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天后小军嫂 第五章 将军 (求收藏求推荐票)

作者:立行 类别:玄幻小说
    “有人来了,如果不想被发现的话,赶紧走!”

    少年快速地撕了一张纸,点了火,往化肥袋子里一扔,然后一手抄起书包,一手拉着陆小芒往背风处跑。

    “我把你从水池里救了起来,又帮了你大忙。你帮我找回我的狗,并答应守口如瓶,我们就两清。不然,一会我就把你弄死。”

    黑烟冲天,爆炸声不绝于耳,泥土沙石在半空飞舞着,形成了一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

    一米七的冷俊少年,扯着一米三不到的小个子疯狂的跑着。

    再远处,是一群尖叫着抱头直往下蹲的人。

    “哪炸了?”

    “是地震吧?”

    “地动了?地龙翻身了?快跑,往空旷的地方跑。”队长当过两年民兵,知道地震的一些常识,立马站了起来,带着人们飞快地往平地上跑。

    看着远去的人群,陆小芒松了口气,道:“终于成功了。”说完之后,两眼一翻,脚下一软,人就往地上滑。

    少年使劲拖住她,回头看向那片被炸得一片狼藉的荒地。

    与此同时,听到巨大的炸裂声音,约莫三四百米外的山里突然冲出来几个人,跑在前头的那个人,手里还端着一杆猎枪。

    少年把陆小芒一丢,书包一甩,立马一阵风似的跑向那边。

    陆小芒瘫坐在地上,弱弱地喊道:“他有枪!”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往前冲。

    在陆小芒看来,就像是一头恶狼,冲进了绵羊群中。难怪他不怕枪,他冲的速度和力度拿捏得恰到好处,那人只来得及举起枪,拉到滑栓,膛线刚上去,扳机还没扣得下来,枪就已经被少年夺走了。

    接下来,就是他一个人的表演。

    人影翻飞,惨叫声连绵不绝,那四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竟然被少年一个人全放翻了。

    他踩着带头那人的脖子,用力地压,那个人不住呼噜噜地发出怪声响,眼看就要被踩死了。

    陆小芒大叫了一声不可以,“杀人是犯法的!”

    少年慢慢地收回脚,这才开口问:“你们偷的狗在哪?它要是死了,你们也活不了。”

    被打得满地乱滚惨叫的其中一人,胆战心惊地伸手指了指山谷里的某处,“在,在那个山洞里。我,我们是想杀了吃顿狗肉锅的,结果那狗太凶了,我们下的麻药只够把它捆着拖到这里来。

    它一醒,就跟发了疯似的,谁都不敢靠近。一靠近,它就要咬人,我,我家老二不信邪,闪慢了一点,耳朵,耳朵都被咬掉了半块。”

    少年快速转身,冲进那个山洞,不一会儿就牵了一条人高,身长一米多,四肢矫健的黑色藏獒出来。

    阳光下,少年和狗慢慢地向陆小芒走过来。

    原本是十分美妙的画面,可她却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心如坠进冰窖里,冻得她无法呼吸。

    这只叫将军的藏獒,她上辈子是见过的啊。

    重生这大半天来发生的事,一一掠过脑海。前生,眼前,无数片段也在瞬间从记忆的长河里倾泻而出。

    她上辈子,因为智力受损,然后眼神还有点不好使,和那个男人的一切又太美好,太痛苦,后来又分开好多年,她渐渐的忘记了那个男人的具体长相,只记得一个名字,和当时同他在一起那种不可磨灭的感觉。

    一个傻子的生命当中,唯一出现过的晴天,是他给她的。

    而她后来的悲剧,也是他带给她的。

    十四岁的他,和二十八岁的他,那发光的脸庞,渐渐就重合在了一起。

    他是林益阳啊。

    他是从18岁开始就能与兵王徐卫国打得难分难解的林益阳啊。

    他是自徐卫国升迁后,一直蝉联了军王十二年的林益阳啊!

