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宠妃如命 第两百二十七章 云轻轻的醋劲

作者:英秀小蜜蜂 类别:玄幻小说
    梦雨尘也总是仗着比自己先进门,老是逼自己去学那些烦人的宫规。沐青言虽然从来不欺负自己,可有水玉时常提醒着自己要明辈分,懂尊卑,让自己就算想欺负沐青言来立威都不行。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欧阳弃,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口气,他说什么都要出才行。

    他对着梦雨尘不悦的道:“喂,梦木头,你是故意和我唱反调是吧。我只是让他弄明白辈分而已,这些可是你自己经常说的,怎么现在我让他也来遵守一下就不可以吗?”

    对于云轻轻的大呼小叫,梦雨尘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觉得,和云轻轻这种人讲道理,那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浪费口水而已。

    一旁的水玉却有些看不过去了,他最讨厌云轻轻这种无理取闹的人了,于是他开口道:“雨贵君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你在这里叫什么?现在知道规矩,以前怎么就从来没见你守过规矩?齐贵君今天才刚封妃你就想欺负他,我看你还是省省吧,要是按照你的说法,那是不是除了齐贵君外,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欺负你喽。”

    云轻轻一听,就立马炸毛了,“好啊,你们全都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个孕夫,我要告诉月姐姐,让她为我做主。”

    听他这样说,这下所有人都怕了他了,沐青言赶紧上前安慰他,“好啦,别生气了,你要是真的想找人出气,那就找我吧!只要你开心,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我保证依你。只是你现在怀有身子的人了,凡事不可动怒,免得伤了身子。”

    水玉一听云轻轻这样说,也闭嘴了,梦雨尘虽然不喜云轻轻的态度,却也还是随着沐青言一起哄着他,这些毕竟只是一些小事,要是真闹到妻主那里去就不好了。

    欧阳弃也不想这事被冷月知道,于是他上前,态度诚恳的对云轻轻道:“对不起,轻轻哥哥,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只要你高兴,我怎样没关系,你以后想怎么欺负我都可以。”

    云轻轻见这招如此好使,便得意的看向水玉,那神情,就像是尾巴可以翘上天了一样。

    水玉本不打算理他,一看他这样子,顿时被他给气个半死了,抬手指着他骂道:“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梦雨尘见他被云轻轻气得不轻,上前拉一下他的衣袖道:“算了,你就让让他吧,他现在有孕在身,我们都要好好的照顾他,不让妻主担心才是。”

    听到梦雨尘这样说,水玉心里虽然很火,但还是扭过头,倒也不再理云轻轻了。

    而云轻轻却从这一刻起,过上了他如小祖宗般的日子了,也从这一刻开始,这宫里所有人都得让着他,哄着他,可以说,这后宫从此以后,就是他的天下了。

    下午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冷月才批完奏折,她走出御书房,经过了大半天,她的身已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但她还是坐龙辇去逍遥宫,她想,看来以后有事没事都得多坐坐这龙辇。省得这突然间来坐,会引起人们无谓的猜想。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从此以后,但凡她坐龙辇,人们都会自动定性为前一天晚上是齐贵君侍寝…

    冷月来到逍遥宫,发现他们全都在,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梦雨尘他们说:“对不起啊!那个…就是…昨天晚上,我和小弃,嗯…就是我们俩…”

    梦雨尘见她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着。摇摇头笑着对她说:“妻主,你不用解释,我们都理解,你让小弃等得太久了,是早该给他个名份了。”

    冷月有些讶异,“你们都知道了?”

    沐青言笑着道:“小弃对你的感情,我想,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也许就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吧。以你对感情的迟钝,我们都还担心,小弃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才能有结果呢,如今看到他得偿所愿,我们都为你们感到高兴。”

    水玉也赞同的点点头,她对感情确实是很慢热,要是自己不主动,等她,那一定是件很漫长的事,他们这些人中,除了去逝的梦星晨外,谁不是在她意外的情况下才成为她的男人的。

    云轻轻也酸溜溜的说:“是啊,人家早在第一次见他看你的眼神时,就知道他也在掂记着你,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在人家怀孕时被人钻了空子。”

    他那股子醋劲,让所有人都能感觉空气里全是酸味。欧阳弃听了他的话,脸都红得快滴出血了,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些愧疚。

    冷月有些好笑的看着云轻轻,“轻轻这是在怪月姐姐吗?”

