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一百六十九章 苦肉计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端木红炎那悲凉的惨笑之声落在每个人耳中,有人幸灾乐祸,等着看他最后决定,有人兔死狐悲,心中不是滋味。

    秦远笔直站在那里,悲哀地看着端木红炎,不发一言,但态度却十分明确,赌约必须履行。

    倘若是他输了,他可不相信这端木红炎等人会心慈手软放他一马,况且刚刚他也已经表明了态度。

    “好,好, 好, 你们都很好!”

    端木红炎气血急速涌动,须发皆张,悲哀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他的目光在秦远身上扫过,又在黄麟身上流转,最后忽然出手,手掌笼罩晶莹光芒,就要往额头上拍下!

    他宁可自尽也不愿履行赌约。

    “师父!”小纪大惊失色。

    “端木!”还有许多与之交好之人大呼。

    秦远也是脸色骤变,快速出手,想要将其拦下,只是他的修为太低,端木红炎又出手突然,根本阻挡不及。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次盛会将要以惨剧结束的时候,黑鸦动了。

    他像是一只黑色的幽灵,刹那间掠出一道虚影,瞬间来到端木红炎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将其阻拦下来。

    “你放手!”端木红炎怒声大叫,使劲挥动手臂,但却无法撼动黑鸦那如同铁钳一般箍住他的大手。

    “呼!”

    很多人都是惊呼,幸亏城主大人的这位侍卫,不然端木红炎可能就真要自尽而亡。

    “砰砰砰……”

    黑鸦另外一只手在端木红炎的身上快速点动,每一次都发出一声闷响,而端木红炎的脸色也因此而苍白一分。

    黑鸦快速的封印住了他的修为。

    端木红炎修为被制住,浑身无力,一下瘫软在了地上,像是苍老了十岁,目光暗淡,鬓发凌乱,再无那道貌岸然的神采。

    谁也没有料到事情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更没有人能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能逼得这位大人物地师盟副盟主自寻短见。

    端木红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那憔悴的神行让许多人因此而产生了几丝同情,虽然他是咎由自取,但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让一些人没有办法再去落井下石。

    哪怕是超越凡人,进化入生命另外一个层次的修者,人性深处也还是有着同情弱者的本能。

    甚至有一些人开始觉得秦远面目可憎,而本就瞧其不顺眼的那些人更是觉得他异常可恨。

    “我非要杀你不可!”

    小纪跪在师父身边,搀扶着他,心中大呼,看向秦远的目光之中尽是怨毒。

    秦远不为所动,冷冷说道:“好一出苦肉计,端木前辈,你这玩的够大的啊,要不是黑鸦出手的那一瞬间你减少了力道,我还真以为你会如此刚烈。戏演的不错,该给你颁发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小贼,你……”

    端木红炎只觉一股熊熊燃烧的怒火直窜天灵盖,差点没把颅骨顶破而出喷薄出来,帕金森综合征般怒指秦远,颤颤巍巍,硬是被气到说不出话来。

    他脑中不知为何闪现出了天水道人的身影,天水道人已经狂喷老血,人事不知,被抬了出去,他感觉自己也要步他的后尘。

    其实端木红炎心底是期盼着能够就此昏死过去算了,一了百了,秦远再穷追不舍也不能对一个昏厥过去的老人追究,可让他恼火的是他的神经足够坚韧,远远未到可以昏厥过去的程度。

    “嗯?”

    黑鸦皱了皱眉头,仔细回想刚才,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他差一点就没有拉住端木红炎,可在那一瞬间端木红炎若非收了些力道,他还真拉不住!

    草!

    连他也被这狡猾的老东西骗了!

    都说狐狸狡猾,可这端木红炎却比最狡猾的狐狸还要狡猾,太逼真生动了,完全就是在用生命演戏。

    可是周围之人却不这么看,他们看到更多的是秦远对端木红炎的穷追猛打。

    “这个秦远怎么这样啊,太狠毒了,人家都要自杀了,他没有一点同情心不说,竟然还在诬陷端木前辈是在演苦肉计,有拿自己生命在演苦肉计的吗?”有人不满的嘟囔道。

    也有女修非常失望:“我差点就把他当成好人了,原来是如此狠毒,真该天打雷劈!”

    ……

    那黄麟将端木红炎驱逐出地师盟,本非真心实意,只不过是想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毫无掣肘的行事,而端木红炎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做的很好,成功博取了大多数人的同情心,并将秦远推到了对立面上。

    只不过还是棋差一招,竟是被这小子给看了出来,而且很有可能会要拆穿。

    “秦远,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一再相逼,是真想将人往死路上逼吗?”黄麟站起来,怒冲冲说道。

    秦远对这蛮横的指责毫不以为意,转身看着他,道:“黄老前辈,你不是说端木红炎跟地师盟没有任何关系了吗?怎么又开始为他说话?难道刚才的苦肉计你也参与进来了?”

    黄麟那个气啊,恨不得打死他!

