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符医小军嫂 第五百五十章 夫妻时间

作者:孤孤 类别:玄幻小说
    很快,周吴两家要结亲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的上流圈子。

    当苏茹从自己爷爷那里知道周晶晶居然要跟一个三十多岁还离过婚的男人结婚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奇怪。

    晚上,两口子盖着薄薄的毯子,苏茹玩着楼司辰的手指,满脸奇怪的说道,“周晶晶喜欢的不是你吗?以前她还跟周佳玉说绝对不会同意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没想到这才过多久啊,她就要结婚了?”

    “结不结婚关咱们啥事儿?”楼司辰搂着苏茹,佳人在怀,又是他喜欢的人,他要是能忍得住人类的原始**就奇怪了,下面的小兄弟早就已经站立向苏茹敬礼,他抱着苏茹蹭了蹭,暧昧道,“媳妇儿,我想……”

    苏茹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把人直接给推开一拳远,自己捏着薄毯子哼声道,“你啥都别想,你说说咱们回来之后都每晚上都想了啥?这些天我每天起来的那么晚,嫂子跟妈都在暗暗笑话我呢!”

    楼司辰不乐意了,一把又把人搂在怀里,轻咳道,“这有啥可笑话的?咱俩是夫妻,做那事儿不是很正常的吗?下次她们要是再笑话你,你就问问她们是不是没经历过。”

    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热切起来,给这大热天的夜晚平添了几分燥热。

    苏茹捂着脸,没好气的瞪他,“就你脸皮厚!”

    虽说抱怨着,可自己男人真要做这事儿的时候,苏茹倒是没拒绝。

    楼司辰为了她,都已经甘愿再也无法拥有后代了,这些日子看着沈月兰越来越大的肚子,她也希望怀上自己的宝宝。

    有了孩子的家庭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

    苏茹轻叹一声,闭着眼睛蹭了蹭男人宽厚的胸膛,闷闷不乐道,“等过个几年后咱们就去领养一个孩子吧?要不然让大嫂以后多生几个孩子也成。”

    楼司辰一怔,搂着她叹道,“咱们俩就过二人世界不好吗?小孩儿那么麻烦,我可不想让他们冒出来霸占我的小媳妇儿。”

    苏茹被他逗得咯咯大笑,两只小手抚摸着男人的脸,“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似得,孩子还是没影儿的事儿呢,你这儿倒好,醋就先吃上了。”

    “我就吃上了咋了?”楼司辰像只狼犬似得在她掌心蹭了蹭,忽然起身直接将苏茹压在身下。

    苏茹脸色爆红,哪怕两人早就做过了夫妻间的事儿,可她每次还是会被男人这张脸勾的脸红心动。

    “媳妇儿,我能吃吗?”楼司辰俯下身子,轻吻着她的唇角。

    不等苏茹开口,就开始攻略城池,攻占属于他自己的那份领地。

    在被欲海带入昏睡之前,苏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都吃上了还问能不能吃,幼稚!

    一夜**,黎明伴随着虫鸣之声逐渐到来。

    远处天空泛着鱼肚白,楼司辰才停下自己的攻占,瞅着早就累昏过去的小姑娘,他忍不住伸手细细的勾勒着她精致小巧的脸庞。

    “真乖。”

    楼司辰忍不住又低头吻了吻被自己亲的微肿的唇,苏茹睡着的模样十分乖巧,长长的睫毛一颤颤的,被他养的很好。

    “别……不要了……不要了……”

    苏茹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推攘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还在睡梦之中,可却显然是被折腾狠了,就连睡觉的时候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都不忘记求饶。

    “宝宝乖,快睡吧。”

    楼司辰越看越喜欢,其实他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坚强又可怜的小丫头,明明她曾经遭遇过那么多人性的险恶,可在那种时候却还是对身受重伤的自己伸出了援手。

    他知道自己的性子,哪怕是有救命之恩也绝对达不到让他以身相许甚至是不惜以自己的修为为代价而让这个小丫头重生改变命运的程度。

    救命之恩有救命之恩的报答方法。

    可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这个小丫头似乎早就成为了自己骨血中的一部分,再也割舍不去。

