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冷宫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贤妃的面色很是苍白,阳光似要扎破她的皮肤一般,她捏着串珠,垂眸敛目:“今年的冬天,来得晚些。”

    素挽急道:“娘娘,如今已经开始打霜了,没几日怕是要小雪了,到时候可比现在这天气要冷多了,这儿不比原先,可是要冻坏人的,到时候咱们便是死在这冷宫里,也只怕没有人会发现。”

    她捏着手中的木珠子:“如今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又能如何?且好生活着吧。”

    素挽都快哭了:“娘娘,那内务府的总是给咱们一些旁人吃剩的,好在如今是天冷了,若是在夏天,送来的吃食都是臭的,先前娘娘还是贤妃娘娘的时候,不知道对咱们多好,百依百顺还贴心,如今真是墙倒众人推,完全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

    贤妃瞧着天空微微眯着眼,身旁的素挽只觉万分委屈,咬牙切齿的骂:“那些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奴婢瞧着那丑恶的嘴脸都觉得恶心,娘娘,你就当真由着他们这般欺人太甚吗?”

    贤妃转珠子的手微顿,默了一会儿,朝素挽道:“这宫里头原就是这样,否则我又怎会落得这般田地。”

    素挽叹了叹气:“原也是有些真性情的,若不是我那好友经常偷偷给我送些用度过来,只怕咱们是真的撑不下去了,时日一长,总归还是能瞧见些人心。”

    贤妃扫了眼素挽,淡道:“在这宫里,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你忘了?我是如何进得这冷宫的?若非信错了奸人的话,也不会落得今日这个地步,还险些害了云秀母子,你也要当心些。”

    素挽听着只觉背后一寒:“主子,奴婢与她也是好些年的交情了,一块儿入的宫,咱们可说好的是要相互扶持的,如今奴婢有难处了,想来她这般帮着,也是念着往日的情分。”

    太监端了盏吃食进来,朝贤妃气道:“娘娘,你瞧瞧那些人,如今是越发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我去取膳食,他们竟然将那些嫔妃吃剩下的给咱们,实在太过份了!奴才瞧着真真是气人!”

    贤妃垂眸,扫了眼那碗碟,太监道:“都是些被霍霍过的菜!”

    贤妃摸着手中的串子,起身理了理衣袍,朝着素挽和小太监温声道:“用膳吧。”

    二人面面相觑,素挽气道:“这样的东西,能吃吗。”

    太监小声道:“你可别再挑事了,近几日你没瞧见娘娘总格外安静吗?该是心烦了。”

    素挽气道:“若是真能将娘娘说出个火来,娘娘重新东山再起,那才是一桩好事呢。往日里那云妃娘娘同咱们娘娘也是姐妹,如今这冷宫还是她亲手将娘娘送来的,说是替娘娘求情,就求了这么个情,如今她也是指望不得的了!”

    太监将人拽住,直皱眉:“当年主子害得云妃娘娘差点母子俱亡,若非是云妃娘娘念及姐妹情意,哪里还有咱们主子的性命在,你可不要再得这样的事了。”

    贤妃进了屋半天也没瞧见二人进来,不由皱眉:“你们俩在外头嘀咕什么?本宫听不得?”

    太监低声道:“娘娘,奴才方才去领膳食的时候听闻云妃娘娘升了位份,如今是云贵妃了。”

    贤妃面色一喜:“这话可是当真?”

    素挽直皱眉:“娘娘,您倒还笑得出来,您拿她当姐妹,当初什么都是想着她,为着她好,可是如今呢,她升了贵妃了,却是连个消息都不曾递过来,显然也是不曾拿您当姐妹了。”

    贤妃的面容仍挂着喜色:“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我这般的身份,如今也是多有不便,她又何苦再提起我,让两个人都不好过。”

    素挽气得跺脚:“可,可如今咱们本就过得不好。”

    太监温声道:“娘娘,云贵妃如今被指派……安排到容贵妃的居所去了,那容贵妃……只怕个地方当真会阴魂不散啊。”

    提起容贵妃,贤妃便恨得牙痒痒:“容贵妃那个贱人,当初若不是受她利用,我也断做不出那些蠢事来!如今倒是连死了也不安生,还想着要害了云秀母子不成?!”

    素挽垂眸,将吃食一件件端了出来:“便是娘娘担心如今也是无可奈何啊,咱们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如何去保全贵妃娘娘?再者说了,她如今位比贵妃,人人见了她都要低上几分,哪里用得着咱们去着急,该着急的,也该是她自个才是。”

    贤妃拧眉,低斥:“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竟连这些事情也拎不清吗?无论如何,你且要记得一点,她是我妹妹,我是她姐姐,若非为人所利用,咱们也是断断干不出那自相残杀的勾斗,她如今遇了事,我怎能不着急,若是下次再说那不得体的话,你便自寻去处吧,本宫冷宫偏僻,留不得你。”

    素挽吓坏了,扑腾一下跪在了地上:“娘娘,奴婢知错了,当年若不是娘娘,奴婢早就死了,奴婢定是要跟着娘娘的。”

    太监小心翼翼的将碗筷递给贤妃,一面温声道:“娘娘,她的心思您也不是理解,就是个口直心快的,可是这一整颗心原就是向着娘娘的,又哪里会有二心,咱们原就是一心一意要跟着您的,您消消气。”

    素挽跪在地上直嗑头:“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会胡言乱语了,娘娘不要赶奴婢走,奴婢只是心疼娘娘,并没有旁的意思。”

    贤妃原也是知道素挽的性子的,这些年她一直跟在自己的身旁,虽说没有先前那些掌事的那么多的小伎俩,可是性情却是个真性情的。

    如今自己倒了台,发配冷宫,换了旁人,想必早就跑得远远的了,独独她,总是一路跟着,生怕自己受了委屈。

    先前初入冷宫的时候,旁人送来些残羹剩菜的,她还同人吵了一架,结果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得亏小太监求药照料,否则只怕都要落下终身的伤患了。

    她也并非是那喜欢挑拔离间之人,只是久不见那楚云秀来慰问关心,所以一颗心便凉了,替自己觉得委屈罢了。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