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 第588章 我竟然喜欢上了一只凤凰

作者:懒猫要吃鱼 类别:玄幻小说
    “我没生气,我真的没有生气。”但是再说下去,他就真的要生气了,这丫头怎么突然就不懂事了。

    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她难道不应该帮着他说话吗?

    帮着一个外人说话像什么样子,简直气死他了。

    凤祈看着卫铭淡淡一笑,道:“可你真的有生气,现在看起来还特别激动呢。”

    “我没有。”卫铭很认真地道:“我真的没有!”

    凤祈摊手,“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吧。”

    卫铭听到这个回答更不开心了,“我本来就没有。”

    凤祈点点头,“你当我们眼睛都是瞎的,你执意要说你没有,我也没办法,那就没有吧。”

    “凤祈!”卫铭拔高声音道:“你到底是谁的人?”

    “我当然是萧月邪的人。”凤祈脱口而出,等她说完,她才意识到说错话,但是已经晚了。

    江潼潼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凤祈,“你果然认识他。”

    “我……”现在再解释说不认识,会不会让人觉得她在耍人。

    “凤姑娘,是你刚才亲口承认的。”江潼潼看着凤祈,继续问道:“你和萧月邪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能是什么关系。”凤祈勾起嘴角笑了笑,“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真的,你不信就算了。”

    江潼潼道:“我也想信了,可是我耳朵没有出问题,我信不了。”

    凤祈皱起眉头道:“我和萧月邪到底是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顿了顿,凤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他吧,我告诉你那不可以。”

    江潼潼抽了抽嘴角:“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我喜欢萧月邪的?”

    她怎么会喜欢萧月邪?

    江潼潼的视线落在了凤祈的脸上,这丫头不会是眼神有问题吧。

    “我不喜欢萧月邪。”江潼潼看着凤祈继续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我又没喜欢什么。”凤祈看着江潼潼,“你喜欢他我又不能拿你怎么办,你不用这么将就我。”

    说这种违心的话真的有意思吗?

    要是不喜欢,怎么会再三想从她嘴里知道萧月邪的消息。

    这明明就是喜欢了,还不承认,简直太讨人厌了。

    “我不喜欢,我真的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江潼潼有些着急地道:“我求你别再误会了,我真的不喜欢他。”

    说她喜欢萧月邪,这种话她光听着就觉得不开心。

    “是吗?”凤祈看着江潼潼的眼睛,“既然你不喜欢,那你为什么也要激动。”

    “我激动是想给你解释清楚,萧月邪真不是我不喜欢的类型,我不想被你误会。”江潼潼看着凤祈的眼睛,再次很认真的说道:“我真的不喜欢萧月邪,从来都没喜欢过。”

    误会什么不好,竟然误会她喜欢萧月邪。

    “真的没有吗?”凤祈不相信的看着江潼潼,“你不会因为想安慰我,所以想骗我的吧。”

    因为像萧月邪那个好看的男人,她不相信会没有女人不喜欢他。

    所以江潼潼越解释,她就越怀疑。

    江潼潼点头,“真的,我真的从没喜欢过萧月邪!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凤祈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你还是别发誓了,不喜欢就不喜欢。”

    江潼潼听到这话,总是是松了口气。

    凤祈又道:“不仅喜欢不是一个人的事,我觉得萧月邪应该不会喜欢你,所以你再喜欢都是白搭。”

    江潼潼:“……”

    她真的不喜欢萧月邪啊,从来都没喜欢过,这小丫头到底是怎么误会成她喜欢萧月邪的。

    想了想,江潼潼继续解释道:“我对那个萧月邪根本就不熟悉,我怎么会喜欢他?”

    这个问题问得好。

    凤祈回道:“萧月邪长得那么好看,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会喜欢。”

    “我……”江潼潼真想说,她没有眼睛。

    卫铭和江子恒见两位姑娘突然争吵了起来,但是两人口中的萧月邪,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想劝架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插嘴。

    “恒儿,别管他们,我们再这里看着就好。”卫铭看了眼凤祈,又看了眼江潼潼,最后他把目光放在了凤祈身上,“凤姑娘加油啊!”

    江子恒扯了扯卫铭的衣服,“你给我小声点,那有在别人吵架的时候喊加油的。”

    卫铭笑了下,道:“以前没有,但是今天有了,谁叫那个姑娘那么过分的。”

    江子恒横了卫铭一眼,“有你这么记仇的人吗?”

    卫铭道:“恒儿,我什么时候记仇了,我刚才分明是在给那小丫头喊加油。”

    “你……”卫铭又横了卫铭一眼,“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卫铭揽住了江子恒的肩膀,“你怎么会说不过我?就算你说不过,我也会让着你的。”

    江子恒冷哼了一声,“你还是省省吧。”

    听你这话,卫铭笑不出来了。

    凤祈对于卫铭的加油,她就像没听见一样,她看着江潼潼不紧不慢的继续道:“你对萧月邪不熟却在打听到,现在你又说你不喜欢他,你能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江潼潼现在是真的害怕凤祈想多,她赶紧和萧月邪撇清关系,“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什么关系都没有?”凤祈半信半疑道:“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却在找我打听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认不认识他。”江潼潼看着凤祈的眼睛,“小姑娘,我求你了,你别再想那么多,行吗?”

    “哦?”凤祈意味深长哦了一声,“我哪里有想那么多,我说的都是实话吗?你当真和萧月邪任何关系都没有?”

