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三百三十七章 无妄之灾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你们听,什么声音?”寻找到两味最后的灵药,秦远刚想要率人大肆搜刮灵草,为自己连日亏空的腰包来一记大补药的时候,耳畔隐约间响起阵阵若有若无的声音。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玫瑰摇晃着脑袋,除了风声之外,她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其他几名大妖也是同样,并无觉察有任何异样。

    秦远皱着眉头,那声音虽然很小,但分明是真实存在,他又仔细辨别,眉头皱得更紧,道:“你们难道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吗?好像是有人在叫,很凄惨,撕心裂肺嚎啕大哭。”

    众大妖一起摇头,再一次告诉秦远,要么是他听觉发达,要么就是他耳朵坏了,出现幻听。

    李追风鼻青脸肿,但还是一脸早有所料的样子,道:“我就说吧,老板身上的香味肯定不正常,力气都用在女人身上,出现幻觉了不是?”

    那一刻,秦远感觉自己对这李追风太仁慈了,必须使劲抽才成。

    可是没等他动手,一瞬间他汗毛倒竖,本就粗~硬卓尔不群的头发根根直立,恍如一只硕大栗子壳,他惨叫一声,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身体间流过,爽的他欲仙欲死。

    “哎呦我草,老板中邪了,刺猬精附体!”李追风不止嘴巴贱,人也贱,就不盼自家老板点好。

    秦远很想一巴掌将其抽飞,别在这里气人,然而他身上的电流一道接一道的生出,根本动弹不得。

    也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忽然发现,那铺满灿烂晚霞的天空之上,已经不知何时乌云遮蔽,狂风怒号,雷鸣炸响,粗细不一的电蛇瓢泼大雨般落下,那恐怖的景象直如世界末日。

    “走!”

    秦远记起上一次他们离开时的场景,也是乌云漫天,也是电闪雷鸣,而他身上也是如同过电般的刺痛,只是上一次这种感觉毫无征兆的出现后又快速消失,而这一次却是相当持久。

    他咬牙挤出一个字,想要迈动脚步,可却发现他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当真如触电之人一般。

    “吼!”

    大山一声咆哮,捶着胸膛,猛地冲向秦远,将其抗在肩头,人形蛮兽般在这灵药满地的山坡上快速奔跑,沿途各种灵药杂草骨断筋折,汁液飞溅,他也毫不在乎。

    他虽是一根筋的直肠子,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傻,其实这家伙相当聪明机敏,只是被那豪爽的个性遮掩,平日里看不出多少。

    刚才他见到秦远那十分不正常的状态,二话不说,充分展现出猛汉子的风采,直接将其扛跑。

    警长快速越过大山,来到狂奔队伍的最前方,他精准的沿着之前走过的路线,一步不错的带领着众人原路返回,十几分钟之后,所有人安全离开。

    天色已晚,幽沉的树林中鸦雀无声,回首望去,天高山高,星辰点点,见不到丝毫雷电如雨的灭世之景。

    然而秦远被雷劈的感觉仍旧存在,而且他耳边的惨叫声更加凄厉与明显,偶尔还会夹杂着一些破口大骂的污言秽语。

    “奶奶的,不就是拿你几株药草吗?放在那里烂掉也是烂掉,造福世人,救人性命,说不定你丫还能在阴间功德簿上弄出个七级浮屠,至于下这黑手!”

    秦远并不能清晰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可以猜想到,一定是因为某件事情惹恼了大阵最里面的那位存在,他猜想上次的小电流是警告,这一次可能就是惩戒了。

    可是,他不禁又怀疑,上次的电流袭身,一瞬间的酸麻与冰冷,只不过是挠痒痒而已,这次与之相比,未免跨度也太大了些。

    想不明白的他,只能将原因归结为里面那位存在的精神状态太差,蹲在阵法里头时间久了,脑子跟那些烂木头一样坏掉了,或者说坏掉了一半。

    与此同时,在他自己看不见的丹田深处,一个白色长袍,面容俊美的年轻人,正在满地打滚,一道道淡蓝色的电蛇不断在其身上闪过,消失一道又出现一道。

    “你大爷的,老迷榖树,老子没有欠你的,是你这老混蛋欠了大爷的,关了我这么多年,就不能让我出来一点魂魄放放风?我日你祖宗!”

