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三日之后来偷人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秦远与马忠国在楼上房间中谈了整整一个小时,再出来时两人俱都很是开心。

    马忠国之前还有些忐忑,秦远毕竟年轻,少年得志难免狂傲,可实际上并没有,他十分谦逊,彬彬有礼,虽然没给他刘备对待诸葛亮那般待遇,但也是平等视之。

    在现在这个资本为王的世界中,老板能够将员工平等视之,这就足够了,还奢望什么呢?

    秦远也很是高兴,马忠国给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他丰富的战斗经验,他在军校中接受的先进作战理念,他在部队中的种种磨砺,这些都让他受益匪浅。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知识不分高低,更无凡人与修者之间的差距,只要能够用上,都是好东西,就看使用的人有没有那个能耐可以慧眼识珠了。

    “主人,你们商量好了吗?”彩衣飘然而至,七彩波西米亚长裙,酒红色假发,立体而精致的面孔,让她看起来就如一个混血儿般的美丽。

    尤其是她那声音,更是清脆悦耳,犹如乐器演奏。

    这让夏诗雨都生出一丝嫉妒。

    修行就是好啊,一旦踏入修行界,人体内多出一股玄妙的能量,整个人的精气神立马提高一档,气质更加迷人,身体更加健康,相应的,普通姿色之人都会魅力非凡。

    秦远笑看那些将目光投在他身上的大妖们,笑道:“走,搬家!”

    “搬家?去哪里啊?”夏诗雨一愣,她记得几天之前,秦远刚刚搬过一次家。

    “暂时借用一下我的聘礼。”

    “你的聘礼?”夏诗雨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秦远大手一挥,搂住她那没有一丝赘肉,弹性十足的小蛮腰,道:“你们夏家的祖宅!”

    “啊!”

    夏诗雨现在才明白,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又羞又怒,心中还有丝丝甜蜜,小拳头在秦远胸口上一阵无力的招呼。

    看似在捶打,实则更像**。

    大山一脸的吃撑了狗粮的幽怨神情,眼巴巴瞅向玫瑰,玫瑰大嘴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齿,举起胳膊亮出肱二头肌,大号馒头一样虬结喷张,大山好一阵眩晕,屁都没放一个,跟在秦远和夏诗雨后面灰溜溜逃跑。

    他一日没有进入辟谷境,就一日不能让这位金刚芭比乖乖俯首。

    若是玫瑰的小拳头也在大山胸口上招呼,他能飞出去二里地,而且会边飞边吐血。

    东西不用收拾,全部被雌雄双盗偷走了,也没的收拾,好在夏家祖宅之中还有许多老家具,秦远又添置了许多,够他们使用的。

    在路上,秦远打开修者之家论坛,果然见到他这位城主府供奉家中失窃的事情已经传开,很多人饶有兴致的在调侃秦远惹上这雌雄双盗算是倒了大霉了,也有人在落井下石,嚷嚷着秦远根本不配做黄城市的供奉,将黄城市修行界的脸都丢尽了。

    秦远发了一个帖子回应:“见不得光的宵小之徒,本供奉早晚会将你们拿下!”

    一天之后,这座很久都无人居住的深山老宅又一次的热闹起来。

    院子里炉火旺盛,拳头大小的木炭散发着热烈的光和热,不时“噼啪”炸响几声以作乐声,炉火之上是两只烤的焦黄流油的山羊,身边摆着数箱茅台迎宾酒。

    周啸虎也过来了,不过他有些无语,这哪里是要抓人啊,分明就是篝火晚会嘛!

    不过这篝火晚会也是别开生面,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不说,不时几位大妖就上来打一通拳脚助兴,猴拳,蛇拳,虎拳都有,夏诗雨清亮的嗓音不用麦克风就能秒杀大把二三线歌手,空灵优美,余音绕梁。

    秦远十分疑惑,当初她为何选择了考古而非声乐,以她的条件,无论是嗓音还是外表,包装一下绝对能火嘛。

    而晚会的最后**则是在彩衣那翩翩的舞蹈中结束。

    手机喇叭那粗陋的音质完全遮盖不住她那惊鸿般的曼妙身姿,一曲霓裳羽衣舞结束,灯火通明的院子里爆发出了热烈掌声。

    彩衣拎着裙角,职业舞蹈演员般向众人施礼,最后看着秦远,眼若流波,道:“主人,我美吗?”

    秦远当时就快要昏倒!

    什么叫妖孽,这特么就是妖孽,还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妖孽!

    夏诗雨则是气鼓鼓的,感觉压力山大,秦远身边的一位蝶妖就有如此万种风情,要是那头狐妖再回来,她还不得自惭形愧到犄角旮旯里面去!

    “花心大萝卜!”

    夏诗雨没好气地骂道,秦远感觉甚是冤枉,他可没向自己的手下动一根手指头,花心大萝卜从何而来?

