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 第79章 雪灾4

作者:燕羽飞 类别:玄幻小说
    宁晓晓发出愉悦的笑声。大汉的话突然让她意识到,她在世人眼中不再是可有可无的孤女,她也有了利用的价值。有利用价值就代表了舒家不会轻易动她,恐惧的情绪消退。

    她眉眼带笑,流露出自信的神态,“如果我说不呢?”

    大汉恭敬地比划了请的姿势:“那就劳烦宁小姐跟我们走一趟。”

    随着大汉的话音落下,许多把枪对准宁晓晓。

    宁晓晓袖口一动,试图取枪反击。大汉反应迅速,抬起脚踹向她的手腕。黑子从身后暴起,闪电般的蹿到宁晓晓身前,左手格挡住大汉踢腿,右手抓向大汉的脚luo。

    两人一拳一腿地开打,黑子打一拳移动一下位置,让大汉的人找不到机会开枪。

    身后传来闷哼声,宁晓晓转头,拿枪威胁她的人被打昏在地。她被一窝蜂而上的赵家村人拉走,推进安全的厨房。

    在她就救走的一刹那,饭堂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功夫秀。举枪的人或是被飞刀、石子、筷子等器物砸到,或是被保安团的老兵打中手腕。

    前后不到几分钟,舒家看似精锐的枪手们没人能开响一枪。

    宁晓晓目瞪口呆地看着饭堂里的变故。赵家出手的男女,身手好得惊人。这是那群她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的雇农吗?难怪能和安煜泽的人打成平手。

    安二夫人母子,躲在角落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见宁家村的人瞬间扭转局势,安谦昊马上拉着安二夫人猫着腰跑出饭堂。

    饭堂外站着几个拿枪的人。

    安谦昊先是一抖,待看清这几人穿着保安团衣服后,拍拍胸脯说:“安煜泽是我堂哥,你们能对我怎样。还不快让开。”

    几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用帽子遮住大半张脸的男子。男子后退几步,余下的人给安谦昊让出一条道。

    安谦昊带着安二夫人,小跑着离开宁家村。

    遮帽子的男子打了手势,几人快速向周围撤走。

    见事态被控制住,李二钻到宁晓晓身边。“宁小姐,安阳村的沼气池也发生问题。老族长受凉病倒。现在安阳村暂由老族长的大儿子嘉爷控制。安阳镇遭受流民袭击,护卫队被派到镇上协助警察控制局势。”

    宁晓晓瞟了一眼李二,见他和景睿眉来眼去,好似还瞒着她什么事情。

    宁晓晓呵呵一笑:“还有什么话一起说给我听。不然我让小李嫂住宁家照顾我,你们夫妻俩暂时分居吧。”

    李二垮下脸,吞吞吐吐地说,“嘉爷对我带去的粉末很敢兴趣。”

    宁晓晓直说:“让他找裴云帆去。”又是一个对硫菌草有兴趣的人。

    “安成大管家特意传话,嘉爷手上有不少寒麦的种子。应该是找去收割的庄户偷偷存下的。”李二忐忑不安地看向宁晓晓。

    宁晓晓感到好笑,她平静地说,“这是小事,只要到时别来找我麻烦就行。”

    宁晓晓轻飘飘的语气让景睿有不好的猜想。他凑上前怯怯地问:“种子有问题?”

    “用常用的手法留种很容易颗粒无收。景三哥什么时候把麦种交给我?你留着也没用。”宁晓晓扫了他一眼。

    景睿很爽快地替安煜泽应下次粉、麦麸和秸秆的事情。可是却不在她面前提收获的寒麦种子。

    景睿眼神飘忽不定:“这个……”

    宁晓晓掩着嘴笑:“景三哥,安大哥没告诉过你,他名下的土地都归我管吗?”

    安煜泽早就让陈长风把地契交给她保管。只等开春收完最后一批罂粟后移交给她。不过现在看来,田里的罂粟肯定都被冻死。

    下雪让她这几天哪里也去不了。她在屋里写计划书,安排开春后的种植计划。根据《农技大全》,对不同土壤和地理环境适合种植的经济作物做了详细的罗列。

    “那只死狐狸玩我!”景睿暴跳如雷,“让我管后勤,却什么都没说清楚。”

    宁晓晓嘴角抽了抽:“管后勤不就是拿银元购买所需品吗?保安团驻地刚批下来,应该没什么好交代的吧?”

    景睿全身僵硬,他强扯出笑容遮掩尴尬的局面。他从到尾都想左了!

    “福源洋货行没亏本简直是奇迹。”宁晓晓叹息。

    景睿躲躲闪闪地说:“我只负责应酬,其余有专门的掌柜负责。”

    原来如此,安大哥很懂得用人之道。

    宁晓晓笑道:“协调好各方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后勤,牵扯到保安团卖人情、相互合作之类的事情。也只有三哥能处理得好。”

    景三少的名头比安大少吃得开。安煜泽身上充斥着令人压抑的霸道感。对以前被他毒舌羞辱的往事,宁晓晓可是记忆犹新的。就连安家同龄人,敢和他开玩笑的也没几人。他让景睿管后勤,看来是知道不讨喜的个性。

    景睿‘刷刷刷’点头,如释重负地说,“还是宁妹妹了解黑狐。交友不慎啊!那只死狐狸看到我询问老农种地,竟然在一旁笑着不提醒我。我要打电话去问骂他!”

    “电话线没通。”宁晓晓提醒。

    景睿朝保安团的人喊道:“工程兵们快吃,吃完了修通电话线。”他快速扒了几口饭,匆匆往外赶。

    宁晓晓无语:“今天是年三十。”

    瞅着被捆到一旁蹲着的两百来号人,宁晓晓发愁了。需要给他们提供年夜饭吗?

    安煜泽知道景睿不会指挥部队,派了一位连长跟过来。连长问她借了上百位赵家村人,和余下的保安团士兵一起,压着舒家200多号人一路铲雪前往安阳镇。

    宁家村占着地理优势,几小时后通往安阳镇的道路被清空。安伯父和干爹干娘从安阳镇派人传话,让她和安诗琪留在宁家村哪里也不要去。

    随着传话人而来的,是安阳镇方向时不时响起的枪声。从乱世走来的宁伯和赵村长都很淡定,把余下的人分成两组轮流守卫宁家村。

    宁晓晓和安诗琪,在黑子和外围严密的安保下,听着枪声兢兢战战入睡。

    氛围诡异的年三十,似乎昭示着大周二十一年的多灾多难。

    大周二十一年的大年初一,不好的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还在源源不断飘落的雪花,没有替大周粉饰太平,反而把伤疤暴露出来。

    受之前复辟闹剧的影响,粮价一直居高不下,引起底层的民众的怨声载道。连续下了四天暴雪后,不少民众亲眼看着亲人或冻死或饿死在家中,积压的不满彻底爆发了。

    安阳镇外围着几千号流民,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多。

    电话线修通,和化坪县取得联系。安煜泽被大雪困在化坪县的驻地里无法出来。最糟糕的是,他的关节炎复发,携带的西药已经抑制不了病痛的折磨。

    宁晓晓心急如焚。
欢迎您阅读燕羽飞所写的小说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