肚子里有一片血海,上面漂浮着数不清的尸骨……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宁涛却还愣着,脑袋里不断地浮现出韩创业所说的那首“诗”。

    众神寂灭天道卒,镇时塔下现建树。

    寻祖还需身先故,生死之间有秘路。

    前两句他是从杨玉环的残魂的嘴里听到的,她没说全,现在一个活死人却将它补全了。他不知道这个韩创业为什么会做那样奇怪一个梦,在梦里见到了疑似红衣丹灵的女人,还听到了那首“诗”的最后两句。这事很诡异,那个梦更诡异。

    寻祖还需身先故,生死之间有秘路。

    前半段,是说要死掉才能接触到丹灵吗?

    后半段,是说有一条存在于生死之间的秘密通道吗?

    宁涛的心头涌起了一团迷雾,驱散不了。

    “江警官,你……”韩创业的声音。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你还梦见了什么?”

    韩创业摇了摇头:“没了,每次我被那头怪兽吞到肚子里我就会吓醒。我觉得你想知道这个,所以……我就让张所长打电话给你,我也知道你不是警察。”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创业苦笑了一下:“我这样的人……警察才懒得理我,还跟我说什么刘邦项羽……更不会给我妈五十万养老。我没读多少书,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我不傻……当然……我也有点私心,我不想死在看守所里……我想见我母亲最好一面……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你能把我弄出来……”

    宁涛很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什么样的安慰才能韩创业安心于他母亲天人永别,忘记这个世界的一切,另外感到好受一点?

    没有。

    韩创业的脸上泛起了一片血色,整个人突然精神了许多。

    可在宁涛的眼里这却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他……”韩创业忽然紧张了起来,“他、他要来了……”

    ps:连续一个星期三更,有点疲倦了,今日两更,稍稍的休息一下,请理解支持,谢谢。
欢迎您阅读李闲鱼所写的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