    “没有,没有,一点都没有。”江潼潼道:“就是早些年见过几次面。”

    她总不能说当时他们的关系还是敌对关系,这话要是让凤祈知道了,那怕又是不得了了。

    “是吗?”凤祈想了想问道:“为什么我不记得你了。”

    因为这些年,萧月邪去任何地方都会带上她,早些年见过的话,她应该记得才对。

    江潼潼道:“那个时候你可能还没有……”接下来的话江潼潼没有继续说了,因为这里还有江子恒和卫铭两个普通人,但是她相信凤祈明白她的意思。

    凤祈点了点头,“你想说那个时候我还没出世吧。”没出世是不可能,但她那个时候可能尚未修成人形。

    以前她还是一只小狐狸的事情她通通都不记得了,可以理解为尚未出世。

    江潼潼道:“我就是那个意思,因为那个时候萧月邪身边还没有你。”

    “那我就明白了。”凤祈看着江潼潼,“原来你们那么早就认识了,你能给我说说以前的萧月邪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

    这个她真不知道,简直好奇死她了。

    “以前的萧月邪啊……”想到这里,江潼潼微不可查的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回去的路上再继续说吧。”

    凤祈想到江潼潼来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事,于是便点了点头,答道:“那好吧,我们回去再说。”

    卫铭见江潼潼的视线又落在了他和江子恒的身上,心顿时不由的一紧,“干什么要回去再说啊,你们现在就可以说。”

    “要是你们觉得我们两人留在这里让你们觉得不方便,我们可以回避的。”只求别把话题再扯到他们身上。

    特别是说他们和女人沾边的话题。

    江潼潼道:“我有话也是和江大夫说,你紧张什么。”

    “我当然紧张了。”卫铭道:“你们这些女人太危险了,我担心你们欺负我家恒儿。”

    “你家?”江潼潼挑了挑眉,“江大夫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卫铭心里回道,这不是早晚的事嘛。

    但他不能这么直接说出来,“恒儿是我的好兄弟,我把他当成我自家人有错吗?”

    江潼潼意味不明的笑了下,“真的只是好兄弟?”

    “真……真的。”卫铭顿了下,但还是肯定的回道:“这必须得是。”

    “那既然是自家人,你就应该为你的好兄弟的婚事操操心了,老大不小的人了,不能一直这么单着。”

    “我没想过成亲。”江子恒道:“姑娘,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真的没有成亲的打算。”

    当事人江子恒说话了,江潼潼不能再继续怼卫铭了,她道:“江大夫,我那个好姐妹你还没见过呢,说不定你见到本人了,就不会这么想了。”

    “见不见都是一样的结果。”江子恒继续道:“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

    听到这话,江潼潼彻底无言以对了。

    凤祈也不希望江潼潼再继续为难江子恒,逼着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这就是为难。

    “你就别劝了,你那个好姐妹就算是长成花,江大夫也不可能喜欢的,何况他们也不合适。”因为她不认为江潼潼的好姐妹会是普通人,毕竟他们的寿命和普通人是不对等的。

    两者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对对对!”卫铭总算从凤祈嘴里听到了一句像样的话,“凤祈简直说得太对了,他们根本就不合适,知道吗?”

    江潼潼没好气的瞪了卫铭一眼,“合不合适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他的事了,因为他才是和江潼潼最合适的。

    江潼潼将目光从卫铭身上收回,她看向江子恒的时候,目光瞬间柔和了下来,“既然江大夫没有这个想法,那我就告辞了。”

    江子恒礼貌的笑了笑,“姑娘慢走。”

    江潼潼笑着点点头,然后拉着凤祈快步离开了。

    凤祈一直惦记着刚才的事,出了江府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萧月邪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了吗?”

    江潼潼看着凤祈,勾了下嘴角,道:“想让我告诉你,也不是什么不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的关系,我不信你们猜不到,她就是我叔叔。”想了想,她又赶紧补充道:“但是我和他没有任何亲戚关系。”

    江潼潼点头,“这个我知道。”

    萧月邪是凤凰,凤祈是只小白狐,凤凰和狐狸怎么可能有亲戚关系。

    不过有一点她始终想不明白,萧月邪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连只小狐狸都养得这么好。

    “喂,你怎么知道的。”凤祈有些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你不会知道萧月邪原身是什么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听到这话江潼潼也觉得挺诧异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凤祈忙点点头,“我真不知道,你能告诉我吗?”

    “这有什么不能告告诉你的。”江潼潼顿了下,继续道:“萧月邪的原身和粉玲珑一样,他也是只凤凰。”

    “哇哦。”凤祈一脸震惊,“我竟然喜欢上了一只凤凰。”

    听到这话,江潼潼的视线从凤祈的肚子扫过,她皱了下眉头,问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是萧月邪的吧。”

    “嗯嗯。”凤祈无比骄傲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我肚子里的宝宝会是只小狐狸还是只小凤凰呢?”光想想她就好激动啊!

    “畜生!”江潼潼忍不住骂了起来,“萧月邪那个畜生简直太过分了,连自己的人都舍得下手,亏你叫他一声叔叔。”

    “他没有。”凤祈有些着急的解释道:“他没有对我出手,是我主动的,是我主动给他下药的,他才不舍得碰我呢。”

    “你说什么?”江潼潼难以置信的看着凤祈,“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这些都不怪萧月邪是我主动的,要怪也应该怪我,和萧月邪任何关系都没有,我不准你说他。”

    “你……”江潼潼忍了又忍才把骂人的话给咽了回去,“凤祈,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凤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很擅长炼丹药,我炼出来的丹药无声无味,加上萧月邪对我又没防备之心,我想得逞的话,特别容易。”

    “所以你别说他了,这事和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完,凤祈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谁知道一次就有了。”凤祈忍不住轻笑了两声,“是不是觉得我萧叔叔和我都特别厉害。”

    江潼潼:“”
欢迎您阅读懒猫要吃鱼所写的小说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