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 第130章 手链的秘密2

作者:燕羽飞 类别:玄幻小说
    安煜泽和秦雅兰在会议桌上对视。

    “我方同意在两国首府设置大使馆、州府设置领事馆,并且开通通商口岸。可我方无法容忍对通商货物的限购。货物买卖是自由的!”秦雅兰有一头乌黑透亮的齐耳短发,拔得精细的黛眉微微蹙起,纤巧的嘴巴一张一合,声音爽利。

    她是一位非常干练、极其精致的女人。

    安煜泽再见她时感慨颇深。

    如今他看秦雅兰时心中不会起半点波澜,也不会起把她和晓晓放一起比较的心思。晓晓或许不是最出色的,可就能占据他全部的身心。他不会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女人身上。

    喜欢的人可以有很多,爱却是排他性的!

    安煜泽眼神平静如水,声音平缓,“和谈的前提是双赢。单方面的得利属于卖国的行为。我们不必在此揣着明白装糊涂。大周绝对会限制粮食的出口。”

    “难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吗?”秦雅兰语气不悦。

    “呵呵,”安煜泽合上十指轻笑:“公主殿下,你无法做的了秦国的主,我也无法代表大周。您在大周总统选举如火如荼之刻秘密来此,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和谈。商量不商量的,对您来说都不重要。”

    秦雅兰噗嗤一笑,女强人立马变成了小鸟依人的少女。“煜泽,我就知道糊弄不了你。”

    安煜泽礼貌的微笑回应:“公主殿下,请不要用这种口吻说话。我的未婚妻醋劲很大,会吃味的。”

    双方参与和谈的人同时低下头,恨不得捂住双耳。

    秦雅兰瞬间收敛脸上的笑容,用犀利的眼神注视安煜泽。

    “真想见见宁小姐。”她嘴角浮起一抹讥笑。

    安煜泽脸色一沉。

    秦雅兰开门见山地说:“秦国想要沼气技术。我想不明白沼气技术明明属于裴家,为何你要阻止裴家和我们做生意。”

    “你的男友裴云帆就没有告诉你原因吗?”安煜泽好笑地问。

    秦雅兰神情一僵,她没想到安煜泽会知道她和裴云帆的事情。她立刻明白裴云帆突然对她冷淡的原因。“是你在从中作梗?”

    安煜泽失笑。

    秦雅兰猛然站起离去。会议不欢而散。

    “秦国两次战争失利,年前的雪灾让粮食欠收。春播遇到寒潮,我猜雅兰公主除了沼气,还看上土豆的无土栽培技术、有机肥等好东西。”景睿笃悠悠地说。

    安煜泽揉揉太阳穴:“不管如何,大周和秦国说同一种语言,写相同的文字。我们理应联手共同面对外国势力的入侵,而不是窝里斗。”

    景睿翘起二郎腿:“还是先解决大周的窝里斗吧。这次总统选举安家准备投谁的票?”

    “联邦大学校长李志成。”安煜泽淡淡地回道。

    景睿一点也不感到惊讶。黑狐放在古代就是被女色所迷的昏君。当然这话他不敢说,不管是黑狐还是宁妹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景睿想到一事,眼神飘忽地问,“黑狐,你知道宁妹妹为何要到联邦大学吗?她原本把精力投入种植区,可这一个月她难得打电话关心种植区的发展。”

    “晓晓想借用联邦大学先进的设备研究‘小麦种子的耐旱改良’。”安煜泽流露出淡淡的笑容,“如果研究成功,能让很多人吃饱肚子。”

    景睿直勾勾地瞧他:“黑狐,你全力支持李校长当选总统,就得到这个答案吗?”

    “什么意思?”安煜泽冷声问。

    景睿耸耸肩。他知道安煜泽以前是如何看待宁妹妹,也见识安大夫人对宁妹妹的偏见。他非常理解宁妹妹要争一口气的心情。

    安煜泽立刻给李校长打电话。当听到晓晓的论文被权威杂志《科学》刊登时,他成熟稳重的面容刹间龟裂。

    “陈长风,立刻给我找到最近几期的《科学》杂志。”安煜泽冲着门口大喊。

    陈长风愁眉苦脸地看着落山的太阳,四处打电话询问哪里有《科学》杂志。

    几个小时后,安煜泽一字一句瞧着杂志上用大夏文署名宁晓晓的文章,心中百感交集。他翻着词典,因为某些农业学科专业通用语他并不认识。

    文章提到的降霜、罗列几种作物变化的数据他很熟悉,这些数据来自于千亩山军营改装成的实验室。

    “晓晓,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安煜泽心情沉重。

    安煜泽一个人关在办公室想了很久,决定找晓晓敞开心扉好好谈一次。

    “宁婶,晓晓在吗?”安煜泽拨通晓晓新家的电话。从晓晓搬到首府开始,他内心隐隐有些不安,论文让他的不安感越发严重。

    宁婶支支吾吾:“大少爷,您明天打来吧。”

    安煜泽皱起眉头。

    他联系首府暗中保护晓晓的人,得知她正在邀约楼同慈安堂的甄穆甄老板吃饭。

    一刹那间,有个声音好似再说他不做点什么,他们两人将会错过这辈子。

    安煜泽立刻开车返回首府。黑子和陈长风对望一眼,开着另一辆车跟在其后。

    “哥,你不愿意和我多说爷爷的事,也不愿意答应把药渣卖给我。”宁晓晓趴在饭桌上抓狂,“你到底什么意思!不把我当妹妹是吧?!”

    宁甄苦笑着摇头:“这是两回事。姥爷在世时交代,不想让你牵扯进上辈子的恩恩怨怨。至于你想要慈安堂的药渣,我用甄穆的身份无法答应。”

    “为什么?只是药渣而已!”宁晓晓拍着桌子大怒。

    包厢门口的侍应马上敲门询问:“宁小姐?”

    宁甄指指门口,然后朝她挑挑眉,“因为你已经不单单只是宁晓晓。”

    宁晓晓虎着脸瞪他。

    “宁小姐?”侍应在门口再次问询。

    “重新上几盘热菜。”宁晓晓无奈地说。

    侍应取得许可后开门。服务生快速把没怎么动筷的菜肴撤下,又重新上了几道菜后离开。侍应不动声色打量包厢内两人的脸色,彬彬有礼地关上包厢大门。

    宁晓晓抱着胳膊,纠结着眉头瞪宁甄。宁甄笑起来的神情怎么和曾经的安煜泽一样讨厌。

    宁甄伸出手腕看了看手表,自顾自倒了杯红酒,“现在过了深夜十二点,我们这顿饭吃了六个多小时。你想用这个方法破坏安煜泽和秦国的谈判也太幼稚了。”

    安煜泽能和前女友碰面,就不允许她和宁大哥叙旧吗?!

    “我明明是为了和哥哥聊天。”宁晓晓嘟着嘴反驳,“我们十年未见,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和你说。比如龙武联盟种植藜麦和沙棘……”

    宁甄伸手制止她的话头:“不要在外谈论龙武联盟的事。”

    如果安煜泽有心,应该快到了。如果他真的来……

    “那就谈谈卖药渣的事情。”宁晓晓换了话题。

    宁甄摇头叹气:“宁小姐,在您和我谈药渣一事前,您先和安将军商量一下吧。”

    “我要买你们的药渣和安煜泽有什么关系?”宁晓晓拍着桌子不服气地问。

    “晓晓,让我和甄老板谈吧。”安煜泽开门闯入。
欢迎您阅读燕羽飞所写的小说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