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符医小军嫂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过年【2】

作者:孤孤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时代的大年三十也非常讲究,都是要守岁的。

    苏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上一辈子在跟苏家那边的人是怎么过年的,唯一记得清的便是那在大冬天的寒夜里还跟着母亲一起洗着一大家子的人要穿的衣服与要用的被子。

    旧换新,是跨新年有的习俗,所以家里所有的衣服不管脏的还是干净的都要在大年三十的那一天重新洗一遍,要不然来年就会倒霉整整一年。

    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在过年穿上一件新衣服,偶尔能买上一件也得穿个好几年,因此在东乡这边旧换新的习俗就稍微改了改,得把所有的衣物被子都给洗一次,这样也能洗去过去一年的霉运。

    今年她家脱离了那个家的掌控,苏建武也特意让刘振鹏弄来了棉花,虽说母亲做的棉袄他们早就穿上了,但是在这个新年里苏茹觉得他们家就算不再穿新的,也能在即将迎接的一年里越过越好。

    “今天是咱们一大家子难得团聚的日子,来,你们几个小伙子陪老子好好喝一杯。”

    苏建武已经喝了不少酒,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他高兴啊!

    这么多年来,他头一回真正的感觉到过年的气氛,没了上面两个老家伙的压榨与监视,他总算能跟自己的妻儿们好好的过一个年了!

    他一边喝一边又笑又哭,这么多年压在头上的大山终于消失了,他隐忍多年的委屈与怨恨也终于爆发出来,不知不觉便喝醉了。

    苏茹闷着头夹着自己喜欢吃的菜,旁边还有一个人时不时的也把她喜欢的菜夹到自己碗里。

    她闷头狂吃,看着碗里丝毫没有减下去的分量默了……

    “你要撑死我呀!”

    苏茹啪的一声把筷子拍桌上,气鼓鼓的瞪着某个还不停给自己夹菜的人。

    楼司辰愣了愣,“吃不下了?”

    苏茹点点头。

    随后,她就见这小子十分自然的从她面前把碗拿走,竟是捡着她吃剩下的继续吃起来了。

    刷的一下子,她便涨的脸色通红,这,这家伙怎么可以当着自己家人的面儿这么无耻!

    果然,桌上正在吃饭喝酒的人全部停下来,朝着她跟楼司辰看过来。

    张杏花一双眼睛更是在他们俩之间转悠,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想啥。

    她轻咳一声,“雷子……你怎么可以吃丫丫剩下的?你赶紧吃你的,别管这丫头。”

    “没关系。”楼司辰一点都没在意张杏花的言下之意,没两下的功夫就把苏茹碗里的那些菜都给吃的精光。

    今天的饭菜比往日还要更加丰富,楼司辰嘴上浮上一层薄薄的油光,看上去竟是分外的性感,再加上半年的军旅生活,苏茹意外的发现这家伙此时就像个行走的荷尔蒙一样,竟是难得的诱惑!

    就连张杏花都忍不住暗道这小伙子长得真好看。

    当然,苏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行走的荷尔蒙,只是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心脏砰砰跳的老快,就跟生病了似得。

    她下意识的摸摸自己胸脯,殊不知此时自己在自家人眼中明显就是一副害羞的模样。

    张杏花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自家女儿肯定是喜欢上雷子这小子了,虽然她也觉得雷子不错,听大儿子说他在部队里也非常受领导的赏识,再加上雷子也会功夫,跟他们也是一类人,这样的男孩要是成为自己的女婿她肯定百分百的乐意。

    只可惜她是见过肖寡妇的,那个婆娘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婆婆。

    她前半生也是受够了公婆的气,可不愿自己闺女也在走一次自己的路!

    要不是有那样一个妈,她还真想要这么个女婿唉……

    苏茹不知道自己老娘已经想到那么远了,被自家人这么盯着,她就算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干脆站起来支支吾吾道,“我回屋去了,你们慢慢吃。”

    “哎,还要守岁呢!”张杏花立马叫道。

    楼司辰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见苏茹害羞了,才认真的看着桌上几个还盯着自己的人。

    这些都是小丫头最在乎的家人,他想要提前预定下小丫头,还得跟他们打好招呼才行。

    这么一想,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看着还在恍惚中的张杏花,微微一笑道,“张阿姨,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张杏花心里一咯噔,她已经从大儿子那里知道这小子的心思了,虽然这种诚意她的确挺感动,可就凭他有那样一个妈,她就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嫁给雷子。

    她也不瞒着,直接开口说道,“雷子,你的意思阿姨我也知道,不过说真的,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再走上我的老路,阿姨也不怕你生气,你妈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以前嫁到李家的时候就是因为她不太安分,是个十足的搅家精,所以你爸死了之后,李家人就把你们娘俩给撵出来了,这大部分的责任还是在你妈身上。有那样一个婆婆,我怕丫丫她以后吃亏呀!”

    她很清楚在媳妇跟老娘之间一般的男人要么是站在自己老娘那边,要么就是两头都不得罪,自家丫丫现在这么个性子早就把肖寡妇给得罪的死死的了,以后真嫁给了雷子,还不得被肖寡妇给欺负死!

    苏茹不知道自己老娘已经脑补出了她嫁给雷子后成天被婆婆欺负的画面,这会儿都哭了都!

    一家子被张杏花突然掉下来的眼泪给吓了一跳,就连楼司辰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雷子,这事儿以后再说吧,今天大过年的,别说让人不高兴的事儿。”苏文翔双手抱在胸前淡淡的开口。

    就算这小子以前送过他一个乾坤袋,他也不能把自家妹子给有肖寡妇这种妈的男人。

    楼司辰从来就没把那寡妇放在心上,这会儿知道原来未来丈母娘担心的居然是这个,顿时就笑出声来,“阿姨,你既然知道肖寡妇的事情,就该知道她并不是我的母亲,而且我小的时候屡次差点被她弄死,你觉得这样的女人我把她当做我的母亲来赡养吗?”
欢迎您阅读孤孤所写的小说六零符医小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