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第9章 对战继祖母

作者:花间雪 类别:玄幻小说
    “住口!”慕容雪反手一掌,狠狠甩到了秋嬷嬷脸上:“自己做错了事,竟敢诬陷到老夫人身上,你活的不耐烦了!”

    秋嬷嬷半边侧脸瞬间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火辣辣的疼,她眸底闪过一丝阴霾,咬牙切齿的道:“大小姐,老奴没有撒谎,真的是老夫人……”

    “还敢狡辩!”慕容雪又是一巴掌甩过去,将秋嬷嬷打倒在地,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正准备狠狠教训几句,一道严厉的训斥声抢先响起:“吵吵嚷嚷的,出什么事了?”

    她才说了几句话,撑腰的人就来了,侯府下人通风报信的速度真是够快的,不过,西厢房前的丫鬟,嬷嬷都是老夫人身边的人,唯一一个不在老夫人面前侍候的秋嬷嬷,还是个吃里爬外的,难怪那人会这么快赶来。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冷笑,漫不经心的转身望去,果然是老夫人杜氏扶着丫鬟的手,缓缓走了过来,她花白的头发高高束起,以一只碧绿的玉簪轻轻挽着,绣竹纹的深灰色抹额上镶嵌着一颗绿宝石,与玉簪交相辉映,端庄又不失严厉。

    她嘴唇紧抿着,瞟一眼脸颊红肿的秋嬷嬷,紧紧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秋嬷嬷看到她,就像看到了主心骨,眼睛闪闪发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的往下掉,双膝跪在地上,头磕得咚咚作响:“老夫人,救命啊,大小姐要发卖了老奴!”

    慕容雪挑挑眉,不咸不淡的道:“秋嬷嬷未经允许私开库房,还将脏水泼到祖母身上,我教训她是为肃清侯府的不正之风,免得某些下人仗着资格老,欺辱少主,还在府里作威作福。”

    “是吗?”老夫人冷冽目光轻扫过额头红肿的秋嬷嬷,落到了慕容雪身上:“可秋嬷嬷并没有撒谎,是我让她开库房拿首饰的,你教训错人了。”

    为宠爱外孙女,指使下人私开儿媳妇的库房,名声很不好听,杜氏没有千方百计的推脱,还直言不讳的承认了,是真的很讨厌慕容雪。

    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原主,肯定会被杜氏严厉的指责训斥的抬不起头来,可她是21世纪的世家嫡系千金,才不会着这个老虔婆的道:“青焰国哪条律法标明,继婆婆可以随意动用已故儿媳妇的嫁妆?”

    杜底眸底闪过一丝阴霾,冷冷看着慕容雪:“你母亲嫁进镇国侯府,就是侯府的人,她的嫁妆自然就是侯府的财产,我掌管着侯府内院,有权动用内院里的任何东西,我库房里没有合适的首饰,让清妍来这里挑几件,合情合理。”

    “青焰国律法明确规定,正妻过世,嫁妆交给其子女,这库房里的东西,是我娘留给我和我哥哥的,与慕容家的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我和我哥哥还活着一天,继祖母你,就没有私自动用的权利。”

    父母死后,杜氏就将慕容雪扔在落雪阁,不管不问的任她自生自灭,偶尔见到她,不是挑刺,就是训斥,根本没将她当孙女,她自然也不必将杜氏当祖母。

    “如今,你未经我或我哥哥同意,就私开库房,拿取我娘的嫁妆,是触犯了青焰国律法。”

    “是吗?”杜氏斜睨着慕容雪,眼角眉梢尽是轻嘲:“如此说来,继孙女你准备将继祖母告上公堂,送进大牢里?”

    “这些首饰都还在,没有丢失,继祖母就不必上公堂了,只要将这个欺主的刁奴痛打一百大板,发卖掉就好。”慕容雪说的轻描淡写。

    杜氏却听得阴沉了面色,她明明是在嘲讽慕容雪,慕容雪没听出来吗?竟然还顺着她的话,定了秋嬷嬷的罪,真是反应迟钝的蠢货。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明白老夫人的意思吗?把秋嬷嬷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发卖!”慕容雪厉声吩咐。

    “是!”两名粗使嬷嬷走上前来,将一块粗布塞进秋嬷嬷嘴里,拖着她向外走去,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阵阵板子声,以及秋嬷嬷痛苦的哀嚎在院外响彻开来,丫鬟,嬷嬷们对望一眼,噤若寒蝉:大小姐正在发脾气,她们可不想被波及。

    老夫人面色阴沉的可怕,定定的看着慕容雪,眸底布满了阴霾。

    慕容雪视而不见,淡淡看向那一只只装着精美首饰的檀木盒:“把盒子盖上,送回库房。”

    “是是是!”丫鬟,嬷嬷们连连答应着,捧着首饰盒急急的往库房里跑,唯恐走得慢了,慕容雪怪罪,让她们落得秋嬷嬷那样的悲惨下场。

    看着空荡荡的院落,宋清妍面色惨白,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即将到手的蓝宝石发簪,红宝石耳环啊,都是她最喜欢的,就这么没有了,真是可恶!

    “清妍表妹不是第一次在这里拿首饰了吧。”

    清冷声音响在耳边,宋清妍身体一僵,戒备的看向慕容雪:“你什么意思?”

    慕容雪轻轻笑笑:“表妹不必惊慌,我不是想教训表妹,只是想请表妹将从这里拿走的首饰还回来。”

    宋清妍暗暗松了口气,吓了她一跳,慕容雪不是想动手教训她就好,不过,她拿走的首饰,都是精挑细选的,每一件都是珍品,她非常喜欢,舍不得还给慕容雪,况且,那首饰她戴了那么久,早就应该是她的了:“你是我表姐,那几件首饰就当是送我的礼物好了,你找我讨要,不觉得自己太小气了?”

    慕容雪斜睨着她,漫不经心的道:“表妹每个月最少来侯府三次,每次都会带走两三支发簪,耳环,项圈,玉镯,护甲等等首饰,两年来,表妹从这里拿走的首饰不是几件,而是上百件,能装满满的两三箱!”

    宋清妍不以为然:“那又如何?你娘嫁妆多,你也不缺这百件首饰。”

    慕容雪冷笑,强拿了别人的首饰,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振振有词,真真不要脸:“姑姑出嫁时也带了十里红妆,肯定也是不缺首饰的,不如,你将我娘的嫁妆还回来,再另外送我两三箱精致首饰,让我也享受享受姑姑的大手笔。”

    “我娘的首饰都是我的,怎么能给你?”宋清妍惊声尖叫,话落的瞬间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正准备细细解释,慕容雪抢先开了口:“我娘的首饰也都是留给我的,怎能落到你手里?天黑之前,我要见到那些首饰,否则,咱们就公堂上见!”
欢迎您阅读花间雪所写的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