    “地师天印老爷,救命啊,咱俩是邻居,远亲不如近邻,你就忍心这么眼睁睁看着我死去?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无聊,寂寞,空虚……”

    在毕方那道残魂看起来,高耸入云完全看不清全貌的地师天印,本可以轻松施加援手,将其从这九天雷劫的境况中解决出来,只要它心情好,进入大阵,几锤子将那老树砸成粉末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那地师天印心情似乎不好,或者说很好,很乐意看他痛苦哀嚎,惨叫连连。

    “你个没用的王八蛋,白长了个傻大个,哎呀……”

    地师天印虽是一枚法宝,但脾气那是相当暴躁,毕方刚刚骂了它一句,就被它踩蟑螂般踩在身下,碾成一张电光流转的“煎饼”,魂光稀薄到近乎溃散。

    秦远依然不能动弹,大山忠实的将其抗在肩头,偶尔会有丝丝电光溢出,大山牙关紧要,双目圆瞪,不发一言,快速往家里跑去。

    直到秦远一行人离开很久,那昏暗的山林外缘,一块白色石头突兀弹起,随着一阵卡啦声响,那块石头竟然变成了一只通体银白色,尖尖脑袋长长尾巴,类似于穿山甲的小兽。

    它背甲一块一块,如同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棋盘格子,蜷缩在一起,恰好如一块普通山石般不起眼。

    它又是一阵摇晃,直立起来不到半米高的身体诡异拔高,身体拉伸,头部变大,最后竟然渐渐长成一个人形模样。

    直到最后,他彻底变成一位少年,模样粉雕玉琢,极其俊美,赫然便是那日在云婆婆面前,磕头到流血的小纪。

    他遥遥看着远处一行接近消失的人群,嘴角荡漾出一个邪意的弧度。

    “秦远啊秦远,你当真了不得,整个黄家连同地师盟都无法深入的危险大阵,你竟然可以来去自如!”小纪阴沉沉说道,那冰冷的眼神与他俊美到祸水般的容貌,是那般冲突。

    “可是这又能如何呢?一切都为他人做嫁衣而已。”

    很长时间以来,小纪从未有过如此好的心情,情不自禁哼唱起《刺王僚》那抑扬顿挫的去掉,快步往另外一个方向行去。

    秦远被大山扛回家,快要到家门的时候,他让大山将自己放下,坐在不远处,等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那股天打雷劈的感觉才消失。

    此时的他已经汗流浃背,面色惨白,若非修行《地师真经》炼就了一番强悍到变态的体魄,恐怕早就撑不住嗷嗷叫唤。

    “老板,你没事儿了?用不用送你去医院,找那孟阳院长瞧瞧?”大山挠着头皮问道。

    秦远站起来,连做几次深呼吸,道:“没事了,回去后不要跟家人乱说。”

    “老板是怕老板娘担心吗?”李追风鬼头鬼脑的问道。

    常龙已经顺手,抬手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道:“就你话多!”

    一行人很快回到家里,彩衣做好饭菜,白玉的桌子刻有阵法,如同保温箱,既不腐坏也不招蚊蝇,实际上沐清雨送他的这处院子里,就没有半只蚊蝇。

    夏诗雨翘首以盼,这些天来吃穿用度与曾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各种灵植灵兽骨头经彩衣妙手烹饪出来的食物美味可口,但是秦远却越来越忙,一天在家的时间很短暂,这让她无奈的同时又不由感慨,当年她父亲也是如此,公司一忙起来,经常个把星期见不到人。

    所以哪怕她在想见秦远,心中也有很多事情想要与他商量,但却绝对不会将其禁锢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

    “看看今天的收获!”

    秦远在门外已经运转功法,脸膛除了稍稍带着些汗渍之外,其他已经恢复如初,他命一群大妖将沿途采摘的灵药灵果一股脑倒在了院子里。

    夏诗雨和彩衣这两个守家的女人,差点没咬住舌头。

    这些普通修者很多一辈子都消费不起的东西,秦远竟然可以拿箩筐来装。

    “哈哈,这些是为你以后炼丹准备的材料,可劲用!”秦远分出一半给了身边的几只大妖,剩下的推到了夏诗雨身前。

    “不用,秦远,这太珍贵了,我先用普通材料练手,等到日后真正小有成就,再祸祸它们也不迟。”夏诗雨先是恐慌,接着又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最后拒绝道。

    “什么时候用,那是你的事情,这些就归你处理。”秦远不容拒绝的说道,他对真正与自己亲近的人,一向好到不计成本。

    “老板娘,以后炼丹给俺吃不?”大山觍着脸问道,它是对丹药最感兴趣的人。

    李追风和牛哄哄也是一脸期待,常龙虽然不动神色,但滚动的喉头也出卖了他内心的**。

    “给,谁都给,但就怕我炼不出来哦。”夏诗雨掩嘴娇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对“老板娘”这个称呼由心底的认同。

    几人说说聊聊,一起吃过晚饭,秦远急匆匆回到房间,告诉众人一声, 没有特殊之事,不要打扰。

    他独自坐在那精美的书房之中,手中掂量着五个黑色圆盘状物体,一根香烟燃到一半,忽明忽暗的烟头也衬托的他的脸色明灭不定。

    他仔细回想,好像没有得罪那湘雨夫人吧?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