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 第122章 选举8

作者:燕羽飞 类别:玄幻小说
    安大夫人躺地上装晕,宁晓晓靠在墙上默默流泪,安煜泽左右为难。

    荆斌和小李进来看到这幕愣了愣。小李反应迅速,从医药箱取出金针扎在安大夫人的人中穴。安大夫人受痛惊醒。

    “安夫人无碍。”小李收回把脉的手,言简意赅地对安煜泽说。

    宁晓晓暗自决定把追回的凤凰血低价卖给李文元。

    安大夫人双目圆瞪:“我不相信你的医术,我无故晕厥你竟然说我没病。我要看西医!”

    小李学着李文元的样子推推眼镜:“安夫人,我毕业于圣约翰医学院,首府西医院有我很多学长。您想让哪位医生看病?”

    安大夫人像木头般愣愣地戳在地上,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

    小李太给力!宁晓晓改变主意,决定把凤凰血免费送给李文元。

    “偌林,你陪娘回首府找医生全身检查。瞧瞧身体哪里不舒服。”安煜泽的话似一股凌冽的寒风。

    安大夫人打个哆嗦,立刻让贞娘把她扶起来。“我暂时没事,空了自会去医院。”

    安煜泽挂下脸:“娘身体不适就该及时就医。”

    “我不走,你想赶我走让宁晓晓留下?别忘了谁把你十月怀胎生下来。”安大夫人脸色阴郁。

    她曾经让下人把宁晓晓的行礼扔出安家大宅,也没见她哭过。这次会哭,肯定是专门哭给大儿子看,和安诗琪的生母一个德行。

    安大夫人对宁晓晓喝骂:“没教养的东西!”

    “柳老夫人和我娘一样早逝,大夫人的家教怕和我一样。这话您是有感而发?”宁晓晓反唇相讥。

    “够了!”安煜泽烦躁地大吼,“你们两个都适可而止。”

    安煜泽剑眉紧皱,心烦意乱地对宁晓晓说,“晓晓,你先回去。”

    宁晓晓敛声屏气地注视他。她自嘲地想:至少安煜泽没像半年前一样,帮着他娘损她。

    房里突然静下来,在场的人似乎都停了呼吸,等待着宁晓晓的反应。

    安煜泽看着泪痕狼藉的宁晓晓,心里很不好受。晓晓和娘冲突,无论是从身份还是道义,吃亏的永远只能是晓晓。适当的避开,对所有人都好。

    就像他奶奶和娘,虽然最后娘仗着柳家的势压住奶奶,可娘在族里的风评不好。爷爷没让爹接掌安家族长的位置,和娘脱不了关系。

    安煜泽打定主意,今后一定要分开他娘和晓晓。这样的冲突多来几次,他绝对会英年早逝。

    宁晓晓从安煜泽的眼神中看到无奈和恳求,心中一软,转身离去。

    办公室的氛围顿时一松。

    安大夫人仿佛看到胜利的曙光。多闹腾几次,宁晓晓一定会离开儿子。她也不会面临留在柳家还是安家的抉择。

    宁晓晓停止脑中各式各样的揣测,她突然感到精疲力尽。外公的死,爹爹的死,一件件在她脑中纠缠。在仇恨面前,她和安煜泽刚开没多久的爱情之花,似乎显得微不足道。

    “晓晓,你这是怎么了?”柳子轩上楼,正巧看到打算离去的宁晓晓。

    宁晓晓冷着脸绕过他,柳子轩堵在她面前。

    “怎么哭了?”柳子轩声音轻柔,一如往日如春风般的温柔。

    可是,此刻的柳子轩在宁晓晓眼里像条隐藏在草丛中的毒蛇。

    宁晓晓伸手推他,压抑的怒火仿佛找到宣泄口,怒不可歇地大喊,“滚!”

    柳子轩下意识出手,用力扣住她的手腕。柳子轩见到宁晓晓眼中对他的厌恶,不自觉加大手上的力量。他怔怔地盯住宁晓晓,半天没有转动眼珠。

    “晓晓,发生了何事?”柳子轩沉声问道。

    宁晓晓推向柳子轩胸口的时候,感觉他的身体像铁铸的一样纹丝不动。能和经常锻炼的安煜泽媲美。他的力气极大,手腕被他捏得似乎断了。

    宁晓晓甩手摆脱他的桎梏,用反感的口吻说,“我不想见到柳家人,你们让我犯恶心!”

    柳子轩呆愣在原地。

    宁晓晓趁势收回手,‘咚咚咚’往楼下走去。安煜泽今日让她离开,她没打算在踏进千亩山。

    她走到宿舍收拾衣物,从花坛捡起被拔掉的朱果。背着包往山下走。

    “宁妹妹,我送你回去。”景睿看到她出来,马上从地上爬起来。

    裴云帆爬起来拍打身上的尘土。

    宁晓晓惊讶地看了看两人:“你们两在做什么?”

    “避难,”景睿耸耸肩,“我刚明白一个道理,每个女人都是母老虎,区别在于知道的人有多少。”

    “错,区别在于你没有侵犯她的利益。”裴云帆厌恶地脱下外套说。

    宁晓晓挑挑眉:“侵犯到自身利益的时候,人的本性才会暴露出来。景三哥,裴大哥,我走了。”

    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她不知道她的本性是什么,只知道多年来被人故意灌输的思想告诉她,离开是最好的结果。

    景睿追上来,他吸取教训没敢拦在她身前。“我送宁妹妹回宁家村。”

    “不用,我去赵家村。”宁晓晓推辞他的好意。

    裴云帆沉默不语,他了解的宁晓晓骨子里透出的自卑和倔强。安大夫人戳到宁晓晓的逆鳞,安煜泽此时最该劝慰的是宁晓晓,而不是他娘。

    只是,裴家地位尴尬他不宜插手。

    赵家村离千亩山不远,快步走1小时路程。擦干眼泪,宁晓晓进了赵家村。说来惭愧,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作为脚下两座山头的主人,她很失职!

    赵家村没通电话,赵村长对她突然的到来非常惊讶。

    黑子一路沉默着跟在她身后。到了赵家村,宁晓晓谢绝黑子继续跟随:“黑子,谢谢你多日来的照顾。赵村长,麻烦您送黑子离开。”

    赵村长朝赵大使了眼色,赵家村几位年轻力壮的山民围住黑子,强硬地把他带下山。

    “小姐受安煜泽欺负了吗?”赵村长撩起袖子大有上千亩山找安煜泽算账的架势。

    宁晓晓瞅着赵村长,突然‘哇’一声抱着他嚎啕大哭。赵村长是外公的人,肯定会知道柳家的事。宁晓晓现在最想知道柳家和姚家灭门的事是否有关。

    赵村长手足无措地拍拍她:“小姐别哭,没有安煜泽,我们赵家村的人也能保护你。”

    宁晓晓心头一震。她想还清宇宙城的欠款,所以才抱紧安煜泽的大腿。安大夫人没说错,她确实想从安煜泽身上得到东西。
欢迎您阅读燕羽飞所写的小说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