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四百零七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沐清雨那边出现了什么麻烦,秦远又要做好什么准备,范超凡只是顺嘴提了一句,秦远再想多问,他却是缄口不提,只是告诉他,等他出去以后,肯定会知晓。

    见他不愿多讲,秦远也只能作罢,与两人约好了再次见面的时间与地点。

    当秦远说出地点之时,范超凡微微一怔,旋即叹息,因为秦远约见他的地点便是位于那另外三块毕方血肉中间位置。

    秦远是从那陶百荣处知晓的,而范超凡和苗凤却是以为三奇门早就将这些事情打探清楚,为此他还是自嘲了一番:自认什么事情都尽在掌握,实际上却是一招落后处处落后,他输得并不冤。

    他的确输得不冤,只不过不是因为一招落后处处落后,而是因为他的两位猪队友,也是因为他碰到了狼一样贪婪狐狸一样狡诈的对手。

    送走两人,那一直处于神秘状态的三奇门的帐篷掀开了神秘面纱,纪山,海掌柜还有秋玄月三人同时走了出来。

    见到那两人被秦远忽悠走了,这三人脸上都是一片复杂之色。

    海先生看着秦远,深表忧虑地说道:“这就是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秦远啊,希望你以后不要与我三奇门为敌。”

    纪山捋着胡须,鬓间几缕灰白头发在山风中飞扬舞动,“像这等人直接杀了便是,用的着这般啰嗦麻烦?就算是域主府的人又如何?杀掉之后,大火一烧,骨灰一扬,除了阎王老子的功过簿上有记载,这世上还有谁会知道!”

    秦远看着他们,挨个回答,先是对海掌柜说道:“海先生您多虑了,咱们华夏国度连小儿都知道一句话,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刀叉伺候,既然三奇门是我的朋友,那我自然好酒好肉招待,这些天可是没少炖蛇羹,您也没少喝我的杏花酿,说句小家子气的话,您们可是相当不地道,哪里有一方土豪却要天天在穷人家里蹭吃蹭喝的?”

    海掌柜老脸一红,怒道:“我三奇门家大业大不错,可论起享受,照你这毛头小子差远了。我也是很纳闷,其他修者来这大妖出世之地,恨不得将所有物品都扔在家里,多多腾出些行李空间, 以便来此多带走些物品。你秦供奉倒好,蛇肉不说,杏花酿带了上百坛,调料厨具一应俱全,甚至连泡菜浴缸这等物品都随身携带。老夫真想不明白,你是来冒险发财的,还是来此度假游玩的!”

    “冒险发财不代表不能度假游玩,心情舒畅才能干活有劲儿,我家里的那位刚刚晋升辟谷境的大管家都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你老人家也该到享受的年纪,咋就不知晓呢?”

    秦远笑眯眯看着海掌柜,海掌柜咧咧嘴,很想说这是歪理邪说,但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道理,正待再想要多说些什么之时,秦远已经将目光转向了纪山。

    “纪先生,您是背靠三奇门这棵大树好乘凉,像我这种无依无靠之人,只能在这吃人的世道中艰难行走,多一位朋友多一条路,日后无论我是在神廷里混,还是自个儿出来讨饭吃,这两位域主府的人还都能用上。”

    秦远一脸的辛酸无奈,似是饱尝世道艰辛之苦。

    纪山不屑冷哼:“那你就不怕东窗事发,被他们知晓你杀了他们的两位随从?”他没有看到秦远亲手断送那两人的性命,但却很容易猜得到。

    “呵呵,这事除了你们三位之外,还有谁知道?”秦远笑吟吟地看着他。

    其实他的打算并不仅仅是无人知晓便万事大吉,而是在知道了那赤足道人和陶百荣与这两位不是一路人,所以才会尽力结交,哪怕日后对方知晓此事,也不会产生太多反感。

    说起来秦远还帮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只是这些事情没有必要与纪山多言,秦远也便无所谓去多说。

    纪山又是一声冷哼,怒视秦远,“好心帮你,却是惹来一身腥臊,这世道好人就没有好报。”

    秦远笑道:“哪能呢,你们只是帮我圆了一个小谎,我可是送给了你们这里的四成利益,无论是那毕方血肉,还是这方秘境,那可都是天大的财富。”

    纪山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的确如此。

    秦远进那帐篷与他们商量的事情,便是联合夺取毕方血肉,联合开发这方小秘境。本来秦远准备的是他和三奇门各方占四成,剩余两成送给那范超凡和苗凤,只是后来纪山为了效果逼真,硬是从那两人嘴里抠出来了半成。

