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 第68章 病痛发作

作者:燕羽飞 类别:玄幻小说
    安煜泽一手牵住她的左手,一手拿着芦荟叶,侧着头仔细地在伤口上来回涂抹。

    立体的五官勾勒出他帅气的侧脸,宁晓晓出神看着。从侧面看去,原本冷硬的面容柔和许多。令人不敢直视的锐利眼神,此刻温柔得能滴出水。安煜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安煜泽会对她温柔?!宁晓晓马上把这个猜测赶出脑海,一定发生了些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才促使安煜泽改变对她的态度。

    正瞧着,安煜泽突然抬头,宁晓晓红着脸移开视线。

    她懊恼地想:自己怎么像花痴一样盯着安煜泽瞧。和宴会上的被她骂花痴的小姐们没什么不同。

    安煜泽眼中笑意更盛:“伤疤淡了不少,要再摘一片叶子继续涂抹吗?”

    “不用不用。一共才这些苗,用一片少一片。”宁晓晓护犊子般地收回手。

    安煜泽不赞同地瞅她:“对我来说晓晓是独一无二的。”

    宁晓晓双颊飞红,安煜泽在夸她耶!

    “下次要救人前先衡量自身的能力。为了救别人搭上自己是最蠢的行为。”安煜泽和颜悦色地开始说教。

    他说话的声音带着磁性,好听的语调传入耳中,让宁晓晓生不出反对的心思。

    “柳子轩早我一步救下你,我会出面谢他。”安煜泽凝视她的表情,“从小你和他的关系比我亲密,小时候无所谓。但是现在,我可是会吃醋的。他拥住你的时候,我很想揍他。”

    宁晓晓傻愣地瞧他,一脸的不可思议。安煜泽会为了她吃醋?

    “晓晓,你还真没身为我未婚妻的自觉啊!”安煜泽用指腹在她细腻的脸上来回磨蹭。

    他低着头,呼出的热气正好喷在她脸上。宁晓晓瞬间变成煮熟的龙虾,身体烫的能煎鸡蛋。

    “今天我穿得土里土气进州政府,是不是丢你的脸了?”宁晓晓不安的抓着衣角问。

    安煜泽一脸错愕,他啼笑皆非地刮刮宁晓晓的小鼻子。“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直说吧,我希望你以后和柳子轩保持距离。”

    宁晓晓眨眨眼:“安大哥您想多了。子轩哥哥一直把我当成妹妹看。不过既然安大哥如此要求,我会照做。”

    柳子轩从小就对她抱有恶念,是她心里永远过不了的坎。她本就不知该如何面对柳子轩。

    安煜泽眯起眼,‘子轩哥哥’听着很碍耳。听晓晓对他们几人的称呼就知,在她眼里柳子轩是不同的。他真得上点心。

    “晓晓,厉大元帅和你外公有渊源。因为你,他直接任命我为镇守使。”

    宁晓晓猛然一惊,向后退了几步。

    安煜泽眼神暗了暗,深邃的双眼直勾勾地瞧她。

    “为什么要告诉我?”宁晓晓平静地问。这才是他突然承认婚约的原因吧?

    安煜泽沉声道:“我现在不说,明天柳子轩看望你的时候也会说。我不想你从别人口中知道这件事,特别是他。”

    宁晓晓心想: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别人告诉她,安煜泽不打算说出来。

    “我娘主动提出你我婚约,本就想用外公残存的人脉换取安家对我的照顾。否则,我一介村姑怎么配得上安大哥?”宁晓晓冷静地回复。

    她早已想明白。她和安煜泽之间的鸿沟比安阳河深。外公的人脉是两人之间唯一的桥梁。

    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从来没拥有过,也说不上失去。

    可是,为何心在隐隐刺痛呢?

    “能种出小麦亩产800斤的村姑,绝对配的上我。”安煜泽带着亲昵不失风趣的口吻说。

    宁晓晓讪笑。寒麦是宇宙城的产物。没有宇宙城可以依靠,自卑的情绪与日俱增。若有一天失去宇宙城,怕安煜泽再也不会高看她一眼。

    他暗暗叹了口气。晓晓有一双会说话的的眼睛,从她的眼中看出她的伤心。他决定瞒下州长的话,天知道这丫头又会想到哪去。

    人应该在正确的时候遇到正确的人。他和晓晓相遇太早,有过太多的不愉快。兜兜转转一圈,发现正确的人是她。幸好一切还来得及,今后他定会好好照顾她。

    安煜泽贴在她耳边暧昧地说:“在我眼里,晓晓穿什么都好看。你只要做自己,怎么舒服怎么穿。因为我就是你最大的面子。”

    宁晓晓羞涩地低下头,这话听在耳中甜到心里。安煜泽不亏曾是联邦最年轻的外交官,真会说话。哄人的话都能说得如此自然。

    “我们出去吧。”宁晓晓提议,两人独处一间的氛围怪怪的。

    安煜泽牵起她的手往内院走去。出了温暖的房间,凛冽的寒风吹在身上越发的难受。走了一半路,安煜泽突然停顿,握住她的手开始抽搐。

    “安大哥,你怎了?”宁晓晓见他身子摇摇欲坠,马上扶住他。

    才一眨眼的功夫,安煜泽脸色发青额头布满汗珠,双手变得冰冷。高大的身影弯下,眉头深深皱起,好似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宁晓晓马上反应过来:“关节炎发作了?”

    安煜泽痛苦地“嗯”了声,“不要让别人知道。”

    宁晓晓支撑着他往西厢房挪去。往常两分钟的距离整整走了十分钟。

    她满头大汗的把安煜泽扶到床上,从房间找到枳酒让他喝下。

    “我马上回来。”宁晓晓急速跑向厨房。

    她烧热锅,把一坛子腌菜用的粗盐炒热。然后翻找出一大块干净的布,包着热盐冲进安煜泽房中。

    安煜泽整个人像虾球蜷缩在床上。手紧紧抓着被子,手背上青筋暴起。他紧咬着牙关,抵御一波又一波的痛感。

    宁晓晓快速分出4袋盐袋。她伸向安煜泽衣服扣子,三下五下脱去衣服,把盐袋绑在他的手肘上。接着,手忙脚乱的解开他的皮带,脱掉裤子在膝关节绑盐袋。最后用被子紧紧把他包裹住。

    她坐在床头不停地用手帕擦去他额头的汗珠,不知过了多久,他紧皱的剑眉渐渐松开。

    安煜泽苍白着脸说:“我感到好了很多。晓晓绑了什么,效果不错。”

    “炒热的粗盐。这是老辈留下的方子,很实用。”宁晓晓把头埋在胸口,细不可闻地回答。

    她刚才是把安煜泽脱得只剩内裤了。太羞人,没脸见他……

    安煜泽闷笑:“第一次有女孩子脱我衣服,我没害羞,你羞什么?”

    “安大哥都是自己脱的吗?”宁晓晓脱口而出,说完后意识到说了什么话,羞得夺门而出。

    西厢房传出安煜泽畅快的大笑声。

    跑回主屋坐等大脑温度冷却,想起来欠安煜泽一声谢谢。她又来到西厢房。

    “安大哥,谢谢回来时把外套盖我身上。不好意思,让你受寒了。”在门口说完后又跑回了主屋。

    房中的安煜泽愉快地笑了。
欢迎您阅读燕羽飞所写的小说重生娇妻:夫人要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