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宠妃如命 第两百零六章 云轻轻侍寝

作者:英秀小蜜蜂 类别:玄幻小说
    冷月对着他们摆摆手,“行了,你们都退下吧,朕自己去就好了,不用你们伺候。”说完就往里面走去了。

    走到床边,就看到被窝里鼓起来,看来云轻轻是害羞的躲了起来。冷月有些好笑的坐在床边,对着那个裹的像个蚕宝宝的人说道:“你平时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现在变成乌龟了?把头露出来吧,躲在里面也不怕自己被闷到。

    云轻轻确实紧张的要死,他的心一直‘砰!砰!砰!’的跳个不停,感觉都快要跳出他的胸口了。想起管事公公教他要做的事,更是让他羞得不敢看她,他真的要对她做那么羞人的事吗?

    想了半响,如果这样做真的能留住她,那就做吧,决定好了,他把自己的脑袋伸出来,声音都还带着一些轻颤:“月姐姐,你能不能先把灯全部灭掉?”

    “好。”冷月知道他害羞,倒也没为难他,随手一挥,整个屋子瞬间就暗了下来,她自己也站起来开始脱衣服,准备上床睡觉。

    云轻轻见屋子全黑了,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点。他按照管事公公教他的,慢慢的从被窝里爬出来,颤抖着伸手去从冷月背后为她脱衣服,当他手碰到冷月时,两人身体都轻微的僵了一下。

    冷月也没有阻拦他,任由他帮自己脱,轻轻努力压制着狂跳不止的心,帮她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下,在剩下最后的亵衣亵裤时,他整个身体贴在她的背,双手轻颤的在她的胸上和腹部揉捏着…

    冷月脑袋瞬间一片空白,感受着那柔若无骨的双手,在她的胸部和腹部不停地划圈揉捏着,生涩笨拙的动作却有着致命的诱惑,让她的全身血液沸腾,*一下就到了顶点。同时,下腹也传来强烈的空虚感。

    这种感觉让冷月特别难以忍受。两年的禁欲在这一刻会被唤醒。她感觉如果自己此时得不到发泄,一定会*焚身而死的。

    身体的强烈渴望让她猛的转过身抱着云轻轻,在碰到他时,才发现他全身*,竟然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贴在她身上,这明显的触感,更加强烈的刺激着冷月的感观。让她的理智瞬间被身体的**给占据。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狠狠的占有他。

    她顺着自己的心意,急切又粗鲁的吻住他的唇,用力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他的口腔,拼命的吸取他的美好,那清甜又带着一丝海棠香让她着迷,她反复的吸吮着,在云轻轻快喘不过气时,开始离他的唇。

    把他放在床上,压在他的身上,身体的*让她想立即占有他,可她还拼命的忍着,亲吻着他,等待着他身体的适应,。

    只是当她占有他时,云轻轻却大声惨叫起来,双手还拼命的推着她,“啊…好痛,我不要了,月姐姐你下去,我不要,我要痛死了。”

    可此时,冷月却是箭在弦上了,哪里还停得下来,只能心疼的吻着他因疼痛而流出的泪水,柔声哄道:“乖,别怕,忍一下就好…”

    云轻轻却不听,拼命的动着,想要推开她。他一动,让冷月最后的一点理智都没有了。吻住他的嘴,开始拼命的上他身上律动起来。

    顿时叫喊声,低吼声响彻整个闲云宫。下人都听到这声音都为自己家主子高兴,主子得宠,他们的身份也会跟着高人一等。

    云轻轻嗓子都喊哑了,冷月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觉得自己全身都疼,特别是下身,随着她的抽动,让他觉得自己就快要痛死了。他告诉自己,以后他再也不要月姐姐的疼爱了,再这样他一定会死的…

    半个时辰后,冷月终于结束这一次的占有,当她洗完澡,准备进行第二次时,发现云轻轻已经晕过去了。

    可她感觉自己身体的*还正处在最旺盛的状态。她有些苦笑着帮云轻轻盖好被子。看来,这身*只能自己去用冷水澡解决了。

    出了云闲宫,冷月往青竹园走去,那里有一条河,河水清澈见底,河边全是青竹环绕,风景极好。那是宫里她最喜欢的一处风景点。看来现在去那里泡泡澡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可在她在经过玉清宫时,发现里面灯还是亮的,冷月有些好奇,这都子时,小玉怎么还没睡?还是宫侍们忘记灭灯了?

