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宠妃如命 第九十六章 入住欧阳侯府

作者:英秀小蜜蜂 类别:玄幻小说
    冷月立即起身,迎上前去,双手抱拳,对着这个浓眉大眼,英气十足的中年女人说:“晚辈冷月,见过欧阳前辈。”

    欧阳芮赶紧伸手扶住她,“冷月姑娘客气了。”

    看着云天海,“云庄主久仰大名,今日相见,真是三生有幸。”

    云天海对她抱拳,“彼此,彼此。欧阳家主客气了,”

    欧阳芮看了欧阳弃一眼,对冷月说:“这位就是冷月姑娘的弟弟吧。”

    冷月点点头:“是,正是晚辈的弟弟”

    欧阳芮对着三人说:“老身在楼下已备好马车,三位请。”

    冷月也不客气,“有劳前辈了,那晚辈就叨扰了。”

    欧阳芮笑得格外开心,“好说,好说,冷月姑姑不用气。”

    冷月拉起欧阳弃跟着众人下楼,在她牵上他的手时,却发现欧阳弃整个身体都十分僵,眼睛还一直盯着欧阳芮看,眼神特别的复杂,有激动,有难过。有欣喜,有悲伤…

    可欧阳芮对他又没什么特别的表情,除了因他的容貌轻微的愣下外,其他的和陌生人一样。

    不过冷月还是发现他们的眼睛极为的相似,这也让她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他和欧阳侯府一定有着极大的渊源…

    他们下楼时,就看见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门口,而百姓们正热情的往门口挤。

    只可惜全被欧阳家的护卫挡在了外面。直到冷月上了马车,他们也没能看清这传说中的冷月姑娘长什么样。

    但大家对此好像也没什么怨言,只是看着她们离去的马车继续议论着…

    来到欧阳侯府,欧阳弃的整个情绪就更加的激动了,虽然他极力的压制,可冷月却感受到他的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她把他搂在怀里,轻声的对他说:“别怕,有姐姐在,以后再也没人能伤害你了。”

    听了她的声音,他才渐渐的冷静下来,眼睛却在四处张望着,眼里有思念,也有怀念。

    欧阳芮把他们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有些好奇。

    这就是传说中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弟弟,只是两姐弟的长相也相差太大了吧,这根本就是两种极端嘛!

    不过,她也没多想,反正只要好好招待总不会错。

    冷月也在观察这座侯府,它与闲云山庄比起来丝毫不逊色,而且还多了一份商人的奢华感。这种装饰风格,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是很有钱的感觉。

    一路走到大厅,冷月发现这里的下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事,处处彰显着大家风范。满桌子的美酒佳肴,数量之多让人眼花缭乱…

    欧阳芮把他们请到上位坐下,“冷月姑娘三人一路辛苦了,老身略备薄酒,为你们接风洗尘。”

    冷月拉着欧阳弃在位置上坐下,“前辈如此盛情,让晚辈受宠若惊,还望前辈随意些的好,莫把晚辈当外人。

    冷月的话,让欧阳芮很受用,“好,好,好,那我们都不客气,你们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三位请用膳吧!”

    冷月帮欧阳弃夹了菜后,自己也吃了起。说真的,赶了两天两夜的路,还真有些饿了,之前在酒楼,刚点好菜,还没来得及品尝,就被欧阳迅给打断了,后来也没再吃,就喝了点茶水。这下她的肚子可以说是空空如也。这些饭菜刚好满足了她的需求。

    饭后,欧阳芮便带他们来西院,这是专为贵客而留的。

    走进这里,冷月就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她觉得这里真的是太合她的意了。环境清幽,景色优美,有莲池,有凉亭,有小桥,有还她最爱的竹林。

    要不是太过疲惫,冷月一定会好好的欣赏一下这里的美景。

    不过她也不着急。既然在这里住下了,那就一定会有时间让她慢慢欣赏。

    欧阳芮给他们安排好房间,寒喧了几句留下几个伺候的小侍后,就带人退下了。

    冷月拉着欧阳弃的手说:“这两天跟着我们赶路辛苦了,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等养好精神再说,知道吗?”

