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天后小军嫂 第十章 听墙角(求推荐票求收藏)

作者:立行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叫罗有德,就住在外公家隔壁的茅草屋里。

    陆小芒叫他德叔。

    从陆小芒记事起,德叔就喜欢拿箩筐挑着她玩儿,有时候还挑着她走十几里地去赶集,然后再挑她回来。

    有一次,陆小芒看到卖饼干的就直吞口水,德叔把他攒着拿来买烟叶子的钱都掏了出来,买了一两饼干给她。

    德叔为人老实,没什么心眼儿,生产队里的重活累活他都抢着干,从来不挑三拣拣四。

    就因为他太老实,又没上过学,不会算数,他干的是最重的活,拿的却工分却是最少的。

    一个生产队设有队长、副队长,配有会计、出纳、记工员,红星二队里妇女多,还设了一个妇女队长。

    队里的大小事务都由这些领导定下方案,再开社员大会集体表决。

    但是社员大多都是像德叔一样老实巴交的,基本上是队长说咋弄就和咋弄,他们就是在开完会后拍个掌,表示拥护,喊完口号就走。

    关于工分的评定,只有一个粗略的标准,但是写高写低都全掌握在工分员手里。

    原本一个中等男劳力,只要能拿得起田里农活犁耙,干活不偷懒,一般都能拿个十分。

    像德叔这种特别肯下苦力的,至少得评个11分。

    然而红星二队的工分员是罗光明,队长罗清明的亲弟弟,他记工分可不是按常规路子记,他记工分凭的是心情和干活的人跟他的关系的亲疏远近。

    德叔明明可以评个11分的,他常常只给德叔记个7分。

    7分是队里男劳力里最低的分数值。

    罗光明的那一堆七大姑八大姨,能攀扯得上亲戚关系的社员,每天就是出工的时候点个人数,一到干活的时候就捡轻活干,或者干一会儿活就跑一边去歇息,一歇就歇到收工时分,罗光明却给她们打9分。

    陆小芒想着旧事,心里止不住的叹了口气。

    罗有德见陆小芒拿着饼干却不吃,就又笑嘻嘻地从口袋里掏摸出半片饼干。

    “你这娃娃,有啥好东西都要给罗大罗二留回去,自己一点都舍不得吃。给,我这儿还有半片儿,一起都给你啊。”

    陆小芒没接那半片饼干,而是对着罗有德的腿一直看。就在这一瞬间,陆小芒的眼前突然闪过一副血肉淋漓的画面,画面闪得太快,陆小芒自己也没看太清楚,一时之间就有点怔忡。

    陆小芒闪神的瞬间,嘴却没闲着,本能地脱口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德叔,你这腿骨怎么断了?”

    罗有德啊了一声,惊讶地说:“我这只是爬罗光明家房顶上帮他捡瓦摔了一下,罗光明找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帮我看过了,说只是扭到脚一时半会儿走不得。你怎么说德叔腿断了呢?”

    这话一问出口,在场的几人神色各异。

    外公赶紧替陆小芒打圆场,笑着直说小孩子不会说话不懂事,让罗有德不要见笑。

    “她看你坐在筐里,还以为你腿断了,她随口说说而已,没其他坏心思。”

    罗有德浑不在意地笑着,咧着嘴,一副没心没肺,根本没往心里去的模样。

    外公松了口气,暗地里掐了陆小芒一下,示意她不要再乱说话。

    挑着筐子的年轻小媳妇儿抿着唇,除了之前说了句对不起之外,再没说过一个字。

    陆小芒却被问住了,一直在发呆。

    是啊,她怎么那么肯定德叔这是腿骨断了呢?真是随口说的吗?

    好像又不是……她是用很肯定的语气说腿骨断了,不是问你是不是腿伤着了。

    这个语气相当的有问题。

    陆小芒想了好几秒,无数念头在脑子里转着,她自己没想明白为什么刚才会突然冒这么一句话出来。

    罗有德把饼干塞在陆小芒手里,抬头看了一眼额头上渗汗的年轻小媳妇儿,飞快地告别:”小芒,我这么大块头,一百多斤,我媳妇儿挑得很吃力,我们就先走了啊。”

    陆小芒啊了一声,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头一甩动的瞬间就想起了之前以为是幻觉的那副闪得极快的画面。

    那时她正低头看德叔的腿。

    然后……她就说德叔的腿骨断了。

    那画面……是她看到的么?

    陆小芒再次低下头,看向罗有德的用双手抱着的左腿,却什么也没看到。

    那刚才,是眼花还是回忆太零碎,混乱了?

    记起德叔的时候,就记起了德叔最后的结局。

    记忆中除了买饼干那一幕印象最深刻之外,德叔在陆小芒的记忆里是被截了肢,瘸了条腿,而且寿元不长,最后死也死得很凄惨。

    德叔死的时候是孤家寡人,无妻无子,眼前用箩筐挑着他的卢芳婶婶死在德叔之前,死因陆小芒暂时没想起来。

    但是村里那些婆婆大娘们对卢芳的评价并不太好,每次提起她,哪怕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众人的嘴也未曾放过过她,全是恶言恶语,各种添油加醋的诋毁。

    陆小芒想到这里,又抬眼细细地看着眼前活生生的卢芳婶婶。

    卢芳是德叔去年娶进门的新媳妇儿,十分害羞,平时不大和村里的人说话,上工放工都跟着德叔,像条小尾巴似的,村里的婆婆大娘们都喜欢拿她开玩笑。

    有人叫她小哑巴,有人叫她跟屁媳妇儿,也有不怀好意的人叫她离不得男人的不知羞的。

    村里都是茅草房居多,顶上是茅草,墙上是土砖.

    土砖是黄泥巴挖出来夯实了弄成长条形,没有经过烧制,只是有个砖的形状,却没有窑里烧过的砖那样坚固.

    更不像火砖那样是形状大小基本一致容易建造.

    土砖相接处一般都有较大的缝隙,再用稀泥糊上,一层一层垒,然后形成墙壁,四面墙壁围上之后再加个茅草顶,就成了一个简陋的居所.

    这样的房子其实就起了个简单的遮风挡雨的作用,自然也是不隔音的.

    德叔二十几岁,刚娶上媳妇儿,正是初尝**,食髓知味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节制,只要没累到沾床睡,都会过过夫妻生活。

    村里的房子大多数都只隔一条阳沟,十分十分的近。

    就算不是有心去听墙角也能听到声响,何况德叔家背后还有一家就喜欢听墙角的。
欢迎您阅读立行所写的小说八零天后小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