    云轻轻撇撇嘴,他心里是很不舒服,但要说他真怪她,倒也没有,虽然他平时是很任性,但也还是知道好歹的,她一个女皇,后宫妃子如此之少,最重要的是她还这么宠他们,如果他还要拿这件事来怪她,也太不懂规矩了。

    冷月见他这个样子,上前拉着他的手道:“轻轻,如果你真的要怪我,我也认了,这事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已经让小弃等太久了,以前我蠢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才让他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我没办法再让他难过了。因为小弃对我来说,和你们一样重要,他也是我这辈子要努力守护的人。如果我的行为伤害到你了,你可以打我骂我都行,但请你别怪小弃好吗?”

    听她这样说,云轻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其实想想,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怪欧阳弃呢!说起来,欧阳弃还比他先认识她。

    再说,当初在自己决定嫁给她时,不就已经想好要与别人一起分享她的吗?现在会有这样的心态度,也许自己真的是被宠坏了吧!

    云轻轻见大家都在看着他,他有些不自在的把头埋进冷月怀里,小声的嘀咕道:“我才不会怪月姐姐呢!我只是怕月姐姐会忘了我,所以才会这样的。”

    冷月揉了一下他的头发笑道:“傻瓜,你们都是月姐姐最重要的人,月姐姐怎么可能会忘。好了,肚子饿吧,我们去吃饭。”

    话落,便抱起他,带着梦雨尘一行人便往乾宁宫云了。

    到了乾宁宫,秦禾看到他们一行人立即就迎了上来,他知道每天他们都差不多会在这个时候来,所以,他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今天可以说是他有史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他的小弃终于守得云开了。为这事,他还开心的哭了好几次,所以,导致他的双眼现在看起来还红红的。

    欧阳弃看到爹爹开心的样子,他心里也很开心,只是在看到他爹爹那红肿的双眼时,心里不由的有些发酸,他的心事,这几年来爹爹也一直看在眼里,想必,今天也像他一样,高兴坏了吧。

    父子两人相视了一眼,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份喜悦对他们来说都太猝不及防了,但无论如何,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秦禾只看了欧阳弃一眼,就赶紧把冷月他们进去屋,他今天亲自己下厨做了顿丰富的大餐,是他为儿子庆祝。也是向冷月表达感谢。

    看到满桌子的菜,这可把云轻轻给乐坏了,他觉得,这些菜全是他最爱吃的,于是,他便看着满桌子的菜,不停的对秦禾说谢谢,最后说得秦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冷月与大家一起坐下后,但抱着云轻轻坐在自己的腿上,这是从她和云轻轻圆房后,每次吃饭时,只要她在,云轻轻就一定要坐她腿上,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

    现在见他看着满桌子的菜两眼放光,知道他现在怀孕了,喟口不是很好,难得有他喜欢的,便夹来喂他。

    等他吃得差不多时,冷月才自己吃,当她正在喝汤时,欧阳弃给云轻轻夹了一块山楂糕,说道:“轻轻哥哥,你吃这个,这个易消化。”

    随着他话落的还有“噗”的一声及一口汤喷洒在桌上,紧接着是冷月猛的咳嗽的声音。

    众人见状都吓了一跳,忙问冷月怎么了,冷月摆了一下手,示意自己没事,等回过气来后,才对着欧阳弃问:“小弃,你刚才叫他什么。”亲亲哥哥?她没听错吧?

    众人对她那怪异的眼神都不解,欧阳弃便重复了一遍。“轻轻哥哥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冷月听后,顿时便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我还真没有听错,亲亲哥哥,你们两的关系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好啦?”

    众人先是不解这话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是随着他们在心里念两遍后,很快;除了云轻轻外,所有人都反映过来了,‘亲亲哥哥’和‘轻轻哥哥’不就是一个音,难怪她会误会,这下所有人都笑起来了。

    欧阳弃也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他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云轻轻要他叫哥哥,他才这样叫了,没想到她会误会。

    水玉是所有人中笑得最开心的,他对着云轻轻道:“你活该,叫你没事爱装老大,这下被妻主误会,闹了个大笑话了吧。”
欢迎您阅读英秀小蜜蜂所写的小说女皇宠妃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