    见欧阳弃乖乖的点头,跟云天海打了声招呼便进屋去了。他们这两天为了赶路,基本上都没有休息。

    为了能早点把事情办好,一到这里冷月就开始与梦庄的人联系。

    欧阳弃和云天海因没事,还在客栈里睡了一下,而冷月却因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一下。

    欧阳弃进屋后,冷月和云天海都各自回房,洗完澡后就上床睡了。

    可欧阳弃却坐在房里,一点睡意都没有,脑袋里不断的回想着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他记得,小时候娘亲虽然不疼自己,但也没有为难过自己和爹爹,直六岁时自己的容貌出现了变化,慢慢的越来越丑。

    到八岁时,就成了所有人都嫌弃和嘲笑的对像,爹爹也因此被娘亲的主夫和侍妾欺负…

    有一天,娘亲来爹爹院子时,看到自己后就问爹爹,怎么会有一个长得这么丑的孩子在他院子里。

    他记得当时爹爹的神情很受伤,但还是告诉娘亲这是她的孩子,娘亲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后便离开了,之后再也没有来过了。

    这件事情不知怎么就被主夫知道了,主夫因为恨爹爹之前跟他抢娘亲的宠爱。所以就用这件事情来惩罚爹爹。

    还把就把他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然后把他扔在路边,说是去给他买吃的,让他在那里等着。

    可他傻傻的等了几天,也没有等到人回来,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被人给抛弃了。

    后来为了填饱肚子,他和乞丐抢吃的,经常被打得浑身是伤,可他并没有害怕,而是选择勇敢的活下来。

    在一次他和乞丐的打斗中,被路过的师父看见了,便把他收留回去,然后让他拼命的炼功。

    那时,他真的很开心,因为师父是这个世上除了爹爹之外,第一个给他温暖的人。

    尽管偶尔会在他眼中看到厌恶,但至少他会让自己吃饱,也从来没有骂过自己或打过自己。他以为那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了。

    可直到遇到冷月,他才知道,原来幸福是有很多种。师父给他的幸福叫温饱。而她给他的幸福叫温暖。

    还有一种幸福叫痛苦。这种幸福就是他对她的爱。他爱得卑微,也爱得很痛苦。但他却觉得很幸福。

    他喜欢她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那是他最开心的事,因为他知道她对自己的容貌是真的欣赏,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很迷恋那样的眼神。

    也因此他才有了勇气和她走去见人。

    他想;就算全世界人都觉得自己很丑也没关系,只要她觉得自己好看就行。

    看着她为自己打报不平,在武林大会上,对着天下武林人士说自己是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人,还把那个出言污辱他的人的四肢都废了。他真的很开心。

    他知道,她为他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让他能自信的面对世人。

    她的苦心他明白。只是她不明白,她做的这些,也让他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爱得越深,越难以割舍。

    这种求而不得的爱,让他痛不欲生却又甘之若饴。

    欧阳弃走出房门,一个小侍走上前,“公子,请问你有什么要奴侍为你做的吗?”

    欧阳弃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府里有一个叫秦禾的夫侍吗?”

    小侍虽然奇怪,但还是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奴侍是负责前院的,后院的事情并不清楚,不过,听说后院好像有一个负责刷夜壶的秦姓男子,听说他以前就是家主的夫侍,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惹家主不高兴了,就被主夫罚去干侯府最下贱的活了。”

    欧阳弃听得脸色发白,爹爹肯定是因为自己才让娘亲讨厌的。

    因为在自己的容貌还没发生变化时,娘亲还是很疼爹爹的。他记得那时,娘亲每月都会在爹爹院里留宿几晚的,这也是主夫恨爹爹的原因。

    想到爹爹在受苦,他心里就特别的难受。让他要去见爹爹,他不能再让他受苦了。

    于是他什么都不顾,按照小时候的记忆就向后院跑去。

    小侍不敢阻拦,这是家主的贵客,便只能跟着一起去。

    有小侍跟着,一路上也没人敢多问,因为这个小侍在侯府的地位是下人们里最高的,他是在前院直接给主子效力的。

    欧阳弃跑到一个偏僻破旧的小屋前,听着屋里不断传来咳嗽和洗涮的声。

    他突然有些胆怯了,他有些害怕去看里面的景象。他把手放在那破烂不堪的小门上,却不敢推开它。

    旁边的小侍有些奇怪的直着他,轻声的叫了声,“公子?”

    欧阳弃反映过来,手微微一用力,门‘呀吱’一声就开了。

    随后迎面而来的是一股臭气熏天,有着浓浓的尿骚味和其他一些混杂的臭味。那味道臭得无法形容。他们只是站在外面都忍不住作呕…

    而里面的景象也让欧阳弃永生难忘。

    一个身形瘦弱如七十老妪的男子,正在努力的洗涮着堆满整个院子的夜壶,他一边咳,一边吃力的洗涮着…
欢迎您阅读英秀小蜜蜂所写的小说女皇宠妃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