    当天夜里,曲终人散,各大妖也回去休息,秦远洗完澡独自坐在屋中,夏诗雨正在帮他揉着眉心,这姑娘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忘掉了之前的不愉快,看着秦远怎么揉都解不开的眉心,有些心疼。

    “秦远,别想太多了,你现在已经非常成功,丢点东西就丢点东西吧,不值几个钱,回头我让我妈送你一套更好的。”

    夏诗雨声音甜糯,吐气如兰,伏在秦远身后,轻轻说道。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那雌雄大盗不是这么好打发的,大山和玫瑰这俩愣货把那林凛然扒光了挂在黄城之根上,我杀了黄三强的黑锅也被沐清雨扣到了他们头上,换做是你我,也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那怎么办啊?不能跟他们好好谈谈吗?”夏诗雨瞎出主意道。

    秦远将她的手从额头上拿下,又将其拦腰抱在怀里,说道:“这是一场战争,没有打响之前,绝对不可能和谈,必须将一方打痛才成!”

    “哎呀,你们好吓人啊,以后我可不参与到这些里面。”

    夏诗雨拍着自己饱满的胸脯,一脸怕怕模样,但秦远怎么看都像是在诱惑自己,她又说道,“修行是多么好的事情啊,健健身,炼炼丹,没事游览青山绿水,美容养颜,长生不老,多好啊,可在你们这群家伙这里,怎么就变得乌烟瘴气了呢?”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会回来找你。”秦远叹气一声,想他进入修行界以来,还从未主动招惹过谁,可每一步都是被逼着走,一直到了现在。

    他抬头看向窗外明月,棱角分明的面庞上的撒着淡淡清辉,阳刚而又坚毅,但也有丝丝让人心疼的憔悴。

    夏诗雨坐在秦远怀中,那一刻只觉得他好迷人,好有魅力,男人味十足,又带着些让她心颤的无力。

    然而,下一刻,她却满脸通红,惊叫一声,一巴掌拍了秦远那已经不知何时摸进她衣服里的手上。

    不过紧接着,她的惊叫声便被一双炽热的嘴唇堵住,夏诗雨象征性的挣扎两下,然后便紧紧抱住了秦远的脖子,感受着他那蕴含了爆炸性力量的肌肉,以及那如同侵略般热情。

    “咚咚咚!”

    可是,就在这时,这对热恋中的男女马上就要冲破道德束缚之时,敲门声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主人,睡下了吗?彩衣有事情与您说。”彩衣的声音传了进来。

    秦远十分无语,这特么都十一点多了,还有什么事情,夏诗雨娇羞的快要钻到床下,又隐隐有些生气,她很有理由怀疑这个彩衣在故意跟他作对。

    然而就在秦远准备让她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的时候,彩衣接下来的话却将秦远所有的热情浇灭。

    她有些着急的喊道:“雌雄大盗来了。”

    “什么?”

    秦远惊起,披上外衣,走到屋外,便看到彩衣正着急犹豫的站在门外,夏诗雨也跟了出来,看见彩衣那歉意的眼神,便知道自己想错了。

    好像真有事情发生。

    “雌雄大盗在哪里?”秦远皱着眉头问道。

    “主人,您跟我来。”

    没多久,秦远便知晓了彩衣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打断自己。

    据她所言,她因为心情太好,一时睡不着,便在院中赏月,可正当她在院中随意漫步之时,忽然见到在墙角角落中站着一个人影。

    当时的她并没有太过惊讶,以为是常龙或者警长也睡不着,但她走近,看清楚那人面孔之时,却是不由惊讶。

    那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见到她过来,并无什么激烈反应,随手一扬,一张白纸先快后慢的落在了她的手中。

    她这才急匆匆的将秦远叫了起来。

    秦远接过那张折成两道的白纸,将其打开,上面有一行手写字迹,“三日之后,我来偷人!”

    那白纸下方还有一副素描画像,一位长发女子挎着一个高大男人的手臂,女子面容精致绝美,而男子的脸庞却是模糊,不仅没有画完,还被打了一个大大“x”。

    不用说,那男人就是秦远,而那女人则是夏诗雨!

    一般蟊贼都是偷钱偷物品,这雌雄大盗却要来偷人,而且偷的是秦远的女朋友夏诗雨。

    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秦远又去查看了一番彩衣见到林凛然的地点,那里还写了一行大字:“过往一切,加倍奉还!”

    夏诗雨有些紧张地看着秦远,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雌雄大盗要盗取的“东西”,这修行界也太吓人了。

    她可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啊!

    也能够看得出来,雌雄双盗对秦远的恨意有多大,他们要给秦远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心理阴影。

    “好,我就等三天,三天之后,老子要用你们来证明我这供奉不是吃干饭的!”秦远也是傲气十足,但他也很谨慎,扭头冲夏诗雨说道:“这三天就跟我一起,寸步不离。”

    夏诗雨下意识点点头,只要有他在,她就什么都不会担心,可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秦远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

    ps:最近更新没有按时间,主要上周有点累着了,这几天不怎么在状态,好好调整一下,争取尽快恢复按时更新。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