    “哼,老夫是看不过去,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将他逼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不过是些意气之争而已,难道还真要逼死他不成?”

    好在黄麟忍住了,没有发作,继续往秦远身上扣帽子。

    “老黄鼠狼,你这话就不对了。”

    没等秦远开口反驳,芦正羲便缓缓说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看到了,是你的门徒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挖苦,你门徒的土地更是要让人跪地学狗叫,怎么那时不见你出来阻止,此时倒是说起意气之争了?哈哈,你这老东西还自我标榜‘虽是兽类,也读圣贤书’呢,这就是你赌的圣贤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吧?”

    黄麟也快气炸了,他指着芦正羲,怒吼道:“卢老头,你真想跟我作对?老夫好久没有见识你的高招了,咱们就此打过一场如何?”

    “好啊,老夫的孙儿正缺一支上好毛笔绘符呢,宰了你用你的胡须做成的毛笔,一定不下于狼毫兔毫。”芦正羲笔直站立,身板如枪,战意磅礴。

    点龙会发展到现在已经失去了控制,战火竟然蔓延到了这老一辈的怪物中间。

    一些人又在搓牙花子了,秦远就是根搅屎棍子,到哪里都要搅起一片风雨,清水也要搅成一片浑浊。

    “两位前辈,切莫动手伤了和气!”

    就在大战一处即发,马上就要爆发出一场老怪物之间的超级火并之时,始作俑者秦远出来打圆场了,他正气凛然地说道:“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证明了这端木红炎是不是在演苦肉计,两位前辈就能化干戈为玉帛。”

    “怎么证明?”黄麟不善地看着秦远。

    芦正羲也是纳闷:“你有什么好办法?”

    其实两人还真不想动手,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一不小心就会山崩地裂,很容易引发灾难,只是因为碍于颜面或者私心,才走到了这不得不对立的场面之上。

    能够避免动手当然是最好的,只是那黄麟怎么看秦远怎么都顺眼,明明都是你小子折腾出来的,现在倒好,反倒是你出来做好人。

    其他很多人也是十分无语,但更想要知道秦远要如何能够辨别出这端木红炎是不是在演苦肉计。

    秦远的办法相当粗暴,他拿出一把短刀扔在端木红炎脚下,道:“既然你士可杀不可辱,那就再来一次,谁也别拦着,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在演苦肉计。”

    端木红炎看着脚下的短刀,当真要喷血,活生生被他气的。

    有你特么这么欺负人的吗?

    他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又如何,最终结果还不是自己抹脖子?

    “阿噗!”

    好多人忍不住喷了出来,无语至极,无奈至极,还以为你小子有什么好办法呢,太特么阴损了。

    “你,你,你这是羞辱老夫吗?”端木红炎怒道。

    他十分后悔刚才为何要演苦肉计,为何不是一掌将这个小毛头毙掉,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多麻烦事儿?他很想用秦远扔给他的短刀弄死秦远,但可惜的是一身修为都被封印,若是敢妄动,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瘪三绝对敢趁机干掉他。

    “怎么,不敢了?刚才不是还牛逼哄哄以死相搏吗?现在刀子放在你面前,让你再做一次而已,就开始觉得我羞辱你了?”秦远一直在刺激着他。

    端木红炎那叫一个恨啊!

    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自认英雄一世,竟然会被一个曾经连正眼都不愿多看的小子给逼到了这种程度。

    “还真是苦肉计!”

    一个稍稍虚弱的声音此时突兀地响起,不是别人,而是那点龙失败身受重伤的王冲,他十分不耻地说道:“我说你一个卖祖求荣的家伙,怎么能有如此血性,原来还真是在演戏,端木红炎啊,当真羞于同你为伍!”

    “就是,这老小子阴着呢,连祖宗都能出卖,与黄家勾结在一起打压我们人类地理师傅,这种毫无廉耻之人,怎么会自杀呢?谁自杀都有可能,唯独他不会!”一个早就瞧端木红炎不顺眼的人不屑说道。

    其实这个谎言并不难戳破,只是因为端木红炎刚才的行为太过突然也太过激烈,让众人在一时间难以反应,秦远用这种看似无理取闹的方法,给了他一个“证明”的机会,也给了众人反应的时间,联系过往与现在,端木红炎那点小心思便暴露无遗。

    “砰!”

    黑鸦一脚踢在了端木红炎的胸口,直接将其踹飞出去,他十分不耻这种小人行径,连他差点都给骗了过去。

    众人哀叹,哪怕与之交好之人都不敢多言,他们都知道,这端木红炎恐怕再无翻身的机会。

    小纪怔怔的坐在地上,说不出什么神情,惊恐,愤怒,悔恨,还有无助与彷徨……

    ps:今天第一更,下一更在三点半,第三更在六点,第四更在十点。

    pss:感谢过气懒人道友的500纵横币和月票打赏支持,感谢飞飞-我爱道友的月票支持,感谢40956202易道友的打赏支持,感谢清茶86的打赏支持,也感谢一直投推荐票的道友们,拜谢诸位。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