    楼司辰垂下眼帘,小心翼翼的给睡着的媳妇儿盖上薄毯子,瞅着她两只白嫩嫩的小手下意识的伸出来将薄毯攥紧在手中的可爱模样,他宠溺一笑,这才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天空泛着鱼肚白,慢慢的太阳会从东边升起。

    平日里起的早的人家已经传来了做饭的声音。

    楼司辰走到厨房看了看,就瞧见岳母张杏花正在切泡菜。

    “司辰?”张杏花见女婿一大早过来已经是见惯不惯了,指着旁边还在煮的的肉粥道,“我给丫丫已经做上了,多熬会儿等她醒过来就能吃。”

    楼司辰笑了笑,“谢谢妈。”

    张杏花摆摆手,“客气啥,不过你们就算还年轻也不能一直这么折腾,咱们丫丫还小,这么早怀上孩子对她学习上肯定有影响,你平日里也多注意点。”

    楼司辰点点头,他们从来没有把没有后代的事情告诉给家里人。

    毕竟二人才刚刚新婚不久,乍一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家里的人,只怕他们也接受不了。

    不如等时间长了,以后再说这事儿也不迟。

    “我知道了。”楼司辰也就是过来看看,见到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这才又走出厨房。

    他直接在坐到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将一直收起来的那个异世界魂魄给拿了出来。

    楼司辰笑了笑,“谢谢妈。”

    张杏花摆摆手,“客气啥,不过你们就算还年轻也不能一直这么折腾,咱们丫丫还小,这么早怀上孩子对她学习上肯定有影响,你平日里也多注意点。”

    楼司辰点点头,他们从来没有把没有后代的事情告诉给家里人。

    毕竟二人才刚刚新婚不久,乍一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家里的人,只怕他们也接受不了。

    不如等时间长了,以后再说这事儿也不迟。

    “我知道了。”楼司辰也就是过来看看,见到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这才又走出厨房。

    他直接在坐到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将一直收起来的那个异世界魂魄给拿了出来。很快,周吴两家要结亲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的上流圈子。

    当苏茹从自己爷爷那里知道周晶晶居然要跟一个三十多岁还离过婚的男人结婚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奇怪。

    晚上,两口子盖着薄薄的毯子,苏茹玩着楼司辰的手指,满脸奇怪的说道,“周晶晶喜欢的不是你吗?以前她还跟周佳玉说绝对不会同意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没想到这才过多久啊,她就要结婚了?”

    “结不结婚关咱们啥事儿?”楼司辰搂着苏茹,佳人在怀,又是他喜欢的人,他要是能忍得住人类的原始**就奇怪了,下面的小兄弟早就已经站立向苏茹敬礼,他抱着苏茹蹭了蹭,暧昧道,“媳妇儿,我想……”

    苏茹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把人直接给推开一拳远,自己捏着薄毯子哼声道,“你啥都别想,你说说咱们回来之后都每晚上都想了啥?这些天我每天起来的那么晚,嫂子跟妈都在暗暗笑话我呢!”

    楼司辰不乐意了,一把又把人搂在怀里,轻咳道,“这有啥可笑话的?咱俩是夫妻,做那事儿不是很正常的吗?下次她们要是再笑话你,你就问问她们是不是没经历过。”

    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热切起来,给这大热天的夜晚平添了几分燥热。

    苏茹捂着脸,没好气的瞪他,“就你脸皮厚!”

    虽说抱怨着,可自己男人真要做这事儿的时候,苏茹倒是没拒绝。

    楼司辰为了她,都已经甘愿再也无法拥有后代了,这些日子看着沈月兰越来越大的肚子,她也希望怀上自己的宝宝。

    有了孩子的家庭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

    苏茹轻叹一声,闭着眼睛蹭了蹭男人宽厚的胸膛,闷闷不乐道,“等过个几年后咱们就去领养一个孩子吧?要不然让大嫂以后多生几个孩子也成。”

    楼司辰一怔,搂着她叹道,“咱们俩就过二人世界不好吗?小孩儿那么麻烦,我可不想让他们冒出来霸占我的小媳妇儿。”

