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赵云 第七十七章 朝廷局势变动

作者:梅花有安吉 类别:玄幻小说
    洛阳宫殿中,汉灵帝再一次摔倒在龙椅之上,骞硕扶住灵帝,担忧不已。

    “哎”灵帝空洞的眼神看着大殿的屋顶,深深的叹息,

    蹇硕想取代张让在灵帝心中的地位,今日恰巧张让和赵忠都不在灵帝身边,正是他表忠心的好时机啊,蹇硕连忙问道,“不知陛下有何烦恼,微臣愿为陛下排忧解难。”

    灵帝叹息依旧不止,看着自己倚靠的蹇硕,深深地觉得太监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不会为了哪个儿子继承皇位而心烦。

    “朕欲立王美人之子刘协为太子,只是,皇后那里,不便交代,哎,太后又催促的紧,朕,心烦啊!”

    近日他的身体越发不好,可能是大限将至了吧,灵帝突然对自己的儿子看的很清。

    太后想立王美人的儿子刘协为太子,又在他耳边说了很多刘协的话,但是当时何皇后为他生下皇子刘辨,于情于理,都该是立刘辨为太子。

    只是灵帝此刻的心已然偏向了刘协,对于刘辨就不闻不问。

    蹇硕心想,这种新旧皇位交替的大事,竟然也有他参与,若是他辅佐了刘协为帝,难保自己不是第二个阿父张让啊。

    蹇硕心里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想,但是何皇后就不会放过他,更可怕的是,何皇后的哥哥是大将军何进,本是一个屠夫,根本就没脑子,更不是讲理的主,可能一个不小心,自己就被宰了,还无处申冤。

    蹇硕眼咕噜转了转,凑到灵帝耳边,小声的建议道,“陛下若想立王美人之子为太子,那便需要把大将军何进杀掉!否则,哪怕太子继位,何将军也是一个威胁。”

    灵帝一想,蹇硕说的没错,就听信了他的话,召何进进宫。

    只是还未进城,就有人告密给何进,说是蹇硕要杀他。

    何进躲在家中,召集人马商议如何杀尽宦官。

    曹操在众人身后,冷漠的看着,一言不发,他知道,哪怕他说了,这群人也是不会懂他的良苦用心,更是会因为他与宦官曹节有瓜葛,而怀疑他是否是内奸。

    正在这个时候,司马潘跑了进来,骇然不已,“陛,陛下驾崩了!”

    “什么!”何进立刻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宝剑,就要进宫,抢先杀掉企图夺皇位的人!

    司隶校尉袁绍领兵五千,围攻皇城,在灵帝的灵位前,逼迫大臣们,拥刘协为帝。

    随后,蹇硕被叛投何进的郭胜取了人头,献给何进,企图何进饶他一命。

    而张让和赵忠则是投靠太后身边,为太后出谋划策,保住一命。

    何进杀光董太后的娘家人,又开始召集人马,商议如何杀光宦官。

    一群人商议无果,何进准备请外援进京。

    曹操见状,更是不愿与他们为伍,清冷的坐在后面,也不引人注目。

    随后,待众人商议结束,各自离开后,曹操决定离开这里,

    天下要乱了!

    与此同时,云茗刚好接到信鸽,轻皱着眉头,脑海里浮现出赵小云坚强的脸,他想把她带在身边,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可时事不允许,这天下更是不允许!

    “公子。”

    小童子迈着急切的小步子,找到了田野间的先生,。

    “何事如此惊慌。”云茗向来是风轻云淡的,万事除了赵小云,都不在他眼里,小童子的慌张,让他觉得自己教育失败。

    小童子停住脚步,恭敬的行礼,“先生,那东西动了。”

    什么?

    云茗那张波澜不惊的俊脸,顿时龟裂,快步绕过小童子,素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公子,你的执扇!”小童子看到公子因为急切落下了从不离身的执扇,心里很是害怕,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公子惊骇成这副模样。

    小童子捡起执扇,小跑着追上云茗。

    “不可能,不可能,”云茗看着屋内唯一的物件,一个紫铜色的鼎,喃喃细语,满脸的不相信。

    这只鼎相传是古老的伏羲之物,只是伏羲的六十四卦已然失传,留下的就是这个不知是不是正品的伏羲鼎。

    云茗当然不可能是祖传这伏羲鼎,早年他拜师于鬼谷子大师,师傅仙逝后,他便继承了这件伏羲鼎,

    师傅仙逝前曾预言,伏羲鼎动,则天下乱。

    下一句就是天下三分,武定天下。

    后一句话,云茗隐约猜到是天下格局。

    而前一句话就是开端,为此云茗等了几年,身边的小童子,除了日常打扫卫生之外,就是看着这只鼎,今日这鼎终于动了,

    可,时机根本不对!

    云茗曾算过,天下大乱还有一段时日,可竟然提前了。

    这到底是福是祸?

    云茗不可知。

    “走!我们去沔阳,”云茗眉头紧促,吩咐着小童子。

    “是,先生。”小童子听话的出去收拾必带的衣物,准备好车马。在屋前等候云茗。

    “这天下终究是要乱的啊。”云茗靠在车厢内,闭眼叹息。

    童子架着马车,扬起的马鞭一刻也不停歇,马匹吃痛,跑得很快,然而刚走出不到一里地,就遇上一人,站在路中央。

    “让让,快让让。”小童子连忙呼声让那人让开。

    那人纹丝不动,小童子只能紧急的拉住马绳,在那人前方不到一丈的位置,险险的停了下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看不见马匹吗?万一撞到你怎么办?”小童子后怕不已,刚刚差点就撞到这人了。

    “何事?”云茗淡薄的语气从车厢内传出,如一缕清风划过暴躁的小童子,莫名的让他冷静了下来。

    小童子恭敬回道,“先生,路中间有一人拦住车马,我们无法前进。”

    “你要出山?”拦下车马那人淡淡问道。

    云茗闻言,掀开车帘,看了过去,这一看,就立刻整理着装,下马行礼。

    “见过先生。”

    “嗯,”那人接受了云茗的行礼,语调扬高了一些继续问道,“你要出山!”

    云茗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如何才能骗过先生。

    “你要出山”那人的声音越发调侃了起来。

    云茗羞赧,“先生知晓便是,莫要打趣我了。”

    那人笑了笑,随后收敛了脸色,双眸瞬间无暖色,冷冷的盯着云茗,“你可知你出山的后果!”

    “我”云茗自然是知晓的,所以他无法反驳。

    “看来你是知道的,却执意出山!”那人严厉的呵斥云茗,不顾天下安危,自私自利。

    直直说的云茗面红耳赤,连小童子都看不下去了,为先生辩驳几句。
欢迎您阅读梅花有安吉所写的小说我是女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