    以他现在的实力,肯定保不住这么多的财富,那还不如送出去一部分,主动靠在一颗大树之上。

    墨秋水看着秦远,忽然说道:“既然世道这么艰难,那你为何不选择一个安稳的环境?做我三奇门的地理师傅,负责秘境开发,灵田地炉的点醒,钱财少不了,资源少不了,为我三奇门做事也不丢人,最关键的是,那里很安逸,很闲适。”

    秦远笑了笑,终于等到了这番话,便用早就想好的措辞,恭敬回答道:“墨门主,男人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墨秋水看着他那恭敬异常的态度,听着他这异常不恭敬的回答,稍稍蹙了蹙眉头,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没有与男人有过太多的交往,更不理解男人的世界,但是有一点她知道的清楚,一个没有雄心抱负的男人,那肯定不是一个好男人,哪怕他们会碰壁,会失败,会凄惨崩溃,但他们至少会去奋斗,也奋斗过,这种人才值得尊敬。

    她第一次开口邀请,或者说算不上邀请,其实只是一番试探,秦远则是干脆利落的拒绝,这份拒绝却是没有让她不愉快,相反却让她对秦远更感兴趣。

    “那范超凡和苗凤既然答应了你的条件,那你为何不趁热打铁,现在便去,而是要等到两天之后?我知道你肯定有不希望给他们造成我们太急迫,从未引起他们怀疑的打算,但是你难道就不怕夜长梦多吗?”

    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位三奇门普通人员,而不是那位名满华夏修行界的三奇门门主,既然是乔装打扮,那就要乔装打扮的彻底,将这戏份做足。

    不过虽然如此,她还是不喜欢听从他人的安排行事,更讨厌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秦远笑道:“两天时间,我们需要多做些准备,虽然有纪前辈和海前辈压阵,可我还是有些担心,可能会发生大事情。”

    “会发生什么大事情?你的根据是什么?”墨秋水问道。

    “没有根据,全靠感觉。”

    “感觉?”

    “对,就是感觉。这说来可能很扯淡,你们也会觉得我在故弄玄虚,但是你们应该要相信我,因为我是这方秘境之中最高明的地理师傅,能够让我这位最高明地理师傅产生忧虑的感觉,那一定不是普通的感觉。”

    秦远说绕口令般地说道。

    墨秋水看着他,半晌之后,终于说道:“或许你还真是这方秘境之中最高明的地理师傅。”、

    “什么叫或许,本来就是!”

    秦远摆摆手,不再与他们多言,转身往自己的驻扎营地而去,沿途拽下一根草茎,叼在嘴里,唱着一首足够经典,也可以说足够老的老摇滚《假行僧》,歌声豪迈,粗犷大气,在这青山绿水之中悠扬飘荡。

    待得秦远走远,三奇门三人站在原地,久久未回。

    墨秋水是三奇门门主,她没有回去的意思,其余两人当然也没有回去的意思。

    纪山看了眼那近乎长在秦远身上的墨秋水的双眸,笑道:“ 门主,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这小子了,要是有可能,一定要把他拉到我们三奇门中。”

    海掌柜掏出年头久远,已经包了一层浆的老烟枪,“吧唧”两口,“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多说什么,但神情中的自得却是分外明显,仿佛要随着他那烟锅之中的青烟袅袅飘起。

    纪山似是不悦地说道:“老海啊,这可是你的失职,那秦小子这般能耐,你为何不早点上报? 之前你跟我说,他为了躲避仇家的威逼追杀,与沐家丫头不知做了什么交易,这才做了这名不副实的黄城市供奉,当时你怎么就没有把他拉到我们手下?难道咱们诺大一个三奇门,还比不上沐家小丫头的那点名声。”

    海掌柜瞥了他一眼,道:“我之前说他是个人才,好像某人还满心疑虑,呵呵,现在倒是忘了个干净!”

    纪山怒道:“那是我不了解这小子的情况,你在黄城市这么久,为何也不了解?这当然是你的失职!”

    海掌柜不跟他掰扯,而是拿出一张金算盘,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嘴中念念有词,大多都是此行的收益算计之类,那纪山不由更怒。

    墨秋水笑着摇了摇头,道:“海叔叔,等到回去之后,我们三奇门与他做交易之时,再给他打些折扣。”

    海掌柜有些不情愿:“小姐,再给他升级,可就相当于域主的待遇了。”

    墨秋水道:“难道海叔叔认为他日后的成就会小于域主?”

    海掌柜微微一怔,却是无言。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