    想到这里,冷月不些不悦的蹙眉,这宫侍也太不懂规矩了,这点灯睡觉会影响睡眠,难道这个基本常识这些人都不懂吗?

    想着,冷月就往里走云,一走进去,就看见前厅有个守夜的宫侍,头一点一点的正在跟周公较劲,连她进来了都没发现,冷月也没理他,继续往里走…

    走进卧室,就看到水玉背对着她,手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还有一个守夜的宫侍坐在床边的地上,和刚才外面的那个差不多,正在努力和周公较劲。

    冷月走到水玉面前,发现他双眼红红的正在发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应该是才哭过不久。心里不由的有些奇怪,是什么事让他不开心了。

    可水玉此时却是在想,妻主一定是还对他和姐姐联手设计她的事心存芥蒂,所以回来后才一直不碰他的。

    正想得入迷,突然感觉身边有人,抬起头一看,顿时惊得张大嘴巴,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冷月,一时竟忘了反映,冷月被他呆萌的表情给逗笑了,这美人萌起来也太可爱了吧。

    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怎么?看到我有这么惊讶吗?”

    冷月的声音成功的让那个守夜的宫侍把周公打跑了。立即惊恐的跪在地上“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带着颤抖,心想:完了,被陛下发现他偷懒,他一定会被乱棍打死的。

    冷月本来对于他如此懒散是很不悦的,看着他恐惧的跪在地上,一直颤抖着身体,也懒得与他计较,“今晚守夜的宫侍全部罚俸银半月,下不为例,下去吧。”

    “谢陛下。”那人如获大赦的赶紧走了出去,谢天谢地,他以为不死也会被重罚,没想到陛下如此的轻饶了他们。

    水玉此时也回过神来了,“妻主,你怎么会过来?”

    冷月没回答他,而是反问:“你呢,为什么夜这么深了还不睡,还暗自己伤神?”

    水玉垂下眼眸,挡住他一闪而过的悲伤,“没什么,睡不着,就随便想想。”

    他怎么能告诉她,自己是因为怕她会冷落自己,才难过得睡不着。如果真说了,怕是她会更瞧不起他吧。

    冷月以为他是想家了,把他抱在腿上,柔声的安慰道:“如果你想家了,过阵子我陪你去灵泉国,有什么事要说出来,不要一个人难过,我是你的妻主,只要你说,能做到的,我一定会为你去做的。知道吗?”

    水玉点点头,有些不安的问:“妻主,你还在怪我和姐姐吗?”

    冷月不解的看着他。水玉看着她不解的眼神,他决定问清楚,他不想再猜来猜去了,也不想再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如果她真的还在介意,那自己以后就离她远点,不招她烦是了,说清楚了,自己心里也有个底,他也不想让她为了责任而勉强面对自己。

    “妻主是还在怪当年我和姐姐设计你的事,所以才一直不碰我的,对吗?你对我好也是为了责任对吧。”

    冷月一愣,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难道你是为了这个,才一个人在深夜里哭的?”

    水玉不承认也没否认,只是执着的继续问:“妻主这些年不碰我,是不是还在为那件事而介怀?”

    冷月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不是,那件事你才是最吃亏的那个人。我当时是有些生你姐姐的气,气她辜负了我的信任,但人也理解她爱你的心,所以在我打了她一顿后,就不气了。 这两年没与你圆房,一来是因为我不知道该自私面对你,二来也是因为有太多事情要忙,所以很少来后宫。但我没想到此举竟伤害到你了,这是我的错,是我该死,竟然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却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不过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所以,你别再为此生伤心了好吗?”

    水玉抬起头看着她,眼里有着不确定,但还是期望的看着她,“真的吗?你不怪我,也不讨厌我?”

    冷月亲了他一下,“真的,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就算要怪,我也只会怪我自己,是我让你受伤了,以后不许胡思乱想了,心里有疑问直接问我好了,不许再一个独自伤神。这不是你该有的神情,我还是最喜欢那个高高在上,有些刁蛮任性的八皇子。那才是你该有的神采。”

    水玉还是有些不安,他鼓起勇气问:“那妻主以后还会再要我吗?”

    冷月看他居然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小心翼翼的神情,有些心疼的吻住了他。她决定用行动来向他证明。
欢迎您阅读英秀小蜜蜂所写的小说女皇宠妃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