    难怪,他根本不怕那几个拿了猎枪的男人,半点含糊也没有就冲了过去,跟砍瓜切菜一样就把人撂倒了。

    陆小芒蓄积着气力,一翻身爬了起来,转身就往山下跑。

    远一点,她要离这个男人,还没变成男人的少年林益阳远一点。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在接近,一定是他追上来了。

    陆小芒心里有些发慌,恨不得立马多长两条腿出来好跑得更快些,只有跑得更快了,才会离他越来越远,远到再也不可能有交集的地方,那才是最安全的距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跑的时候,他的心里会有一种抓住她的渴望。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抓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做什么?

    他是疯了不成?

    可身体的本能比他的理智跑得更快,还来不及想太多,脚就已经跑了起来。

    他一边追,一边喊:“你跑什么?”

    将军见主人追得起劲,它也加快了速度,一个猛窜,从侧面抄过去,堵住了陆小芒。

    陆小芒抱着头突然蹲了下来,不停地尖叫着:“走开,走开,走开!”

    她的声音里,潜藏着痛楚,惊慌,恐惧,和一种深深的绝望和无力的感觉。

    她这是怕将军咬她么?

    “将军不会乱咬人的,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你不用怕。”林益阳鬼使神差地蹲了下来,伸出手,轻轻抚向她的头。

    陆小芒发现了,瞬间避了一下,躲过了他的触碰。

    “它真的不会咬你。你别哭了。”林益阳有点无奈。

    陆小芒低低地抽泣着,不敢抬头正视他的脸,“林益阳,你走,带着你的狗,离我远远的。今天,我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我,可以吗?”

    林益阳怔了一下,手慢慢地收了回去,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她这副嫌弃的语气……

    “好。你的事办成了,我的将军也找了回来。虽然那些偷狗的人跑掉了,不过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我们,今天,谁也没有见过谁。”

    他说完,毫无留恋的牵着将军,转身就要走,刚走了没两步,又停下脚步,眯起眼睛看向不远处,然后不自觉地向后一挡,把陆小芒小小的身子遮挡在他后头。

    陆小芒看他说走却又停了步子,立马催他:“走啊,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

    林益阳纹丝不动,只是警惕无比地看着那个迎面而来的老男人。

    “小芒,小芒你在哪儿?”那个老人越走越近,一路走一路喊着。

    陆小芒陡然心头一窒。

    这个声音?

    苍老无比却又熟悉到灵魂都要为之颤栗的声音……

    陆小芒小小的身子狠狠抽搐了一下。

    外公,是外公啊。

    九岁的时候,外公就没了,她活到了26岁,她有整整17年没有见过外公了。

    陆小芒擦干了眼泪,推开挡在身前的林益阳,小跑着迎向老人,但当她跑到老人身半米左右时,她又止住了脚步,怯生生地伸出手。

    她想摸摸外公的脸,又怕这是一场旧梦,一碰就散。

    手僵在半空中,终于又一点一点的伸出,碰到了眼前的人。

    陆小芒眨巴眨巴眼,忍住内心的酸涩,颤抖着声音道:“外公,好久不见!”

    那个走路已经有点不稳健,眼神还有点浑浊了的老人,和她的记忆中一模一样,穿着洗得起了毛边的蓝咔叽布中山装,脸上的皱纹像是一道道岁月的沟壑,见证了他所历的风霜和困苦。

    他把陆小芒扯了过来,抱在怀里,像拥着一个珍宝般,笑着打趣她:“什么好久不见,就一晚上没见着。小芒,刚刚这里炸了什么东西,大家都往山下跑,我担心你,可是腿脚不灵便,跑到现在才找着你。

    你这孩子,可担心死外公了。你刚刚哭啥,是不是那长得好看的小子欺负人了?”

    陆小芒摇头,催着外公赶紧回家,“外公,我累了,我想回家。我不认识他。他可能就是个过路的。”

    上辈子错过的人,这辈子也只会注定是路人。

    林益阳,我心怀杀戮而来,想要改变我自己的人生轨迹,所以,只能让你做一个路人。

    绝不可以再让你走进我的人生里。
欢迎您阅读立行所写的小说八零天后小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