    苏茹被他逗得咯咯大笑,两只小手抚摸着男人的脸,“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似得,孩子还是没影儿的事儿呢,你这儿倒好,醋就先吃上了。”

    “我就吃上了咋了?”楼司辰像只狼犬似得在她掌心蹭了蹭,忽然起身直接将苏茹压在身下。

    苏茹脸色爆红,哪怕两人早就做过了夫妻间的事儿,可她每次还是会被男人这张脸勾的脸红心动。

    “媳妇儿,我能吃吗?”楼司辰俯下身子,轻吻着她的唇角。

    不等苏茹开口,就开始攻略城池,攻占属于他自己的那份领地。

    在被欲海带入昏睡之前,苏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都吃上了还问能不能吃,幼稚!

    一夜**,黎明伴随着虫鸣之声逐渐到来。

    远处天空泛着鱼肚白,楼司辰才停下自己的攻占,瞅着早就累昏过去的小姑娘,他忍不住伸手细细的勾勒着她精致小巧的脸庞。

    “真乖。”

    楼司辰忍不住又低头吻了吻被自己亲的微肿的唇,苏茹睡着的模样十分乖巧,长长的睫毛一颤颤的,被他养的很好。

    “别……不要了……不要了……”

    苏茹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推攘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还在睡梦之中,可却显然是被折腾狠了,就连睡觉的时候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都不忘记求饶。

    “宝宝乖,快睡吧。”

    楼司辰越看越喜欢,其实他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坚强又可怜的小丫头,明明她曾经遭遇过那么多人性的险恶,可在那种时候却还是对身受重伤的自己伸出了援手。

    他知道自己的性子,哪怕是有救命之恩也绝对达不到让他以身相许甚至是不惜以自己的修为为代价而让这个小丫头重生改变命运的程度。

    救命之恩有救命之恩的报答方法。

    可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这个小丫头似乎早就成为了自己骨血中的一部分,再也割舍不去。

    楼司辰垂下眼帘,小心翼翼的给睡着的媳妇儿盖上薄毯子,瞅着她两只白嫩嫩的小手下意识的伸出来将薄毯攥紧在手中的可爱模样,他宠溺一笑,这才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天空泛着鱼肚白,慢慢的太阳会从东边升起。

    平日里起的早的人家已经传来了做饭的声音。

    楼司辰走到厨房看了看,就瞧见岳母张杏花正在切泡菜。

    “司辰?”张杏花见女婿一大早过来已经是见惯不惯了,指着旁边还在煮的的肉粥道,“我给丫丫已经做上了,多熬会儿等她醒过来就能吃。”

    楼司辰笑了笑,“谢谢妈。”

    张杏花摆摆手,“客气啥,不过你们就算还年轻也不能一直这么折腾,咱们丫丫还小,这么早怀上孩子对她学习上肯定有影响,你平日里也多注意点。”

    楼司辰点点头,他们从来没有把没有后代的事情告诉给家里人。

    毕竟二人才刚刚新婚不久,乍一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家里的人,只怕他们也接受不了。

    不如等时间长了,以后再说这事儿也不迟。

    “我知道了。”楼司辰也就是过来看看,见到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这才又走出厨房。

    他直接在坐到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将一直收起来的那个异世界魂魄给拿了出来。

    楼司辰笑了笑,“谢谢妈。”

    张杏花摆摆手,“客气啥,不过你们就算还年轻也不能一直这么折腾,咱们丫丫还小,这么早怀上孩子对她学习上肯定有影响,你平日里也多注意点。”

    楼司辰点点头,他们从来没有把没有后代的事情告诉给家里人。

    毕竟二人才刚刚新婚不久,乍一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家里的人,只怕他们也接受不了。

    不如等时间长了,以后再说这事儿也不迟。

    “我知道了。”楼司辰也就是过来看看,见到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这才又走出厨房。

    他直接在坐到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将一直收起来的那个异世界魂魄给拿了出来。
欢迎您阅读孤孤所写的小说六零符医小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