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上位记 第七百二十九章 变卦

作者:漫漫步归 类别:玄幻小说
    “辰时刚过,才到巳时。”薛大小姐看着床上这个睁开双眼的“中风”老人道。

    “中风”的怀国公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她道:“城里可发生什么事了?”

    薛大小姐沉默了片刻,才道:“祖父,府衙在抓三个人,昨日卫家……”

    “不必说了。”怀国公一声冷笑道,“是我们的人。”

    薛大小姐看着他没有说话。

    怀国公又是一声嗤笑:“没用的东西,抓个人都抓不住!罢了……”他说着翻身下床,一手摸向床边的瓷枕,另一只手在床边雕篆的吉祥花纹中摩挲了片刻,只听一声细微的响动,床板翻转开来,却见下方一条窄道,另一边完好的窄道上躺了一位仅着中衣,脸色苍白的老者,那老者的容貌,赫然与怀国公一模一样。

    “你留在府中与那两个小子周旋。”怀国公说道看了眼那个脸色苍白的老者,“小心行事。”

    “是,祖父。”薛大小姐应道,再看那躺在床上的老者,有些疑惑,“他怎么……”

    古往今来,权贵养替身之事皆有,替身身型肖似本人这自然不用说,但提及容貌,最多也不过八分,如这般相似到即便是至亲也难以辨认的可以说屈指可见。若是平日里还有顾忌,毕竟不同的人,举止言谈心细者会觉出差异来,但眼下却是不必担心了。毕竟对于一个“中风”的人来说,只消躺着便可。只是前些时日还好好的,怎么今日这个替身便成了这副模样。

    怀国公看着那替身道:“用了药。”

    ……

    初五日,宜出行、动土、祈福、祭祀。

    官吏着吉服位列道路两旁,前方官兵开道,长长的队伍从皇城延伸到城门,隔开的道路两畔站满了百姓。等了两个时辰了,道路尽头还是空无一人,等候了许久的百姓有些恍惚。长安城的消息一向传的灵光,从昔日功高震主手握重兵的异姓侯到如今百官唾骂,令天子惊惧的逆贼,满打满算似乎不过多久的光景。放佛先时依靠陈善手中重兵而受宠、城中百姓闻之色变的青阳县主昨日还在耀武扬威,今日就连陈善都成了逆贼。前两日传来消息说肃州府已经失守了,肃州总兵林萧和上书请求陛下派兵支援,听说战况激烈,听说……

    无数个听说,不在兵危之地的百姓着实想象不出这会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大抵战事很是吃紧,放佛先时还在说这位总兵如何厉害,一转眼的功夫就失守了。

    至于为什么这个消息来的那么突然,又为什么是从那些逃难客商中传来的,很少有人会去想这些。

    “不要紧,有黄少将军在,无妨的。”这位声名赫赫的少年将星无疑是百姓心中最大的倚仗,以至于即便已然封侯,百姓依旧称其为黄少将军。这所谓的“少将军”不是官职,而是他们心中独无仅有的少年将星。至于昔日的“常胜将军“陈善,乱臣贼子,自然不会赢,毕竟是逆贼嘛!只有极少数人会想到,所谓的逆贼不过是成王败寇之后的定论。

    “怎么还不出来?”百姓等的有些心焦了,“等的腹中都有些饿了。”大早上便爬起来准备看黄少将军出行的阵仗了,怎的等到晌午,还不见黄少将军出来。

    御书房的门口置放着一只巨鼎,巨鼎上寻常人看不懂的符文昭示着这只巨鼎出处不同寻常。这是阴阳司中最大的一只福鼎,经年也难得搬出一回。巨鼎两旁,手持吉祥玉版的阴阳司天师们分列两旁,鼎中三支祈福香已然烧到一半了,却迟迟不见有人从其中出来。

    “怎么还不出来?”站在最前方,时任阴阳司大天师的李修缘蹙眉看了眼巨鼎中的祈福香,额头之上已覆了一层薄汗。

    皇城外等候的百官已差人来问过好几回了。

    又有两位宫人碎步急行而来:“大天师,乔相爷来问黄少将军怎的还不出来,等候太久,百姓浮躁了。”

    浮躁的岂止百姓?还有他们这些官员。好好的出征送行,倒似是受罚一般,在外头站了两个时辰了,又不似寻常百姓那般可以寻个地方坐坐靠靠,百官还要注意仪容举止,可以说比百姓还遭罪了。

    “我又怎会知道?”李修缘怒道,随即伸手一指,指向烧到一半的祈福香,“都烧到一半了,黄少将军还不出来,我有什么办法?”

    “黄少将军什么时候来的?”宫人不依不饶的问道,当然,这一问也是相爷授意的。

    “大早就来了,进去了两个时辰了。”李修缘道,“吉时已至一半,却还是不见黄少将军出来。”

    “大天师怎的不进去催催?”宫人的言语有些咄咄逼人,追问道,“百官在外等候,陛下同黄少将军谈话,君臣情深,忘了时辰也是情有可原。掌控吉时的大天师您却在这里干等着?”

    李修缘目中现出几分恼怒,向那宫人望去,却见那宫人看衣着官服不过是个九品的宫中官吏,此时没有半分惧色回望了过来,眼中满是不屑。

    这宫人官职虽小,却是实打实的乔环的人,等闲不能动之。

    陛下、那些大人倒也罢了,连个九品小官都敢如此训斥他,李修缘只觉得心中愤懑难疏,偏偏却又争辩不得,目光一扫,看向自己身后那群似乎恍然不觉的天师小天师,头一回生出了几分荒唐的想法:这大天师做的还不如个天师小天师呢!昔日老师在时,他都不曾受过如此的折辱,偏偏做了大天师,这一年受得折辱比以往的二十多年都要多。

    占其位,行其事。这个道理,他似乎如今才品出几分来,高高在上看着光鲜令人艳羡,却也不少这么好坐的。

    ……

    ……

    “陛下三思,陈善非寻常人,便是末将本人恐怕都无万一的把握,家弟怕是担不得此等重任!”黄少将军跪在殿前,他身后是亲弟黄小将军,黄小将军身旁是城外云麾营的将领江寒。

    原本早已定下由他率兵出征,纵然此一战祸福难料,他也早已做好了必去的把握,熟到临了,陛下居然变卦了。
欢迎您阅读漫漫步归所写的小说天师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